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恐怖直播

作者:纯真善良 | 灵异恐怖

收藏

  小说主人公是罗焱的小说叫《可怕直播内容》,它的作者是童真善良真诚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要说在这个浮燥的年代,什么最挣钱,那当然是网络直播内容了,假若有一个直播内容间,礼物收益百分之百,每过一个任务,便可给你很大一...离开寝室楼后罗焱来到了这节课的上课教室,跟上节课一样,这堂课的老师同样好奇这个长时间不上课的学生,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来上课了,可罗焱也没有多跟老师解释,直接坐到了寝室兄弟的旁边。。

    “汝之愚不可及,吾不能够及之一二!”这老女人外表清纯可人,内在和她的年龄一样腐化不堪入目!我不就开个玩笑幺,至于非要和我争个生死麽!  我跑得都要踹不上气了,一回过头但是那张牙舞爪的魅影,不行啊,这样跑一直这样迟早会被抓到,但是我多次变向拉大了一点点距离,但她“你感不感动?这么几十年过去了,你还是第一个看到我们吸血鬼面孔的男孩子呢。”背后传来一阵娇气的笑声,这年头女鬼说话倒是比人还甜,我越是这样想越觉得难受。。...

      “汝之愚蠢,吾不能及之一二!”这老女人外表清纯,内在和她的年龄一样腐朽不堪!我不就开个玩笑幺,至于非要和我争个生死麽!

      我跑得都要踹不上气了,一回头还是那张牙舞爪的魅影,不行,这样跑下去迟早被抓到,虽然我多次变向拉开了一点点距离,但她是飞的,我是跑的!

      “发型乱了!”“啊啊?”这老女人真的活太久活傻了,飞这么急风一吹头发能不乱麽?她居然就真的掏出一个小镜子来整理发型了!

      “你看,你这样追我,追急了头发肯定会乱,披头散发的就跟没品我女鬼一样,不如我们文明人用文明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她也醉了,一脸无语的看着我,半晌吐出两个字“煞笔……”

      妈也,我哪句话说错了麽?又要死命追!

      “姐姐,不用追,这个男孩子已经是我们的猎物了。”突然另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就在我背后,我两腿一直。

      “你感不感动?这么几十年过去了,你还是第一个看到我们吸血鬼面孔的男孩子呢。”背后传来一阵娇气的笑声,这年头女鬼说话倒是比人还甜,我越是这样想越觉得难受。

      “我……我不敢动……”我害怕的说道。闭上眼睛默念三遍“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我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这俩姐妹花已经把我抬上了祭台。

      “圣多默堂是何圣地,你也敢进?”那个被叫做姐姐的老女人,脸上的皮在月光的照射下更加白得凄惨,嘴唇没有任何血色,瞳孔是血红色,五官近看真的挺精致的!

      “所以我就要被你们吃掉了?”我反问。

      “吾辈不与那些长舌头的丑陋野鬼为伍,你心知肚明。”姐姐冷笑了一声。

      我手中的大河之剑此刻有些发烫。它似乎预感到了我的危险,但我现在不敢轻举妄动。

      “姐姐,你跟他废话什么!”那个妹妹挥手就是一个弯刀,接着突然露出两颗大獠牙,看起来一口就可以让我毙命!我被这老女人死死按在教堂祭台上不能动,手中的大河之剑越来越发烫!

      “休要急躁!”老女人伸出手死命拦住想要以我为猎物的妹妹。

      我闭上眼睛,紧紧抓住手中的剑柄,如果万一——我死命的砍也不是错吧?

      “大胆,你们在我的领地做什么事情!放开他,这男人你们惹不得!”高空突然响起一阵洪亮如钟的稳健男声。我大口喘气,居然从死门关上逃过一劫!

      抬头好奇的看了一眼,却看到了毕生难忘的灵异画面——撒……撒旦?!他的头有两副脸,前面是天使后面是魔鬼,就跟那个顶端的壁画上一样的描述。

      “妈也,见鬼了!你又是哪一派的鬼!”我大大的感叹了一句,但是还好,我还活着。

      刚才那两个女鬼刷的一声就隐藏进黑暗的夜色之中。我这才发现左手小臂有些生疼,低头一看,渗出的血流了一地,莫非,这次又是我的血救了命?

      “呵,谁让你来这里的?”那个撒旦张开巨大的白色羽翼,立刻换成了一副好人的面孔,眼神天真无邪。

      “我……我只是想来做个直播而已,你又是何方妖魔啊?”我壮着胆子说道。

      “EMMMM……”这撒旦一副沉思的样子,看来没听懂我所谓的直播是什么。我暗自觉得搞笑,但是我他妈现在面对的是个鬼啊,换做谁都笑不出来好幺!

