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堇色年华只为你

作者:吾家四小姐 | 总裁小说

收藏

  而已匆匆一撇,就是念念不忘那个男人是黛安怡拼尽全力以赴爱了五年的男人她说“除了他,心里眼里容不下任何人”五年后李文堇对黛安怡说“你是我的,我不不允许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妈妈,我怕”。

    黛安怡赶赴飞回北京。从宋玺辰那里获知陈辉在北京医院。翌日清晨,黛安怡和魏萌萌哒回到VIP病房楼层,远远超过的就看见一间病房门口站了两个保镖。魏萌萌哒一路小跑上来确定,兴冲冲的跟黛安怡说:“黛总,是这里!”黛安怡颌首挥手示意。魏萌萌哒向他们举了举手中的礼盒,非常友好从宋玺辰那里得知陈辉在北京医院。。...

    黛安怡连夜飞回北京。

    从宋玺辰那里得知陈辉在北京医院。

    翌日,黛安怡和魏萌萌来到VIP病房楼层,远远的就看到一间病房门口站了两个保镖。

    魏萌萌小跑上去确认,兴冲冲的跟黛安怡说:“黛总,就是这里!”

    黛安怡颔首示意。

    魏萌萌向他们举了举手中的礼盒,友好的说道:“你们好!我们是万海集团的,这是我们黛总,来探望你们陈总”。

    保镖们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进去通报,只见里面传来一道低沉有力的声音:“让她们进来”

    保镖做着请的手势,给她们让路。

    VIP病房是一个小套间,黛安怡进门就看到陈辉坐在沙发上翘着腿,脑袋虽缠着白纱布,毫无病态,气色红润,一脸的惬意。

    陈辉半眯着眼睛,见她进来,伸手示意,“请坐”

    黛安怡心里打量着这个男人,分明没事,就是想卖惨而已,神色温和道:

    “陈总,别来无恙啊?我前阵子去意大利了,对于您在万海被打这事,我也是才知道,说起来怪不好意思的,这么久才来看您!”

    陈辉脸上瞬间挂不住了,黛安怡面上虽是客客气气,不难听出语气里对他的讥讽,冷哼一声道:

    “黛总,客气了,你这么忙,怎么好意思让你抽时间来看我呢?”

    黛安怡索性也不跟他兜弯子了,笑道:“陈总似乎对我有些兴趣?我是黛烨的女儿,并不是您嘴里说的,靠睡上位的女人!”

    陈贵眼底闪过一丝惊讶,脸颊两边的咬肌,明显有些突兀,对着门外喝道:

    “你们都是死的吗?来客人了也不上茶!”

    站在门外的护工战战兢兢的进来,倒杯茶递给她。

    黛安怡微笑着接过,轻浅一口。

    陈总睥睨的看了她一眼,心里猜测着她的动机,见她这不慌不忙,有些坐不住了。

    笑道:“黛总,你想怎么样?”

    黛安怡背靠沙发,双手抱臂,翘着腿,神色从容。

    “您是环比集团的总经理,这样的话,曝出来对您、对公司都有影响!所以,我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您出面向科顿集团澄清您被打的事实,还李副总一个清白!”

    陈辉听完,不禁冷笑,“他打我是事实,请问黛总,你是准备要我歪曲事实吗?”

    黛安怡和陈辉的眼神较量一番,抬手示意,魏萌萌递过过文件给她,不客气的丢在茶几上。

    “关于万海酒店要装机器人的事,陈总知道吗?我爸还挺看好环比的,就是不知道环比的董事长要是知道,手底下的人……”

    陈总发指眦裂的起身,用手指着她,“你……”

    黛安怡嘴角挂着一抹淡笑,从容不迫的起身,轻轻佛开他的手。

    “只要你按我说的做,这件事情我保证,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如果陈总要跟我硬碰硬的话,大不了鱼死网破!”

    陈总顿时青筋暴起,双手紧握拳头,俩人对视了一阵,复又笑道:“黛总似乎很在意那个李副总!”

    黛安怡的目光满是不屑,咬音咂字的说道:“当然,他是我的人,我不允许别人欺负他!”

    “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如果李副总没有复职的话,这份文件就会出现在陆军学董事长的手里”。

    说完黛安怡转身出去,魏萌萌拿过茶几上的文件,跟上去。

    这件事在调查王多宣的时候,无意中得知,环比和科顿虽是合作关系,但也是竞争对手,旗下都研发了一款智能AI机器人,适合家装和酒店。

    万海确实有这一方面的打算,而陈辉选择了一条作死的路,企图制造一些‘麻烦’来捏住万海,王多宣也是掉落到他们陷阱中,才有了投诉事件。

    而李文堇的加入,无疑对他是百利无一害,虽被挨了打,但在某些方面,还成就了他,可千算万算,没算到黛安怡这号人物!

    “邱国栋呢?把他给我找来!”陈辉对着门外的保镖怒吼着,转身手用力一挥,把桌上的东西全砸地上。

    ……

    黑色宝马是公司专用车,黛安怡坐在后坐,手机抵着下巴。

    “对了萌萌,你等下联系一下科顿,给他们发邀请,顺便对他们的产品做个市场评估,回头我给董事长看”

    魏萌萌坐在副驾驶上,回头看了一眼,“好”

    黛安怡一路上,脸上都挂着一抹笑容,心里想着:李文堇应该很快就能调回来了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