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恐怖直播

作者:纯真善良 | 灵异恐怖

收藏

  小说主人公是罗焱的小说叫《可怕直播内容》,它的作者是童真善良真诚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要说在这个浮燥的年代,什么最挣钱,那当然是网络直播内容了,假若有一个直播内容间,礼物收益百分之百,每过一个任务,便可给你很大一...离开寝室楼后罗焱来到了这节课的上课教室,跟上节课一样,这堂课的老师同样好奇这个长时间不上课的学生,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来上课了,可罗焱也没有多跟老师解释,直接坐到了寝室兄弟的旁边。。

恐怖直播-第十四章 出逃无门

    我们顺着凌冰的指引看去,果真在离我们离处的一个墩子上坐着一个身影,所以雾气的关系,看得也不是很很清楚,但是隐约由此可见好像是一个人的样子。便我们几个慢慢的地靠了过去的,走进一看,却一个老头儿,穿着一身老式的短褂,此刻正靠在墩子上,“啪哒啪哒”抽着于是我们几个慢慢地靠了过去,走近一看,却是一个老头儿,穿着一身老式的短褂,此刻正坐在墩子上,“啪嗒啪嗒”抽着一杆旱烟。。...

    我们顺着凌冰的指引看去,果然在离我们不远处的一个墩子上坐着一个身影,因为雾气的关系,看得不是很清楚,不过隐约可见似乎是一个人的样子。

    于是我们几个慢慢地靠了过去,走近一看,却是一个老头儿,穿着一身老式的短褂,此刻正坐在墩子上,“啪嗒啪嗒”抽着一杆旱烟。

    看这老头从上到下都普通得很,没有什么异常的样子,于是凌冰上前一步,拿着那张曾经给我看过的印着照片的纸,递到老头面前问道:“大爷,您好,我们是警察,能向您打听点事儿吗?”

    老头抬起那张沧桑无比、满是皱纹的脸,面无表情地看了凌冰一眼后,又一声不吭低着头抽旱烟了。

    凌冰的素养很好,没有丝毫不悦,只是掏出警官证晃了晃,又柔声问道:“大爷,我们正在调查一件失踪案,请您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请问,这上面的人您认识吗?他现在是不是在这村子里?”

    老头这回头都懒得抬,连一点儿反应都不给了。

    我心想这老头儿胆子可真大,居然连身穿警服的警察都不放在眼里。

    凌冰似乎也没想到会这样,呆站在原地,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从刚才开始,陆颜夏就一直皱眉盯着老头儿,这时,她忽然小声对我说道:“这老头有问题。”

    还没等我开口,张新后面的一个混混忽然冲了出来,一面伸手去推搡老头,一面叫道:“老东西,问你话呢,少特么在这儿装聋作哑的!”

    不曾想,他这一推,手竟然直直地从老头身体中穿了过去,由于他推得这一下很用力,又没有得到预想中的支撑,导致重心不稳,向前踉跄着走了两步后,整个人穿过了老头扑倒在地上跌了个嘴啃泥。

    “妈耶!”那混混大叫一声,连忙屁滚尿流地爬到了我们身后。

    其他人也被吓了一跳,纷纷向后退了好几步跟老头拉开距离。

    而老头依然故我,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只是在那边不紧不慢地抽着旱烟。

    “这、这是什么东西?”张新问道。

    “该不会是幽灵吧?”我说道,毕竟这种地方,应该不会有全息影像这么高科技的东西,这老头儿看得见却摸不着,很像是传说中的幽灵。

    “不是幽灵。”陆颜夏摇了摇头,缓缓地说道:“但也不是小鬼,这老头怪得很,明明身上有阴气,却没有小鬼的鬼气,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不过,感觉跟刚才我们遇到的那辆大巴车挺像的。”

    听她这么一说,我稍微有些安下心来,毕竟刚才那辆大巴车虽然从我们身上穿了过去,但没有对我们造成什么伤害,如果这老头是一样的东西,那就对我们没有威胁了。

    这时,凌冰别在腰间的对讲机忽然响了,虽然伴随着嘈杂的电流声,不过我们还能清楚地听到小何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喊道:“凌姐,我在村口,你们在哪儿啊?快来救我啊!”

    听到他的求救,我们心里一凛,也顾不上去研究这个古怪的老头了,连忙急匆匆地朝着村口折返。

    到了村口一看,小何正跪在地上,仰面朝天,他的头发乱蓬蓬的,脸上充满了绝望和惊恐。

    看见我们几个后,他如同见到了救星一般,慌忙站起来跑了过来,连声说道:“你们可算来了,你们再不来,我就要崩溃了。”

    “怎么回事?”凌冰皱了皱眉:“我不是让你先回去请求支援的吗?你跪在村口干什么?”

    小何哭丧着脸答道:“凌姐,我出不去啊!我顺着那条我们来时的石板路向外面走,没想到等我走到路的尽头,抬头一看,自己竟然莫名其妙地又回到了村口,我已经来来回回走了十几次,可每次都一样。这地方不对劲啊!”

    听到小何的话,我顿时觉得心里毛毛的,张新身后的一个小混混叫道:“这、这不是鬼打墙吗?”

    鬼打墙三个字,让众人的脸色都为之一变,我看向陆颜夏,她摇摇头道:“不可能,所谓的鬼打墙,是小鬼用来迷乱生人的一种障眼法而已,这地方阴气虽重,但我已经确认过,连一只小鬼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有鬼打墙?

    “那你怎么解释现在这种情况?”张新问道。

    陆颜夏眉头紧锁,没有出声,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要不,我们手拉着手,大家一起再走一次?”我提议道。

    “没那必要。”沉默片刻后,陆颜夏说道,说完,从她的褡包里掏出来一张白纸,十分利索地将白纸撕成了一个小人的样子,然后又从包里取了一点朱砂,在小人身上龙飞凤舞描画了一个我看不懂的图案,最后,她拔下了自己的一根头发,把头发粘在纸人上。

    把纸人放在地上后,她盘腿坐了下来,双手似乎结了一个印,嘴里不出声地在默念着什么,闭目凝神了几秒钟后,她手朝着纸人一指,大喝一声道:“起!”

    只见原本平躺在地上的纸人被她喝了这么一声后,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托住了后背,缓缓起身,竟然自己立了起来,然后便晃晃悠悠地顺着石板路走进了浓雾之中。

    我跟陆颜夏相处了十几天,知道她会道术,凌冰跟小何也曾见识过她的手段,所以看到这神奇的一幕还好,张新和那几个混混则瞪大了眼睛,看向陆颜夏的目光里全都充满了惊奇和畏惧之色。

    大概过了几分钟后,陆颜夏的身形忽然晃动了一下,随后她睁开眼睛,缓缓地说道:“这的确不是鬼打墙,只不过这雾有问题,它把我们困在这里了。”

    “这不可能!”我立刻反驳道:“上一次万立把我骗到这儿来的时候,这雾就已经出现了,结果第二天我不还是走了出去平平安安回到了家里吗?如果这雾真的有问题能困住人的话,我上次怎么可能还能——”

    说道这儿,我突然卡壳了说不下去了,因为就在这时,一个念头从我的脑海中蹦了出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