      “我是来救你的。你可知道圣多默堂是什么地方?”他露出和善的微笑,完全看不出什么恶意,但是一边跟我亲切的说话,他又一边舔舐着自己的爪子,不停地打着哈欠。

      “额……刚才那个看门的女鬼差点把我蒙骗到了,幸亏你来了,不过,你又是为什么知道我,无缘无故来救我?”我好奇地问。

      “别来这种地方,进来了就出不去了,你看看这个黑暗的圣地,还有这个高大的祭台,但凡被吸血鬼盯上的,都逃不掉的。今天,我算是救你一次。我不是什么吸血鬼——你已经知道我叫撒旦了,我是恶魔。”他平淡无奇的说着,又一个哈欠。

      “恶魔为什么要救我?”我心中暗想。

      但是此刻我已经被刚才那一对姐妹雷到了,惊吓过度的我,刚刚捡回一条命,不如跟随他一起出去,说不定能够找到什么好的逃跑道路。

      但是这座教堂的结构怎么跟我刚来的时候不一样啊?我突然想起上次在那个日系医院噩梦般的遭遇,不断循环的,那就是鬼打墙吧?

      此时眼前的微光也慢慢熄灭了。心生恐惧。撒旦的脸也渐渐在黑暗中隐去,我听到了什么水滴落在地上的轻巧声音。死寂的教堂里,撒旦该不会对我做什么吧?

      “别害怕,我是恶魔,但我不会无缘无故伤害一个对我们有威胁的人。”我的左耳传来低沉的声音,他的嗓音很怪,刚刚还是一个洪亮的中气十足的男人声音,现在怎么变成了天真的童嗓?

      “喂,你的技能是变声幺?撒旦大佬?”我故作调侃地说。

      “这是我善的面孔。”他突然张开了折起的双翼,这双翅膀羽毛银白色的光照亮了整个黑暗的密闭空间,刚刚还潮湿难闻的气息渐渐隐去,居然觉得空气清新起来。

      “你施魔法了啊?”我问他。

      “一点点本能。”他用那副童嗓说道。

      我还是觉得周围有种说不上来的怪异。这么漆黑的地方,先是吸血鬼,又是恶魔撒旦。但是谁能保证撒旦就一定能带我走出去?

      圣经里说撒旦有两副面孔,浮士德里的撒旦也是善恶两分的。这教堂里究竟还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但脚下不自觉的相信了眼前这个小恶魔。他的巨大翅膀就是庇护一样的,把我带到教堂后面的月光下,那里是个开满黑色玫瑰的庭院,夜晚居然一如反常的充满了蝴蝶,它们飞舞着。

      “真好看。你们在这里尘封了千百年幺?”我好奇的问他。

      “你看这个蝴蝶,它有什么不同?”撒旦说完伸出手指轻轻点开了结界。

      月光隐去,豁然开朗,花园成了蝴蝶做的瀑布,瀑布的水流刚开始还是银白的,美的不真实,但怪异的是,越到后面,这里的水流声越小。

      “你能过来幺?”撒旦说。

      我将信将疑,还是不敢踏出半步,虽然我知道这个地方很不祥,但眼前的一切都那么新鲜,况且直播到这些不为人知的地方,岂不是赚了更多钱!

      “有什么好处?”我紧张的问。

      “带你出去。”撒旦无所谓的用他那双小正太的眼睛看着我,尾巴上的尖角一甩一甩,甚是可爱。

      “呵,结界都打开了,你还不信我?大家都知道跟我撒旦做交易的人,从来都是公平的,你既然不愿跟随我,我就一个人过去咯。”他漫不经心的瞄了我一眼,然后张开翅膀跃上云间。

      “喂喂!你说什么交易?”我开始有了兴致,放下了刚才的警惕。

      “你难道不知道跟恶魔,都是需要交易才能换来自己想要的幺?”他嘴角突然上勾,邪魅的笑容,让我很不舒服。

      又是一跃而下,轻巧而灵动,完全不象是恶魔的样子,我正考虑着。

      “我们可以履行条约。我带你出去,你给我你的一半灵脉。”他说。

      “什么灵脉?”我一脸蒙逼。

      “诶诶,愚蠢的人类,你该不是个傻子吧?你若不是刚才左手被她的弯刀无意划破,血液不渗出来,我都不会知道你在这里,你恐怕早就被吃掉了!”他指着我已经结痂的左手说道。

      先前那个老牛鼻子也老是拿我的血说事情,还总是在危险来临的时候划破我的手指,这就算了,后来好几次我都是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血液获救的。

      “切,不就是一点点血幺,你拿去就是了。”我仔细想想,不就是损失一点血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

      “你还是真是个好做生意的人啊,就这么说定了。”他又是邪魅一笑,依然看不懂其中的意义。但是我感觉他另有所图。

      “穿过你面前的结界,我可以马上送你出去,但是你将来的一半灵脉会被我收回。契约达成!”他咬破自己的右手手指,然后伸出左手轻轻在我额头上一点,我差点没仰翻过去。

      “你在干嘛?”我有点慌,没想到给他血是以这种阴阳怪气的方式!

      “交换契约啊!你该不是真傻吧?”他边说边从我额头中心拉出一长条散发着金色的光芒的丝带,那个是灵脉?

      我头脑越来越晕眩,感觉身体被掏空,渐渐往下坠去,底下本是花园的地方,居然此刻变成了暗红色的血海!

      “喂!停下!”我本能的一声惊呼,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身体早已平躺在黑色蝴蝶围绕的花海里面。

      诶诶,怎么回事,刚才那一切都是幻觉幺!?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已经躺在自家床上了,天都亮了,莫不是一场梦?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