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恐怖直播

作者:纯真善良 | 灵异恐怖

收藏

  小说主人公是罗焱的小说叫《可怕直播内容》,它的作者是童真善良真诚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要说在这个浮燥的年代,什么最挣钱,那当然是网络直播内容了,假若有一个直播内容间,礼物收益百分之百,每过一个任务,便可给你很大一...离开寝室楼后罗焱来到了这节课的上课教室,跟上节课一样,这堂课的老师同样好奇这个长时间不上课的学生,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来上课了,可罗焱也没有多跟老师解释,直接坐到了寝室兄弟的旁边。。

    我逃脱的那段最有惊无险,手机虽然没信号,虽然也可以看时间啊!  我直到早晨新馆的时候再奋勇大叫一声,果真守墓人了醒了,把我救了出,要不然再晚一点我说没准就真得把旱魃放出了!那时候会突然发生什么就谁也不明白了。  水友争相夸我机智如我的一比,说得跟水友纷纷夸我机智的一比,说得跟真的一样,他们都信了!。...

      我脱身的那段最为惊险,手机虽然没信号,但是可以看时间啊!

      我等到早上开馆的时候再奋力大喊一声,果然守墓人已经醒了,把我救了出来,要是再晚点我说不定就真得把旱魃放出来了!那时候会发生什么就谁也不知道了。

      水友纷纷夸我机智的一比,说得跟真的一样,他们都信了!

      我提到我最后看那仙女魃的脑袋变成个猫耳兔头的时候,就有热心水友提醒我,旱魃是可以进阶为犼的,而那犼就是猫儿兔脑袋!

      若真旱魃已经化作犼了,那王重阳的封印还牢固麽,犼不会记仇来报复我吧?

      本来是欢乐的直播,钱哗哗的就往我的账户打,可我却再也笑不出来,外卖吃了两口就全扔了,草草关了直播,满脑袋都是犼食人的故事!

      “九天玄烨,化作神雷,惶惶天威,以剑引之!”我刚换的辟邪手机铃声终于把我从浑浑噩噩炸醒。

      这是哪个傻狗这个点给我打电话,八成是推销广告!正想挂掉猛得一看来电是失踪已久的道士!

      “喂喂喂,老牛鼻子你别是快死了要我去收尸吧?”这个予安道人是不知道他不在的日子我有多苦逼,几次都差点交代在外面。

      “……口上积德,你带点吃的出门面对你的出租屋往西走,一直走就会找到我,速来!”

      “什么鬼要求?老……”电话那头只剩嘟嘟嘟的声音,再打就没信号了,我也是服了这老牛鼻子,又要使唤我去做什么。

      但想想最近碰到的诡异事,到底是仙女魃还是犼?自称撒旦的少年,还是保命要紧,虽然这老牛鼻子坑我好几次,但结果都还算好。

      想到这里我就去超市买了点膨化食品和饮用水,按他的要求面对出租屋的方向一路向西走过去,遇墙则绕,遇山则翻,走了一个小时了,老牛鼻子人没看到,自己倒走到森林边缘了!

      我仔细一看,这不就是那天追踪戾气山精的森林麽?这老牛鼻子一直在这片森林里?

      再打电话还是没信号,我只好硬着头皮再走一遍林中路,只是这次没了神速丸,我可以算是在用脚丈量这草有多深,山有多高,我心中的怨念有多少了!

      “啪!”脚底一滑,却是踩中了什么东西,我跌坐在地上,这才抬头发现这天已经黑下了,婆娑的高树变成了黑漆漆的影子,撕裂了天空。

      我有点不确定我走的方向是不是西边,据说黄泉路就是一路向西的?

      停下脚步之后我的大脑才安静下来,没有去想杂七杂八的,终于听见了周围环境的声音。

      “飒飒”的是风声还是草丛被翻动的声音?

      “嗖嗖”的应该是风吹过叶子的声音?

      “噌噌”这应该是小兽脚步走过草地的声音!

      我猛地扭头看向蹭蹭声音的地方,只见一红眼兔头露了出来,身后是片朦胧的黑影我一时分不清这是兔有多大!

      别是犼吧?仙女魃脱困了记仇来找我麻烦?

      也不对!这犼是兔头,猫儿,狮发,这应该仅仅是个兔子脑袋!

      兔子鼻子动动,却是看向我刚才滑倒包装袋被树枝划破散落在地的萝卜干!被腌制的萝卜味道确实很香的,紧接着兔子身子就探了过来,试探性的绕着我走了两步。

      原来真的只是个兔子,被萝卜干吸引了而已,这只兔子挺肥的,都有一只肥猫那么大了。

      刚才我没看清楚,是兔子从灌木丛里探出个脑袋,就像灌木丛是兔子的身体。

      在野外生存的动物都很注重食盐的摄取,所以它们会有选择的吃含盐较多的事物,这兔子这么肥一看就很能吃!

      我本想放些萝卜干在地上就离开,不然我呆在这它可能不敢过来,不料这兔子就直接蹿了过来,在我身上闻闻叼着萝卜干就跑!

