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恐怖直播

作者:纯真善良 | 灵异恐怖

收藏

  小说主人公是罗焱的小说叫《可怕直播内容》,它的作者是童真善良真诚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要说在这个浮燥的年代,什么最挣钱,那当然是网络直播内容了,假若有一个直播内容间,礼物收益百分之百,每过一个任务,便可给你很大一...离开寝室楼后罗焱来到了这节课的上课教室,跟上节课一样,这堂课的老师同样好奇这个长时间不上课的学生,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来上课了,可罗焱也没有多跟老师解释,直接坐到了寝室兄弟的旁边。。

恐怖直播-第一章 第一份工作是灵异直播

    我,罗斯特,穿行在破旧不堪的楼梯上,月亮了爬上夜中,除了市中心依然灯红酒绿,这个城市边缘的废旧工厂早已沉进夜幕。至于我为什么半夜里不好好的睡着却跑去这废旧工厂来花样作死,得从我公司招聘了网络直播内容的工作说到。大学本科毕业后同学们都去做了自己专业一一对应的工作,学财至于我为什么半夜不好好睡觉却跑到这废弃工厂来作死,得从我应聘了网络直播的工作说起。。...

    我,罗斯特,行走在破旧的楼梯上,月亮已经爬上夜中,除了市中心依然灯红酒绿,这个城市边缘的废弃工厂已然沉入夜幕。

    至于我为什么半夜不好好睡觉却跑到这废弃工厂来作死,得从我应聘了网络直播的工作说起。

    大学毕业后同学们都去做了自己专业对应的工作,学财务的做了会计,学英语的做了老师,学播音的去了电视台,而我就选择做一名

    给人们制造快乐的网络主播!

    我才不会说我只是不想工作又不想听家里长辈唠叨囧。

    一边做着白日梦,一边新浪微博,发了一条微博,开始描述高校女寝室闹鬼的事情,就在本市的S高校。

    那是个如冬天阴云一样苍白寒冷的日子,苏苏和往常一样晚自习回了寝室,四人寝室,两个双人床平行在寝室门的两边,苏苏睡上铺。

    想打开寝室灯却发现寝室灯像是坏了,但也无所谓,给舍管大妈留个言就好,厕所灯是好的,只是有些暗,但也足以苏苏洗漱一番,上床正要打开手机刷刷新浪,突然听到床底下有挠床板的声音。

    “静静别闹了,有事就说,有屁就放,本姑娘今天刚在图书馆接受马克思主义的光荣洗礼,什么牛鬼蛇神都要畏我三分,哈哈哈哈哈哈。”

    可床板地下一直在挠,苏苏有些烦了,这静静今天也太静静了,怎么不说话的,等她翻身下床要和静静打闹一番让静静开口求饶时,她却没有找到静静的人,下铺的被子和床单整整齐齐的,像是静静一直没回来一样,那么,隔壁床?

    好像大家都没回来,这寝室不大,只有苏苏一个人,还是让苏苏感觉有些空旷,苏苏满腹怀疑的回到床上,那是谁在挠床板呢?

    正想着挠床板的声音又传来了,越来越刺耳,而且似乎离苏苏很近很近,就像是靠在一起一样。

    “我说怎么没找到静静,原来我忘记我把静静的尸体绑在床底下啦。”

    “辣鸡主播,故事写的真假,图片一看就是百度过来了,这种吓小学生的东西也好意思发出来?怕不是把所有人智商当成和你一个水平了。”

    “好吧我承认这个故事是我编的,但你要说假我就不高兴了,我好歹冥思苦想了这故事一整天呢,你倒是说说什么样的才算作真实?”

    “http/zhenshilingyi/xinlang/cn.com”那新浪的喷子也不和我多BB,抬手就甩出另一个微博的地址,我兴冲冲的就点了进去,说不定可以参考一下应付一下明天的直播呢。

    废弃的工厂,破旧的医院,与世隔绝的山村,看起来很平凡的烂尾楼,除了那个烂尾楼,前面这三个地方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看上去是真的很恐怖,荒无人烟不说,到处都有种破败的气息。

    废弃的工厂离我这住的出租屋倒也不算很远,吃完晚饭坐个公交车晃晃悠悠一个小时就到。

    前面是一个开上去还不错的小区,褐色的高楼林立,典雅欧洲时尚风范,看上去是一座还比较高档的小区。

    可是后面却是一栋栋残楼,一个个打好了地基,竖起了竹高,看上去就是建了一半,分明是一栋栋烂尾楼,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小区的开发商放弃了建房子。

    而路的尽头就是那个传说中闹鬼的废弃工厂,天色有些阴沉沉的,工厂门口大开,看上去像一个择人而噬的巨兽的血盆大口!

