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捡来的夫人是条鱼

作者:大茄子吖 | 都市异能

收藏

  【佛系人鱼咸鱼仙女—醋精偏执控制欲大佬】 檀革水是A市名流中有名的高岭之花。 吸引着无数名媛伸手打算,想方设法的想把高岭之花纳入怀中。 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贵公子被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小丫头采了。 云安安本来是一条浪天浪地的鱼,却一不小心攀上了一张永久饭票。 沾沾自喜后发现鱼跑不掉了,在海城的私人沙滩上的别墅里。 檀革水浑身湿透将巨大的银色鱼尾纳入怀中,骨节分明的大手搂紧细腰。 低沉的嗓音温柔入骨:“安安你别想走”云安安穿成了一条鱼,或者说是世界上最后一条美人鱼。。

    客厅里只余下云安安和檀革水,云安安被人嫌弃的望着,躺在沙发上一身酒气的檀革水。她的五感比通常人还得敏锐的直觉,云安安捂着鼻子找了一条毛毯。盖在檀革水的身上,云安安第一次看见醉酒后的檀革水。相对于夜间的运筹帷幄醉酒后的檀革水,一身狼狈不堪眉眼间多了几分憔悴不堪。云安她的五感比一般人还要敏锐,云安安捂着鼻子找了一条毛毯。。...

    客厅里只剩下云安安和檀革水,云安安嫌弃的看着,躺在沙发上一身酒气的檀革水。

    她的五感比一般人还要敏锐,云安安捂着鼻子找了一条毛毯。

    盖在檀革水的身上,云安安第一次见到醉酒的檀革水。

    比起白天的运筹帷幄醉酒的檀革水,一身狼狈眉眼间多了几分憔悴。

    云安安看着醉倒在沙发上安安静静睡着的人,忍不住凑到跟前去。

    没想到檀革水突然间伸出手来,火热的大掌猝不及防的握上纤细的手臂。

    檀革水似乎还有理智,迎着客厅里暖黄不刺眼的灯光,眯着眼看云安安。

    云安安还没有反应过来,檀革水接着大手一拉。

    人直接倒在了地毯上,头靠着坚硬宽大的胸膛。

    把云安安吓一大跳,要是现在有鱼尾的存在,她肯定是炸鳞的状态。

    回过神来云安安本来想把脑袋,从檀革水的胸膛上挪开。

    没想到檀革水牢牢按住云安安的脑袋,修长的十指触碰到柔软滑腻的发丝。

    平常檀革水最喜欢的就是,云安安一头如海藻般的青丝。

    云安安挣扎的想起来,但是每次成功时就被大掌按了回去。

    耳边靠着坚硬富有弹性的肌肉,云安安听着檀革水咚咚的心跳声。

    鼻尖满是浓厚的酒味,和一丝说不上来的味道。

    趴在檀革水身上想起来又被按回去,云安安也是很无奈。

    想了想该不会是没有醉吧,云安安望着双眼禁闭的檀革水。

    “檀革水,你快起来”

    喊了好几声沙发上的人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云安安无奈的趴着,周叔将人扶到车上。

    跟司机交代好后,火急火燎的往客厅走。

    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平常先生难免不能避免喝酒。

    但是也有好多年没有醉成这个鬼样子,也不知道小夫人留在那里能不能照顾好自己。

    想到这一层周叔不免加快了脚步,一到客厅就看见小夫人被先生大手按在胸膛上。

    周叔有些尴尬心想还是年轻人会玩。

    云安安趴在檀革水的胸膛上,视角对准的纯黑色的衬衫。

    她发现檀革水只喜欢黑色或者是纯色的衣服。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让人给她准备了那么多几柜子花花绿绿的衣服裙子。

