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捡来的夫人是条鱼

作者:大茄子吖 | 都市异能

收藏

  【佛系人鱼咸鱼仙女—醋精偏执控制欲大佬】 檀革水是A市名流中有名的高岭之花。 吸引着无数名媛伸手打算,想方设法的想把高岭之花纳入怀中。 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贵公子被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小丫头采了。 云安安本来是一条浪天浪地的鱼,却一不小心攀上了一张永久饭票。 沾沾自喜后发现鱼跑不掉了,在海城的私人沙滩上的别墅里。 檀革水浑身湿透将巨大的银色鱼尾纳入怀中,骨节分明的大手搂紧细腰。 低沉的嗓音温柔入骨:“安安你别想走”云安安穿成了一条鱼,或者说是世界上最后一条美人鱼。。

    虽然究竟也好说些什么,嘛这里除了小夫人在。周叔再回忆起檀革水的酒品还算很不错,其他人喝了醉酒后也不是发酒疯是上蹿下跳。不像檀革水喝多了,就很老实的趴在沙发上一觉睡到天黑。望着躺着床上睡过去的的檀革水,周叔放下自己心来小夫人一个人也所以也可以轻松搞定。见时间周叔回想起檀革水的酒品还算不错,其他人喝完酒后不是发酒疯就是上蹿下跳。。...

