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恐怖直播

作者:纯真善良 | 灵异恐怖

收藏

  小说主人公是罗焱的小说叫《可怕直播内容》,它的作者是童真善良真诚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要说在这个浮燥的年代,什么最挣钱,那当然是网络直播内容了,假若有一个直播内容间,礼物收益百分之百,每过一个任务,便可给你很大一...离开寝室楼后罗焱来到了这节课的上课教室,跟上节课一样,这堂课的老师同样好奇这个长时间不上课的学生,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来上课了,可罗焱也没有多跟老师解释,直接坐到了寝室兄弟的旁边。。

恐怖直播-第三章 怪异基友

    不幸中的万幸的是,这些怪异无比的鬼火除了已发出令人无法忍耐的哀号之外,像是倒并也没其他的攻击性举动,也也没对我导致威胁。但我依旧不敢大意,而已蜷在座椅上,不时摸出手机瞥几眼时间,如此熬日子了半个小时多一点后,听着窗外的哀号越发低声,最后完全听看不见但我依旧不敢大意,只是蜷缩在座椅上,时不时掏出手机瞥一眼时间,如此苦熬了一个小时多一点后,听着窗外的哀嚎越来越小声,最后完全听不见了,我这才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看向窗外。。...

    万幸的是,这些诡异无比的鬼火除了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哀嚎之外,好像倒并没有其他的攻击性举动,也没有对我造成威胁。

    但我依旧不敢大意,只是蜷缩在座椅上,时不时掏出手机瞥一眼时间,如此苦熬了一个小时多一点后,听着窗外的哀嚎越来越小声,最后完全听不见了,我这才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看向窗外。

    外面依旧笼罩着浓重的雾气,不过那些鬼火已经不见,应该是飘远了。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在经历过刚才的鬼火后,我更加不敢走出车外,只能干躺着继续熬时间,一面祈祷着赶紧天亮。

    熬着熬着,我渐渐有了睡意,而且越来越浓,但又不敢真得睡死过去,所幸,在此期间,我的四周再也没有发生其他怪事,于是就在这半睡半醒之间,一直挨到了早上八点多。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这种半足不足的睡眠其实是最痛苦的,我刚爬起来,就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眼睛也干涩地要命,整个人的动作都变得木木的,好像慢了半拍一样。

    经过了一夜的时间,万立仍然没有回来,不知是死是活,而外面的雾却没有一点消散的迹象,反而更浓了,只不过能见度倒是跟我想的一样因为天亮的缘故提升了不少。

    迟疑了几秒钟后,我还是放弃了去寻找万立的打算,毕竟以我现在的精神状态,实在不适合找人,就算去找,万一真遇到了什么事,恐怕都自身难保,只能白白把自己搭进去。事到如今,还是赶紧回去求助比较好。

    打开车门,活动了一下筋骨后,我打开了手机的指南针功能,由于我压根儿就不知道万立来的时候走的是哪条路(实际上我根本看不出有什么路来),只能朝着与车前灯光照射相反的方向快步走去。

    透过白茫茫的雾气,我依稀可见四周的景色都差不多,看着像是在一片草地上,零星地竖着几棵树,加上雾气笼罩,如果不是有这个指南针功能,搞不好真的很容易迷路。

    我照着指南针,足足走了有半个小时,周围的雾气终于开始渐渐变得稀薄,又走了一段路后,才算彻底消散了,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条土路,路的另一侧则是一片一望无垠的庄稼田。

    这地方对我来说陌生得很,但在经历昨晚那惊魂的一夜以及那仿佛没有尽头的雾气之后,没有什么比眼前的景色更让我觉得可爱的了,很正好这时有一辆电动三轮车从土路上开了过来,于是我拦下了三轮车,给了开车的男人二十元钱,他把我拉到了附近的一个车站上,然后我一个人又孤零零地在站台上等了快四十分钟后,才等到了一辆城郊往返的班车,经过一路颠簸,等我终于回到市区时,都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

