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恐怖直播

作者:纯真善良 | 灵异恐怖

收藏

  小说主人公是罗焱的小说叫《可怕直播内容》,它的作者是童真善良真诚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要说在这个浮燥的年代,什么最挣钱,那当然是网络直播内容了,假若有一个直播内容间,礼物收益百分之百,每过一个任务,便可给你很大一...离开寝室楼后罗焱来到了这节课的上课教室,跟上节课一样,这堂课的老师同样好奇这个长时间不上课的学生,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来上课了,可罗焱也没有多跟老师解释,直接坐到了寝室兄弟的旁边。。

恐怖直播-第十六章 触目惊心

    虽然了预先在心里做好了准备,可当我们跟随这一家三口回到了村中的广场时,但是被眼前的一幕傻眼了。不久前我们在村子里溜达时还空空荡荡的广场上,此时居然了站满了人,也不明白这些人是从哪儿冒出的,粗略看一下,起码也有百来个,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不久前我们在村子里转悠时还空空荡荡的广场上,此时竟然已经站满了人,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粗略看一下,至少也有百来个,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甚至还有人抱着几个月大的孩子一起的。看起来就好像是整个村子的人都来齐了一般,而那一家三口自然也是钻入了人群里,成为了其中的一份子。而先前我们遇到的那几个村民,包括最初那个抽旱烟的老头,也都在人群之中。。...

    尽管已经事先在心里做好了准备,可当我们跟着这一家三口来到了村中的广场时,还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不久前我们在村子里转悠时还空空荡荡的广场上,此时竟然已经站满了人,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粗略看一下,至少也有百来个,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甚至还有人抱着几个月大的孩子一起的。看起来就好像是整个村子的人都来齐了一般,而那一家三口自然也是钻入了人群里,成为了其中的一份子。而先前我们遇到的那几个村民,包括最初那个抽旱烟的老头,也都在人群之中。

    跟老头一样,站在这广场上的百十个村民,无一例外全都不是真人,虽说我们已经知道这些村民既碰不到我们,也不会伤害我们,可这么多幻影聚集在这里,还是让人觉得心里发毛,特别是这些幻影一个个面无表情,僵硬呆板的样子,实在是太渗人了。

    大概是出于警察的职业操守吧,在这种情况下,凌冰跟小何竟然还大着胆子走到最靠近我们的几个村民旁,想从他们嘴里问出一些东西来,然而这些村民还是老样子,只是看了我们一眼后,就不再理我们,更别提搭话了。无奈之下,他们两个只能退了回来,跟我们一起,看着这些村民究竟在搞什么东西。

    这些村民围成了一个圈,中间却空了出来,很明显是在等待着什么,果然,不一会儿,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扛着一根既长又粗呈十字形的木架分开人群走到了中间,然后把木架竖在了广场中央并加以固定。

    固定完木桩后,让人更加吃惊的一幕发生了,四个男人拖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一直拖到木架旁,二话不说就开始把这女人往木架上绑。

    女人似乎年纪不大,穿着一件淡紫色的连衣裙,不过已经破破烂烂,从那些褴褛处漏出来的皮肤上,布满了无数的淤青和伤痕,很明显,在此之前,女人已经饱受折磨了。

    她低垂着头,一头已经有些枯黄的长发遮挡在面前,我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不过她一直在不断挣扎,只是这样一个弱女子,怎么能敌得过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所以很快,她就被牢牢地绑在木架上,双臂平伸,双腿并拢,碗口粗的麻绳在她身上绕了好几圈,把她从脖子到脚都捆得严严实实的,不能再动弹分毫。

    “住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这时,凌冰忽然踏前一步,大声喝道。

    没一个人搭理他,这回,那些村民甚至都懒得回头看她了。

    凌冰见状,正想继续向前走,我连忙一把勾住她的肩膀道:“凌警官,你该不会想过去吧?”

    “当然,这种事情是犯法的,身为警察,我怎么能让这些人乱来!”

    “可他们都是幻影啊,根本不是真的人,我们连碰都碰不到,你要怎么阻止他们?”

    凌冰愣了一下,停住了身形问道:“那怎么办?”