    但是到底也不好说些什么,反正这里还有小夫人在。

    周叔回想起檀革水的酒品还算不错,其他人喝完酒后不是发酒疯就是上蹿下跳。

    不像檀革水喝醉了,就老实的趴在沙发上一觉睡到天亮。

    望着躺着床上睡过去的檀革水,周叔放下心来小夫人一个人也应该可以搞定。

    见时间也不晚了,云安安看着一脸困意的周叔和自己床上的檀革水。

    干脆先叫周叔回去休息,云安安望着周叔离开的背影,有些不确定虽然她从来没有照顾过醉酒的人。

    不过看檀革水这副烂醉如泥样子,云安安还是有些头疼。

    云安安一脸无语的看着属于自己的大床被人霸占。

    没办法不能和醉酒的人计较,云安安虽然没有把这当家。

    但是人鱼毕竟是地盘感很重的种族,自己的老窝被人入侵了。

    说是不生气是假的,但是这是饭票,云安安凑过去看着深埋枕头里的人。

    那她晚上睡那里,云安安没办法把自己香香的被子。

    往檀革水身上盖,直到把檀革水整个人都罩住。

    没想到睡梦中的檀革水,精准的握住手腕,力气大到把云安安细软的手腕。

    掐出了淡淡的红痕,猝不及防云安安磕在檀革水的身上。

    房间里温度上升,云安安满脸通红的从檀革水身上爬起。

    云安安连忙离檀革水八百米远,实在是太危险了。

    云安安揉这红彤彤的手腕,果然喝醉的人都是炸弹。

    拍了拍热辣的小脸,云安安总感觉身上萦绕着一股酒气。

    檀革水醒来时已经大中午了,宿醉过后的脑袋头疼欲裂,他揉了揉疲惫的太阳穴。

    才发现他不在自己房间里,视线环绕四周也没有找到云安安。

    檀革水从床上下来,终于在房间的一个小沙发上找到在上面睡着的云安安。

    凌乱的发丝分布在白皙的脸上,乌黑如海藻一样的长发轻轻搭在沙发上。

    细嫩的手腕搭在皮质的沙发上,上面一圈红痕似乎被人狠狠的打过。

    檀革水揉了揉胀痛的脑袋,脑子一片空白。

    云安安腰酸背痛的窝在沙发上,虽然说沙发也很柔软。

    但是睡在上面一整晚也不太好受,她本来想去檀革水的房间里将就一晚。

    檀革水霸占了她的房间,那她就抢檀革水的房间,那里想到她没有钥匙。

    云安安无比难受回到自己房间里,睡的迷迷糊糊间感受到一股视灼热的视线盯着自己。

    云安安努力睁开厚重的眼皮,果不其然罪魁祸首在自己面前站这。

    檀革水见云安安醒来,看她一脸难受的样子也不好过。

    昨天他是放肆了,一时间忘了分寸。

    一没忍住喝那么多,云安安从沙发上爬起来。

    够到轮椅上瞪了檀革水一眼,在檀革水看来那一眼没有任何威慑力。

    反而媚意横生,云安安控制着轮椅走进卫生间。

    只留下一个冷酷的背影,告诉檀革水她很生气真的很生气。

    檀革水望着云安安愤怒的背影,想起云安安手腕上的一点红。

    云安安将卫生间的门关了啪啪响,锁好门后把鱼缸里水放满。

    整条鱼舒服的埋在缸里,缩在沙发上的身体舒展开。

    虽然漂亮的大尾巴,还一部分可怜兮兮在鱼缸外面。

    云安安用手抚摸这自己银白色的鱼尾,不知道为什么前几天还略微炸鳞的尾巴。

    今天就好多了难道是自己这两天,狂喝水的功劳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往大海里泡泡,每天蹭小丑鱼的缸盐都快要被发现了。

    云安安扶着特地给她建造的鱼缸扶手,自从知道云安安喜欢泡澡。

    周叔无数次打算让云安安放弃,这个危险爱好但是遭到她的拒绝。

    然后周叔就不放心把浴室,装满了各种呼救装置和扶手。

    打算爬上轮椅结果没有够到轮椅,结结实实的踩在了浴室的防滑垫上。

    一股麻麻的刺痛从脚底传上来,云安安扶着扶手轻轻的站直。

    发现她突然间可以走路了,放开双手云安安踩在防滑垫上。

    试着走了两步,还没有来得及开心,云安安就摔在防滑垫上。

    周叔为了防止云安安的轮椅不小心打滑。

    造成不可避免的意外,就将浴室的防滑垫上下功夫。

    云安安将轮椅推开,扶着浴缸的边缘慢慢的站起来。

    往房间里走去,好在踉踉跄跄的但是没有摔倒。

    檀革水出去洗漱后,想了想还返回来。

    没想到就看见云安安东倒西歪的摇摇晃晃的走出来。

    还没有来得及惊喜,云安安就摔在了光滑坚硬的木地板上。

    檀革水将手里洗好的樱桃随手一放,将摔倒在地上的云安安抱了起来。

    “没事吧,这么不叫人疼不疼”

    檀革水将人放在了床上,着急往云安安身上看。

    刚才那一下摔倒不清,本身云安安的皮肤都比别人还要嫩。

    如今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跤,身上满是淤青,和红肿檀革水顾及云安安身上还穿着浴袍。

    只看清露裸在外面的皮肤上的伤口,连忙将抽屉里放着的药膏拿出来。

    这药本来就是檀革水特地备着,防止云安安磕着碰着。

    望着云安安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檀革水想起她刚才颤颤巍巍的走路。

    脸色铁青的给云安安上药,云安安也没有说话。

    搞不懂檀革水生什么气,她都没有生气让她睡沙发里一晚上。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气氛一下子就冷下来了,云安安打算怎么样都不理他。

    但是还是摔的太狠了,上药时檀革水轻轻碰到伤口。

    云安安就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好在冰冰凉凉的药膏,触及火辣辣伤口好受多了。

    檀革水听见云安安抽气的声音,还是将手劲收了收。

    以一种几乎是蜻蜓点水的力道上药。

    “疼吗?疼就对了你怎么不叫人帮你,呼唤铃就在旁边现在疼了”

    云安安倔强的转过头不理他,檀革水也是一肚子气。

    这万一出什么事情,他没有及时发现就不是摔一跤。

    受点皮外伤的事情,两人的气氛越发僵持。

    檀革水叹了口气真的是拿她没办法。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