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恐怖直播

作者:纯真善良 | 灵异恐怖

收藏

  小说主人公是罗焱的小说叫《可怕直播内容》,它的作者是童真善良真诚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要说在这个浮燥的年代,什么最挣钱,那当然是网络直播内容了,假若有一个直播内容间,礼物收益百分之百,每过一个任务,便可给你很大一...离开寝室楼后罗焱来到了这节课的上课教室,跟上节课一样,这堂课的老师同样好奇这个长时间不上课的学生,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来上课了,可罗焱也没有多跟老师解释,直接坐到了寝室兄弟的旁边。。

    予安道人老脸一红,“我得炼几枚之快丸再回去,之后始终没力气炼……”  说是要炼药,实际上也顷刻一会就炼好一丹八枚,我们毕竟会靠脚走到光山去,但这老道士疾行的方法也极为惊悚恐怖,他带着我出了山谷,七绕八绕就到了一座山头,接着就是席地而坐慢慢的等“等个善缘。”这缘分我是实在不懂,直到远方“铿嘁铿嘁”声音传来,我才觉得好是耳熟。。...

      予安道人老脸一红,“我得炼几枚神速丸再出去,之前一直没力气炼……”

      说是要炼药,其实也不消一会就炼好一丹八枚,我们当然不会靠脚走到光山去,但这老道士赶路的方法也颇为惊悚,他带着我出了山谷,七绕八绕就到了一座山头,然后便是席地而坐慢慢等候?

      “予安道长,我们这是在等什么?”我坐了一会实在不耐,出声问道。

      “等个善缘。”这缘分我是实在不懂,直到远方“铿嘁铿嘁”声音传来,我才觉得好是耳熟。

      “准备跳了!”

      “啊啊啊?”什么鬼?难道这老牛鼻子是带着我跳山寻死的?还是他有什么道法一定要在跳下去的时候用?

      “啊!啊!唔……”直到他猛地把我一拉,似乎早就料到我会大喊出声,再把我嘴一捂,这可是我体验的最刺激的“跳楼机”了,只见山下石峦中居然有一条轨道,轨道上“铿嘁”开过的正是一辆高铁!

      “定!”我正想着我这要落上去还不摔个粉身碎骨,老牛鼻子一手捂着我的嘴,一手掐决,四指捏向拳心,大拇指将四指指甲牢牢按住,拳心向地。

      就见因为高空下落的狂风似乎也平息了,身体似乎轻飘飘的好不着力。而高铁高速驶过的风压将我和道长牢牢抓在高铁上,竟没砸出一声响!老道士再将拳心对着车头,高铁上的风也止了下来,让我免去了被风吹成面瘫之苦。

      “我以前因为机缘巧合和这高铁结了善缘,它通情达理很好说话,我们这次就坐它去光山。”

      我也是醉了,怕不是你以前失足落下过山,然后就发现这样坐车不用给钱,当然我仅仅是腹诽,这高铁头顶巨危险,要是老牛鼻子一不高兴把我扔下去怎么办。

      这一路虽然开头很惊险,但过程还算顺利,我俩趴在高铁上面一直没被人发现,予安道长一直在恰决定风,也没有被风吹下来。

      “予安道长,你这一路掐决,不累么?”要是这定风这么容易我是不是也可以学一学?

      “累啊,要不是我闭关有成,还真坚持不了这么久,但总比走路轻松。”

      “我们为何不上高铁补票,就说是混上来的?”

      “丢人。”我去,你这一路偷乘高铁就不丢人了,我脸蛋都在抽抽了。

      快到光山的时候老牛鼻子又催我跳车,我只好和他提前跳下,好在这里下车反而比在高铁站离光山近些。

      “道长可知那计蒙在光山何处?”

      ““又东百三十里日光山,其上多碧,其下多木,神计蒙处。”

      “那计蒙会将固水丹借我们么?”既然道长我就放心了,可这计蒙好不好说话我还拿不准。

      予安道长似笑非笑看了我一眼,“你以为那仙女魃打败的雨师叫什么?”

      我仔细一想那雨师是师雨之神,这计蒙也是师雨之神,恍然大悟,原来这计蒙就是雨师,他既然与仙女魃有仇,那这事就好说了。

      “这山作倾斜,却型如巨门,怕是这山上神有灾了。”

      我都看不出来这山什么形状,山顶烟雨弥漫,山峦碧树成林,要我说这山就像个梯形,一面垂直,一面却是有个大斜坡了。

      “山上正在斗法,速离。”只见山石中浮出两个怪物,一个人身龙面,一个羊身虎爪,除了长得丑我实在不好评价。

      “我等要事求见神计蒙,与仙女魃有关,且请禀告。”

      “恐怕这山上再无计蒙了。”那羊身虎爪的怪物哈哈大笑。

      “怕是计蒙还在,单围就再也见不到睢漳了。”那龙首人身者却是反唇相讥,脸都要凑在那“羊鼻子”上了。

      “我不知神单围还喜不喜欢睢漳,但你可能就再也见不到睢漳了!”两个怪物打作一团,丝毫不在乎我和老道士还在旁边。

      “怕是单围和计蒙因为睢漳相争,那两子是都是山神的后代,这固水丹怕是求不成了。”

