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捡来的夫人是条鱼

作者:大茄子吖 | 都市异能

收藏

  【佛系人鱼咸鱼仙女—醋精偏执控制欲大佬】 檀革水是A市名流中有名的高岭之花。 吸引着无数名媛伸手打算,想方设法的想把高岭之花纳入怀中。 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贵公子被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小丫头采了。 云安安本来是一条浪天浪地的鱼,却一不小心攀上了一张永久饭票。 沾沾自喜后发现鱼跑不掉了,在海城的私人沙滩上的别墅里。 檀革水浑身湿透将巨大的银色鱼尾纳入怀中,骨节分明的大手搂紧细腰。 低沉的嗓音温柔入骨:“安安你别想走”云安安穿成了一条鱼,或者说是世界上最后一条美人鱼。。

    年末的事情告一段落,檀革水坐在书房靠窗的沙发上。一身灰色的家居服恰到好处的,将檀革水的锋芒暗藏玄机,多了几分宁谧与柔和温暖。云安安好不容易直到檀革水,有空闲时间还也没来及试验一下自己想法。就从檀革水的嘴里获知,过春节要去檀家大宅里过。檀家从在清朝就一身灰色的家居服恰到好处的,将檀革水的锋芒暗藏,多了几分静谧与柔和。。...

    年尾的事情告一段落,檀革水坐在书房靠窗的沙发上。

    一身灰色的家居服恰到好处的,将檀革水的锋芒暗藏,多了几分静谧与柔和。

    云安安好不容易等到檀革水,有空闲时间还没有来得及实验一下自己想法。

    就从檀革水的嘴里得知,过年要去檀家大宅里过。

    檀家从清朝开始就已经是,海城的名门望族了,延绵至今不知经历过多少动荡和没落。

    云安安终于明白,为什么檀革水非要和自己假结婚了。

    这么大个家族得有多少亲戚,光催婚就够檀革水喝一壶了。

    云安安一个孤家寡人,表示十分羡慕檀革水的一大帮亲戚。

    “要挑礼物吧”云安安打算反正是做戏那就要做全套。

    檀革水望着有些发愁的云安安,黑眸深处闪过一丝意味深长。

    “不着急,礼物已经让人备好”

    云安安听到这话舒了口气,大佬就是大佬异常的靠谱。

    檀氏虽然根基和产业都在A市扎根,但是毕竟是海城发家的祖宅自然也是海城。

    云安安虽然不懂这些弯弯绕绕,但是不妨她十分期待能回到海城。

    就是不知道自己藏在珊瑚丛的珍珠,还剩下多少自从云安安开始上网后。

    就知道自己的珍珠价值不菲,毕竟这也算是纯正无暇的海水珠。

    虽然不算天价之宝,但是在珍珠里的身价也是不少。

    云安安透过窗望着飞机,经过湛蓝的天空穿过如同棉花般的云彩。

    想着自己以后美好的生活,见识过岸上的生活就没有鱼想在回到,黑乎乎的深海里。

    头等舱的空姐端着盘子,身姿曼妙的走进来。

    脸红心跳的偷偷望着檀革水好几眼,在这里工作那么久看过的客人,也有不少了。

    但是这么引人注目又多金的客人向来都是不常见,还是VIP那就更少见了,空姐温声细语为檀革水服务。

    云安安沉浸在对未来美好的生活幻想中,檀革水望着连看他一下都不看的云安安。

    烦躁了看了眼手上的表带,一旁的空姐见状以为他渴了殷勤道:“檀先生您需要喝水吗?”

    见他没有回答又道:“本次航班特地为檀先生,准备了现磨咖啡你要来一杯吗?”

    檀革水将请勿打扰的牌子,往桌上一放顿时就清净许多。

    下飞机后云安安久违的又感受到了,空气中熟悉的气息。

    像是老友重逢般让人惊喜,檀革水推着云安安的轮椅。

    缓缓走出机场,快要过年了机场里,满是匆忙回家的人每个人都提着大包小包。

    檀革水让人将行李送回大宅,自己一个人推着云安安走出去机场。

    望着浑身上下都透着喜悦的云安安,跟着走VIP通道的工作人员。

    看见脸黑如锅底的檀革水,和一脸阳光灿烂的云安安。

    上了车后云安安将窗户拉下来,不想错过空气中海洋的气息。

    檀革水望着快要把探到车窗外的云安安,还是没忍住将那颗小脑袋挪进车里。

    最后为了防止云安安,在不顾乘车规范将头伸出窗外,干脆将窗户关上。

    云安安用哀怨的小眼神,不断的往檀革水身上望去。

    可惜坐在身侧穿着一身常服的人无动于衷。

    “你很喜欢海城吗?”檀革水差点就受不了,云安安怨妇一样的小眼神。

    想到刚才云安安下飞机时的样子,漫不经心的如同随口一问般。

    云安安想了想他这个问题,要说自己喜欢海城那也没有多喜欢。

    但是海城三面靠海,是个很小的镇子但是空气中确弥漫着,久违的大海的气息。

    “还好吧,不过我喜欢大海”云安安思考片刻,觉得自己对海城有归属感。

    可能就是因为云安安对这片大海爱的深沉。

    “那我们以后买个私人海滩带别墅的,天天看海怎么样”檀革水思索了一下。

    檀革水是在海边发现云安安,当初就猜测到云安安是投海自尽。

    梁易真也建议檀革水,尽量别在云安安身边提起和海洋相关的事务。

    怕引起云安安的剧烈反应,和加重她的失忆情况。

    但是没有想到云安安居然喜欢大海,檀革水回想起云安安刚才的模样。

    判断出云安安是真心喜欢大海,脑内思索起海城附近有在出售的私人海滩。

    到时候可以买地让人盖一栋别墅,既然云安安喜欢檀革水习惯性考虑起云安安需求。

    “真的吗?”云安安听到檀革水的话,内心十分高兴丝毫没有注意,檀革水话里的信息。

    那到时候她是不是可以将平常,打哈欠起床掉下的不太值钱的小珍珠。

    藏海里面然后是不是去深海里捞些沉船的宝藏,然后在浮上来转手卖掉。

    到时候她岂不是富可敌国,可以在岸上顿顿吃肉逍遥快活。

    檀革水从一开始被云安安忽略,而变的烦躁的心情也微微转晴。

    心里泛起一阵满足,觉得自己绝对是个好丈夫能实现,和给云安安任何她想要的东西。

    两人都沉浸在对未来生活愉快的幻想中,车内的气氛也越发的和谐。

    云安安还没有想到以后是,卖大珍珠还是小珍珠。

    忽然间发现车子一直在往高处行驶。

    云安安望向窗外就发现,自己好像在往山上走。

    果然是万恶的有钱人,不住在闹市里反而住在山里。

    云安安表示十分不懂这种行为,虽然山上空气风景好。

    但是那么高明显的炸鸡外卖送不上来,自从周叔发现云安安和自己的爱好相同。

    都是无肉不欢的肉食爱好者,两人在檀革水的眼皮子底下。

    顶风作案的偷偷点了无数次,炸鸡外卖云安安诚实的,将红烧肉移出了她的心尖尖。

    换成了炸鸡这位爱妃,檀革水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

    “檀家的大宅是解放前搬到这里的,外卖和跑腿都上不来但是山上有庙,做的素斋很不错”说完懒洋洋的靠在真皮座椅上。

    云安安被着他偷吃也不是一两次了,每次物业都会打电话来和檀革水确认。

    谅在次数不多就装作若无其事,不然外卖怎么可能通过门卫放进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