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恐怖直播

作者:纯真善良 | 灵异恐怖

收藏

  小说主人公是罗焱的小说叫《可怕直播内容》,它的作者是童真善良真诚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要说在这个浮燥的年代,什么最挣钱,那当然是网络直播内容了,假若有一个直播内容间,礼物收益百分之百,每过一个任务,便可给你很大一...离开寝室楼后罗焱来到了这节课的上课教室,跟上节课一样,这堂课的老师同样好奇这个长时间不上课的学生,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来上课了,可罗焱也没有多跟老师解释,直接坐到了寝室兄弟的旁边。。

      “欸啊!你们不要走啊,再陪陪我,我一个人好孤独。欸啊!救救我吧!”这阵子的声音非常飘渺,似乎不像是在人世中的声音,但是却又字字清晰,很明显就是有女人在说话,但是我没怎么听懂她...

      “欸啊!你们不要走啊,再陪陪我,我一个人好孤独。欸啊!救救我吧!”这阵子的声音非常飘渺,似乎不像是在人世中的声音,但是却又字字清晰,很明显就是有女人在说话,但是我没怎么听懂她的意思。还有,这个声音——怎么这么像我之前一个同学的姐姐?

      那个同学家里曾经出现了一些怪事,当时还在我们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

      说是他姐姐胆子大,想去抓鬼,被书里的情节搞魔怔了,也不顾自己的安全,大晚上的精神恍惚起来,就跑到一个大家都不知道的地方,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当时还觉得可惜,以前去他家玩电脑,还见到过,那个小姐姐怎么说也是一个美人,在我印象里,善解人意,温柔可爱,音容笑貌完全能俘获人心。但是好好的一个妹子,说没就没了。

      这次在这个地方,我又得到了一点熟悉感!

      我急忙冲过去打开门。

      看到里面的女人是我被惊呆了!这不就是先前那个小姐姐?我猜的果然没有错!但是很多事情都不太附和常理——只见她穿着一件非常老式的衣服,发髻高高束起,宛如一个身世显赫的大家族里的少奶奶。这不就是抗战初期那种大户人家的装扮麽?

      虽然我那时候没有出生,但是也在很多老电影里见识过一点。这身装扮实在是不入流,太过于复古。不过孔雀蓝颜色的长裙,确实把她的身材衬托得非常好,束起的头发也十分提升整个人的气质,感觉她和我印象中的那个模样一样——甚至说,在这样的形象下更美了。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身材很好,很漂亮,是那种让人看了就很难忘记的。

      我愣了一会儿,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你还在直播啊!罗斯特!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同她谈话。虽然只有一面之缘,我觉得她应该记得我。

      她笑呵呵的看着我说:“因为走不了啊!”脸上浮现起两个梨涡,甜甜的。

      这妹子实在可爱,怎么也不像是适合呆在这里的人。但是她说走不了是什么意思?

      我心里一直以为她是害怕,说可以带她离开。

      但话音刚落,走廊里便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几个苏贞昌,日本大兵服饰的人,在门口经过。我更加兴奋了,看来今晚是要加戏了!这时候我已经放大了自己的镜头,对焦给了门外路过的那一群神秘的日军。

      他们整齐的排成一竖条,有秩序的走来走去,像是在搜寻着什么,又像是在巡逻。

      身后的她脸上顿时露出惊讶的表情,看得出来她非常害怕,全身都在颤抖,她拉着我就跑,还没来得及反应,我们就一路跑到后院。

      我觉得我有些喜欢这个女孩。就总是跟她聊着,不知不觉,那几个大兵却发现了我们。

      我看到他们脸上都有着恐怖的笑。对,是恐怖!我镜头已经不足以直接对着他们体现这种恐怖了,我害怕我连自己都没有勇气去接近!

      他们的脸上,笑容越来越强烈夸张,本来是人应有的表情,他们的嘴角却越来越咧开——这分明就是撕裂的嘴唇!眼睛也越来越鼓,最后居然只剩下眼白,瞳孔缩成了一个实心的圆点,小小的附在一片白色的眼睛上,格外吓人!

