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恐怖直播

作者:纯真善良 | 灵异恐怖

收藏

  小说主人公是罗焱的小说叫《可怕直播内容》,它的作者是童真善良真诚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要说在这个浮燥的年代,什么最挣钱,那当然是网络直播内容了,假若有一个直播内容间,礼物收益百分之百,每过一个任务,便可给你很大一...离开寝室楼后罗焱来到了这节课的上课教室,跟上节课一样,这堂课的老师同样好奇这个长时间不上课的学生,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来上课了,可罗焱也没有多跟老师解释,直接坐到了寝室兄弟的旁边。。

    我去,这是什么恶魔邪法?我狠命揉手,这印记却怎么也揉不掉,反倒越陷越深,忽的就消失了了!  “吾之所藏,十不存一,汝之因为未来,存乎天地,活死人墓,旱魃覆亡之地,汝当代代传承吾志,断其尸气,造福大众后人!”  这好像是王重阳节最后的一句话,刚说着就身影这老鬼好像把我当成传人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墓穴探险得到失传已久的道法?那问题来了,这儿灯灭了我到底怎么出去呢???。...

      我去,这是什么恶魔邪法?我死命揉手,这印记却怎么也揉不掉,反而越陷越深,忽的就消失了!

      “吾之所藏,十不存一,汝之未来,存乎天地,活死人墓,旱魃覆灭之地,汝当传承吾志,断其尸气,造福后人!”

      这似乎是王重阳最后的一句话,刚说完就身影飘忽,和这墓室的湛蓝鬼火一样,渐渐消散了。

      这老鬼好像把我当成传人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墓穴探险得到失传已久的道法?那问题来了,这儿灯灭了我到底怎么出去呢???

      手机没信号根本打不通了,看着天上棺材口,我根本找不到上去的路!

      这密室实在很小,我根本不敢施展身子,天知道这儿被王重阳留了什么禁制,这些道士说话神神叨叨的,他每个字我都听得懂,合在一起我就听不懂了!

      活死人墓密室,外界的声音传入只会在狭小的空间回荡,就算有人在外面说话,声音传下来之后也根本分不清是什么!

      我奋力大喊,也只能让上面房间的声控灯稍亮一会,微弱的灯光只能照亮我脚下发寸之地,稍稍停歇又让室内陷入黑暗之中。

      然而我越喊越慌,回音在室内回荡,就变成了陌生的话,在这个近乎绝对安静的环境里,只有心跳的声音越来越大,砰砰砰像是要自己跳出来一样。

      我只好把胸口捂住,只觉得汗毛树立,黑暗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已经竖起刀俎,而我就是那鱼肉!所以心脏慌忙要逃!

      他提到了旱魃我是知道的,这可是大鬼,哪是我这个只会把法器当杀猪刀的普通人能对付,他也不说清楚要怎么对付,还有我怎么越来越渴了?是旱魃在吸收我的水气麽?

      我渐渐没了力气,瘫坐在地上,似乎有灰尘扬起,我不尤打个喷嚏,“啊秋~”也是响的把声控灯亮了起来,眼睛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我之前摔到的地面上,黑暗之中只有那儿和头顶有一点点光明!

      “公子……”卧了个大槽,哪来的人脑袋,本应是光秃秃的地板上猛地出现一长发人脑袋!

      长长的黑发遮盖了那女子的面容,我只是从声音判断这是女子,我根本看不清他的脸,只是本能觉得很危险!我猛地往后一缩,“铿!”的一下撞到墙上,刚才用力过猛感觉这下背都要直不起来。

      但这密室也太小了吧,我能感觉到我的腿离这脑袋就一点点距离,我只能把腿打开一个M字形靠在墙上,后背死死贴在墙上,恨不得把身子都塞到墙里面去。

      “公子莫怕,我没有歹意。”

      “你说你是好人我就信啊!你骗鬼呢!你没有歹意你冒个脑袋出来吓唬谁呢?”

      我大声吼出话来,一方面是直抒胸臆,一方面是保持头顶声控灯的长亮,天知道光没了会发生什么。

      趁着说话的功夫我把大河之剑拿在手上,要是有什么不对就当头劈下,我对鬼应该还是挺有克制能力的!这是个什么鬼啊,一个脑袋在这儿别是要咬人吧,要照这个角度一口咬过来,我就下半生幸福不保!

      “我是仙女魃,被歹人封印在这里,并没有加害别人的意思。”

      “啥啥啥,我只知道旱魃,仙女魃是个什么鬼?”现在的人怎么是个女的就把自己当小仙女,你这颗脑袋要是小仙女我就是龙傲天了!

      “太古之初,盘古开天辟地之后,黄帝和蚩尤征战,黄帝为了对付蚩尤的风伯,雨师请了我来解救应龙的军队,我施展全部神力才打破了风伯和雨师的风雨迷雾。但失去神力的我和应龙也回不到天上……”

      长发分开,露出一张凄美的脸庞,小巧鼻头之上灵动的眼睛已然泛红,淡粉的嘴唇静静的叙述,的声音哽咽,似乎回忆过去给她带来了极大的痛苦,但我也不是傻子,之前就被女鬼骗过,女人越漂亮越会骗人!你就接着表演!

