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重生之最强女婿

作者:明喜 | 都市异能

收藏

  《重生之最强女婿》是由作者明喜著作的都市类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重生之最强女婿》精彩节选:一个热血警察重生到了一个纨绔大很少全身,发生了一系列暧昧故事,努力故事。人生的改变在于自己的努力,她没有使自己沉迷在酒林肉池、香烟街花巷,而是用自己的成长告诉人们,努力不息,幸福不息,人生没有终点。...这是土匪还是售票员?我这里还没想明白,女孩就一把将我按到行李箱上,自己也麻溜地坐在我的腿上,没有丝毫的尴尬和难为情。小黄毛很满意这个效果,他晃着手里的扳手吼道,“老子警告你们,老老实实坐车,叫你们怎样你们就怎样,不要自讨苦吃。”经他这么一恐吓,车内空间果然大了许多,后面的猪仔也顺利装车。车子启动以后,再想站起来就不可能了,下面已经没有落脚之地。女孩虽然没说什么,但我觉得难为情,毕竟,我是个刚刚年满十八的精壮大小伙。我在想,如果另一个箱子不放到行李架上或许就好了,最起码她不会坐我腿上。最开始我还蛮紧张,心里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不然这车上众目睽睽之下,我要有点不合适的反应,那就出糗了。想着就闭眼,默背《白毛女》歌词: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但问题是,小伙我绝对是个好小伙,但车却不正经,这一路上非是要摇摇晃晃,颠颠耸耸,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腿上坐着个小姑娘,难免有些尴尬。女孩察觉到什么,她回头看我,目光气恼。我急忙道歉,结结巴巴地道:“我,这个,不怪我……”话没说完,车里喇叭响起刘德华的经典歌曲,都怪我,都怪我,看不清事情快另有个结果……女孩噗嗤一下笑了,她转过头不再看我,就像什么都没发生。她可以当做没发生,我却不能,我的脸发烫,身子也在发烫,心脏砰砰直跳。这时女孩忽然转过头,把头埋在我肩上,双手也搂住我脖子。我瞬间懵逼,慌的不知所措,手都不知要放哪里。就听女孩在我耳边低声说:“假装我男朋友。”我还没来得及消化这句话的意思,前面就传来女孩的哭声,很多人都抬起头,尽力地向前看。一个刀疤脸中年男子站起来吼道:“都坐好,不管你们的事。”前面的人瞬间又矮下去一大片,我伸长脖子,看见在司机驾驶室跟前,三四个男的围着一个黄发女子,几个男人都发出嘿嘿的坏笑,黄发女子蹲在地上,埋头呜呜地哭。后来的我当然知道这辆车是湘南帮下面的一条线,他们主要是卖猪仔,偶尔也抢劫,看到漂亮妹子有机会也不会放过。他们做这些事的时候很有技巧,抢劫不会超过两千块,欺负女孩子也会看脸下手,那些衣着暴露看起来不太正经的女孩子是首要选择,有些气场强大的女子他们也不会主动招惹,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湘南帮新领袖上台才被彻底禁止,此是后话不提。就说当时,我是茫然的,我像个木头一样呆呆地看着前面,几个男人在做什么我很清楚,他们两个人拉着女孩胳膊往上提,让她趴在发动机箱上面,另外两个则挡住车上猪仔视线,女孩的哭声不断,听起来很绝望,却也没做任何徒劳的反抗。莫名愤慨涌上我心头,拳头也跟着硬起来。朗朗乾坤光天化日,这帮人竟然如此胆大妄为?没有丝毫顾忌?还有这满车的乘客,都是瞎了眼吗?我难以抑制的想要站起来,女孩察觉到我的愤怒,她惊讶地看着我,急切地小声道:“你做什么?不要动!”前面女孩高叫一声,但车上的人真的就像猪仔一样,他们全都麻木的闭上眼,假装听不到。