    我看向陆颜夏,后者耸了耸肩膀,摇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于是我说道:“没办法,看来我们只能静观其变了。”

    那几个男人把女人绑在木桩上后,那些村民纷纷交头接耳,对着女人指指点点,然而奇怪的是,他们的嘴虽然在动,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根本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这时,那个女人抬起了头,一阵风吹过,吹开了遮挡的头发露出了脸,我无法判断这女人长得算不算漂亮,因为此时此刻,她的眼皮和嘴巴都已经被人缝了起来,那一条条相间平行的针脚看得人触目惊心。

    我们几个人显然也被这女人的样子惊到了,尽管她只是幻影,凌冰摇着头说道:“这太残忍了,这些……这些人为什么要这么干?”而其他人甚至包括那几个小混混在内,都是一脸惊骇之色。

    女人仰起头,虽然嘴巴跟眼睛都被缝住了,但从她此刻的神态以及面部肌肉的颤动,无论是谁也看得出来,她正在咒骂,咒骂在她面前所有自己已经无法看到的一切。虽然她的呜咽悲鸣和那些村民一样同样没有任何声音,但她那张扭曲的脸上,充满了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愤恨与怨毒,看得我头皮发麻背后生寒。

    这时,一个看似颇有威严的中年男人站了出来,掏出了一块布帛,照着布帛大声念了一段什么东西之后,他收起布帛抬了抬手。接着,刚才把女人绑在木架上的那四个男人站了出来,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把榔头和一根粗大黝黑的铁钉。

    这四个男人来到女人两边,或蹲或站,各自举起榔头和铁钉,照着女人的手腕和脚踝处狠狠地钉了进去,暗红色的鲜血立刻从伤口里汩汩流出滴落到了地上,男人们敲了好几下,确保铁钉钉牢之后才罢手。

    随后他们又抱来了枯草和柴禾,将这些东西堆在女人脚下,接着点燃了柴禾。

    火焰一下子窜得很高,而女人则瞬间被烈火吞噬,裙子很快被烧的灰飞烟灭,火舌舔舐着她的每一根头发,每一寸皮肤,而她在火焰中也挣扎得愈发厉害,连着木架也开始微微颤动起来,只不过她的挣扎是如此短暂,没一会功夫,烈焰中的人形便不再动弹分毫。

    在整个过程中,有好几次我都觉得自己看得快晕过去了,可那些围观的村民却个个都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团火焰,奇怪的是,在他们的脸上,却看不到类似于期待或者幸灾乐祸的神情,我甚至注意到,包括那个中年男人和那几个直接施刑的男人脸上也没有类似的表情,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共同的深深的恐惧和害怕,在这恐惧和害怕之中,饱含着不情愿,好像他们做的这一切都是被迫的,施刑的人是被迫的,围观的人也是被迫的。

    这场火焰来势很猛烈,丝毫没有停息的迹象,不过在烧了好一会儿后,那四个男人又提出了一个大桶,对准女人一泼,一股暗红色的液体顿时将还在燃烧的女人从头到脚淋了个正着,激起了一阵红黑色的烟气后,火被浇熄了,只留下了一个被烧得漆黑的木架和木架上绑着的已经被烧成黑炭的尸体,尸体还在滴滴答答流淌着暗红色的液体。紧接着,木架也好,尸体也好,包括这些村民在内,所有东西都开始渐渐变得虚化起来,十几秒钟后,每一个村民和东西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广场上又恢复成了之前我们探索时空空荡荡的样子。

    从头到尾,虽然围着上百人,可现场始终安静得要命,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就好像在我们面前上演了一幕残忍的哑剧一样。现在,哑剧已经演完落幕,但我们几个人却还是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毕竟刚才的场景给我们的留下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后,我渐渐回过神来,觉得喉咙干得很,仿佛有一团火堵在嗓子里灼烧一样,却又不是那种缺水导致的口渴,努力咽了一下口水后,我扭头问道:“这难道也是——”

    我没问完就停住了,因为我看到,陆颜夏正坐在地上,脸色无比苍白,精致的面容此刻竟然有些许扭曲,面门上渗出了一层细微的汗珠,整个人的样子看上去显得很是痛苦。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