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恐怖直播

作者:纯真善良 | 灵异恐怖

收藏

  小说主人公是罗焱的小说叫《可怕直播内容》,它的作者是童真善良真诚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要说在这个浮燥的年代,什么最挣钱,那当然是网络直播内容了,假若有一个直播内容间,礼物收益百分之百,每过一个任务,便可给你很大一...离开寝室楼后罗焱来到了这节课的上课教室,跟上节课一样,这堂课的老师同样好奇这个长时间不上课的学生,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来上课了,可罗焱也没有多跟老师解释,直接坐到了寝室兄弟的旁边。。

恐怖直播-第七章 守株待兔

    大门被陆颜夏一把拉大,我偷偷的向内望去,抬头一看门外站着两个人,一黑一白,好像是民间传说中黑白变化无常的样子。其中,黑变化无常手中拿着块铁牌,白变化无常手里举着根苦丧棒,两个人都面无表情,脸色惨白,四双碧绿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样子很是渗人。但是陆颜夏好像其中,黑无常手中拿着块铁牌,白无常手里举着根哭丧棒,两个人都面无表情,脸色惨白,两双碧绿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样子很是渗人。。...

    大门被陆颜夏一把拉开,我偷偷向外望去,只见门外站着两个人,一黑一白,似乎是民间传说中黑白无常的样子。

    其中,黑无常手中拿着块铁牌,白无常手里举着根哭丧棒,两个人都面无表情,脸色惨白,两双碧绿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样子很是渗人。

    不过陆颜夏似乎根本就没把这大名鼎鼎的黑白双煞放在眼里,手中的符纸毫不迟疑地贴了上去。刚一接触到那两个人的身体,符纸便“嘭”一声就无火自燃起来,很快火焰便蔓延到两个人身上,只一会儿功夫,就把黑白无常烧了个精光,只留下了一地灰烬。

    我愣愣地看着那堆灰烬,过了十几秒钟后,才呆呆地问道:“这就完了?”

    其实也不能怪我会这么问,毕竟不久前我还被吓得半死,末了结果发现吓唬我的源头竟然是黑白无常,更出人意料的是这哥俩居然如此不中用,还这么轻轻松松就被人一把火给烧了,哪怕是连交手一下都没有,实在是太没有真实感了。

    “完了啊,不然你还想怎样?”

    “可、可它们不是黑白无常吗?这怎么跟我知道的黑白无常差这么多啊?”

    陆颜夏定定地看了我几秒钟,然后捧腹笑道:“你当你自己是谁?能有这么大的面子请动黑白无常来拘你?只不过是两个受操控的纸人罢了。哦对了,你把这堆纸灰清理一下。”

    我拿了把扫帚,一面扫,一面问道:“那、我这就算是没事了吧?”

    “暂时没事。”她顿了一下,然后补充道:“这纸人只是傀儡,真正操纵它们对付你的人并没有现身,而且你身上有了这个咒,对方可以随时再派操纵新纸人来找你。”

    我平时从来没得罪过别人,想起之前万立对我说的那句“你逃不掉的”,再结合刚才那个梦,用屁股想都知道,肯定是万立、或者说是中邪之后的万立在这么处心积虑的对付我。

    唯一让我感到不理解的是,他既然能够搞出这种纸人什么的邪术来,为什么今天中午我刚见到他的时候他不弄我,非要到晚上搞这些鸡飞狗跳的玩意儿?

    我把这疑问对陆颜夏说了,她先是认同我的判断,然后解释道:“白天属阳,夜晚属阴,小鬼喜阴恶阳,所以一到天亮,大部分小鬼都会回避躲藏起来,听你的描述,你那朋友多半是遇到了鬼上身,小鬼虽然有了肉体,可以在白天行走,但他那点雕虫小技,在白天就用不出来了,只能在晚上趁着阴气重时对你下手。”

    听到这个解释,我苦着脸发愁道:“那照你这么说,一天不找到我那朋友把他身上的鬼赶走,我岂非以后每天晚上都别想睡觉了?”

    陆颜夏笑道:“这你倒不用担心,有我在,你尽管放宽心睡好了,只要我略施手段,什么鬼怪都进不来。”说完,她还真的掏出了几张符纸,分别贴在了门窗上。贴完之后,重重地拍了一下我的后背道:“行啦,大功告成,继续睡吧!”然后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进了我的卧室,“咣”一下关上了卧室的门。

    被她这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所感染,加上刚才她秒烧纸人也给了我信心,于是我不再多想,倒头就躺在沙发上继续呼呼大睡起来。

    这回,我没有再做恶梦,睡得踏踏实实的,一直到感到有人在拼命推我,还在捏住我的鼻子不让我呼吸,我猛地睁开眼睛,看到陆颜夏正蹲我旁边,笑眯眯地看着我。

    “怎么了?”我问道,第一反应以为又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出没,可看看她脸上的表情,似乎也不是这么回事。

    “饿。”陆颜夏的回答简单干脆。

    “擦,饿了你就去吃饭啊,弄醒我干嘛?”

