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捡来的夫人是条鱼

作者:大茄子吖 | 都市异能

收藏

  【佛系人鱼咸鱼仙女—醋精偏执控制欲大佬】 檀革水是A市名流中有名的高岭之花。 吸引着无数名媛伸手打算,想方设法的想把高岭之花纳入怀中。 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贵公子被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小丫头采了。 云安安本来是一条浪天浪地的鱼,却一不小心攀上了一张永久饭票。 沾沾自喜后发现鱼跑不掉了,在海城的私人沙滩上的别墅里。 檀革水浑身湿透将巨大的银色鱼尾纳入怀中,骨节分明的大手搂紧细腰。 低沉的嗓音温柔入骨:“安安你别想走”云安安穿成了一条鱼,或者说是世界上最后一条美人鱼。。

    还也没行为意识自己快被养熟了。云安安困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她上船以后但是得以保留了在海里的习惯,只要你天一黑就都忍睡着。幸好也没过多久,檀革水就让人送她回去。到家里后云安安困到两眼泪汪汪,周叔了在餐厅等一会,看见云安安进去迎了上来。周叔明白昨天她云安安困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她上岸以后还是保留了在海里的习惯,只要天一黑就忍不住睡觉。。...

    还没有意识自己快被养熟了。

    云安安困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她上岸以后还是保留了在海里的习惯,只要天一黑就忍不住睡觉。

    好在没有过多久,檀革水就让人送她回家。

    到家里后云安安困到两眼泪汪汪,周叔已经在餐厅等一会,见到云安安进来迎了上去。

    周叔知道今天她和檀革水出去,怕云安安没有吃饭就留了,等云安安回来。

    云安安也是没有吃晚饭,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非常的困。

    让周叔现下去去休息,云安安困的轮椅都摇摇晃晃,一头栽进了房间。

    倒在柔软的床上,鼻尖满是一股熟悉的味道。

    云安安将床头放着的水一饮而尽,沾了枕头就睡过去。

    迷迷糊糊间她感觉自己在做梦,但是又能清晰的感觉到脑子浑浑噩噩的。

    半梦半醒间云安安感觉回到了,刚穿越的时候有一道轻柔又神秘的力量在耳旁回响。

    像是叫她的名字,云安安眉头紧皱沉浸在无比诡异又熟悉的梦境中,这种感觉十分奇妙知道自己在做懵却又摆脱不掉。

    檀革水回到别墅已经是深夜了,走进餐厅周叔给云安安留饭菜还在桌上。

    原封不动的放在那里,檀革水也没有在意,继续往楼上走他的房间就在云安安的隔壁。

    想起在车里云安安困的像小猫一样,想必现在已经睡了檀革水收回了敲门的手。

    往自己房间走忽然间感觉有点不对劲,房间的门没有关紧留了一条缝。

    他的房间向来都是有专门负责打扫的人员,什么时候来他都知道。

    檀革水顿了顿推门走进去,只有微微亮的小夜灯在工作。

    柔和的灯光勾勒出黑色大床上微微隆起的身影。

    房间里一点声音都没有,空调叶自动调节成睡眠模式。

    云安安的小皇冠掉在黑白相间的地毯上,还有两只七倒八歪的鞋子孤零零在地板上,檀革水放松下来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果不其然就看见云安安睡在他的床上,浅浅呼吸在安静房间越发明显。

    檀革水望这云安安水的红扑扑的脸蛋,漂亮的长发黏在脖子上额头上。

    红扑扑的脸颊上满是汗水,檀革水摸了摸云安安的额头,烫手的温度传来。

    檀革水心里闪过不好的预感,想起之前车里云安安困的不成样子。

    现在有发烧了云安安难受的沉浸在奇怪梦里,整个人晕乎乎的感觉无比难受。

    发高烧了檀革水将云安安汗湿的脖子和额头上的汗擦干。

    梁易真刚刚下班准备享受一下美好的单身汉生活。

    就听见手机响了这大半夜大,一看是檀革水的电话梁易真就知道小美人估计是出事了。

    果不其然接通后“快来看一下,安安发高烧了”梁易真认命的往檀革水家里赶。

    谁让檀革水每年拨那么多钱进来,他又说小美人的主治医师和心理医生。

    云安安难受皱着眉头感觉全身火辣辣的陷入了梦境中。

    “安安,安安?”檀革水推了她两下没有任何反应,体温还是高的吓人。

    檀革水拿出了温度计放在云安安的嘴里。

    云安安全身烫的惊人,好在梁易真很快就过来了。

    “怎么会烧成这个样子,39度了现在只能吊水了”梁易真看着混混沌沌的云安安。

    这个小姑娘的身体真的是脆,抵抗力太差了三天两头的生病。

    回头他带点补品过来,不然老是生病。

    “大老板,你的小娇妻体质真的太弱了”说着梁易真看着云安安手打算在找找血管。

    “我来吧!”檀革水说完就把手消毒,梁易真也没有拦着,他和檀革水一起长大,自然知道他理想是做一名医生。

    可惜后来檀家群龙无首檀革水也放弃了自己理想。

    白皙细腻的手背上的血管清晰可见,云安安在睡梦中感觉有人在她身旁不断的说话。

    梁易真看见檀革水那个样子就知道他栽了。

    有些好奇一般情况下,怎么会烧成这个样子,“她这么烧成这个样子了,今天出门了吗?”

    “我带着去了个拍卖会,可能是空调温度太高了一进一出不适应”檀革水脑子里回想到。

    梁易真听完沉思了一会,“让她多锻炼吧,体质真的太差了不能冷不能热”

    收拾东西打道回府就不打扰人家了。

    云安安又出了一身汗,固定住她的手后,檀革水摸了摸她的额头。

    生病中的云安安好像格外的惹人怜爱,平常如樱桃的红唇现在黯然失色。甜美的脸庞布满了冷汗,双颊满是不正常的红晕。

    今天一整天云安安都和他待在一起,好像每次一个没看着云安安就出事。

    也不知道她怎么长这么大的,比那温室里精养的玫瑰还要脆弱万分,檀革水想起刚才梁易真说的不能冷不能热,还是想办法让云安安多走走

    云安安感觉到身上粘腻的感觉消失了一大半,又沉浸在漫长又难熬的睡梦中。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等起来云安安头痛欲裂,扫到桌上摆这的温水就往下灌。

    水入喉云安安的思绪也算清明了一些,满身都是汗水黏糊糊的沾在身上。

    手摸到有些粗糙的床单,才发现她不在自己的房间里。

    抬眼打量发现自己在一个黑白调的房间,有点迷茫揉了揉炸掉的脑袋。

    余光一扫就看见委屈的蜷缩在米白色沙发上的檀革水,一米八几的个子缩在沙发上实在是有些可怜,房间里没有开灯只留下一盏暖黄的小夜灯。

    没想到回去的时候太困了,还走错房间了,云安安打开手机一看已经四点多了。

    经过一晚上诡异又难熬的梦境,她也没有想为什么檀革水没有把自己叫起来,云安安的体力和肚子都是空空。

    在床上坐了一会,云安安撑着想下床,想先回到自己房间里。

    不然一会等檀革水醒来得多尴尬,虽然偷偷跑回自己房间也是尴尬。

    但是至少第二天可以装没事人,说做就做云安安将自己挪到床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