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恐怖直播

作者:纯真善良 | 灵异恐怖

收藏

  小说主人公是罗焱的小说叫《可怕直播内容》,它的作者是童真善良真诚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要说在这个浮燥的年代,什么最挣钱,那当然是网络直播内容了,假若有一个直播内容间,礼物收益百分之百,每过一个任务,便可给你很大一...离开寝室楼后罗焱来到了这节课的上课教室,跟上节课一样,这堂课的老师同样好奇这个长时间不上课的学生,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来上课了,可罗焱也没有多跟老师解释,直接坐到了寝室兄弟的旁边。。

恐怖直播-第六章 小鬼催行

    严禁不说,跟美女闲聊,特别是跟陆颜夏这样性格的美女闲聊,时间还过得挺快的,不知不觉就到了晚饭时间,我叫了两份外卖平台,我们俩美美地吃了一顿,然后又然后闲扯,就这么始终到了早上十点钟,万立但是也没回去,也不明白到底跑哪里去浪了。前天早上一整夜,我昨天晚上一整夜,我都没怎么睡好,虽然今天早上在城郊班车上补了一觉,但远远不够,回来后又没补成觉,一直坚持到了现在,实在是熬不住了,于是开口对陆颜夏说道:“时间都这么晚了,我看今天我朋友可能不回来了,不如……”。...

    不得不说,跟美女聊天,尤其是跟陆颜夏这样性格的美女聊天,时间还过得挺快的,不知不觉就到了晚饭时间,我叫了两份外卖,我们俩美美地吃了一顿,然后又接着闲扯,就这么一直到了晚上十点钟,万立还是没有回来,也不知道究竟跑哪里去浪了。

    昨天晚上一整夜,我都没怎么睡好,虽然今天早上在城郊班车上补了一觉,但远远不够,回来后又没补成觉,一直坚持到了现在,实在是熬不住了,于是开口对陆颜夏说道:“时间都这么晚了,我看今天我朋友可能不回来了,不如……”

    “没问题,咱们修道之人,打坐练气是基本功,通宵不睡也是常有的事,我已经习惯了,你不用担心我。”陆颜夏一边这么回答着,一边却打着哈欠。

    看她是铁了心赖在这里不走,我也没辙,只能改口道:“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去我房间睡我的床,我睡客厅的沙发就行了。”其实本来我想去睡万立床上,但一想到万立现在有问题,总觉得睡他的床心里有些毛毛的,反正客厅的沙发也够大够宽,睡起来也不会不舒服。

    而听了我的建议后,陆颜夏完全没有像普通女孩子那样谦辞推让还不好意思一番,十分干脆地就接受了,并且还一点儿都不把自己当外人的说道:“把你的衣服借我几件,我要先洗个澡,你不知道,我住的那小旅馆环境太差了,根本就不能好好洗澡,这几天可把我难受坏了。”

    我还能说什么,只能老老实实挑了几件干净衣服给她(扯句题外的,现实中要是有美女借衣服穿,恐怕也没有男人会拒绝吧?)然后她拿着衣服走进了卫生间,不过刚进去一秒钟不到,她又走了出来,拿起一根放在水果盘里的香蕉,当着我的面用力一捏,香蕉顿时变成了稀烂的一团,肉从裂开的皮里被挤了出来,看着很是恶心。

    正当我还在一脸茫然疑惑她是不是天生跟香蕉有仇时,就听她把香蕉扔到桌上,慢悠悠地说道:“你要是敢偷看的话,这根香蕉就是榜样。”然后走进了卫生间。

    我看着桌上那稀烂的一团,默然无语。

    本来,家里有一个美女入浴,就算不去偷看,听着那哗哗的水声,也是一件可以令男人遐想的事情,不过不幸的是,我家的卫生间隔音效果极好,关上门后什么声音也听不见,根本遐想不起来,加上我实在困得要命,本来还想等着陆颜夏洗完后我也洗个澡的,结果躺在沙发上等着等着就直接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我隐隐约约发现自己不知怎么地来到了一片一望无际的土地上,四周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脚下的土壤也是寸草不生,我在地上站了一会儿后,忽然蹲了下来,伸出两只手插进了土里,泥土倒很松软,于是我就这么以手代铲,开始刨起土来。

    这件事情我干得很认真,也很专注,不一会儿功夫,地上就被我刨出了一个长方形的深坑。

    看着黑黝黝的深坑,我忽然回过神来,看着满手的泥,情不自禁地想到:无缘无故的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挖坑?我要挖坑干嘛?