      “应龙去了南方,给人们带来雨水,于是备受尊敬,而我去了北风,可我身上充满了光和热,走到哪,干旱就跟着我到哪,人们非但不感激我帮助他们打败了暴政,反而开始驱逐我,诅咒我,渐渐得我无路可去。”

      这样的一个体质确实不受待见,没有人会喜欢干旱的,我很赞同的点点头,可我发现我的嘴唇渐渐干涸起来,想要说话只觉得喉咙一阵痛,这仙女魃竟有如此伟力?

      “我好不容易在盐池帮人枯水取盐的时候,张道陵老贼甚至请武圣关羽来对付我!可恶那关羽不分青红皂白就对我一弱女子出手,打得我差点身死道消,逃脱之时碰到那王重阳,他竟将我封印至此,从此不见天日!”

      我勒个去,好一史诗故事,我是听说有张天师请关羽对付旱魃的事,但没听说旱魃被王重阳封印在活死人墓里,说得我都要信了!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口干舌燥,肌肤越来越失去光泽?”她忽得冷冷一笑,只感觉一股燥热之气扑来竟要硬生生把我最后一点水汽逼出,明明是黑暗中却仿佛有一个太阳在我面前!

      “你离我太近了,把我放出去,我自己找个地方隐居,不然你马上要脱水而死!”

      说了半天不就是要我放你走,我算是明白了王重阳就是要我来对付你的!我没听说旱魃做什么好事反而是旱魃所在之处大地龟裂,寸草不生,我要把这大鬼放出去岂不是害别人?

      “额,我觉得与其放你出去,不如我自己出去?”我真是太机智了,要远离她不是她走就是我走,她既然被封印在这,我溜了不就行了。

      “只是不知公子这浅浅道行,不足一手,又该如何脱身?”她似乎胜券在握,我自己一个人确实无法脱身,似乎只能求助于她!

      “嘻嘻,看好了我的绝学!”我蕴足了气势,体内的水份不多了,要是随意浪费可能等会嗓子就沙哑喊不出话了。

      “二!号!墓!救!命!啊!”我一句大喊倒是把那仙女魃震到了,她半天说不出话来,想来之前也听我喊了很多遍,直到刚才才出现也是要趁着我最为绝望的时候好听从她的方法!

      “可笑,不知有何人救你?”

      “谁啊?”我的求救终于迎来回应,我从来没有觉得守墓人的脑袋这么亲切过,黑黑的大脸满脸横肉,眼睛了全是不耐烦。

      “奶奶个腿,你是不是活在不耐烦了跑这来作死,破坏公物不说还耽误大爷工作,这次大爷放你一马,你以后再来这儿老子把你腿给打断,先登记一下身份证手机号!你被活死人墓永远禁止访问了!”

      “是是是是!是我年轻人莽撞,我也没想到这棺材底下还有密室啊,大爷行行好先救我出去啊!我好想喝水啊!”

      “喝尼玛个臭嗨!”守墓人大叔嘴上骂骂咧咧,倒地还是泼了我脸上一脸茶水,真是酸爽无比,也找个梯子让我上来,奇怪的是分明地上有个脑袋他就像是没看到一样?

      “公子也行行好救救奴家吧!再在这里困下去我就要身死道消了!”凄婉的声音从密室传来,激得我一身的鸡皮疙瘩差点走不动路,可那守墓人大叔就像是没听到一样,拽着我就要往外面走。

      “大叔你没看到什么东西,听见什么怪声音吗?”我回头一看,看到的却是一个长着猫耳的兔子脑袋。

      “看见一个煞笔要往坑里跳,听到一个烧饼在那放屁!”

      大叔真的是看不见那仙女魃,也听不见仙女魃的声音,真是爆脾气只知道骂我。要不是他救我一命我都想拿着大河之剑砍人了!

      大叔登记了我的信息居然要我赔五万块钱,说我把王重阳蜡像弄没了!我是怎么也解释不清,那蜡像是自己没的,守墓人大叔就拉着我看监控,我进去之前蜡像还在,我进去之后蜡像就没了,不给钱不让走还要报警!我只能无奈自掏腰包,真是气煞我也。

      回去以后我狂喝半桶饮水机的水,突然想起来一口气喝太多水会死人,慌忙停下吃点零食压压惊。

      照例发了个晚上直播的预告就一觉从上午睡到晚上被恶醒,叫了顿足够撑死一个成年人的外卖,吃一半仍一半,就开始直播吹比。

      这个直播真是有看头,活死人墓很多人去过,但肯定没人知道底下还有密室!

      立马有水友回复也移动过二号墓的棺材,看到底下是个洞但没敢下去。

      尼玛怎么不早说下面有个洞,我真是被坑惨了!接下来墓室地下是王重阳道长封印旱魃之处就没人知道了,水友纷纷惊呼过瘾,我赔钱给活死人墓的事也有人作证,因为王重阳蜡像确实没了。

      我再次上了新浪热推,甚至活死人墓官方微博都过来艾特我,鄙视我这种“哗众取宠”行为,说我偷了他们的蜡像只为直播混热度,实在浮夸,我只能再次把账算在王重阳身上,但也确实给我涨了不少粉。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