    因为在班车上又补了一觉,我的精神状态总算恢复了一点,不过肚子却饿得要命,于是我在外面随便吃了一点东西,然后就往家里赶——这一夜实在把我折腾死了,我得好好休息一番。

    这会儿,手机的信号已经恢复了,我本来打算报警,可转念一想,我到底要跟警察说什么呢?说我的好朋友万立突然失常把我骗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然后他扔下我一个人跑掉不见了?现在离昨天还不到二十四小时,要报失踪也不够条件,就算我能说服警察去找人,可那地方我根本不知道在哪儿,要怎么带警察去找呢?

    无奈之下,我只能一边朝家里走去,一边绞尽脑汁想着到底应该怎么办。

    结果等我到了我家楼下,眼睛立刻直了:我分明看到,那辆我们租来的汽车,正安安静静地停在离我不足五米的地方。

    我二话不说立马冲到家门口,打开房门一看,果然就看见万立懒洋洋地躺在客厅沙发里,正心不在焉地盯着天花板看。

    看到他这幅样子,一股难以言状的情绪从我的心底油然升起,但还没等我开口说什么,他反倒抬起头,一看到是我,立刻一个翻身坐了起来跟我打招呼道:“哟,辉子,你可算回来了。”

    “少跟我来这套,说,你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压住了满腔的怒气,冷冷地问道。

    没想到万立竟然一脸不满地看着我回答道:“这话该我问你才对吧?不是说好了一起搞次大的吗?我都带你到了地方了,你怎么没跟上来?”

    擦,当时那情形,我敢跟上去吗?我在心中暗骂一句,没好气地问道:“废话,就算我没及时跟上,你见我没来,不会回来找我吗?我还那么大声地叫你,你却没回答我,昨晚我等了你一夜,你都没回来过,这你怎么解释?!”

    听我说完,万立脸上的哀怨之色更重了:“还说呢,昨天我冲得太快,在黑暗中又看不太清楚,一个不留神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好死不死头还磕在一块石头上,当场就昏过去了,你瞧瞧。”说着,他扒开头发,果然在脑门上有一块地方破了皮,上面还涂着紫药水。

    他继续抱怨道:“本来以为你会马上跟来发现我的,没想到一直等到我自己醒过来,都没见着你的影子——”说到这儿,万立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真不知道该说你聪明谨慎呢,还是说你胆小自私。”

    直到现在,我依旧不认为我昨天的选择是错的,就算时间倒流,我也会再做一次同样的选择。

    不过他现在说这么一句话,明显是在讽刺我了,这当然让我很不爽,于是不高兴地问道:“喂,你这么说算什么意思?”

    “啊?”万立茫然地看了我一眼:“怎么了?我说什么了吗?”

    “没什么。”我懒得再跟他继续纠缠下去:“然后呢?”

    “然后我就原路返回了啊,结果到那儿一看只剩下车,你小子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打你手机也打不通,我找了你很久,都没找到你,只能自己开车先回来了,我也是刚才到家,本来还想先躺一会儿然后报警,让警察去找你,没想到你倒自己回来了,对了,你是怎么回来的?”

    我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仔细地盯着他的脸,试图看出些什么破绽来。

    老实讲,他的这个回答跟昨天的解释一样,虽然不是很完美,但似乎也能自圆其说,可不知为什么,我就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尤其是短短两天昏了两次,有这样的巧合吗?

    可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结果来,见我默然不语,万立走过来,勾着我的肩膀说道:“行了辉子,就算昨天咱俩倒霉,今天晚上咱们再去搞一次,肯定会大获成功的!”

    一想到昨天晚上从我面前飘过的那上百团来历不明的鬼火,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一口回绝道:“去个屁!你知不知道你挑的那破地方邪门的很?说什么我也不会再去了。”

    这时,万立露出了一个跟昨天夜里一模一样的木讷的笑容,凑近我的耳边,轻声说道:“你说不去就不去?嘿嘿,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