就在我暴怒的前几秒,一个浑厚的声音在前方炸裂,“王八蛋,给我住手!”所有人都被这爆喝震醒,全部回头看他。除了司机,他只是回头看了一眼,眯起眼睛,嘴角一声嗤笑,又转头继续开车了。那个浑厚声音的主人很激动,他迅速脱掉上衣,露出里面的迷彩背心。所有人都齐呼一声,这个男人的身份不言自明,他是个当兵的。至少曾经是。他的出现缓解了黄发女孩的危机,因为前面几个施暴者全都回过头来,一起盯着当兵的看。士兵不是孬种,他从众猪仔中挤出,指着几个男人道:“大白天的你们想干嘛。”我能看到他背心覆盖不住的地方布满了壮硕的腱子肉,此刻正激动地跳动着。我期待着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等待着这个当兵的将那几个混球挨个放倒,让他们退回我们多余的车钱。然而我想错了,当兵的一句话刚说完,小黄毛的扳手就轮到他脑袋上,紧接着刀疤脸一膝盖顶在他小腹上,他连哼都没哼,就像一桩水泥那样,重重地倒下去。车上的人全都吓傻了,像泥塑一样定格,每个人眼里都写着失望,失望过后,就是恐惧。在这南国他乡,每个人都循规蹈矩,不敢招惹是非,因为他们知道,对于这里而言,他们太渺小了,少一个多一个并不会影响什么,但对于他们的家人而言,他们是天,他们是地,他们就是全世界。所以,他们不能出事,也不敢出事。女孩依然趴在我的肩膀上,我感觉到她的身体在索索发抖。当兵的倒在地上,小黄毛朝地上唾了一口,用脚踢士兵的脸,笑骂:“**毛,当兵了不起啊?丢!”这次说什么我也按捺不住了,他可以打人,但他不能侮辱当兵的,做一名合格的解放军战士,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我气的双眼冒火,但士兵的遭遇却给了我当头一棒,我清楚地知道,如果我贸然出去,也会跟他一样的下场。尽管理想很伟大,但在残酷的现实面前,理想就变得无比脆弱。我的拳头攥了又松,松了又紧,上还是不上?这是个问题。上了,我一个人能单挑他们六个吗?按我以往的战绩,一挑五是极限,并且对手是跟我一样的学生,没什么战斗经验,而面前这几个,妥妥的社会人,下手又黑又狠。不上,就眼睁睁看着他们施暴而自己却袖手旁观?很多时候,不是我们不够伟大,而是现实逼迫的我们没法伟大。刀疤脸在众人的簇拥下骄傲地审视着我们,仿佛这车上的乘客都是他的阶下囚,他哼了一声,威严而蛮横地说道:“这句话我只说一遍,在我的车上,就老老实实听话,谁也不要给我搞事。”说完,刀疤脸阴狠地扫视众人,他的两个手下把士兵左右架起来,刀疤脸嘿嘿笑着,忽然用力一捅,士兵发出闷声痛叫。我坐在后面伸长脖子看,只知道士兵被捅,但捅的什么部位却不知道。此时此刻,我心里一万个期盼,希望士兵被捅的是大腿而不是肚子。前面又传来许多女人惊恐的叫声,她们紧紧的缩成一团,把士兵周围空出来,没人敢上前搀扶那士兵一把。除了先前那个黄头发女孩,她知道士兵是为她受的伤,所以她第一时间扑过去,流着泪搀扶士兵。我只看到士兵软下去,发出轻微的哼哼,其他的一概凭猜测。女孩紧紧抱着我的脖子,小声在我耳边说,“不要冲动,他们会杀人的。”车上气氛变的恐怖起来,所有人都闭口不语,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空气静的可怕。因为士兵的出现,又发生了流血事件,车上的几个流氓也没了玩妹子的心情,各自摆了个合适的姿势站立,相互点烟,冷眼看着车上乘客。黄头发女孩哭声就没停过,此刻换成抽噎,她祈求司机道:“能不能停车,我想带他去看医生。”“这是高速路,停车你也出不去。”司机这倒是实话,士兵受了伤,最近的医院也得下了高速才有。仿佛是怕黄发女子心不安,又或者是故意说给乘客们听,司机慢条斯理的补充道:“放心啦,他是皮外伤,缝几针就好啦。”黄发女子还在抽噎,“可是他流了好多血。”