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重生之最强女婿

作者:明喜 | 都市异能

收藏

  《重生之最强女婿》是由作者明喜著作的都市类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重生之最强女婿》精彩节选:一个热血警察重生到了一个纨绔大很少全身,发生了一系列暧昧故事,努力故事。人生的改变在于自己的努力,她没有使自己沉迷在酒林肉池、香烟街花巷,而是用自己的成长告诉人们,努力不息,幸福不息,人生没有终点。...这是土匪还是售票员?我这里还没想明白,女孩就一把将我按到行李箱上,自己也麻溜地坐在我的腿上,没有丝毫的尴尬和难为情。小黄毛很满意这个效果,他晃着手里的扳手吼道,“老子警告你们,老老实实坐车,叫你们怎样你们就怎样,不要自讨苦吃。”经他这么一恐吓,车内空间果然大了许多,后面的猪仔也顺利装车。车子启动以后,再想站起来就不可能了,下面已经没有落脚之地。女孩虽然没说什么,但我觉得难为情,毕竟,我是个刚刚年满十八的精壮大小伙。我在想,如果另一个箱子不放到行李架上或许就好了,最起码她不会坐我腿上。最开始我还蛮紧张,心里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不然这车上众目睽睽之下,我要有点不合适的反应,那就出糗了。想着就闭眼,默背《白毛女》歌词: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但问题是,小伙我绝对是个好小伙,但车却不正经,这一路上非是要摇摇晃晃,颠颠耸耸,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腿上坐着个小姑娘,难免有些尴尬。女孩察觉到什么,她回头看我,目光气恼。我急忙道歉,结结巴巴地道:“我,这个,不怪我……”话没说完,车里喇叭响起刘德华的经典歌曲,都怪我,都怪我,看不清事情快另有个结果……女孩噗嗤一下笑了,她转过头不再看我,就像什么都没发生。她可以当做没发生,我却不能,我的脸发烫,身子也在发烫,心脏砰砰直跳。这时女孩忽然转过头,把头埋在我肩上,双手也搂住我脖子。我瞬间懵逼,慌的不知所措,手都不知要放哪里。就听女孩在我耳边低声说:“假装我男朋友。”我还没来得及消化这句话的意思,前面就传来女孩的哭声,很多人都抬起头,尽力地向前看。一个刀疤脸中年男子站起来吼道:“都坐好,不管你们的事。”前面的人瞬间又矮下去一大片,我伸长脖子,看见在司机驾驶室跟前,三四个男的围着一个黄发女子,几个男人都发出嘿嘿的坏笑,黄发女子蹲在地上,埋头呜呜地哭。后来的我当然知道这辆车是湘南帮下面的一条线,他们主要是卖猪仔,偶尔也抢劫,看到漂亮妹子有机会也不会放过。他们做这些事的时候很有技巧,抢劫不会超过两千块,欺负女孩子也会看脸下手,那些衣着暴露看起来不太正经的女孩子是首要选择,有些气场强大的女子他们也不会主动招惹,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湘南帮新领袖上台才被彻底禁止,此是后话不提。就说当时,我是茫然的,我像个木头一样呆呆地看着前面,几个男人在做什么我很清楚,他们两个人拉着女孩胳膊往上提,让她趴在发动机箱上面,另外两个则挡住车上猪仔视线,女孩的哭声不断,听起来很绝望,却也没做任何徒劳的反抗。莫名愤慨涌上我心头,拳头也跟着硬起来。朗朗乾坤光天化日,这帮人竟然如此胆大妄为?没有丝毫顾忌?还有这满车的乘客,都是瞎了眼吗?我难以抑制的想要站起来,女孩察觉到我的愤怒,她惊讶地看着我,急切地小声道:“你做什么?不要动!”前面女孩高叫一声,但车上的人真的就像猪仔一样,他们全都麻木的闭上眼,假装听不到。