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捡来的夫人是条鱼

作者:大茄子吖 | 都市异能

收藏

  【佛系人鱼咸鱼仙女—醋精偏执控制欲大佬】 檀革水是A市名流中有名的高岭之花。 吸引着无数名媛伸手打算,想方设法的想把高岭之花纳入怀中。 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贵公子被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小丫头采了。 云安安本来是一条浪天浪地的鱼,却一不小心攀上了一张永久饭票。 沾沾自喜后发现鱼跑不掉了,在海城的私人沙滩上的别墅里。 檀革水浑身湿透将巨大的银色鱼尾纳入怀中,骨节分明的大手搂紧细腰。 低沉的嗓音温柔入骨:“安安你别想走”云安安穿成了一条鱼,或者说是世界上最后一条美人鱼。。

    顺手拿出来玻璃杯,粉红色的液体里面泡着火龙果汁冻出来的冰块,看上来是一杯果汁像的东西。果真入口是火龙果的香气,和洛神花的酸酸甜甜的味道,云安安对这种少女心很浓的果汁一点儿提防都也没。檀革水望着云安安一杯一杯的给自己倒果酒,心里闪现出一丝好的果然入口是百香果的香气,和洛神花的酸酸甜甜的味道,云安安对这种少女心很浓的果汁一点防备都没有。。...

    随手拿起玻璃杯,粉红色的液体里面泡着百香果汁冻起来的冰块,看上去就是一杯果汁一样的东西。

    果然入口是百香果的香气,和洛神花的酸酸甜甜的味道,云安安对这种少女心很浓的果汁一点防备都没有。

    檀革水看着云安安一杯一杯的给自己倒果酒,心里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虽然这酒的酒精度数不会高,是周叔自己家酿的。

    平常他不这么爱喝这种酸甜口,只有颜色好看的酒,见云安安一杯一杯的灌。

    脸颊上的红晕越来越深,整个人如同在枝头熟透的苹果般,散发着诱人浓厚的香味。

    在暧昧的灯光下活色生香,檀革水扯了扯身上越发觉得紧的领带,整个人越来越渴。

    今天晚上周叔的安排他也是默认的,现在来看云安安有些迷糊了,不会吧几乎没有度数的酒也能把人喝模糊。

    檀革水伸出手夺走了,云安安手上的玻璃杯。

    云安安只觉得这个饮料越喝越好喝,还想喝就发现杯子不见。

    朦胧带着醉意的迷离的眼神朝檀革水望去,檀革水差点没把控住想一亲芳泽。

    疯狂抑制着内心的冲动和心动,云安安没有感受到危险的气息。

    还是拿这自己软绵绵的手指,呆呆的想扒开罩在玻璃杯上的大手。

    檀革水终究是没有忍住,将撩拨他的小手握住。

    云安安一脸懵的抬眼望过去,有个坏人不给她好喝的还抓住了她的手。

    湿漉漉的眼神两人四目相对,檀平常云安安清冷甜美又不容人靠近的气息消失殆尽,取之代替的是活色生香眼里的媚意横生。

    整个人如同暗夜里吸人精气的美颜女妖,让人想把所有的一切都捧到她的面前。

    莫名其妙檀革水觉得回到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刻,那时候他就在疯狂的怀疑云安安是从大海里钻出来诱惑水手的海妖。