司机哎呦一声,“流血又怎么样呢?都没有你每个月月经流得多,有什么好怕?”黄发女子又道:“那能不能先找个纱布还是别的什么,先帮他止血包扎。”司机一声嗤笑,“怎么,你心疼他?心疼他为什么一开始要叫呢?他们要玩你就给他们玩玩,又少不了你几两肉,你为什么不配合呢?非要哭?有什么好哭?男人女人不就是那样子啦,现在这样好啦,非得要见血才高兴?”司机说完又指着士兵道:“还有你呀,为什么要管闲事?你有那个本事逞英雄吗?你知道逞英雄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今天就给你上一课,以后管好自己,没事别逞英雄,华南这个地方别的不多,就是人多,小兄弟,记住这个教训。”叶宁是什么德行,他们两个当父母的最清楚了,从小到大,叶宁都不知道惹了多少麻烦,如今更是变本加厉,气得叶如山几次都想将他赶出家门。可现在听到叶宁的话,两个人真是被吓住了。“老婆,叶宁他……脑袋没问题吧?赶紧送去医院检查一下!”叶如山也担心了起来,叶宁怎么可能会说这样的话,这不像他啊,莫不是脑袋被打坏了?洛芙赶紧喊着管家去安排车:“吴妈,跟小王说下,准备车去医院……”“爸妈,我没事,你们真的不用担心了,”叶宁拉着洛芙的手,笑道,“我知道以前做了很多错事,让你们一直很生气,以后不会了,放心吧。”洛芙还想说什么,叶宁直接转身上了楼:“我先去洗个澡,身上臭死了,等会儿还得去学校。”看着叶宁的背影,叶如山和洛芙有些呆滞,脸上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老婆,叶宁他真的没事吧?”叶如山还是很担心。“怎么?就不许我儿子浪子回头?今晚睡书房吧你!”洛芙甩了叶如山一脸,哼了一声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留下一脸无奈的叶如山。水哗啦啦地洒落,叶宁看着自己的身体,仿佛战斗的画面还在眼前,太诡异了,自己竟然身死重生,这一切真是难以置信。他是特种兵中的王者-――修罗!如今却重生在一具柔弱的身体内。“这又是一种新的生活么。”叶宁低语,突然有了父母,让他有些不习惯,但想到叶如山和洛芙那关心的眼神,他又觉得心底一阵温暖,“也罢,既然重生于此,那就重新生活,不过这身体……似乎有些弱啊。”前世的自己,实力强大,是站在世界巅峰的男人,而今这身体早已经被酒色掏空,看来必须进行锻炼,尽快把实力恢复过来。换好了衣服,叶宁走下楼来,吴妈已经将炖好的参汤给端了过来。“少爷,夫人给你炖的,快趁热喝吧。”吴妈小心翼翼道。“谢谢吴妈,你辛苦了。”叶宁笑了笑,开口道,吴妈顿时愣住,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显得有些意外,搓了搓围裙,一脸的局促,“不辛苦不辛苦,少爷你快喝吧。”看着那一大碗的参汤,叶宁直接一口气喝了下去,这种东西对他来说,跟在野外嚼树根差不多,不过这是洛芙炖的,让叶宁感觉心底更多了一丝暖意。喝完了参汤,叶宁直接离开,他还是大四的学生,该完成的学业要完成,答应了洛芙要浪子回头,可不是说说而已。驾驶着他的跑车,叶宁到了天海大学,这是全国闻名的学府,一般的人想考进来都难,但有权有势的人,不过一句话的事而已。才刚走进学校,远处几个学生就指指点点起来,故意跟叶宁保持距离,似乎生怕跟叶宁沾上什么关系一般。“那个败类竟然没死,又回来了!”“跟王洋抢女人,真是找死,走走,快去告诉王洋!”几个人有些幸灾乐祸,看到叶宁,眼里都是不怀好意,推搡着立刻离开。叶宁并不在意,他抱着两本书,朝着教室走去,他的专业是电子商务,手上两本书却是马克思主义和古文观止。身为华国顶级特工,叶宁掌握的知识涵盖了各个领域,但对老马的思想还真是没有什么了解,难不成杀敌还需要用到马克思主义?。

