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恐怖直播

作者:纯真善良 | 灵异恐怖

收藏

  小说主人公是罗焱的小说叫《可怕直播内容》,它的作者是童真善良真诚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要说在这个浮燥的年代,什么最挣钱,那当然是网络直播内容了,假若有一个直播内容间,礼物收益百分之百,每过一个任务,便可给你很大一...离开寝室楼后罗焱来到了这节课的上课教室,跟上节课一样,这堂课的老师同样好奇这个长时间不上课的学生,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来上课了,可罗焱也没有多跟老师解释,直接坐到了寝室兄弟的旁边。。

    “不行啊,背面太宽广,他们当然越追越多,我们去后山才有机会!”  我一咬牙带着小小跑,“啊,地上太烫了!”听见这话我横腰抱起小小,仅用我的脚触地!  脚上像踩着油锅,只但是这油恰恰是尸体残渣熬出的一股奇特味道,恶臭催人作吐,但我没办法大口深吸气身后是一声声惨叫,那些肉骨分离的骷髅到了这油锅似乎比我还不能受!他们身上残余的血肉直接点燃,难怪之前血肉落下他们痛苦反而觉得解脱!。...

      “不行,正面太宽阔,他们肯定越追越多,我们去后山才有机会!”

      我咬牙带着小小跑,“啊,地上太烫了!”听到这话我横腰抱起小小,只用我的脚触地!

      脚上像踩着油锅,只不过这油正是是尸体残渣熬出的一股奇异味道,恶臭催人作吐,但我只能大口吸气才有足够的氧气供我奔跑。

      身后是一声声惨叫,那些肉骨分离的骷髅到了这油锅似乎比我还不能受!他们身上残余的血肉直接点燃,难怪之前血肉落下他们痛苦反而觉得解脱!

      我的双脚早已和鞋子黏在了一起,我却不能停下!小小虽然没有接触这如同炼狱的地面也依然被油气烫出片片水泡!

      还好上课的教室不高,一路冲下三楼,果然如我所料,学校大门那边满是血肉挂在身上的同学,宽阔的街道不代表就容易脱困,狭窄的通道反而只用对付一面的敌人!

      学校的后门只需要跑过电脑机房就到!我放下小小拉着她跑过去的时候却不知是哪里失火,电脑机房瞬间引爆。

      侧过头看到一片火光从白色砖房深处绽放旋即点燃更多的线路!一股巨力将我推飞出去,还有各自显示屏机箱的残渣带着残火铺面而来!

      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紧紧把小小压在身下替她扛下所在的飞溅物。

      血液从额头流下,滴在小小脸上,旋即蒸腾成血烟,只留下一道深褐色的痕迹。

      后面的追兵也赶上了,离我还有十步之余就发出阵阵惨叫,血肉就像下了油锅,如果我在教室的同学一样,肤肉被煮沸,还来不及落下就被黏在骨头上,一个个就像血泥糊成人偶!

      我拉起小小继续奔去,小小的血肉也开始有松动的迹象,她也要和那些血肉人偶一样变成怪物?

      还好直到跑到校门口小小的神情也没有变化,依然是我熟悉的模样,我心里却开始打堵,所有人都变了,只有她正常,那么她是……

      “我说了后门不能去啊,你看那里!”我熟悉的声音拉回我的思绪,我看向本应是学校后门的位子,只有一个深深黑洞,似乎有古字从中逸散而出,陌生中透出一点点熟悉。

      “我们无路可走了,只能一试!”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近,远的人皮肉还真身上,只是眼神出透出一股死气层层的疯狂,而离得近的人眼神却只是一个空洞,神色中却流露着痛苦与向往!生命的痛苦和对血肉的向往!

      “不要。”小小面露不忍,却似乎失去了所有力气,瘫坐在原地,皮肉一块块落下,露出的不是骨头而是一片片光滑的鳞毛!

      “你不就是想要我走这条路么?”看着她血肉下的真身,我心中一定,抱起她就奔入黑洞中。

      “开化辅级帝君王重阳借太上老君道德天尊印金莲正宗!”

      撕裂的感觉再度传来,又经历了一次身躯被生生压缩成球,可本在我怀中的小小却肌肤脱落露出一个鹿角兔头猫儿狮发鲤鳞前爪似鹰后爪似虎的怪物!

      这样貌正是望天犼!

      漫天星辰浮现七元金字邱、刘、谭、马、郝、孙、王,七子金莲依次绽放!

      旋即星辰辟道,大道通畅,七字化作七星高悬星空,齐齐转身恭贺道“携新弟子拜见东华帝君!”

      一道纯阳东华之气高悬宇宙之上,好似大日中天!

      “赐汝道号青丘!”一声功德之声传来,我还来不及反应,也不知该行什么礼,一股引力就把我拉离这方宇宙,七子再度化作七座金莲,金莲枯萎,金叶散开,我回到了活死人密室。

      “多谢公子助我脱困。”一个清婉声音从我身前这兔脑袋怪物嘴里传来,带着丝丝邪气激的我如芒在背。

      “我会把你炼做我的第一个旱魃的。”灼灼烈光传来,我感觉肌肤似乎要煮裂,还好固水丹从我舌下传来丝丝凉意驱散的高温。

      “我早就直到你是望天犼,引我破你禁制!”