就在我暴怒的前几秒,一个浑厚的声音在前方炸裂,“王八蛋,给我住手!”所有人都被这爆喝震醒,全部回头看他。除了司机,他只是回头看了一眼,眯起眼睛,嘴角一声嗤笑,又转头继续开车了。那个浑厚声音的主人很激动,他迅速脱掉上衣,露出里面的迷彩背心。所有人都齐呼一声,这个男人的身份不言自明,他是个当兵的。至少曾经是。他的出现缓解了黄发女孩的危机,因为前面几个施暴者全都回过头来,一起盯着当兵的看。士兵不是孬种,他从众猪仔中挤出,指着几个男人道:“大白天的你们想干嘛。”我能看到他背心覆盖不住的地方布满了壮硕的腱子肉,此刻正激动地跳动着。我期待着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等待着这个当兵的将那几个混球挨个放倒,让他们退回我们多余的车钱。然而我想错了,当兵的一句话刚说完,小黄毛的扳手就轮到他脑袋上,紧接着刀疤脸一膝盖顶在他小腹上,他连哼都没哼,就像一桩水泥那样,重重地倒下去。车上的人全都吓傻了,像泥塑一样定格,每个人眼里都写着失望,失望过后,就是恐惧。在这南国他乡,每个人都循规蹈矩,不敢招惹是非,因为他们知道,对于这里而言,他们太渺小了,少一个多一个并不会影响什么,但对于他们的家人而言,他们是天,他们是地,他们就是全世界。所以,他们不能出事,也不敢出事。女孩依然趴在我的肩膀上,我感觉到她的身体在索索发抖。当兵的倒在地上,小黄毛朝地上唾了一口,用脚踢士兵的脸,笑骂:“**毛,当兵了不起啊?丢!”这次说什么我也按捺不住了,他可以打人,但他不能侮辱当兵的,做一名合格的解放军战士,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我气的双眼冒火,但士兵的遭遇却给了我当头一棒,我清楚地知道,如果我贸然出去,也会跟他一样的下场。尽管理想很伟大,但在残酷的现实面前,理想就变得无比脆弱。我的拳头攥了又松,松了又紧,上还是不上?这是个问题。上了,我一个人能单挑他们六个吗?按我以往的战绩,一挑五是极限,并且对手是跟我一样的学生,没什么战斗经验,而面前这几个,妥妥的社会人,下手又黑又狠。不上,就眼睁睁看着他们施暴而自己却袖手旁观?很多时候,不是我们不够伟大,而是现实逼迫的我们没法伟大。刀疤脸在众人的簇拥下骄傲地审视着我们,仿佛这车上的乘客都是他的阶下囚,他哼了一声,威严而蛮横地说道:“这句话我只说一遍,在我的车上,就老老实实听话,谁也不要给我搞事。”说完,刀疤脸阴狠地扫视众人,他的两个手下把士兵左右架起来,刀疤脸嘿嘿笑着,忽然用力一捅,士兵发出闷声痛叫。我坐在后面伸长脖子看,只知道士兵被捅,但捅的什么部位却不知道。此时此刻,我心里一万个期盼,希望士兵被捅的是大腿而不是肚子。前面又传来许多女人惊恐的叫声,她们紧紧的缩成一团,把士兵周围空出来,没人敢上前搀扶那士兵一把。除了先前那个黄头发女孩,她知道士兵是为她受的伤,所以她第一时间扑过去,流着泪搀扶士兵。我只看到士兵软下去,发出轻微的哼哼,其他的一概凭猜测。女孩紧紧抱着我的脖子,小声在我耳边说,“不要冲动,他们会杀人的。”车上气氛变的恐怖起来,所有人都闭口不语,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空气静的可怕。因为士兵的出现,又发生了流血事件,车上的几个流氓也没了玩妹子的心情,各自摆了个合适的姿势站立,相互点烟,冷眼看着车上乘客。黄头发女孩哭声就没停过,此刻换成抽噎,她祈求司机道:“能不能停车,我想带他去看医生。”“这是高速路,停车你也出不去。”司机这倒是实话,士兵受了伤,最近的医院也得下了高速才有。仿佛是怕黄发女子心不安,又或者是故意说给乘客们听,司机慢条斯理的补充道:“放心啦,他是皮外伤,缝几针就好啦。”黄发女子还在抽噎,“可是他流了好多血。”