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恐怖直播

作者:纯真善良 | 灵异恐怖

收藏

  小说主人公是罗焱的小说叫《可怕直播内容》,它的作者是童真善良真诚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要说在这个浮燥的年代,什么最挣钱,那当然是网络直播内容了,假若有一个直播内容间,礼物收益百分之百,每过一个任务,便可给你很大一...离开寝室楼后罗焱来到了这节课的上课教室,跟上节课一样,这堂课的老师同样好奇这个长时间不上课的学生,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来上课了,可罗焱也没有多跟老师解释,直接坐到了寝室兄弟的旁边。。

恐怖直播-第十九章 邪魅叫门

    “你说什么?”张新阴着脸问着,语气很好。“我说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带我们回到了这个鬼地方!”张新冷冷一笑了一声:“我也没逼着你们来吧?”说着,他用锐利的眼光扫了几眼此外那两个混混后,淡淡地地说:“一人两万,爱干不干,我后来讲得很很清楚吧?我记得我你“我说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带我们来到了这个鬼地方!”。...

    “你说什么?”张新阴着脸问道,语气很不好。

    “我说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带我们来到了这个鬼地方!”

    张新冷笑了一声:“我没有逼着你们来吧?”说着,他用凌厉的眼光扫了一眼另外那两个混混后,淡淡地说道:“一人两万,爱干不干,我当时讲得很清楚吧?我记得你收钱的时候,可是利索得很啊。”

    冬子的脸由白转红,又由红变白,然后叫道:“去你妈的,当初你只说让我们帮你出点力,可没说会碰到这些东西!早知道你这王八蛋是带我们来这种鬼地方,别说两万,就是给我二十万我也不干!”

    张新似乎被这番话激怒了,瞪着眼睛提高了音量:“你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我为什么不敢?”冬子嚷道:“在外面,看在钱的份上,卖你个面子叫你一声新哥,你他妈还真以为自己就是哥了?现在我们都被困在这鬼地方,钱有用吗?权有用吗?我管你是什么狗屁企业家还是什么杰出青年,你算什么东西?屁都不是!我不光敢说你,还敢打你!”

    说完,他真的一跃而起扑向了张新,而另外两个混混则叉着手站在一旁,一副看好戏的神态。

    “住手!你可别乱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这时,凌冰横跨一步挡在了张新面前,而小何也站到了凌冰身旁。

    毕竟是当警察的,这一声喝止气势很足,冬子还真停下了动作,红着眼睛,来回扫视着张新、凌冰跟小何,似乎在考虑连两个警察也一块儿打,只不过凌冰跟小何别在腰间的枪套以及人数上的差距最终还是让他做出了明智的选择,狠狠地撂下一句“你们给我走着瞧”之后,悻悻地退到了靠近房门的墙角处蹲了下去。

    被冬子这么一搞,现场的气氛变得更加糟糕,这时,屋外的院门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这村子除了我们以外明明已经没有半个人了,连那些幻影村民都已经消失了,现在怎么还会有人敲门?

    要么是有新的陌生人误入到这个村子来敲门,要么,敲门的恐怕不是人。

    在场每个人的心都提了起来,而冬子的反应尤其大,色厉内荏地提高了音量喝问道:“谁在敲门?”

    “冬子,开门,我是老郝。”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不知道是不是距离的原因,我总感觉这声音有些含混不清的样子。

    “老郝?是老郝!”冬子面露喜色,一下子站了起来,冲出屋子奔向院门打算开门。

    陆颜夏从听到敲门声开始就闭上了眼睛,此刻她猛然睁开眼叫道:“不要开门!”

    由于院子不大,而冬子的位置又在房门口,离院门的距离最近,所以当陆颜夏出声阻止时,他人已经走到了院门后,门栓也拉开了一大半,仅仅只搭住了一点儿。

    听到陆颜夏的声音,冬子一个哆嗦,转过身体问道:“你、你说什么?”