      “那我们打道回府?”看山顶烟雨漂泊,光华散漫,我实在不想久居危地。

      “你去把那固水丹偷来,我为你作一叶蔽目之法,他俩分出胜负之前肯定不会发现你。”

      老牛鼻子这个表情我分外熟悉,每当他要放我血都是这表情,我可不会上当。

      “你若是不愿去,你想想等仙女魃化犼脱困,第一个找的人是谁。”

      “张天师啊,王重阳啊。”我不假思索,是那两人害她至此,与我何干。

      “两位前辈都已身死道消,她千年来似乎只接触过你。”我勒个去,这老牛鼻子说得我有点心慌,仙女魃不上仙女么,没这么小心眼吧。

      “而且你手上有王重阳前辈的印记,她肯定要找你寻仇。”

      “不是吧,我跟王重阳什么关系都没有啊,她不去找那些王重阳后人,全真教弟子的麻烦么。”

      “全真教最重劝人离家,血脉后人可都是不认的,你这个印记可以算作亲传弟子了,而且你身怀灵根,她肯定要生吃了你。”

      妈也,这王重阳是毁人不倦啊,害了仙女魃又来坑我的,这火坑我是不得不跳了。

      “那固水丹我们这样借走就不用还了,日后你在水边可就不怕什么水鬼了。”

      好!富贵险中求,去就去,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这回一定要捡个大便宜。

      予安道长取出一叶叶脉金黄,似有碧汁欲滴。

      “你将这叶子遮住眼睛,正南方向摸索过去,其中摸到什么都不要出声,谁也看不见你,等你寻得一温润如水却能拿起之物就回身返回,切记!摸到什么都不要出声,这山上皆是禁制!”

      说完予安道长盘膝而坐,手中金叶却飘忽而起,自然而然就贴在我眼前,我僵在原地“正南是哪啊?”

      “……你往左走一步,对,笔直走。”

      我心里打着堵,向前摸索,就如同小兽刚刚出巢,对外界还一无所知。

      我眼前只有淡淡金光流动,金光正气给我些许安心。

      “昂昂!”我猛地摸到一白毛巨爪,还有阵阵尸气传来,这触感好似那日要将我脑袋咬下的大尸!

      “切记!摸到什么都不要出声,这山上皆是禁制。”我正想大喊道长救我,猛地想到这山上皆是禁制,摸到什么也不能出声,生生忍住了声音,甚至我都不敢咽下口水,不愿喉头有一点点动作。

      可这白毛巨爪却越握越紧,就好像要那日要生生我捏窒息,我不得不慢慢吐出胸中的浊气,却感觉好像再也无法吸进一口空气。

      “都是幻觉,都是幻觉,都是幻觉……“我在心里默念,坚定的要向前走去,却觉得眼前腥气传来,就好像那大尸的巨口正在敞开,而我正将脑袋伸进其中!

      “都是幻觉,都是幻觉……”我假装淡定的把脑袋升了进去,就好像是杂技团表演把脑袋伸进狮子嘴巴里的驯兽师一样!

      “它就是吓唬你,它就是吓唬你……”也不知我的心理暗示是不是起作用了,我把脑袋伸进去之后反而闻不到尸体的腐臭腥气了,那白毛巨爪也没有再握住我了。

      长舒一口气,磕磕绊绊的往前走去,这山间闭着眼睛前行真是找罪受,我应该弄个拐杖的,前面有灌木丛我都不敢偏离路线,这一步走歪可能就不知要走向何处了。

      只能硬生生从灌木丛中走过,腿上胳膊上估计都被划开不少伤口,也不知这山上是不是有什么带着毒的虫蛇,一不小心怕就要把命交代,这地方闭着眼睛我躲都不敢躲!

      “公子救我,有日本人抓我!”

      耳旁突然有女声传来,光听声音都能感觉是个酥软俏生生的美人,一只温润似玉的小手抓住我的胳膊,“日本人来了,快来这衣柜躲躲!”

      我右手一碰好像真的旁边有个窄小衣柜,而这软香玉的美人正在邀请我一同躲进这狭小的衣柜中,这可是我童年的梦想诶!

      “公子快躲,他们来了!”

      前方似乎有密集的脚步声,还有一声声“嗨呀姑嗨呀姑”的呵声。

      “松……”前方似乎有门被打开,与此同时还有衣柜关上的声音,好像那美人已经躲进衣柜,而我在这个方向已经被日本人发现了!

      “咳吃!”这是子弹上膛的声音,一杆刺刀似乎就顶在我的胸口,只要轻轻一步就能把我开膛破肚!

      我算是明白了,这幻觉不都是唬人的?不就是不想让我往前走!

      刺刀又怎样?大尸脑袋我不都钻了!我猛地往前走一步,只觉得胸口疼的慌,卧槽,这别是真的,痛!痛!痛!

      往前一摸,这老旧的手感好像是树皮,再一摸那刺刀,好像正是一截树枝,所以刚才我正正往那树枝尖上撞,所以疼的一比,我稍微扭转身子,绕了过去,那美人的声音,日本人的声音也消散在耳边。

      遇到了两次幻象我也淡定多了,后面不管摸到什么,脚步不停就是,也不算难么!

      “汝是何人?”突然我的叶子就被拿掉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