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恐怖直播

作者:纯真善良 | 灵异恐怖

收藏

  小说主人公是罗焱的小说叫《可怕直播内容》,它的作者是童真善良真诚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要说在这个浮燥的年代,什么最挣钱,那当然是网络直播内容了,假若有一个直播内容间,礼物收益百分之百,每过一个任务,便可给你很大一...离开寝室楼后罗焱来到了这节课的上课教室,跟上节课一样,这堂课的老师同样好奇这个长时间不上课的学生,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来上课了,可罗焱也没有多跟老师解释,直接坐到了寝室兄弟的旁边。。

恐怖直播-第二十章 腐尸招魂

    躺在地上的是两具尸体,每一具尸体都肿胀得厉害,尤其是喉咙部分,简直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里面似的。而尸体的脸部,眼球暴凸,却只有眼白,看不见瞳孔,上面还覆着一层薄膜,鼻子则被两旁鼓...

    躺在地上的是两具尸体,每一具尸体都肿胀得厉害,尤其是喉咙部分,简直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里面似的。而尸体的脸部,眼球暴凸,却只有眼白,看不见瞳孔,上面还覆着一层薄膜,鼻子则被两旁鼓胀起来的脸颊肉所包裹着几乎都快分辨不出来了,乌黑的嘴唇外翻着露出一排满是污垢的牙齿,牙齿间还挤出来一条绛紫色的舌头,舌头上面布满了一粒粒微小的凸起。

    尸体的胸腹高高隆起,全身的皮肤呈现出惨白无比的颜色,而这种惨白让尸体的整个静脉网凸显得清晰无比,也因为这样,尸体整体看上去反而变成了污绿色。除了颜色之外,皮肤到处都是那种因为长时间泡在水里而产生的皱缩现象,甚至手掌部位的皮肤已经与肌肉分离,只是浮在上面,如同戴着一副过大的手套一样。

    两具尸体全都是湿漉漉的,穿着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只留着丝丝缕缕的残片紧贴在他们的皮肤上,有些甚至跟皮肉粘连在了一起。不时地还有组织液从身体里渗出来,混合着他们身上的水,一路蜿蜒着流淌到了地面上,散发出阵阵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

    无论是谁也看得出来,这两具尸体是因为长时间浸泡在水里并且高度腐败后才会变成这副尊容的。

    这意味着,早在陆颜夏动手击倒它们之前,这两个就已经不是活人了。

    这点不光我想到了,其他人也想到了。

    一个混混瑟瑟发抖地指着这两具尸体,用发颤的声音问道:“这、这到底什么东西?看上去已经死了很久了啊,为什么还会敲门?还会拖着冬子走?为什么它们还会动?”接着,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他的声音变得更加惊恐:“这东西刚才敲门的时候,是不是回答冬子说他是老郝?”

    我们点点头,刚才那句回答,每个人都听见了,不可能听错。

    “老、老郝不是去追小刘的吗?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个是老郝的话,那、这、这个是不是小刘?”另一个混混结结巴巴地问到。

    我、陆颜夏、凌冰跟小何都跟这帮混混不熟,自然是不可能认出谁是谁的,话说回来,这尸体都烂成这样了,五官都已经严重变形,衣服也已经不能辨认,就算是熟人恐怕也认不出来。

    “是老郝,是老郝他们!”一个嘶哑的嗓音从我们身后传来,扭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冬子已经站在了我们身后。

    他似乎已经从刚才的惊魂一幕中缓了过来,眼睛里有了一些神采,表情也不再因为恐惧而扭曲,只是样子颇为狼狈:全身上下沾满了尘土,衣服破了好几处,脸上还残留着鼻涕眼泪没有擦去,最惨的还是他那一双手,因为刚才用力扒着地的缘故,十指都已经磨破,满是鲜血,简直让人惨不忍睹。

    “你怎么知道的?都这样了你还能认出来?”我好奇地问道。

    冬子感激地看了我一眼,想必知道刚才救他的人里有一个是我,然后指着左边那具尸体说道:“你们刚才照着尸体的时候,我看到它的胳膊上有一行文字刺青,小刘的胳膊上也有一行文字刺青,他给我看过,是他媳妇的名字和爱的英文。”