司机哎呦一声,“流血又怎么样呢?都没有你每个月月经流得多,有什么好怕?”黄发女子又道:“那能不能先找个纱布还是别的什么,先帮他止血包扎。”司机一声嗤笑,“怎么,你心疼他?心疼他为什么一开始要叫呢?他们要玩你就给他们玩玩,又少不了你几两肉,你为什么不配合呢?非要哭?有什么好哭?男人女人不就是那样子啦,现在这样好啦,非得要见血才高兴?”司机说完又指着士兵道:“还有你呀,为什么要管闲事?你有那个本事逞英雄吗?你知道逞英雄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今天就给你上一课,以后管好自己,没事别逞英雄,华南这个地方别的不多,就是人多,小兄弟,记住这个教训。”叶宁是什么德行,他们两个当父母的最清楚了,从小到大,叶宁都不知道惹了多少麻烦,如今更是变本加厉,气得叶如山几次都想将他赶出家门。可现在听到叶宁的话,两个人真是被吓住了。“老婆,叶宁他……脑袋没问题吧?赶紧送去医院检查一下!”叶如山也担心了起来,叶宁怎么可能会说这样的话,这不像他啊,莫不是脑袋被打坏了?洛芙赶紧喊着管家去安排车:“吴妈,跟小王说下,准备车去医院……”“爸妈,我没事,你们真的不用担心了,”叶宁拉着洛芙的手,笑道,“我知道以前做了很多错事,让你们一直很生气,以后不会了,放心吧。”洛芙还想说什么,叶宁直接转身上了楼:“我先去洗个澡,身上臭死了,等会儿还得去学校。”看着叶宁的背影,叶如山和洛芙有些呆滞,脸上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老婆,叶宁他真的没事吧?”叶如山还是很担心。“怎么?就不许我儿子浪子回头?今晚睡书房吧你!”洛芙甩了叶如山一脸,哼了一声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留下一脸无奈的叶如山。水哗啦啦地洒落,叶宁看着自己的身体,仿佛战斗的画面还在眼前,太诡异了,自己竟然身死重生,这一切真是难以置信。他是特种兵中的王者-――修罗!如今却重生在一具柔弱的身体内。“这又是一种新的生活么。”叶宁低语,突然有了父母,让他有些不习惯,但想到叶如山和洛芙那关心的眼神,他又觉得心底一阵温暖,“也罢,既然重生于此,那就重新生活,不过这身体……似乎有些弱啊。”前世的自己,实力强大,是站在世界巅峰的男人,而今这身体早已经被酒色掏空,看来必须进行锻炼,尽快把实力恢复过来。换好了衣服,叶宁走下楼来,吴妈已经将炖好的参汤给端了过来。“少爷,夫人给你炖的,快趁热喝吧。”吴妈小心翼翼道。“谢谢吴妈,你辛苦了。”叶宁笑了笑,开口道,吴妈顿时愣住,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显得有些意外,搓了搓围裙,一脸的局促,“不辛苦不辛苦,少爷你快喝吧。”看着那一大碗的参汤,叶宁直接一口气喝了下去,这种东西对他来说,跟在野外嚼树根差不多,不过这是洛芙炖的,让叶宁感觉心底更多了一丝暖意。喝完了参汤,叶宁直接离开,他还是大四的学生,该完成的学业要完成,答应了洛芙要浪子回头,可不是说说而已。驾驶着他的跑车,叶宁到了天海大学,这是全国闻名的学府,一般的人想考进来都难,但有权有势的人,不过一句话的事而已。才刚走进学校,远处几个学生就指指点点起来,故意跟叶宁保持距离,似乎生怕跟叶宁沾上什么关系一般。“那个败类竟然没死,又回来了!”“跟王洋抢女人,真是找死,走走,快去告诉王洋!”几个人有些幸灾乐祸,看到叶宁,眼里都是不怀好意,推搡着立刻离开。叶宁并不在意,他抱着两本书,朝着教室走去,他的专业是电子商务,手上两本书却是马克思主义和古文观止。身为华国顶级特工,叶宁掌握的知识涵盖了各个领域,但对老马的思想还真是没有什么了解,难不成杀敌还需要用到马克思主义?。