    工厂大门后的第一楼看过去一目了然,一楼空洞洞的什么都没有,而二楼则要上去才知道。

    我也很无语,走近了工厂就觉得这天黑的也太快了,都伸手不见五指了,看到的都是光秃秃的墙壁,废弃的装材料的罐子,钢筋条条,看上去都荒废好久了。

    上了一层楼发现有个小楼梯可以通向工厂后面,看看楼上也太鸡二黑了,就顺着这方小天地走到工厂的大楼后面,小楼梯两边都是墙,前面又是一座楼,从下往上看可以看看没有云的天空,就像是怪兽马上要闭上的嘴。

    呸呸呸,哪有什么怪兽,有怪兽这小区的居民怎么活得好好的,走到了工厂后面又是一座一楼空荡荡的大楼,不会这工厂就是这样一座座的大楼了,不过这个大楼没有看到通向大楼背后的楼梯了,只有一个像是通向未知地带的楼梯。

    等等,我来这个楼的楼梯呢?我回头一找,只看到一个大楼的墙壁,噢对了,我现在是在一楼,那个楼梯是从二楼过来的。

    只有往高处的楼梯有一丝光亮,回头就是黑漆漆的,也是,月亮在头顶咯,等我到了楼顶俯视一下就一口气下楼回去咯。

    虽然只有第二层楼我都没有仔细探索,但都是些工厂废料也没什么看头,后面的楼只觉得周围越来越黑也不敢到处跑,只好跟着唯一的上楼的光,也不知我这是多少层了,感觉我都要累趴了,现在就这么累,下楼怕不算更累,还是下去吧?

    正这么想着我猛然看到一道光,原来光不是天上的月光,是这层楼发出来的,有光总有人吧,果然我看到了模糊糊的人影。

    “那边的大兄弟,我来这找人啊!”我随口乱编着理由,提前开口出声,免得突然冒出来吓到他,等会就说我叔叔失踪了在这了我就来找他,也不知这个说法会不会比我突然冒出来更吓人。

    但我定睛一看那光边却不是一个人,而是一道道模糊糊的身影,一个个脸色卡白,有男有女,看到我都露出一张胆寒的笑脸,就像看到了自己的宵夜一样。

    我勒个大槽,这真的是人麽,为什么他们双脚不用沾地的,是加了什么特技,为什么他们舌头可以伸辣么长,难道是方便舔盘子麽?我怕是见鬼了!

    双脚像是被凝固在地上,一动也动不了,我该做什么?

    反抗?我拿什么反抗?一腔热血麽?

    逃跑?我用脚跑跑得过他们用飘的麽?

    天边闪亮的是我的死兆星麽,我离死亡近的就像我这个手机离我眼睛的距离!

    各位朋友,月黑风高的晚上,不睡觉,干嘛跑出来遛弯?我嘴里说着口花花,正想回头拔腿就跑,却怎么也动弹不得,一点力气都没有!

    完了完了,正当我山穷水尽、走投无路的时候,脑袋机灵一闪,以前看过一本杂书,里面讲些牛鬼蛇神的东西,别的不怎么记得,我倒是想起来它说什么对付鬼就需要血——还只有舌头血才奏效!

    我猛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霎时间,一股腥甜的味道涌上我的鼻腔,使我感觉有点头晕,但我马上又清醒的意识到,这群野鬼正在大步朝我进发,不管如何,保全性命才是最紧要的事情了。

    鲜血的味道在污浊的空气中似乎异常活跃地弥散开来,我能感受到一股由内而发的力量正在扩散,这一瞬间有点出神,搞不懂为什么自己的力量正在身上逐渐恢复!莫非真的是这个舌头血的功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