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捡来的夫人是条鱼

作者:大茄子吖 | 都市异能

收藏

  【佛系人鱼咸鱼仙女—醋精偏执控制欲大佬】 檀革水是A市名流中有名的高岭之花。 吸引着无数名媛伸手打算,想方设法的想把高岭之花纳入怀中。 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贵公子被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小丫头采了。 云安安本来是一条浪天浪地的鱼,却一不小心攀上了一张永久饭票。 沾沾自喜后发现鱼跑不掉了,在海城的私人沙滩上的别墅里。 檀革水浑身湿透将巨大的银色鱼尾纳入怀中,骨节分明的大手搂紧细腰。 低沉的嗓音温柔入骨:“安安你别想走”云安安穿成了一条鱼,或者说是世界上最后一条美人鱼。。

    对于发工资的老板,要揣摸他的心里台词好更好的完成4工作。檀革水望着云安安发来的信息,心情一片大好的确但是也没白疼还心里想来接他。两个脑电波都晃将近一起的两人,东扯一句西扯一句一直到李应回来再次提醒,要办理登机手续了檀革水才结束了闲聊将手机收出来。云安安望着自己和檀檀革水看着云安安发来的信息,心情大好看来还是没有白疼还想着来接他。。...

    对于发工资的老板,要揣摩他的心里台词好更好的完成工作。

    檀革水看着云安安发来的信息,心情大好看来还是没有白疼还想着来接他。

    两个脑电波都晃不到一起的两人,东扯一句西扯一句直到李应过来提醒,要登机了檀革水才结束聊天将手机收起来。

    云安安看着自己和檀革水的聊天界面,自认为自己在老板面前印象不错。

    云安安突然间扫过床头柜上放着的珍珠小瓶子,好像是不是少了几颗。

    她本来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真的就少了几颗,云安安也没有在意没准是掉在房间里面了。

    也不知道是水土不良还是什么,最近她掉了几片鳞片,可把她心疼坏了。

    檀革水下了飞机后,之前捡到的两片不像塑料又有点像鳞片的东西,送到了动物机构做检测。

    等了快一个月了,现在接到了机构的电话。

    接通以后就听见对面一个,科研人员带着兴奋的语气道:“请问你是檀先生吗?”

    “我是”檀革水想起那片银白色鳞片,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异样越发浓厚。

    “是这样的檀先生,您上次拖我司鉴定的东西,已经确认是动物鳞片,但是这种鳞片无比奇怪它不是蛇的鳞片,倒像是某种人类未知的大型动物的鳞片”

    科研人员的语气无比兴奋,他们本来以为只是个伪造的动物鳞片,没想到检测后是从未见过的动物在基因库里没有登记的过。

    “所以我们无法得知是那种动物,不过可以肯定应该是深海里的大型捕食者,您可以告诉我们这片鳞片是在那里发现吗?”

    “未知生物”来自深海的未知生物,檀革水眼中闪过一丝疑虑。

    思索过后才开口道“很久以前发现的,具体位置忘记了对了那两片鳞片能寄回来吗?”

    对面听到这话明显的无比失望,听到檀革水想到把检测品要回去,虽然不想给但是也不能得罪檀革水,只好答应下。

    挂掉电话后,檀革水将从云安安房间里发现的小珍珠放在掌心中,比米粒大不了多少的珍珠,闪着温润的光泽。

    想起了珠宝鉴定的结果,市面上虽然也有小珍珠,但是这么小还是泪滴形状的珍珠十分少见。

    显然市面上的养殖珍珠蚌,是没有这种珍珠的,要不是检测结果明明白白的写着,好友还以为檀革水拿塑料珠逗他玩。

    到家后檀革水带着准备好的礼物,敲了敲云安安的门然后推门进去。

    云安安还在研究自己消失的小珍珠到底去那里,总不能不翼而飞了吧。

    就听见了敲门声,连忙将装珍珠的小瓶子藏了起来。

    果然就见到檀革水推着门进来了,也有一个星期没有见到他了。

    云安安只干巴巴的吐出一句“你回来了啊”

    檀革水听见了久违的甜美嗓音,心情不错的将准备好的礼物放在云安安的手里,也没有在意云安安跟自己的疏离:。

    “嗯,这是我在一家店里挑的礼物不知道你喜欢吗?”

    云安安将礼物的包装纸拆开,每回檀革水出差总要带东西给云安安。

    这次也不例外,云安安将粉色的包装纸拆开露出里面蓝色的丝绒盒子。

    打开后是一条项链,看见项链后云安安瞬间心里就咯噔一下。

    因为项链上缀这的吊坠,是一条由各种钻石镶嵌着的小美人鱼,美人鱼吊坠在灯光下闪着光芒。

    云安安猝不及防的将项链盖住,檀革水看了云安安回避的动作,还以为她是不喜欢,亏他在店里的时候服务员一个劲推荐这条限量版的项链。

    “怎么了不喜欢吗?”檀革水皱了皱眉头。

    云安安听见檀革水的问话,小心翼翼的看了檀革水一眼,随即安慰自己应该是巧合。

    自己伪装的那么好,不可能被别人知道她就是人鱼吧,至于为什么送她人鱼项链估计巧合。

    “没有我很喜欢”云安安说着,又故作镇定的将项链拿了出来仔细端详。

    上面的吊坠平心而论还是非常精致漂亮的,但是估计是设计者也没有见过真正的美人鱼,好几处地方雕刻错了。

    檀革水观察了好一会,确定云安安没有不喜欢这个礼物放下心来。

    周叔为了给自家辛苦出差工作的先生制造机会,干脆就安排了一个烛光晚餐,还摆上的几瓶度数不会太高的果酒。

    刻意的营造浪漫的氛围后,想了想将无关人员提前放假免得有人没有眼力去打扰。

    云安安走出房门感觉气氛有些奇怪,刚才周叔跟她说今天不在餐厅里吃饭,在花园的玻璃花房吃饭。

    七点多的A市清冷的月亮才刚刚升起,云安安走过布满了小小的氛围灯的道路。

    往散发着暖黄温馨的玻璃花房走过去,就看见檀革水曼斯条理的坐在花海中,一席优雅的西装绅士又有风度。

    餐桌上的桌布也换成的深色,上面还放着一瓶刚刚采摘的玫瑰,上面滴这漂亮的水珠。

    云安安总感觉气氛有点奇怪,刚想说些什么,檀革水已经先一步的将他对面的椅子拉开。

    在外面黑灯瞎火的周叔,躲在灌木丛后满意的看着自己布置的浪漫场地。

    灯光环境美酒,就连吃的都是他精心准备,南极现捞当天空运过来的,5A级野生香煎鳕鱼堪称完美。

    云安安见檀革水自己就拉开离他最近的椅子,落座后总感觉现在的气氛有点古怪。

    看了眼檀革水悠然自得的切着鱼排,云安安也拿起刀叉,她用筷子还是护工小姐姐教了好几天。

    虽然说刀叉简单不费脑,但是云安安还是不小心的切在了,光滑坚硬的骨瓷盘上发出了一阵阵刺耳的声音。

    不知道是不是刀刮瓷器的声音,太过于摧残耳朵了,檀革水二话不说将云安安盘子里的食物,熟练安静的切成了能入口的小块。

    “谢谢”

    “不用客气,一开始我也不太会用刀叉,刀拿着的时候不要晃动就直直轻轻的切割”檀革水慢慢示范给她看。

    云安安脸颊一热,不知道为什么感觉现在的气氛有点暧昧又有点古怪。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