      “那公子是糊涂脑袋还是早有对策,这老道士初入先天的道行可伤不了我。”

      “太乙救苦天尊急急如玉令,剑诀!”老道士早就摆好阵势,不知从哪拿出来的桃木桌子正点着三宝香,他满是符印的重剑印出青气,直直就捅到我身上!

      “老牛鼻子,你就算杀了这小子我也不会放过你的,相反我还要怪你让我无法感谢恩人,噢,就算是尸体我也有感谢的方法。”

      “……”我咳着血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伤口有点深,这老牛鼻子别是真要杀我吧!?

      青气化作功德金气,似乎褪去凡俗,正射出功德之火猛地窜向望天犼!

      “我说了你伤不了……吼!!!”这望天犼本来张着嘴正要吐出一口什么,却忽的僵在原地。

      直让那功德之火射入犼中,五脏六腑一顿搅动,抬起鹰爪猛地抓在我身上!触碰到我血肉又发出一声惨叫,“你疯了!”

      “你我已是一体了,你是在寻死!”

      “我早就不该这世上徘徊,现在能为人间除三分之一恶也是善事!”

      望天犼大喝一声,似有无数鬼魂从它身上飘逸而出,面貌难以看清,定睛一看却是我父母亲朋!张牙舞爪就要与我粉身碎骨!

      “剑盾!”老道士再一恰绝拉出一道金盾就护住了周身,可我却在外面。

      “老牛鼻子!”我发出一声惨叫就以为要被那鬼魂撕碎,他们却在接触到我的一瞬间自燃退散!

      “唬人的?”可我回头看到老道士身前金光起起落落,似乎在苦苦支撑。

      “仙女魃正在牵制旱魃,它还没完全化作犼!快去斩它!”老道士大喝出声!我回头望去,那个兔脑袋一会狰狞,一会坚决,就像两个灵魂在争夺身体!

      我找到地上被我血液浸染正在发出淡淡金光的大河之剑,再看向望天犼。

      那兔脑袋忽然变化成小小的面貌“这身子可是黄帝之女,你杀了她小心日后姬氏找你麻烦!”

      小小又化作犼,柔声说道“我早该殒命,犼三分之一魂魄融合我身造孽无数,如今只愿一死。”

      “你再不斩它!我俩都要死!”老道士的呵斥惊我回神,掌心用力,就把大河之剑举起。

      “死!”犼的眼中带着狡黠,在我起身的瞬间,力气用来支撑自己失血过多的身体的时候猛扑上来!

      我不闪不避,任由犼抓住了我心口一块肉,挥剑斩下,在它难以置信的眼神中如同滚刀切黄油,轻松削下了它的脑袋,只留无力的身子搭在我身上,光凭重量就将我压倒。

      身上只有一个小小的兽身,却如同有千斤之重,我吐出一口胸中淤积的浊气,将意识交给了虚空……

      荒芜的空地上站着我,迎面吹来黑色的雾气。我感到害怕,因为我从内心里感受到了恐惧,这不是一般的东西,这团黑雾就像有生命的东西一样,像豺狼虎豹一般,追随我的方向!

      还等什么?我转头撒腿就跑,一千米、两千米……心里默默数着,以为这就可以摆脱那团诡异的黑雾了,然而我用余光回头一扫,它就在我身后!

      这团黑雾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大,更多的碎片和尘土开始糅合进黑雾,它总是呈现出一个非男非女的脸,但是又看不清楚,但是感觉莫名熟悉。

      黑雾一直跟随我,我使劲往前逃离,最终迷失了方向,匆忙中进入了一个陌生的黑森林。森林里没有任何动物,只有黑色的雾和带刺的植物。因为森林里四处的树木都一样多,我觉得我出不去了。

      更让我迷惑的是,我在梦中捡到了一根长条形的木棍,很粗的树枝状,居然可以拿来在地上写字。我慌乱中,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为了逃命和护身,就像是灵光一现般,拿起那根木棍子在黑土上面使劲刻着一种圆形的符咒。

      这个符咒我不认识。说实话,我从来不会画什么符咒。

      但是那团黑雾就这么被挡在外面了,我凭空画出的圆形符咒闪现出金色的光芒,把我笼罩在一个巨大的锅里一般,现在是安全了。

      但黑森林怎么出去?这块荒芜的地带,到底是哪里?

      我为什么会突然画出一个连我自己都不太认识的符咒?莫非我已经道士上路了?

      不不不……我不应该在这里呆久,先想办法跑出去再说。

      符咒的力量随着时间的延长开始减弱,慢慢的,我似乎看清楚了那团被挡在这个大锅外面的黑雾,它已经彻底化作了一个鬼的样子,那双空洞的眼窝里面是无尽的黑暗漩涡。

      这个鬼,张开了血盆大口,黑色的雾从里面涌出来,它像是在呕吐一样,让我看着难受干呕,但是吐出的黑雾居然化作了更多的小鬼,一齐排开、化作无形的圆圈围住了我。

      冷酷的黑风嗖嗖的刮过来,寒气阵阵。当然,死寂的森林中弥漫着的,并不是死亡的气息,冥冥中还有一种征召的力量,我在寻找着什么东西,触怒了面前这个鬼!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