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恐怖直播

作者:纯真善良 | 灵异恐怖

收藏

  小说主人公是罗焱的小说叫《可怕直播内容》,它的作者是童真善良真诚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要说在这个浮燥的年代,什么最挣钱,那当然是网络直播内容了,假若有一个直播内容间,礼物收益百分之百,每过一个任务,便可给你很大一...离开寝室楼后罗焱来到了这节课的上课教室,跟上节课一样,这堂课的老师同样好奇这个长时间不上课的学生,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来上课了,可罗焱也没有多跟老师解释,直接坐到了寝室兄弟的旁边。。

恐怖直播-第九章 替身纸人

    我边吮着自己伤的手指,边看那个纸人。纸人大约有我一半高,边缘很毛躁,像是撕出的。严格而言,这都不能够算纸人,没办法算一张纸片人而已,纸人的脸部用水笔画了眉毛眼睛鼻子嘴巴,但是画得挺随随便便的。在纸人的胸口心脏处贴着一张黄裱纸,黄裱纸的一纸人大概有我一半高,边缘很毛糙,像是撕出来的。严格来说,这都不能算是纸人,只能算是一张纸片人而已,纸人的脸部用水笔画了眉毛眼睛鼻子嘴巴,不过画得挺随便的。。...

    我一边吮着自己受伤的手指,一边看那个纸人。

    纸人大概有我一半高,边缘很毛糙,像是撕出来的。严格来说,这都不能算是纸人,只能算是一张纸片人而已,纸人的脸部用水笔画了眉毛眼睛鼻子嘴巴,不过画得挺随便的。

    在纸人的胸口心脏处贴着一张黄裱纸,黄裱纸的一部分已经被我滴落的鲜血染红了,上面还写着一排甲乙丙丁子丑寅卯之类的文字。

    “这些字是什么意思?”我问道。

    “它们是你的生辰八字。”

    “什么?”我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的生辰八字是什么,你怎么会知道的?”

    “前几天无意中看到了你的身份证,上面有你生日啊,再结合你的面相推算一下,就知道了呗。”

    “这东西不是算命用的吗?你又说你不会算命,没事推算我的生辰八字干嘛?还贴在这个纸人上?”我隐隐约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生辰八字除了算命,还有很多其他用处,我当然也不是吃饱了没事干才推算你的八字,这不就是为了知道那个好地方在哪儿吗,不去那地方,怎么找到你朋友?不找到你朋友,怎么帮他驱鬼?”陆颜夏一副理所当然的架势反问道。

    “那你干嘛不自己滴血用你的生辰八字贴纸人上?”

    “嘿嘿,这个嘛,我的不管用,只有用你的才行,至于理由,等会儿你就会懂了。”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反驳,沉默了片刻后,只能讪讪地问道:“那这方法,对我不会有危险吧?”

    “当然没危险,安全得很。”

    凌冰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们对话,她虽然对陆颜夏这套神神鬼鬼的东西不置可否,但显然也很想知道万立躲藏的地点,一旁的男警察则直接把不屑写在了脸上,听了我们的对话后,甚至还小声嘀咕了一句:“装神弄鬼。”

    “对了,我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过了一会儿,陆颜夏似乎记起了什么,一下子站了起来,把先前贴在房间四壁和门窗上的符纸都给撕了下来。

    这个举动让我愣住了,正因为有了这些符,这半个月来那些玩意儿才只能光在门外叫唤,现在她把它们都撕了,这不是引鬼入室吗?正当我想开口询问时,门外突然响了笃笃笃的敲门声,然后就是那句我已经快听到吐的声音:“吴辉,走吧,该上路了。”

    我一看时间,才十点多,这些家伙比平时早来了两个小时,难不成是因为如万立所说今天是最后一次了所以才提前来吗?