      我勒个气,我给你吃是我愿意!你抢我的我就不乐意了!我当然拔腿就追,这死兔子身子比我小很多,蹦跶起来却比我不知道快多少!灵活的在山林里一蹦一跳,一会就没影了!

      没想到这兔子这么肥居然还是个跑步健将!我怕是追不上它了!没有神速丸我就一普通人,无法长距离疾跑,只得停下喘息。

      没想到那肥兔子居然还停下等我,歪着脑袋就像在笑话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分明在它眼里看到了幸灾乐祸的情感,这个表情和道士放我血的表情一模一样!

      我再一看这一路都是向西跑的,这兔子别是道士养的?还养成精了!我警告这肥兔子,建国以后不准成精!

      放弃了追逐,我只好跟着兔子一路向西,说出去怕是要被人笑话死,这段太丢人了回去就不直播了,一路走过一座座山头,钻到山间一个小洞里。

      其实要我进洞里我是拒绝的,鬼知道里面有点什么的话!但这兔子见我不来,还跑出来挑拨我,就差窜我脸上拉屎了!那我就不能忍了,不就是个洞麽,桃花林记里面钻个洞还有世外桃源呢!

      初始还很宽,足够我张开双臂,可却越走越窄,光线越来越暗,要不是兔子“呜呜”的叫声一直在前方我都要放弃了。

      洞里的山石滑溜溜的摸上去有似乎有一层层青苔,也不知哪里的水一滴滴的滴在我头上,每一滴都像在敲打我的意志,像是水滴又像是有只冰冷的手指在我头上点了一点,激的我打出一身冷汗。

      我脚步一点点虚浮起来,外面的声音传进洞里都会变成无法识别的回声,就好像有一群人对你指指点点,听不清别人的说话但我知道有声音要对我说什么。

      “大道之行也,与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

      这话我像是在哪听过,只觉得身体被什么东西举高,有一巨人撑开了这座小山,我就要跪拜在此地听巨人论道!

      但声音中还有一声声“呜呜”的杂音传来,这声音是谁的?是兔子的……

      等我回过神来,我面前已经是一座茅屋了,简简陋陋,像是被人胡乱搭成的一样,我都怀疑一阵风过来这屋子会不会倒!

      只是这里太安静了,明明在山林里却一点风也没有,树木像是一个模子种出来的,远远近近长得都一模一样,而那肥兔子就正在茅屋门口。

      回头是那个山洞,我原来走了过去,似乎就是这个不能输给一只兔子的精神支撑得我走出这条“羊肠小洞”。

      打开茅屋门,黑暗中好像有一块黑幕被掀了起来,一个黑影越将而起向我奔袭而来!

      我勒个去,这肥兔子果然不是什么善茬!我抡出我的大河之剑,就把它当作平底锅往那黑影身上抡去!

      然而这黑影有着我出乎意料的敏捷!轻松的躲开我的大河之剑,只取我的……装满吃喝的塑料袋。

      “老牛鼻子你是咋了!”居然是道长!他是被邪魔附身了?怎么这个鬼样子?

      “饿死老道了,那次去收戾气山精,我炼药备了很多神速丸,就是忘了准备辟谷丹!收了戾气山精就去闭关,回过神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咳咳……差点就把养了多年的肥兔子炖了吃!”

      “喝水喝水。”“咕咕!”兔子飞扑起来把水打飞,看着老道吃太快噎着说不出话来才松牙。

      “肥啾啊,我也是对不住你,害你也挨饿了。”我也是醉了,这道士起名这么有天赋的,肥啾不是一种鸟的名字么,还有这兔子怎么看也不像挨饿的。

      “话说你是直接进来的?那是听人圣人讲道吧?”老道士仔仔细细打量了我一下,看得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啊?我是好像看到一个巨人对我说了些什么,道啊,行啊之类的。”

      “你听了多少,有没有跪下去?”老道士连忙追问。

      “不记得了,每次感觉要跪下去的时候,听到肥兔子的声音就接着往前走了。”我如实回答。

      “那是你小子运气好,我当年走过这的时候可没有肥啾帮我,你肯定给了它点好处,这一路听下来你身上就多了一份儒家正气!以后你就会明白孔圣说的话的!”

      我也是惊了,这兔子有如此神通的?喂了点萝卜干是我赚大了?

      “咦,你身上怎么灵脉有缺?”终于问到戏肉了,我赶忙告诉他我最近碰到的吸血鬼,撒旦,仙女魃一一述说。

      “什么吸血鬼?不过是些嫉妒美貌的女鬼好食阳气,装作西方的没毛畜生!”

      “撒旦我知道,一个靖鬼,喜欢捉弄人,也就唬唬你这种没见识的。”

      “旱魃要早日解决,她可能已经要化作犼了,我们速速去取计蒙的固水丹解决此事!”

      看来那旱魃的事是重中之重,却不知固水丹是什么,那计蒙又是谁?

      “计蒙藏身光山之上,现在九月正是上山之时!事不宜迟,你先歇息片刻!”

      “啊,都事不宜迟你还要我歇息片刻?”我怀疑这老牛鼻子是饿傻了,说得我一愣一愣的却要我做这前后矛盾的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