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捡来的夫人是条鱼

作者:大茄子吖 | 都市异能

收藏

  【佛系人鱼咸鱼仙女—醋精偏执控制欲大佬】 檀革水是A市名流中有名的高岭之花。 吸引着无数名媛伸手打算,想方设法的想把高岭之花纳入怀中。 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贵公子被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小丫头采了。 云安安本来是一条浪天浪地的鱼,却一不小心攀上了一张永久饭票。 沾沾自喜后发现鱼跑不掉了,在海城的私人沙滩上的别墅里。 檀革水浑身湿透将巨大的银色鱼尾纳入怀中,骨节分明的大手搂紧细腰。 低沉的嗓音温柔入骨:“安安你别想走”云安安穿成了一条鱼,或者说是世界上最后一条美人鱼。。

    随后又放下自己心来,只要你是条鱼就有一堆珍珠,云安安放下自己心来她最怕要是是檀革水,从她房间里搜获两瓶子的珍珠画面就太很好看了。早晨周叔看见两个人手上,明显是一套的戒指露着了一个笑容。早晨云安安迷迷糊糊爬出来,很奇妙的是她昨天竟然起的那么早。还在忙绿的晚上周叔见到两个人手上,明显是一套的戒指露出了一个笑容。。...

    随即又放下心来,只要是条鱼就有一堆珍珠,云安安放下心来她最怕万一是檀革水,从她房间里搜出两瓶子的珍珠画面就太好看了。

    晚上周叔见到两个人手上,明显是一套的戒指露出了一个笑容。

    早上云安安迷迷糊糊爬起来,很神奇的是她今天居然起的那么早。

    还在忙碌的周叔看见云安安也愣住了,反复看了看手腕上表带。

    云安安一眼就看着坐在餐桌上的檀革水,真不知道他是不是没有别的衣服,一年四季都穿西装。

    周叔虽然没有想到云安安会那么早起床,一时间没有来得及准备好早餐。

    好在厨师未雨绸缪,很快给云安安端出来一盘热气腾腾的早饭。

    云安安看着盘子里的,三明治和牛奶,她从小到大都不爱喝牛奶,甚至觉得牛奶里有股怪味。

    还是中式的包子油条适合她,啃了几口三明治剩下的牛奶,云安安一口没动。

    檀革水早就吃完了,看见云安安杯子里不见少的牛奶,小猫一样的啃几口面包,总算知道她这个脆弱万分的体质怎么来的。

    “不能挑食要喝牛奶”

    云安安皱了皱眉,她本来以为檀革水在看报纸,没空理她结果冷不丁的听见这话。

    最终还是还是屈服在大饭票的身下,云安安端起牛奶尝了两口,淡淡的没有什么味道一股奶腥味。

    “不好喝,我不想喝”虽然说那点腥味,还是能忍受的但是云安安还是不想喝,反正她也喝过两口了。

    檀革水无奈的看着一脸抗拒的云安安,觉得自己以后也不要生什么孩子了,大的都搞不定小的估计更没时间搞定。

    将桌子上放的白糖,往不讨人喜欢的牛奶放,然后檀革水将牛奶杯放在云安安面前。

    “尝一口,现在有味道了是甜的,牛奶对身体好多喝点补钙”檀革水也是有些经验。

    自从他发现云安安对肉和鱼有巨大喜爱对蔬菜是避之不及,让厨师每次往肉里放蔬菜,或者直接把蔬菜做成肉味。

    折腾的厨师快要辞职改行,好在云安安对肉里面的一点点的蔬菜不反感。

    云安安看着加了糖的牛奶,虽然还是不太想喝,但是还是给了一点面子喝完了。

    檀革水头疼的觉得,哄云安安不挑食的难度,不亚于开七天七夜的会。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檀革水老逼自己吃饭,还总是吃那些绿油油的一嘴苦味。

    吃过饭后,檀革水特地推了行程,陪云安安检查腿不知道为什么她,檀革水总觉得云安安的腿不是那么简单。

    梁易真小心翼翼的敲打这云安安的膝盖,奇了怪了明明神经骨头肌肉都是正常的,顶多是肌肉比平常的人还要脆弱一点。

    按道理来说不存在那么久还不能走路,自从檀革水发现云安安后,梁易真就顺理成章的是云安安的主治医生。

    梁易真总觉得是不是用错方向了,走路几乎是一个人肌肉记忆,哪怕是失忆忘记了,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肌肉记忆属于条件反射,在心理学里有两个名词叫内隐记忆一个叫外显记忆。

    很显然条件反射是内隐记忆,哪怕云安安脑神经有问题,也不可能遗忘掉条件反射。

    如果说他们的推断有问题呢,云安安不是失忆才不能走路,而是真的是从未走过路。

    梁易真想起赵医生第一次检查云安安的双腿,完美的如同豆腐找不出一丝走过路痕迹,梁易真还打趣道。

    将所有推断告诉檀革水,梁易真的头皮发麻他想象不到,在什么样的家庭里,会让一个四肢健全的孩子从来都不会走路。

    简直是无比恐怖,之前梁易真还试图想用催眠的手段将云安安的记忆,找回来但是被檀革水拒绝了。

    现在来看云安安丢失掉的那份记忆,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和美好。

    檀革水一言不发,回忆起泳池的鳞片云安安莫名其妙的珍珠。

    梁易真有点担心的看向好友,半响后檀革水道:“可以别让她想起来吗?”

    听到这话梁易真猛地反应过来,他与檀革水一同长大也知道点东西,之前他努力想让云安安想起丢失的记忆。

    就是不想让悲剧从新发生一次,又或者说檀革水骨子里的霸道和偏执是遗传的。

    梁易真清楚极了,檀革水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那些沉稳可靠都是外面的一张皮。

    两人都没有说话,梁易真望向休息室方向。

    半响后“你忘记叔叔阿姨了,等云安安发现你做的小动作会怎么样”

    “她很乖不会发现的,就算发现了又能怎么样还是我的”

    檀革水说完警告的看了梁易真一眼,转身推开办公室的门。

    云安安休息室上拿着自己的平板,无聊的看着泡沫剧,想都不用想檀革水肯定在和梁易真讨论她的腿。

    能不能走云安安已经基本上不报希望了,或许是还没有到那个时机。

    人鱼死前的记忆可以传承给下一代,长久的生命里拥有的智慧几乎是不可预料的。

    能继承祖先的多少智慧,就看自己了可惜云安安可能是个穿越的,所以继承的记忆比指甲盖还小。

    虽然不知道她变成人了,为什么腿不能用,恐怕还在等一个时机触发。

    云安安之前也试过变人的办法,但是无一例外的失败了,没想到最后遇到檀革水就成功了。

    所以绝对有个契机或者说什么固定的条件,只是云安安没有想到。

    檀革水推门进来就看见云安安沮丧的小脑袋,还以为她是因为自己不能走路在难受。

    听见脚步声云安安抬起头来,看见果然是檀革水。

    “梁易真和你说什么了吗?”云安安之前还客客气气的叫梁医生。

    梁易真老是想跟云安安拉进距离,好套话就让云安安直接喊他名字。

    云安安也是哭笑不得,她又没有失忆套话也套不出来什么。

    “你想找到自己家人吗?”檀革水像是没有听到,云安安的问题避重就轻的问。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