重生之最强弃少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主角张恒许芷晴)

    新书推荐,《重生之最强弃少》是不如吹牛最新写的一本社会都市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是张恒许芷晴,内容主要讲:"孽畜,竟敢做出这等丧尽天良之事情!"刚恢复意识,张恒就听见了一声饱含着痛心和失望的怒斥。他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发现附近站满了人,它们的脸或是愤怒,或是戏谑,或是嫉恨……最前面的是一个貌似威严的中年人...他朦朦胧胧的睁开眼,发现周围站满了人,他们的脸上或是愤怒,或是戏谑,或是嫉恨……最前面的是一个貌似威严的中年人,他怒容满面,犹如一头发怒的狮子。。...

    "孽畜,竟敢做出这等丧尽天良之事!"

    刚刚恢复意识,张恒就听到了一声饱含着痛心和失望的怒斥。

    他朦朦胧胧的睁开眼,发现周围站满了人,他们的脸上或是愤怒,或是戏谑,或是嫉恨……最前面的是一个貌似威严的中年人,他怒容满面,犹如一头发怒的狮子。

    这是哪?

    记忆如同开闸的洪水一般涌入了他的脑海。

    张家是静海市数一数二的大家族,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张恒,正是张家的下一代继承人。这个家伙是标准的豪门恶少,吃喝嫖赌,不学无术,也不知道做过多少荒唐事……而如今,他居然把主意打在了自己大.嫂身上。

    "原本以为你就算再怎么不成器,也好歹有几分人性,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大逆不道,你对得起你死去的大哥吗?"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人说着,眼里满是厌恶。

    这个人叫张承安,是张恒的二叔。

    "禽兽不如,根本不配做张家的继承人!"一个和张承安有几分相似的年轻人冷冷说道。

    他叫张远,是张承安的儿子。

    看着这两个人,张恒心中涌出强烈的恨意,这是属于身体原主人的执念。

    他压根就没有打过大.嫂许芷晴的主意,是张远给他下了药,将他丢到了许芷晴的房间里……并且许芷晴也被下了药,不然的话,身体早就被酒色掏空了的张恒根本就没有机会。

    张恒苏醒后,立刻反应过来自己闯了多大的祸,然而已经晚了,张承安父子已经带着所有人冲了进来……这个不成器的败家子当时就被吓死了,而另一个世界的张恒,却是鸠占鹊巢,借用他的身体重生。

    下意识的,张恒看了眼边上的许芷晴。

    饶是他修行千年,但这许芷晴的姿色还是让他眼前一亮,肌肤洁白如雪,颜如舜华,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浑身上下洋溢着一种如梦似幻的美感,尤其是此刻衣衫不整,修长的双腿蜷缩,露出的芊芊玉趾上,涂满了朱红豆蔻,映着昏暗的灯光,却能反射出道道迷幻般的光彩。

    她也看着张恒,眼里充满了怨恨。

    她刚刚过门,还没有来得及洞房,新婚丈夫就离奇死亡,原本就已经孤苦无依,却又遭遇到这样的事情。

    "逆子,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最先说话的中年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叫张承业,是张恒的父亲,也是张家这一代的家主。

    "我是被人陷害的。"莫名其妙的卷入这么一场纷争,张恒的心情自然不会好,倘若他能有十分之一,不,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实力,也能够轻松解决眼下的麻烦。

    可眼下,他因为渡劫失败,兵解重生,来到了陌生的地球,一身修为,早就消散,就凭他现在孱弱的身体,杀只鸡怕是都难,所以他只能无奈辩解。

    这种辩解,显然很是苍白。

    "都这个时候了,还当众撒谎,真是没救了。"张承安冷冷说道。

    张承业失望的看了张恒一眼,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他不配做张家的继承人!"

    "这种丧心病狂的禽兽,简直是张家最大的耻辱。"

    "滚出张家,我们张家没有这种畜生!"

    或许是早就安排好的,又或许真的是犯了众怒,所有在场的张家人纷纷开口,声讨着还光着**的张恒。

    "这是个阴谋……"张恒眼中涌出一抹寒意。

    他和原来那个张恒的记忆渐渐融合,渐渐地,也有了张恒的感情,这个败家子,生前最大的执念就是洗清冤屈,让陷害他的人不得好死!

    不得不说,这对于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张恒来说并不难,他只需要一点时间来恢复修为,然而现在,他最缺的就是时间。

    他可是知道的,张家这种大家族规矩森严,像是这种情况,就是直接被打死,那也合情合理。

    生与死,全在张承业的一念之间。

    "大哥,莫非你还要包庇这个孽障吗?"张承安眼中闪烁着阴狠的光芒。

    "若是家主徇私枉法,我等不服!"

    很多张家人开口,分明是要把张恒置之于死地。

    看着这些人,张恒的眼神愈发森冷,他堂堂仙尊,竟然沦落到被这些凡夫俗子指指点点的地步!

    "放心,我不会包庇这个孽畜的!"张承业复杂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深吸一口气,咬牙说道:"我决定,将张恒逐出张家,从此以后,无论生死,和张家再无瓜葛!"

    咝!

    很多人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张承业居然这么狠。

    要知道张恒就是个五毒俱全的败家子,并且之前还仗着张家的少主的身份,得罪了不少人,把他逐出家族,基本上就等于把他逼上了死路。

    "家主英明!"

