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恐怖直播

作者:纯真善良 | 灵异恐怖

收藏

  小说主人公是罗焱的小说叫《可怕直播内容》,它的作者是童真善良真诚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要说在这个浮燥的年代,什么最挣钱,那当然是网络直播内容了,假若有一个直播内容间,礼物收益百分之百,每过一个任务,便可给你很大一...离开寝室楼后罗焱来到了这节课的上课教室,跟上节课一样,这堂课的老师同样好奇这个长时间不上课的学生,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来上课了,可罗焱也没有多跟老师解释,直接坐到了寝室兄弟的旁边。。

恐怖直播-第一章 直播出事

    我叫吴辉,是一名搞灵异直播内容的网络主播。说是这么说,但是实际上这个圈子里的人都明白,简言之的灵异直播内容什么的实际上都是扯蛋,我这个毕竟也真不出来,只但是是打了个灵异的幌子,实际上是事先找下等等废旧工厂、了拆到一半的居民楼之类地点,在里面提早做点简说是这么说,不过其实这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所谓的灵异直播什么的其实都是扯淡,我这个当然也真不起来,只不过是打了个灵异的幌子,实际上就是预先找下诸如废弃工厂、已经拆到一半的居民楼之类地点,在里面提前做点简单的布置,然后大半夜的跟我的搭档万立两个人一起去“探险”。。...

    我叫吴辉,是一名搞灵异直播的网络主播。

    说是这么说,不过其实这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所谓的灵异直播什么的其实都是扯淡,我这个当然也真不起来,只不过是打了个灵异的幌子,实际上就是预先找下诸如废弃工厂、已经拆到一半的居民楼之类地点,在里面提前做点简单的布置,然后大半夜的跟我的搭档万立两个人一起去“探险”。

    一路上,我们两人互相抬杠,等碰到了我们提前布置好的一些小机关或者小道具时,要么他装成被吓到,要么我装成被吓到,然后两个人再互相挤兑嘲笑一番,就收工完事了。

    事实上,看直播的观众都不傻,也没人真的指望会从这种灵异直播里看到什么真的灵异事件,而我跟万立的这档直播剑走偏锋,跟其他那些灵异主播不同,本身就不以灵异当卖点,而是把重点放在了互相抬杠跟挤兑上,所以意外的受到了很多已经看厌了那些装神弄鬼直播的观众的好评,也积累了一些小小的人气,总算是也能混一口饭吃了。

    这天,我跟万立来到了一座公园里,据说这地方要改建成一座立交桥,所以公园里被掘得东一块西一块,横沟竖壑的,边上还停着好几台挖掘机。由于施工的关系,这公园里不会有人来了,到了晚上,歇工的施工工人也不会在这里停留,也就留了两个看护设备的,于是我跟万立决定把这期直播的地点选在这里,决定在这公园消失前好好利用一把做一期直播。

    跟往常一样,我们溜进了公园后,先是编了个故事,把这公园的恐怖大大渲染了一番,然后两个人一边斗嘴,一边来到了公园里的一座荷花池旁。

    我冲着摄像头说道:“各位请看,这就是那个传说中闹鬼的荷花池了,就像我刚才说的,之前有个女生,因为失恋,一气之下就投进了这荷花池,溺水而死,死后冤魂不散,但凡晚上有一男一女接近,如果表现得太过亲密的话,就会惹得厉鬼现身……什么?你们说我跟万立俩都是男的?啧,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咱们万爷天生一副当伪娘的料,要是再化点妆,简直是倾国倾城,怕是这荷花池的女鬼都要自惭形秽了,是不是啊,万爷?”说完,我把摄像头转向万立,等着他配合我。

    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没有照着预先安排好的那样回答,只是干站在那里,愣愣地看着我,似乎在发呆。

    我连着给他使眼色,却不管用,于是我只能喊了一声“万爷!”来提醒他。

    结果这一喊,万立的双腿居然开始打起了哆嗦,在一旁路灯的映照下,他的脸色变得无比煞白,喉结不住地上下蠕动,张着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这样持续了五、六秒后,他终于颤抖着抬起手,指着我结结巴巴地说道:“后、后、后面。”

    无论是从动作还是表情,万立都表现得十分逼真,被他营造起来的气氛说感染,我都真觉得有些害怕起来,可当我万分紧张战战兢兢地扭头向后面看过去时,背后除了昏暗的荷花池外,什么都看不见,也没有任何异样。

    我顿时气得不行,因为按照我们事先的商定,这个时候原本应该是他反唇相讥,而我继续损他,接着他拉动钢丝,把预先沉在荷花池里的人头模型拉出水面,并放出提前录制好的怪声,然后我就装成被吓得屁滚尿流的样子,最后由他发现真相然后嘲笑我一番。

    结果现在这小子居然抢在我前面,连模型都没拉出来就装得这么害怕,完全打乱了剧本,这让我还怎么直播下去?