    还没等我想明白,我的身体就自己动了起来,直接扑通一下跳进坑里,然后居然就这么平躺下来,嘴里念念有词道:“舒服,真是舒服。”

    这时,我感到土坑旁边来了一个人,那人把头探到了土坑上方,和我四目相对,却是万立这小子,只见他邪魅地笑了一下,用低沉的声音说道:“舒服吧,舒服你就这么躺着,永远也别起来了。”说完,就开始朝我身上填土,而我就这么一动不动,一面在嘴里不住地念叨着舒服,一面眼睁睁地看着泥土一铲一铲地盖在我身上。

    我大叫一声,猛地一下子坐了起来,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自己正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客厅里黑乎乎的,灯已经灭了,大概是陆颜夏关的,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一片寂静,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从小到大,我做过的恶梦多得去了,大部分恶梦的内容都比刚才这个可怕,却没有哪个像刚才这个这样让我在醒来后还这么心有余悸的,我用手拭了一下额头,上面全是冷汗。

    我正想起身去卫生间洗把脸,忽然,从屋外传来了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

    我看了一眼我的卧室,门是关着的,想必陆颜夏此时正睡在里面,而且我也想不出她有什么理由三更半夜地跑出去;如果是万立的话,他有钥匙,没必要敲门。

    “谁!”我问道。

    没人回答我,过了几秒钟后,又是一阵敲门声,然后一个听起来有些空洞的、不带任何感情的男人声音透过大门传了进来:“吴辉,走吧,该上路了。”

    “你到底是谁?!”我又问了一遍,由于害怕和紧张,我的声音变得有些发颤。

    依旧没人回答,几秒钟后,那声音再一次催我上路。

    “上你妈!少给我装神弄鬼的,老子不吃这一套!”我破口大骂了一声,同时跑到我的卧室前,敲门想把陆颜夏叫起来。

    没想到这丫头根本没锁门,我一敲,门就开了,只见陆颜夏正背对着我直楞楞地站在床上,清冷的月光透过窗玻璃照在她身上,在墙上投下了一条长长的影子,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我刚打算叫她,就见她竟然把头扭过了一百八十度,一脸漠然地用屋外那个男人一模一样的语气说道:“你没听见吗?该上路了。”

    这场景实在太惊悚了,我被吓得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手脚并用地倒退着向后爬去,才刚爬了没几下,一只手猛地从我身后伸出来抓住了我的肩膀,一把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

    我顿时觉得眼前一亮,回过神来一看,发现我站在客厅里,客厅里的灯已经亮了,陆颜夏正站在我身后,一只手还抓着我的肩膀,带着疑惑的语气问道:“你在干嘛啊,大半夜不好好睡觉鬼叫什么?”

    一看到她,我的脸都白了,一把甩开了她的手,指着她大叫道:“鬼,鬼!”

    结果,刚喊了两声,她冲到我面前,跳起来在我头上狠狠敲了一个爆栗,满脸怒容地说道:“你叫我什么?你再敢喊一声试试?”

    头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感让我彻底清醒过来,看着眼前的陆颜夏红润的脸色和丰富的表情,我意识到眼前这个大概是真的。此刻,她正穿着我的衬衫,露出了修长的大腿,看着很是性感诱人,不过眼下我可没心情去欣赏这些,连忙指着卧室说道:“房、房间里还有一个你!”

    “什么?你怎么知道?难道你去卧室偷看我了?”陆颜夏面容一冷,狠狠地瞪着我,简直比里面的那位还可怕。

    我连忙把刚才从做恶梦开始的经历描述了一遍。

    听我讲完,陆颜夏脸上的神情缓了下来,笑道:“不用担心,那房间里没有我,你也没进去过,你刚才经历的都是幻觉。”刚说完,屋外又传来了敲门声和催我上路的声音。

    我指着门外抖抖索索地问道:“这、这也是幻觉?”

    “这个可不是幻觉了。”陆颜夏的语气里竟然露出了兴奋的神色,搓着手道:“憋了这么久,可算让我等到了!我倒要看看,来的到底是何方神圣!”说罢,她转身跑回了卧室,不一会儿又跑了出来,手里还捏着一个褡裢。

    只见她拉开褡裢,从里面掏出一沓符纸,抽出其中一张贴在我的身上,结果刚一贴上去,本来澄黄色的符纸迅速发黑,不一会儿整张符纸就变得跟煤炭一样黑。见此情形,陆颜夏那两弯细眉向上挑了挑,又拿出一张符纸贴了上来,结果还是一样。

    陆颜夏咦了一声,而她这声咦则让我紧张万分,连忙问道:“这、这是什么意思啊?”

    “看走眼了呗。”她轻轻地摇了摇脑袋:“我本来以为你只是接触到鬼物后沾染了一些它们的气息,倒没想到它在你身上下了一个咒。”

    一听到这个咒字,我立刻联想起日本恐怖片《咒怨》来,接着又联想到电影开头那段关于咒怨谁碰谁死的解说,顿时慌张得要命,哭丧着脸问道:“这个咒是什么东西?我会不会死?”

    “不用担心,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硬要说的话,这个咒跟指示牌的作用差不多,主要是为了方便鬼物找你——”顿了几秒钟后,陆颜夏向着大门外努了努嘴:“喏,就像这种的。”

    “管它是哪种的,你赶紧想办法帮我把这个咒给弄掉啊。”

    “我弄不掉。”陆颜夏十分干脆地秒答。

    “什么?那我不是死定了?”

    “有我在,你怕什么?再说,弄不掉你身上的咒有什么,直接把过来找你的鬼物清除掉不就行了吗?”说完,她用食指跟中指抄起两张符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大门口扑了过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