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捡来的夫人是条鱼

作者:大茄子吖 | 都市异能

收藏

  【佛系人鱼咸鱼仙女—醋精偏执控制欲大佬】 檀革水是A市名流中有名的高岭之花。 吸引着无数名媛伸手打算,想方设法的想把高岭之花纳入怀中。 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贵公子被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小丫头采了。 云安安本来是一条浪天浪地的鱼,却一不小心攀上了一张永久饭票。 沾沾自喜后发现鱼跑不掉了,在海城的私人沙滩上的别墅里。 檀革水浑身湿透将巨大的银色鱼尾纳入怀中,骨节分明的大手搂紧细腰。 低沉的嗓音温柔入骨:“安安你别想走”云安安穿成了一条鱼,或者说是世界上最后一条美人鱼。。

    云安安趁檀革水也没特别注意她,偷偷的的把胡萝卜挪到一边,小心翼翼的看了见檀革水也没反应时。安心的悄咪咪把不不喜欢的,蔬菜藏出来。自从檀革水给自己找了什么营养师,她每日的肉都是不定量的。整天吃什么沙拉她的脸了绿的会发光了。檀革水特别注意到云安安的动作,也也没放心的悄咪咪把不喜欢的,蔬菜藏起来。。...

    云安安趁檀革水没有注意她,偷偷的把胡萝卜挪到一边,小心翼翼的看了见檀革水没有反应。

    放心的悄咪咪把不喜欢的,蔬菜藏起来。

    自从檀革水给自己找了什么营养师,她每天的肉都是定量的。

    天天吃什么沙拉她的脸已经绿的发光了。

    檀革水注意到云安安的动作,也没有说她刚刚才被自己教育了,不想吃就不吃吧。

    谁家的小孩不挑食,见云安安变本加厉把菠菜也给挪到一边去。

    檀革水没忍住眼神警告了一下,被檀革水瞪了一下云安安也不怕他。

    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水润润的大眼睛盯着檀革水。

    云安安委屈望着他:“没有肉”

    檀革水无奈的看着云安安,明知道自己身体不好,还不好好吃饭。

    现在养个小孩已经那么困难了吗?

    两人四目相过来一会,檀革水还是投降的让厨房上一份红烧肉给她。

    乍一看香气四溢油光红亮的红烧肉,云安安马上抛弃手机和红萝卜,一头栽进肉里面。

    看见云安安被一盘红烧肉就哄好了,檀革水的心情复杂。

    檀革水将被抛弃的菠菜和红萝卜,又放在了云安安的碗里。

    云安安虽然不是很想吃,但是她还是看在肉的份上,把这绿油油的东西给吞了。

    吃过饭后云安安抱着手机,在微博上面看着网友们发的彩虹屁。

    开启了愉快的一天的尾声,有什么比吃饱喝足后刷微博更让人开心的吗?

    檀革水望着窝在沙发里玩着手机的云安安。

    凑了过去云安安看见他凑了过来把手机一收。

    看见云安安的动作,檀革水眸中闪过一丝疑虑。

    云安安把手机藏起来看着檀革水,现在已经吃完饭了是不是就可以玩手机了。

    檀革水头疼的看着这一幕,总觉得好像似曾相识。

    云安安就像是个沉迷手机不服管教的熊孩子一样。

    “别玩的太久,小心近视了”檀革水没忍住还是叮嘱道。

    云安安敷衍的点点了点头,檀革水终于明白为什么家长奈何不了熊孩子了。

    檀革水见没有把话放在心上的,云安安也没有在说什么。

    檀氏到底也是A市有名的大企业,他最近也为了云安安推掉了不少会议。

    和工作行程一时半会也积压了不少,年关将近马上就要放假了一时间事情也不少。

    周叔看着沙发上,刷微博看电视剧的云安安,和在一旁努力工作赚钱的檀革水。

    只觉得两人实在是配,暗搓搓磕了一会糖的周叔,小心翼翼的走出客厅。

    吩咐人不要靠近客厅,生怕破坏了这温馨的气氛。

    云安安看着身侧在工作的檀革水,摇了摇头真的太惨了,下班还要工作。

    云安安感叹到果然是霸总,这个自制力也是厉害了。

    然后迅速的沉迷于泡沫剧的云安安,客厅静谧的气氛被韩剧演员夸张的声音打断。

    檀革水虽然觉得有些吵,云安安看了眼认真工作的檀革水。

    将声音调小一点,两人沉浸在不一样的世界里。

    檀革水也没有去书房,埋头将堆积的工作处理好。

    不知过了多久,檀革水从笔记本里抬起头来,就看着在沙发上睡的香甜的云安安。

    小脸窝在靠枕上,睡着的云安安身上淡淡的距离感消失殆尽。

    取而代之的是让人心生柔软,檀革水没忍住往满满胶原蛋白的小脸上。

    轻轻碰了碰猝不及防的手感,柔软滑腻让人上瘾。

    檀革水没有忍住又摸了摸了云安安的小脸。

    云安安把头歪过去,在睡梦中皱起了眉头。

    虽然说室内开了空调,但是外面寒风瑟瑟,屋里温度还算是暖和。

    但是睡着沙发还是很容易感冒,檀革水望着沉浸在梦里睡的香甜的云安安。

    顿了顿将人抱了起来,确出乎意外的轻檀革水皱了皱眉。

    吃过饭都去哪里了,还是轻的跟猫儿一样。

    还是要好好养一下,本来就没有几两肉又那么容易生病。

    云安安只感觉到自己身体一轻,失重感让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就看见檀革水抱着往房间里走,云安安大脑一下子就清醒了。

    挣扎的要下来,檀革水将人竖着抱一只手搂紧细腰。

    另外一只手抱住白嫩的双腿,云安安这下没有办法挣扎了。

    只能把手放在檀革水的脖子上,乖乖的让他抱着。

    云安安的脑袋趴在檀革水宽厚的肩膀上。

    没忍住说:“你先放我下来,我自己过去”

    檀革水的耳朵痒痒的,云安安趴在檀革水的肩膀上,一说话气就全部吹到檀革水的耳朵边。

    “别动,轮椅不在你要爬过去吗?”檀革水故意把云安安抛上去。

    又抱住惹的云安安一阵害怕,怎么说她也是个成年人万一檀革水。

    抱不动她把她摔了就划不来了,云安安双臂搂紧檀革水的脖子上。

    唯恐他把自己扔出去,檀革水见云安安乖乖的抱着自己。

    也没有吓她稳稳当当的就把人送回房间。

    到门口了云安安看着檀革水抱着她一动不动。

    两人站在门口,云安安看檀革水两只手抱着自己。

    识相的伸手去按指纹门,由于为了方便云安安开门关门。

    门锁特地的装低一些,云安安扶着门板颤颤巍巍的低下身子,去够指纹门。

    但是两只手离开支撑后,云安安整个人东倒西歪的。

    好不容易碰到了门把手把门打开了。

    从檀革水这个角度看,云安安弯着腰够门把手,小巧白嫩的耳朵暴露在檀革水的视野中。

    见云安安艰难的把门打开,檀革水眸中闪过一丝可惜。

    但是还是将人绅士的放在床上,云安安满脸通红的趴在自己床上。

    看着檀革水把小夜灯打开,然后关掉灯轻轻把门关上。

    云安安拍了拍自己热乎乎的小脸蛋,不管是那一世她都没有和男人那么亲近过。

    云安安将被子罩在脑袋上,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放在一边。

    檀革水放慢脚步往书房过去虽然知道,房间的隔音措施还是不错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下意识的放慢脚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