    话音刚落,院门外传来了一声沉重的撞门声,听声音就知道这个撞击的力度很大,再加上门栓已经被拉出大半,所以木门一下子就被撞开了,同时把站在门后的冬子带倒在了地上。

    只见被撞开的门外,站着两个人,这两个人的身形很是粗胖,由于光线不足,加上距离关系,我看不到他们具体样貌,但冬子看了他们一眼后却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一个骨碌翻过身体变成了匍匐在地状态,紧接着奋力向我们这边爬来。

    看来这小子是被吓糊涂了,居然没想着要站起来跑步,反而选择了爬这种最没速度的方式逃跑,而他很快为此尝到了苦果:只见站在门口的那两个人弯下身体,一人伸出了一条肥胖的胳膊,一下子抓住了冬子的两只脚踝,并且拖着他朝门外走去,冬子则死命地扒住地面,连声高喊救命。

    屋内的另外三个混混见此情形已经被吓得跌坐到了地上,凌冰跟小何一时也愣在原地,张新在陆颜夏开口出声阻止时虽然也错愕了一下,但这会儿却第一个反应过来,立刻冲了出去,我犹豫了一下后,也紧跟着他冲了出去。

    尽管冬子很使劲的扒着地面,但一来地面不好着力,二来他一个人怎么也抵不过两个人的力气,所以当我跟张新冲到他面前时,他的下半身已经被拖出了门外,我们两个立刻上前一人抓住冬子一只胳膊往回拽。

    没想到那两个人的力气出奇的大,我和张新竟然跟冬子一样被拖着一点一点向外移动,一直到我们俩分别用一只脚抵住了门槛后,才算稳住了身形。场面变得僵持起来,不过这样一来可苦了冬子,两个相反方向的作用力同时加在他身上,顿时痛得他哭爹喊娘,眼泪鼻涕流了一脸。

    我这边也不好受:这样拼着老命拽人实在很耗费力气,比拔河累多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感觉自己的手臂也正在渐渐麻木。就在我咬牙坚持的当口,陆颜夏终于出场了:只见她一手握着一柄剑横在自己面前,另一只手伸出食指跟中指并拢着搭在剑柄处,一面念念有词,一面用那两根手指沉稳地在剑身上擦了一遍,当指尖离开剑尖后,以极快的身形在我跟张新之间穿过,从冬子的头上掠了过去,一剑刺向了其中一个人。

    那两个人看到陆颜夏刺了过来后,连一点儿要躲闪的意思都没有,只是自顾自地使劲拖拽着冬子,于是陆颜夏的剑轻而易举地没入了其中一个人的身体,只听见“刺啦”一声,那人的身上顿时冒出一道白烟,紧接着是一阵吱吱作响的烤肉声音,仿佛陆颜夏手中握着的不是一把剑而是一把烧红的烙铁一样。

    而冒出的白烟则袅袅上升,在上升的过程中还不断变幻着,最后竟然形成了一张正张着嘴作出嚎叫状的人脸的样子,只不过这张人脸只持续了两秒钟不到就烟消云散消散在半空中,同时,那吱吱的烤肉声也没了,等陆颜夏抽出了剑后,那个人便轰然倒了下去。

    紧接着,陆颜夏又如法炮制,没一会儿功夫,另外一个人也倒了下去,那两个人倒下去的同时,也松开了抓着冬子脚踝的手,相反我跟张新这边却没及时松开还在使劲,所以一个重心不稳,我们两个都摔倒在了地上,屁股摔得生疼。

    我就不用说了,连张新也重重地摔倒在地,证明他刚才的确跟我一样是在用力拽着冬子,而不是在敷衍作表面文章。

    凭心而论,如果换作是我,一个不久前刚刚用极其恶劣的态度对待我的人要是遭了难,我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要我在第一时间去施以援手,我自问可没有这么大的气量,所以就这点来说,我还是挺佩服张新的。

    不过眼下可不是佩服的时候,这会儿,凌冰跟小何他们也回过神来,端着油灯跑了出来,于是我赶紧爬起来,跟他们一起上前,想看看这两个敲门的人到底是谁。

    借着油灯的光亮,我终于看清楚了这两个人的样子,顿时觉得一阵恶心,不光是我,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儿去,凌冰甚至捂着嘴背过身去,扶着院墙开始干呕起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