    很多人称赞,紧接着幸灾乐祸的看向张恒。

    事实上,张承业也在看着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让他意外的是,这个胆小懦弱的逆子,在得到如此残酷的判决后,竟然很是平静,他的眼神就像是一潭死水,根本就猜不透他此刻的想法。

    张恒起身,慢条斯理的穿着衣服,丝毫不管众人嘲弄的眼神。

    穿好后,他看向蜷缩在角落的许芷晴,叹息说道。

    "我会负责的。"

    这句话在许芷晴听来,毫无疑问是巨大的羞辱。

    "滚!"

    张恒仰天大笑,最后看了众人一眼,却是大踏步的离开了张家。

    众人渐渐散去。

    书房之中。

    "爸,就这么轻易地放过这小子?"张远低声询问。

    "放心,他活不了多久的。"张承安冷冷说道。

    ……

    被逐出张家,对于曾经的张恒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但现在,却是不算什么。

    当务之急,自然是恢复修为。

    张恒已经发现,这个世界灵气稀薄,根本不足以支撑他修炼,尤其是城市之中,更是处处浑浊。

    他从张家净身出户,银行卡那些肯定是不能用了,摸了摸口袋,还有个几百块钱,这是他最后的财产了。

    他叫了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市郊的山脚下。

    远离城市,靠近大自然,果然灵气浓郁了许多。

    他徒步进山,越往里面走,灵气越是浓郁。

    "这个身体实在是太废物了……"才走了半个多小时,张恒就累的气喘吁吁,要是换到他那个世界,怕是连一天都活不下去,光是那些凶恶的妖兽,都足以致命了。

    走不动了,他干脆不走,而是盘膝坐了下来。

    对于一般修行者来说,修炼要重要的就是是灵根。

    灵根就是天赋,这具身体是标准的废柴体质,别说是修仙了,就是练武都够呛。

    但这对于张恒来说,却并不是问题。

    他所修行的功法,来自于一个古老的传承,对灵根没有任何要求,但却需要无穷无尽的灵气。

    他修行一千多年,就成为了高高在上的仙尊,正是靠这门功法,但有利也有弊,这门功法越到后边,所需要的灵气数量越是变态……

    但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却是不需要担忧那么多。

    深呼吸后,他沉下心来运转功法。

    渐渐的,林子里变得安静了起来,所有蛇虫鼠蚁都预感到了危险,仓皇的逃窜。

    一刻钟后,狂风大作。

    在这片树林的上空,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其中蕴含着吞噬万物的可怕气息,一缕缕灵气汇成细流涌入其中,一颗颗树木,小草,全部开始泛黄,枯萎,生气被抽离……

    又过了一刻钟,林子里又恢复了平静,张恒缓缓睁开眼。

    "练气一层,总算有些自保之力了。"

    他打坐的百米范围,已经没有任何生气了,所有的草木全部枯萎。

    张恒摇了摇头,朝着林子外边走去。

    这种方法只能用一次,要想再有突破,必须得寻思别的门路。

    就在他即将走出山林的时候,忽然间听到了一阵呼救声。

    他驻足停留,抬眼望去。

    不远处,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人正朝着他这个方向狂奔而来,一边跑,一边喊着救命。

    而在她背后,有一群人追赶。

    因为突破到了练气一层的缘故,张恒的视力得到了百倍的加强,即使是隔着夜色,也能轻松看清楚女人的面貌。

    这一看,却让他有些吃惊。

    鹅蛋脸,大长腿,马尾辫,还有那一颗标志性的美人痣……不正是洛依然么?

    又是一个在败家子张恒的记忆中留下浓墨重彩的女人。

    洛依然,是洛家的大小姐,地位不在败家子张恒之下,并且从小就聪明,长的又是国色琉璃,是标准的天之骄子,而这败家子,偏偏看上了这女人,在学校里追求未果后,央求着张承业给他提亲,结果不仅没成,反而被洛家羞辱。

    洛依然更是扬着脖颈,傲然说道:"就算是嫁给一条狗,我也不会嫁给你!"

    很显然,她是看不上恶少张恒的。

    从那以后,败家子消沉了一些天,之后更加堕落……

    靠近后,洛依然看到了张恒,眼里先是诧异,继而露出喜色:"居然是你这个废物,快,给我拦住他们!"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