    “让你请我吃啊。”

    我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了,的确到了该吃中饭的时候,不过她这理直气壮的语气是什么鬼?感觉倒像是我欠她的一样,就算对方是美女,咱也不能毫无原则地妥协啊,于是我问道:“我为什么要……”

    “因为我救了你的命!而且说不定还收不到钱,对你的救命恩人,请几顿饭不应该吗?”

    我找不到话来反驳,于是赶紧爬起来洗漱了一番,然后带着陆颜夏到外面吃了一顿,吃完之后,她又要求我陪着她到了她之前下榻的一个小旅馆,她退掉了房间,然后把行李全都搬回了我家里。用她的话说,为了更好的保护我,在解决万立的问题前,她都得和我住一起,在此期间就没必要继续租住小旅馆了,能省一天是一天。

    这个理由倒是挺冠冕堂皇,可我总觉得这丫头就是想赖在我这儿蹭吃蹭住,当然话说回来,有这样的美女来蹭吃蹭住,多少男同胞还求之不得呢,而且她的也不挑口,没要求顿顿鱼翅海参的,跟保住我的命比起来,实在划算得很。

    就这样,陆颜夏在我家住了下来,相处了几天之后,我发现这丫头对于很多现代社会的常识实在是很无知。最搞笑的是,她竟然还拿出一款早就已经淘汰过时的非智能翻盖手机向我炫耀,还说什么在她心中这是比彩电更了不起的发明,也不知道她所在的那个道观到底是有多闭塞。于是我又主动担负起了向她普及一些基本常识的职责,有了这样的插曲,日子过得倒也挺有趣的。

    而万立这小子则始终没有出现,打他手机没人接,打给朋友也没人知道他的下落,如果不是他继续天天耍那套用纸人来催我上路的把戏,我都要去警察局报失踪了。

    正如陆颜夏所说,房间里贴了符纸之后,除了那倒霉催的纸人依旧会天天在门外鬼叫外,房间里没有出现什么异象,我也没再产生过幻觉。

    头两天,听着那一声声催我上路的声音,我还觉得有些渗人,听得多了,也就没感觉了。而陆颜夏除了第一天出去秒烧了那两个纸人外,之后估计也觉得这些雕虫小技不值得她出手,所以都懒得再动。

    一开始,我还有些担心会影响到邻居惹来投诉,不过见了几次隔壁的人,他压根儿就没提过,连抱怨都没有。于是我也就任凭它们在外面叫唤了,而每天一到天亮,它们就会自动消失不见。

    反正也是闲着,到了第五天,我已经完全不怕门外的纸人了,于是索性重新开起了直播,不播别的就播这个,毕竟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灵异现象,陆颜夏在一旁看着新奇,也加入了进来,结果看直播的人数暴涨,一天的观看人数比我之前跟万立做直播的时一个星期的都多,而且刷的礼物也是蹭蹭的,一些之前小气吧啦抠门的要命的观众,忽然一个个变得大方起来。这样搞了几天后,算了算能够换到的软妹币,我甚至开始有些小自私地想着万立最好永远别再露面算了。

    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事实上我们的确跟万立开始了拉锯战,毕竟我既不知道这小子究竟在哪儿,也不知道该怎么找他,只能就这么耗着,等到哪天他按捺不住亲自出马的时候,陆颜夏的机会就来了。

    就这么过了两个多星期,这天下午,陆颜夏正在卧室里练气打坐,而我则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忽然,门外想起了一阵敲门声。

    刚开始我没在意,以为又是老惯例来了,可马上就醒悟到,现在还是白天,哪可能会有小鬼不要命地挑这个时间来催我,于是一骨碌从沙发上爬起来,走到门后通过猫眼一看,只见门外站着一男一女,还都穿着警服。

    我疑惑地打开大门,那两个警察看到我先是一愣,紧接着,那个女警用清脆悦耳的声音问道:“是吴辉先生吧?我们是警察。”说着,掏出警官证在我面前晃了一下。只见姓名一栏写着“凌冰”两个字。

    “是我,这、有什么事吗?”我略带紧张地问道,同时在脑海中快速回忆了一遍,并没有想起我有做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

    凌冰笑了笑道:“我们可以进去说吗?”

    我点点头,把大门拉开,他们两个从我身边走过,凌冰经过我身边时,一股醉人心脾的清香钻进了我的鼻子里,很是好闻,让我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凌冰长得也挺漂亮,尽管素颜不如陆颜夏,但打扮之后也差不了多少,而且陆颜夏这丫头长得虽然好看,却不怎么打扮,也不涂脂抹粉,连香水都不用,她身上的味道就是我家沐浴露的味道。

    正当我还在浮想联翩的时候,凌冰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吴辉先生,请你辨认一下,这上面的人你认识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