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堇色年华只为你

作者:吾家四小姐 | 总裁小说

收藏

  而已匆匆一撇,就是念念不忘那个男人是黛安怡拼尽全力以赴爱了五年的男人她说“除了他,心里眼里容不下任何人”五年后李文堇对黛安怡说“你是我的,我不不允许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妈妈,我怕”。

    李文堇在工厂不知不觉呆了两个月了,这段时间——跟随樊悠学了不少技术上的东西,也渐渐地的不喜欢鼓捣这些机器。樊悠房门格子间的窗户,对着里面的人,大声地吼道:“堇哥,三线那边的机器出了问题,你去看一看吧!”李文堇放下自己手中的零件,做了个OK的手势,便推门往三樊悠推开格子间的窗户,对着里面的人,大声吼道:“堇哥,三线那边的机器出了问题,你去看看吧!”。...

    李文堇在工厂不知不觉呆了两个月了,这段时间跟着樊悠学了不少技术上的东西,也渐渐的喜欢捣鼓这些机器。

    樊悠推开格子间的窗户,对着里面的人,大声吼道:“堇哥,三线那边的机器出了问题,你去看看吧!”

    李文堇放下手中的零件,做了个OK的手势,便推门往三线去。

    樊悠的技术算是拔尖的了,奈何没学历、没背景的她,在工厂做了五年,都没得到晋升的机会。

    科顿在员工升职这一块的规则,是最民主的,每年都有一次晋升的机会,而且是自荐的,不管什么职位,都可以参加。

    樊悠每年都会参加,而且每年都被刷下来了,工厂的领导欺负她年纪小不懂,每次都会找一个理由来安慰她,要她明年再接再厉,把机会都给了巴结他们的人,为此,她还跟李文堇抱怨过。

    三线的问题解决了,李文堇顺便去了趟厕所,回来的时候,路过厂长办公室,无意间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内容。

    “你这消息准不准确啊?”

    “百分百,我同学就在总部”。

    “当时不是处理得挺严肃的吗?才过两个月就没事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有出调任书,你们说,他会不会复职啊?”

    “难说,毕竟他是副总,而且这段时间,没听说总部有新上任的副总?”

    “他来这两个月,我们晾了他两个月,他要是复职了,那我们……”

    “那就不给他这个机会!”

    说话的人,激动得拍桌而起。

    李文堇听到这,直接推开门,与他们正面对峙。

    办公室的人,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全傻眼了,面面相觑的低下头。

    “我猜的没错的话,你们是在讨论我吧?”

    李文堇双手插在裤兜里,向他们走近。

    面色平静,略带一丝温和,就算穿着难看的厂服,都难掩帅气。

    “公司和工厂历来都是分开管理,领导层和管理层都直接影响着公司的发展,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我不会做,公司更不会做”

    “我的去留也不是你们这群人在这里讨论而决定的,科顿是上市公司,你们作为管理层,心思应该花在工厂,而不是每天沉浸在勾心斗角里,无法自拔!”

    李文堇义正辞严的说完,扫视了办公室的人一眼,便出去了。

    “说的话还挺有道理,不愧是当领导的人”副厂长黎平点点头,语气里满是欣赏之意。

    厂长一记白眼过去,“那既然是这样,你来我这嚼什么舌根?都给我出去!”

    一行人被厂长轰了出来,你看我我看你,各自回了工作岗位。

    ……

    晚上,宋玺辰一人独自开车来找李文堇,手里提着酒,俩人坐在草坪上侃侃而谈。

    “你知道吗?安怡搞定了陈辉”宋玺辰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

    李文堇侧过头看他,“你去找她了?”

    “是啊!不然怎么帮你?”

    俩人碰了一下,各自喝酒。

    李文堇直接躺下,望着天上一闪一闪的星光。

    工厂里的绿化环境很好,周围都开着路灯,在黑夜里,照耀着每个角落。

    宋玺辰打破了片刻的寂静,“你是不是喜欢黛安怡?”

    “是”

    “这么爽快?是不是五年前就喜欢了?”宋玺辰继续追问。

    “是”李文堇依旧面不改色,也没去看他。

    “那你干嘛这么虐?”

    李文堇这才转过头,一本正经道“没到时机”

    宋玺辰无法理解他的思维,诧异的看道,“你谈恋爱,还讲究时机?”

    李文堇别过头,依旧看着那片星空,“如果五年前,我和安怡在一起了,她就不会出国,不会有现在的成就,而我们可能早就分手了”。

    “那你就不担心,她不喜欢你了?或者她有男朋友,再或者,结婚了!”

    李文堇坐起身,仰头喝了口酒,“你说的这些也不是不无可能,但我相信缘分,而且,就算再重来一次,我还是会做一样的决定”。

    宋玺辰摇摇头,他的恋爱观很简单,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

    “两个不同的人在一起久了,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都会有分歧,安怡是那种爱情大过天的人,她可以为了爱情不要事业,可我不行,我没有金主爸爸,我只能靠自己”。

    “恋爱只是贪图一时享乐,并不能解决生活中的柴米油盐,我和她的差别挺大的,她是万海集团董事长的千金,而我,只是一个乡下来的小伙子”。

    李文堇自嘲般的笑了声,仰头一口气把酒喝完。

    宋玺辰把手搭在他的肩上,挑了挑眉道:“李文堇,你什么时候这么怂了,明明这么优秀,干嘛非要贬低自己?”

    他到今天才明白,原来李文堇不是不喜欢黛安怡,而是自尊心在作祟。

    李文堇笑而不答,俩人静静的坐了会儿,便散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