      我本以为他们会走掉,却又看见了更加骇人的一幕——他们的面部肌肉因为过度的撕裂嘴唇而撕扯开来,不停地抽搐,然后一层层的由外而内的往下掉皮,骨头露了出来,不停地往下滴着鲜血。

      这些血滴在地面上丝毫没有要放过我的意思,它们像是有魔性一样汇聚成一个大流,径直的、缓缓地、由慢及快的向我的脚尖这里淌过来!我要是沾到这些不干净的东西会不会死掉?

      這时候我顾不得那么多了,赶紧跳起来往后躲,这鲜血的方向却似乎就是朝着我而来,我不论怎么去躲,它们只会越来越快的找到我的方向,最后我只好掉头就跑!

      我背后凉得要结冰了!

      但是,我还是想通过直播,获取大量的人气,总是不能白来一趟吧!我鼓起勇气回头望了他们一眼,他们还是在对着我笑、笑、笑!一直不停地看着我咯咯咯的笑!那个笑声我发誓一辈子都记得!

      我跑着跑着,感觉始终跑不出这个鬼地方,却迷路闯进一个老式的剧场内。

      这里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可以照明的东西。但是很明显,里面像是有人在暗中在我背后盯着我。我现在感觉很不爽,但是看到身后的可怜妹子,我的保护欲望又开始强大起来,挺着胆子向更深处走去。

      在通往剧场大舞台的前面几个圆形欧式柱子边上,我隐约看到了几个影子晃动。

      我突然想起来的时候还带了一个小型的手电,这时候也许正好派上用场,于是毫不犹豫的打开——一束光扫过面前这一片黑暗,果然有几个日本士兵盯住我,他们都对我上下打量着。

      这是什么鬼!

      他们脸上也是怪笑,跟刚才那个一模一样的诡异笑容,就像是饥饿已久的野兽看见了久违的食物出现——我成了众矢之的!

      我感觉太不好了,但表面强装镇定地说:“欸嘿嘿,兄弟们,大家不要惊慌,我只是迷路了,没有别的意思,真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还没说完我就立马拉着女人准备从原路返回!

      身后的女人却似乎没有要动的意思!

      我使劲喊了一声快跑,她还是没有任何反应。这令我越发感到毛骨悚然,果然臆想之中最坏的结果出现了!她是跟她们一伙的!

      她脸上的笑容开始崩坏,嘴唇撕裂,怪笑、怪笑,越来越猖狂的笑,并且那尖锐刺耳的女人的笑声,令我的耳朵鼓膜都在震动、我的头皮都在发麻!

      接着,她整个精致的脸庞开始坍塌——血一点点的从撕裂口的地方慢慢渗出,一滴、两滴、滴在地面上,向我淌过来、我后退却回头被那群日本人堵住。

      紧接着,这女人,这刚刚还在跟我诉苦的弱不经风的女人,瞬间换了一副可怕的面孔,她很不舒服的伸出手撕下了自己脸上残留的最后一点皮肉,头皮整个都被头发带着一起扯下——皮肉掉了一地!

      我心里冷极了,跑!快跑!但我却像遇到了鬼打墙,无论怎么去挣扎寻找出路,都是一片黑暗,无尽的走廊、无尽的墙壁、无论往哪个方向去都是一片迷宫!这就像是在那个纪念碑谷的游戏里一样,已经超出了正常的建筑规则!

      怎么跑都在原地,到底应该怎么办?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死,前面有日本军人,后面是笑得可怕的女人——我现在一点也不喜欢她了!

      难道上次逃过一劫,这次还是要在这里葬送我的直播生涯了?哦不,我的生命——我还没有看看这个世界,妈呀,我还不想死!但是这群恶鬼分明嫉妒我这副好用的血肉之躯,他们仿佛已经困在牢中很久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