    胡思乱想之际,云安安突然间听到周叔的声音。

    心想救星来了,连忙将头往檀革水的大手下移出来。

    周叔将刚刚吩咐厨房,做好的醒酒汤端出来。

    虽然时间有点晚了,但是好在提前留了一个人员在厨房。

    专门备着小夫人晚上想吃点什么,云安安小心翼翼从檀革水身上爬起来。

    好不容易快要成功了,但是檀革水翻了个身。

    成功的将云安安长到腰间的青丝,压到身下云安安挣扎的动了两下。

    发现一动头发就扯到头皮,周叔想上前帮忙。

    但是顾及到先生所以没有太靠近云安安左右为难。

    好在云安安看出周叔的难处,虽然头发被压到一截,但是她的头发长。

    只要不是硬要起来,就不会扯到头皮。

    云安安老老实实的蹲坐在,厚实的长绒地毯上。

    好在之前檀革水为了方便云安安,把室内所有的地毯都换成这种厚重的。

    趴在软趴趴的地毯上,也不是很难受,望着旁边想要帮忙确无从下手的周叔。

    云安安示意他将醒酒汤递过来,刚刚煮好的醒酒汤冒着浓厚的姜味。

    檀革水隐隐约约闻到这股冲鼻的味道,忍不住偏过头。

    云安安也受不了这股味道,但还是将醒酒汤拿了起来。

    打算喂给檀革水但是醉酒的人,但是神志不清的人怎么可能会配合。

    云安安也是第一次喂人,差点把陶瓷勺子喂到檀革水的鼻孔里。

    喂了好几勺全部喂到了,价值不菲的黑色衬衫上。

    姜汤沿着脸颊流到脖子上,云安安拿起来纸巾就想擦。

    果然学电视剧上的娘娘喂药是不行的,云安安伸手握住了檀革水好看的下巴。

    打算强行把醒酒汤灌进去,温柔的不行那就来粗暴的。

    希望明天檀革水起来了,不要找她麻烦毕竟这是张大饭票,那就勉强照顾一下。

    云安安刚想把檀革水的嘴掰开,将醒酒汤灌进去虽然檀革水百般不愿。

    还是抵不过云安安的手劲,就在她成功掰开檀革水的嘴。

    准备把醒酒汤灌进去时,突然间双眼禁闭的檀革水睁开的眼睛。

    和她四目相对,从云安安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的看见檀革水细长的睫毛。

    和深邃的眼窝里那颗,黑色似玻璃珠一样的眼球。

    从第一天遇见檀革水,云安安就发现他有一双纯黑色的眼眸。

    果然上天造人时一点都不公平,为什么有些人长的如同精致又强势。

    檀革水迷迷糊糊睁开眼,看着跪坐在暖黄灯光下的云安安。

    混沌的脑子还在思考,云安安见他发呆将姜汤一气呵成的灌进去。

    动作行云流水让人错愕,檀革水突如其来的姜汤呛到气管。

    难受的混沌的脑袋,也清醒的了八分。

    摇摇欲坠的站了起来,周叔赶紧凑上去扶着。

    打算就这样把人扶到房间里,但是路过云安安的房间时。

    檀革水顿住了脚步,停在那里不动弹。

    周叔本来还在扶着他走,但是檀革水的身高也有一米九。

    醉醺醺的站在云安安的房门前,谁也奈何不了他。

    云安安控制着轮椅跟在后面,谁说熊孩子让人头疼,这位有过之而无不及。

    檀革水开了门就东倒西歪的,往云安安床上倒,鼻尖满是云安安身上那股沁人的海风。

    檀革水将自己埋在柔软香气的被子里。

    云安安瞪大了眼睛看着霸占她的床的檀革水。

    周叔也是一脸无措的样子,这栋别墅一般情况下没有什么亲戚朋友过来。

    所以装修设计时只留下了一间客房,和主卧现在客房已经被先生改成云安安的房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俩人结婚了,还不睡在一起。

    但是这也涉及到主人家的隐私,周叔虽然在檀家也是当了几十年的管家。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