    这时,陆颜夏飞快地扯了自己头上的一根头发粘在了纸人上,她把纸人平放在沙发上后,冲着一旁露出犹疑之色的两个警察道:“一会儿无论你们看到什么,都不许说话!”,然后转头掏出一张黄符贴在了我的额头上嘱咐道:“你也别出声,尽量压低自己的呼吸。”

    明明先前还在吵吵闹闹,转眼间气氛就变得紧张起来,听她这么一说,而且看她神情严肃的样子,不同于前几个晚上,于是我立刻端坐着一动都不敢动,连口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门外的声音照例在那不断催促,而我也依着惯例装死不予理睬,这么僵持了十分钟后,只听得“吱呀”一声,原本上锁的房门竟然打开了,两个穿着一黑一白的人悄无声息地飘进了房间里。

    跟第一次一模一样,这些小鬼用的还是黑白无常的样子,同样也是面无表情,而且脚不沾地,只不过跟第一次我见他们相比,这回他们可离我近多了。

    由于最初那次它们被陆颜夏的符咒给烧成了灰,所以我知道这是两个纸人,只不过是被万立身上的鬼操控着而已,加上这半个月来天天被他们骚扰,有了一定免疫能力,所以心里稍微还要好一点。

    但对那两个警察来说就全然不是这么回事了:只见他们脸上全都露出惊恐的表情,那个先前还说陆颜夏装神弄鬼的男警察,甚至都用手捂住嘴,极力克制着才没让自己叫出来。

    这两个打扮成黑白无常样子的小鬼,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后,本来已经把目光停留在了沙发上的纸人上,偏巧我刚才憋得太久,这时忍不住换了一口气,没留神动作大了点,结果就这一口气,惹得那黑白无常立刻把头一扭,死死地盯住了我。

    这一看吓得我差点魂飞魄散,连忙屏住了呼吸,连眼睛都不敢再眨,屏得我差点都要窒息时,那两位终于把头转了回去,黑无常直接甩出一条铁链,一下子套在了纸人的脖子上,用力一拉,轻飘飘的纸人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了黑白无常中间。

    “吴辉,走吧,上路了。”白无常用机械的声音重复了一遍,然后跟黑无常一起,架起了纸人,悠悠地飘出了房间外,大门也自动关上了。

    “行了,没事了。”陆颜夏说道,听到她这句话,我如蒙大赦,连忙大大地吸了几口气道:“哎呀妈,可吓死我了。”

    “活该!我刚不是都让你压低呼吸了吗?”

    “你又没说清楚,谁知道会发生这种破事啊。”因为觉得丢脸,所以我岔开话题问道:“对了,刚才那两个黑白无常不是指名道姓要我上路吗?怎么把个纸人弄走了?”

    “这还不明白?那纸人上有你的生辰八字,还滴了你的血,相当于分了一丝你的魂魄在上面,我施加了一点道术在上面,纸人就变成了一个你的分身,你本人压低了呼吸后,加上我的道符,那两只小鬼看不到你,自然就把纸人当成是你套走了。”

    “原来如此,那现在怎么办?”

    “这、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世界上难道真、真的有鬼?”这时,凌冰和那个男警察终于回过神来,脸色苍白地问道,尤其是那个男警察,嘴唇已经毫无血色,身体都在抖个不停。和之前鄙夷不屑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看到这情形,我觉得暗自好笑,陆颜夏则面带微笑地,不轻不重地回答道:“哪有,这只是在装神弄鬼罢了。”说完,她转头面向我,撕下了贴在我额头上的黄符然后说道:“现在,看你的了,快,坐地上去,盘腿坐好!”

    我不明所以地坐在地上,学着她平时打坐练气时的样子盘起了腿,只听她又说道:“现在,闭上眼睛,尽量放空脑子,什么都不要想,不过可千万别睡着了,就当自己是个死人。”

    闭上眼睛这个很容易,但要什么都不想对我来说就有些难度了,况且我又从来没死过,怎么个当法?我一边在心里抱怨着陆颜夏的强人所难,一边还是努力地放空思绪,全身上下都放松下来。

    坐着坐着,我渐渐产生了一种眩晕感,似乎整个房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而我则身处在漩涡的中心。

    “现在,慢慢地把眼睛睁开。”陆颜夏的声音不知何时起变得飘渺起来,忽远忽近,捉摸不定。

    我慢慢地睁开眼睛,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