    我正在盘算着应该怎么补救,只听得“扑通”一声,万立忽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面手脚并用向后缩去,一面大叫道:“别过来!别过来!”叫了两声之后,竟然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见此情形,我心里咯噔一下:虽然严格来说我们这档节目并不能算是真的灵异节目,但好歹也都是在三更半夜的户外搞直播,没一点胆量还真干不来,所以我很清楚万立不是那种胆小的家伙,而他先前表现得那么害怕,现在竟然似乎还吓晕了过去,看样子他可能是真的见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想到这儿,我觉得身体有些哆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壮起胆子四处张望。

    可看了半天还是和刚才一样,四周除了荷花池和一些被挖掘出的泥土堆成的小山包之外,真的什么东西都没有,连四周的空气都很温和,一点儿阴森的感觉都没有。

    然而万立却是实实在在昏过去了,我过去摇了摇他,没反应,拍拍他的脸,也没醒过来,最后我甚至到荷花池里掬了一捧水浇到了他头上,依旧没用,如果不是看他还有呼吸,简直就跟个死人差不多了。

    这下可没办法了,剩下我一个人,直播也搞不成了,于是只能对着观众说了几句道歉的话后,关了直播,然后一把拉起了万立,扛着他走出了公园,还好这公园离我家不算太远,于是我扛着他,吭哧吭哧朝家里走去。

    走了将近一刻钟后,终于回到了我们租住的屋子里,我把万立放在沙发上,还想着是不是应该送他去医院,结果这时,他忽然睁开了眼睛,带着一种难以言明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后,又闭上眼睛,没几秒的功夫,竟然打起呼噜来。

    听着那震天的鼾声,我哭笑不得,我本来打算立刻叫醒他,可一来他实在睡得太熟根本叫不起来,二来把他弄回家里我也被折腾得够呛,觉得很累很疲惫,所以我决定先去睡觉,睡醒后再找他算账。

    第二天一大早,我刚睡醒走出卧室,就看到这小子正生龙活虎地坐在餐桌旁边吃着油条。

    一看到我,万立立刻指了指桌上,用含混不清的声音说道:“辉子,你的早点我帮你买了,吃吧。”

    “吃你大爷!”一看到他这幅精神抖擞好像没事人儿一般的欠揍样,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一面扯过一根油条狠狠地咬了一口一面质问道:“你小子昨晚搞什么东西?你看见什么了?”

    没想到万立一脸迷茫地回答道:“我看见什么了?我什么也没看见啊。”

    “放屁!没看见什么你会怕成那鸟样?最后还昏过去跟头死猪一样!”

    “我前面那是装害怕啊。”万立振振有词道:“你想,咱们直播了这么多次,老是同样的套路,观众不会厌倦吗?所以我就出其不意一下,也好增加点观众的新鲜感,只是没想到辉子你太不争气,临场反应的能力竟然那么差,我不过临时改动了下,你居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扯淡!那你后面怎么会昏迷不醒的?可别告诉我你那也是装的?我都把水浇你头上了!”

    万立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你知道我平时就有些低血糖,昨天后来我不是坐地上了吗?那一下坐得太快太猛,血液供应不上,一下子就失去知觉了。不过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纯属意外,纯属意外。”

    尽管我知道万立是有轻微的低血糖,不过说真的他这解释实在不太能令人信服,我死死地盯着万立的脸,但他的神情很坦然,眼神也没有躲闪和隐瞒的神色,似乎不像在说谎。

    见我似信非信的样子,万立又说道:“你相信我啊,真的什么情况都没有,再说那地方不是我们亲自挑的吗?有没有问题你还不清楚?”

    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毕竟我对鬼神这种东西的原则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虽然从来没见到过鬼,但还是尽量躲远点比较好。所以之前我直播的那些个地方,都是我跟万立精心挑选过的,看着阴森,其实平静得很,像那些真的死过人的凶宅或者有什么灵异传闻的地方,我是绝对不会去的。

    而那个公园我跟万立当然也事先调查过,前身是一座寺庙,后来在文革时期因为破四旧的关系给拆了,就改成了公园,而无论是寺庙也好公园也罢,都干净得很,既没死过人,也没听过有什么怪事。

    “好吧,我相信你了。”我苦着脸说道:“不过这次可真被你害惨了,无缘无故中断直播,掉粉是板上钉钉的事了,都不知道得花多久才能补回来!”

    万立嘿嘿一笑,不知为何,那笑容给人的感觉竟然有些诡秘,只见他拍了拍胸脯道:“放心吧辉子,这事儿包在我身上,我知道有个地方,特别适合搞咱们的直播,本来我是打算留着在鬼节时当压轴的,现在提前拿出来算将功补过,这回咱们搞个大的,绝对能吸粉吸到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