    “你喝多了别喝了,我送你回房间”静逸浪漫的玻璃花房响起了,男人沙哑又性感的声音。

    可惜没有第三个人在场,否则就能看见平常严肃正经的檀革水,露出如水般温柔的表情。

    只有一个醉的迷迷糊糊还在勾引人堕落小姑娘,和满屋子冬天盛开的红艳的玫瑰。

    云安安感觉自己的脑子迷迷糊糊的,想不起来自己要干嘛。

    脑子里浑浑噩噩的好像听见檀革水不让她喝饮料。

    醉酒后的云安安也非常的霸道,东倒西歪的控制着轮椅虽然醉了,但是还没有忘记轮椅的基本操作。

    控制的乱七八糟横冲直撞的,看的檀革水一阵心惊肉跳,赶紧扶着云安安,香艳的气氛顿时消失殆尽。

    云安安摇摇晃晃的只觉得,满屋子的东西都在动。

    马上就要靠近檀革水,云安安脑袋一沉歪着掉进檀革水的怀抱。

    温玉软香入怀檀革水认命的将醉的不成样子云安安扶好,心里也是对云安安的酒量有了清楚的认知。

    云安安身上仿佛永远带着一股海风的香气,混这微微果酒甜腻的酒味铺面而来。

    令人眩晕云安安伸手抓住了檀革水定制西装上纽扣,白嫩的小手使劲拽着纽扣,想把亮晶晶的东西拆下来。

    檀革水有些心疼的想把云安安的手扒开,到也不是心疼一件衣服,只不过云安安手嫩手指扒这硬金属材质的纽扣。

    露在外面手心的肉都微微泛红,怕伤到云安安的手檀革水根本不能把手扒开。

    只能拿起桌子上的餐刀将身上的布料隔开,纽扣一到手云安安开心的用脑袋在檀革水的身上蹭了蹭。

    檀革水毕竟是个男人,家里也有私人的健身房,每天都要健身虽然外表上看不出来。

    但是上手一摸就摸到拥有,爆发力的又厚实性感的肌肉,云安安嘴里嘟囔着感觉自己在蹭一块厚厚的礁石。

    只可怜了檀革水被云安安红彤彤诱人的,小脸蛋突然间一蹭差点没有倒吸一口凉气。

    在不少宴会和酒桌上,对檀革水投怀送抱的人也不少,但是他不喜欢在谈论工作的场合上搞乌烟瘴气。

    不少人背后在都在猜他是不是喜欢男人,檀革水头一回被醉鬼撩拨,偏偏撩拨的人还是他喜欢的。

    如同干材烈火一般檀革水只觉得自己快着了,毕竟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看到自己养的娇花,实在是难免会有点生理反应。

    只可惜撩拨人的小没良心的,在自己怀里睡的香甜。

    檀革水努力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将醉的不省人事的云安安打横抱了起来。

    周叔怕有些人打扰到檀革水的烛光晚餐,早就早早把别墅里人赶回家了。

    好在云安安够轻,他单手抱都没有问题。

    指纹锁开了后,檀革水将云安安扔到了床上。

    由于在家里云安安也没有这么打扮,穿着舒适的棉质拖鞋上面还点这一颗小珍珠。

    饱满圆润颗颗如珍珠的脚趾,暴露在檀革水的眼中。

    把鞋脱了后,原本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云安安突然间坐直起来。

    檀革水以为云安安的酒醒了,没想到云安安的手还紧紧的握住从檀革水那里打劫来的纽扣。

    然后迷茫望着周围,云安安打量的四周,好像在自己房间里,睡觉要刷牙。

    踉踉跄跄的想去摸轮椅,檀革水赶紧把云安安抱起来,醉酒的人是没有理智的你只能任由她胡闹。

    云安安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没忍住吐了檀革水一身。

    檀革水无奈的扶额,下次还是不要让云安安沾酒了,多沾几次连他都怕了。

    早上初春的太阳光线少有那么强烈,阳光照射到一片狼藉的房间。

    云安安不舒服的挣扎的起床,宿醉的脑子格外疼。

    揉了揉太阳穴缓解了头疼,云安安睁眼看着乱七八糟的房间。

    不是吧昨天晚上是被小偷关顾了吗?

    还没有等缓过神腰间突然伸出一双大手,将她的细腰围住把她往被窝里塞。

    云安安望过去就看见一张在睡梦中的俊脸吃,平常锐利眼睛此时看起来有些性感。

    云安安整个人都被禁锢在坚硬又火热的怀抱里。

    还没有等她想什么情况,手心突然间一疼云安安伸开自己手。

    发现自己握住一枚漂亮的金属扣,握了一整晚手心红彤彤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