    听他这么一说,我们又把油灯凑近照了一下,果然,在尸体的左小臂的内侧,纹了几个字,虽然因为尸体膨胀的关系,纹身也跟着变了形,不过还是很容易就能辨认出来,那几个字是“可蓉LOVE”。

    虽然在手臂上纹一排字并不是小刘独有的专利,不过此时此地,会有第二个人有这种纹身的可能性几乎可以低到忽略不计,所以这两具尸体十有八九就是小刘跟老郝无疑了。

    尸体的身份得到了证实,可我们脸上的表情更难看了。

    “胡说八道!”小何忽然大声说道:“一般情况下,尸体起码要经过三天的时间,才会形成巨人观的现象,像这种程度的花得时间更久,你们说的那两个人跟我们分开都不到二十四小时,如果真的是他们,怎么可能烂得这么快?再说,你们看这尸体的样子,纵然不是溺水而死,也是死后在水里浸泡过的,而这村子里有水的地方能让人想到的只有那个湖泊,可这两个人明明是在村口走失的,跟湖泊完全在相反的方向,整个白天,我们又都在村子转悠,无论他们是以活人的身份走进湖里还是以尸体的身份走进湖里,都会经过村子,我们怎么可能会看不到?”

    他的声音很激动,脸上的神色也有些癫狂,给我的感觉是,与其说他是在反驳冬子,不如说更像是在说服他自己。

    张新冷哼一声:“正常情况下,你说的这些或许是对的,只不过现在,你看看这个地方,配得上正常两个字吗?”

    小何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张新,呼吸变得急促沉重起来,脸颊上的肌肉不住地抽动,仿佛随时会暴怒发飙一样,不过最终他还是克制住了冲动,只是眼中的那抹异色更加浓重。

    这时,我忽然注意到,自从刚才陆颜夏击倒了这两具尸体后,她就玩起了沉默,并没有参与到我们的讨论中来,只是一言不发地盯着那两具尸体看个不停,紧锁的眉宇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于是我走过去问道:“你一直在盯着看什么东西啊?你看出什么来了吗?”

    陆颜夏摇摇头:“什么都看不出来,不过,我有一个想法:我要招魂。”

    “招、招魂?”

    “没错。”说完,她径直走回房间,把她那个布包拿了出来,走到尸体旁蹲了下来之后拉开布包,从里面掏出几根白蜡烛,将它们掰成长短不一的几节后,把这些蜡烛放在地上摆出了一个阵式,说来也怪,她刚摆完最后一节蜡烛,我就觉得浑身一冷,周围的空气仿佛骤然下降了好几度。

    接着,她又从包里掏出两支香,点燃之后塞到了我手里道:“你去把香插到尸体嘴里,一人一支。”

    “什么?”一看到那两具尸体的尊容,我顿时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为什么要我去插!”

    “难道你忍心让我这样一个女孩子去做这么恶心的事吗?”

    “不是还有其他人吗?你怎么不让他们去。”

    “我跟他们又不熟,你不去谁去,放心,除了恶心点之外,没危险的,别废话了,快点做!”

    在陆颜夏的不断催促下,我只能万分不情愿地走到尸体的脑袋旁,强忍着恶心,缓缓地蹲下,慢慢地伸出手去,在这个过程中,我脑海中总是不自觉地浮现出它们突然活起来然后咬我一口的场面,明明只是几秒钟的过程,我却犹如过了几个世纪那么煎熬,最后,我终于沿着它们伸出来的舌头旁的缝隙,顺利的把香插了进去。

    这时,陆颜夏环视了一圈众人,然后指着一个穿着白色T恤的混混道:“把衣服脱下来。”

    那混混被陆颜夏这么一指,双腿顿时一软,然后用十分恐慌的语气问道:“你、你想干什么?”那神情就好像是即将被流氓侮辱的少女一样,配上他还算魁梧的体格,样子十分滑稽。

    陆颜夏笑了笑:“我是要你的衣服,又不是要你的人,你那么怕做什么?拿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