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捡来的夫人是条鱼

作者:大茄子吖 | 都市异能

收藏

  【佛系人鱼咸鱼仙女—醋精偏执控制欲大佬】 檀革水是A市名流中有名的高岭之花。 吸引着无数名媛伸手打算,想方设法的想把高岭之花纳入怀中。 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贵公子被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小丫头采了。 云安安本来是一条浪天浪地的鱼,却一不小心攀上了一张永久饭票。 沾沾自喜后发现鱼跑不掉了,在海城的私人沙滩上的别墅里。 檀革水浑身湿透将巨大的银色鱼尾纳入怀中,骨节分明的大手搂紧细腰。 低沉的嗓音温柔入骨:“安安你别想走”云安安穿成了一条鱼,或者说是世界上最后一条美人鱼。。

    公关的办公室灯火通明,到了早晨不少刚睡醒的吃瓜群众看热闹的场面不嫌事大。【h:天,我还很不喜欢这牌子这也太猖狂了】【x:一大清早把我惊讶的瓜都掉了】【c:之后我带我老爸去是被店员白眼】接着在微博上公开的发表公开的声明诚恳道歉,被开除导购和营业员的再次声明。“檀革水那边【h:天,我还很喜欢这牌子这也太嚣张了】。...

    公关的办公室灯火通明,到了早上不少睡醒的吃瓜群众看热闹不嫌事大。

    【h:天,我还很喜欢这牌子这也太嚣张了】

    【x:一大早把我震惊的瓜都掉了】

    【c:之前我带我老爸去也是被店员白眼】

    然后在微博上发表公开声明道歉,开除导购和营业员的申明。

    “檀革水那边怎么说接受了吗?”

    檀革水浏览这飙升的话题,和响个不停的手机。

    随即在吃瓜吃的乐不思蜀的网友们,发现檀革水又发了动态。

    只有一张云安安坐在轮椅上,被一通教育后耷拉着一张脸,沮丧的低着自己的小脑袋瓜的照片可怜无辜至极。

    还有法院起诉声明,不少网友直接喊霸气护妻,事态发酵到后期连官方都点名批评该品牌。

    【y:心疼小姐姐,我的天照片也太可怜了吧】

    【t:谁看不心疼,坐轮椅怎么了,一个导购还搞人身攻击】

    檀氏也靠舆论股票大涨,有不少好管闲事的云网友扒出了,檀革水个人简直是个疼老婆爱国家乐于助人的良心企业家。

    在不少频繁被爆出轨丑闻的企业家,简直是云泥之别一时间,檀革水的形象深入人心,连带着企业形象都无比高大。

    李应和宣传部的人连夜盯着舆论,网上的网友永远都是说风就是雨能夸你就骂你。

    不少名流都对檀革水心声佩服,真的不亏是檀老爷子教出来的,这手玩的漂亮。

    檀革水是个商人,知道怎么利用舆论压力变成利润,该品牌的形象一直都是营造的高端大气上档次和完美的服务。

    抢了不少的市场额,如今被爆这么大丑闻,不少从事服装的本土品牌蹭热度,原本服装市场饱和。

    现在空出来了这么大块蛋糕,不少人连夜抢占市场。

    檀氏本身不经营服装产业,分出来的市场也只能看着别人吃下蛋糕,但是不妨碍不少人佩服檀革水。

    云安安本来还担心自己给檀革水,惹麻烦了没想到资本家都这么贼,反而还捞了一大笔。

    海城疗养院里,几个白发老人聚在一起打高尔夫。

    这家疗养院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其中一个满头银白但依稀可见年轻时,是如何意气风华。

    “檀老啊,你怎么多了出来一个孙媳妇,怎么不喊我们喝喜酒,这有点过不去吧”一旁头发灰白的老人调侃到。

    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算计,这话一出旁边一起打高尔夫的老朋友一起附和道。

    被喊檀老的也不生气,笑着打马虎眼。

    回到房间后檀老拿出平板,看着微博热搜差点气的砸桌子。

    “好你个檀革水,什么时候给我整个孙媳妇,不让我看就算了还被一个外人欺负了,你眼你有没有我这个爷爷”

    檀革水好整以暇的调整了位置,将听筒拿离自己的耳边:“爷爷您不是一直想要个孙媳妇,这不是给你找来了,不让你见还没有到时机”

    果不其然电话里又传来一阵怒吼,显然是对老爷子的脾气是有所了解。

    “我还不知道你吗,你从那里骗来的一个小姑娘,婚礼也不办什么都没有你皮痒啊”要不是檀老爷子离檀革水十万八千里远。

    指不定以老爷子的暴脾气,直接指着檀革水的脑袋破口大骂。

    “婚礼这不是还早,培养培养一下感情,爷爷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就先挂了”

    然后电话就挂断了,又惹的老爷子一阵气,但是气归气听自己不孝孙的话,这意思就是还没有搞定人家小姑娘。

    真的是一辈不如一辈,想当初他两个月就搞定了,忽然间檀老的眼神看向床头。

    透明简洁的玻璃瓶里,摆放这一束栀子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云安安这几天在家里老郁闷,好像每次她出门都不会遇见好事。

    檀革水敲了敲门,云安安有些错愕,檀革水的日程每次都是满满的,几乎可以说是睡的比狗晚,起的比鸡早。

    所以在大中午的时候,看见檀革水还是让人挺震惊的,难道是檀革水破产了。

    檀革水推门进来就看见云安安,坐在床上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

    目光移到云安安飞舞在手机屏幕上的手,手指白皙柔软檀革水发现云安安的指甲长的很快。

    剪掉以后很快又长出来,尖尖的边缘,不知道为什么檀革水总觉得,云安安那双手赏心悦目的同时。

    又有动物的野性和危险,要是在套上点装饰品那就更完美了。

    云安安看过去,见檀革水的眼神一直在她的手上徘徊。

    还没有等她开口檀革水就,先快一步的将手中一个蓝盒子递给云安安。

    云安安打开后发现是个钻戒,银白的钻戒上镶嵌的不是传统的砖石。

    而是一颗纯白色的小珍珠,小巧的珍珠镶嵌在简单而不失设计感的戒指上,小巧玲珑又十分的精致特别。

    云安安一眼就认出来这个珍珠,不是她揉眼睛的时候掉出来的吗?

    怎么就到了戒指上,还是檀革水送给她的,难不成檀革水发现了吗?

    不能够吧,真发现还能在这里一脸淡定送礼物给她,那这小珍珠那里来的。

    见云安安没有接檀革水皱了皱眉,“怎么了不喜欢吗?”

    说着就直接把戒指从盒子里,拿出来直接拉住云安安的手,将戒指套在云安安的无名指上。

    同时云安安也发现了,檀革水无名指上也有一枚珍珠戒指,只不过自己的小巧精致,而他的那个大气低调。

    不过镶嵌的珍珠也很明显是云安安掉下来的。

    忍了半天云安安还是问:“这珍珠怎么没有见过”

    云安安没敢直接说这是她的,这不是明摆着被人怀疑吗?

    檀革水露出一个不易察觉探究的眼神,望着藏不住小表情的云安安。

    “很特别吧,市面上几乎没有这种小的形状像泪珠的珍珠”

    “这还是设计师压箱底的海水珠”

    听到檀革水的话,云安安心中的悲伤逆流成河,她藏了那么久的珍珠居然被人找到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