《重生之最强弃少》小说章节列表精彩试读 张恒许芷晴小说全文

    《重生之最强弃少》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社会都市小说,这本书籍的作者是不如吹牛,主人公叫张恒许芷晴,小说主要讲的是: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很大,同样的事,有的人做起床易如反掌,而有的人难于登天。比如说张恒,从练习气一层突破到练习气二层对她来说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没想到这地球上,竟然也有灵玉石……"张恒吐出一口浊气,从公园的...比如说张恒,从练气一层突破到练气二层对他来说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很大,同样的事情,有的人做起来易如反掌,而有的人难于登天。

    比如说张恒,从练气一层突破到练气二层对他来说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没想到这地球上,竟然也有灵玉……"张恒吐出一口浊气,从公园的长椅上站了起来。

    此刻,天已经蒙蒙亮。

    他昨夜意外从洛依然那里得到一块灵玉,品质虽然不高,但其中也有精纯的灵气,将其吞噬之后,张恒也就顺理成章的到了练气二层。

    对于他来说,练气一层和二层的差别并不大,但是却给了他希望,地球上既然有灵玉,那么会不会也有灵石,灵药呢?

    只要有足够的灵物,张恒就能以最快的速度恢复修为,回到他的世界。

    想要得到这些东西,那么张恒就不得不解决一个问题:金钱!

    他被张家逐出门户,银行账户全部冻结,身上的钱所剩无几,连租房子都够呛,昨晚上更是在公园的长椅上打坐了一夜。

    修炼需要财,侣,法,地,排在第一位的就是财富。

    "这个世界有自己的规则,我最好不要去打破……"张恒皱眉思索,若是在修仙界,缺少财富那倒是好办,直接动手去抢好了,那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可地球,分明是有着自己的那一套规则的。

    他现在实力弱小,还没有办法对抗整个世界,低调修行,恢复实力,才是正确的道路。

    想通了这一点后,张恒一边走着,一边在思索着赚钱的法子,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间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朱砂!

    在路边,有一个出售殡葬用品的店铺,有朱砂,黄纸,冥币……张恒眼前一亮,用身上最后的钱买了朱砂,毛笔,还有黄纸。

    "老板,借贵地一用。"张恒淡淡开口,神色却是陡然间专注了起来。

    若是有人仔细看他的双眼,定然会发现他的眸子中隐隐闪烁着一抹金色的光芒……他大笔一挥,朱砂点点绽放,散落在黄纸之上,鼻尖轻点,在这红色的笔迹之中隐隐有细如发丝的金纹浮现。

    片刻之后,最后一笔完成,张恒已经是大汗淋漓。

    而他手中的毛笔,却是顷刻间化为齑粉。

    "画符篆对于如今的我来说还是有些吃力,所幸最终还是成功了,只是这凡人用的毛笔,过于脆弱,却是不堪重负。"张恒拍了拍手上的粉末,走出了店铺。

    画符篆需要灵纸,灵笔,那是需要特殊材料炼制的,张恒之所以能用最普通的材料完成,那是得益于他极高的符道造诣,换成其他修行者,是打死也做不到的。

    卖符,是张恒所想到的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

    他所画的度厄符,能够帮人挡住必死劫难,所以张恒的定价不便宜,这枚符篆他打算卖十万,多了怕是没人肯出价,少了又亏,十万块钱倒是勉强合适。

    普通人是肯定不会买的,他想了想,最终来到了静海大学。

    静海大学是顶尖学府,在世界范围内都有很大的名声,能够在静海大学读书的学生,一般来说都是天之骄子,可凡事总有例外,败家子张恒也是静海大学的学生。

    有权有势,就代表着有特权,张恒并不觉得意外,在修仙界也是一样的,那些"仙二代"也是如此。

    来到静海大学,张恒微微有些恍惚,这又是败家子的情绪在作怪了。

    有的时候,他都有点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仙尊张恒还是败家子张恒了,记忆融合之后,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多了些属于败家子张恒的情绪。

    将这种奇怪的情绪压了下去,张恒走到校门口,想了想,找了块纸板,又借了一支笔,在上面写下"十万卖符"四个字。

    做完这一切后,他将纸板撑起来,自己背着手站在旁边。

    "这不是张大少么?"

    "还真是他,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这家伙在干嘛呢?卖符?又吃错什么药了?"

    张恒可是学校里的名人,像是他这种纨绔富二代,从来都不缺乏知名度,很多人都围了过来。

    旁人的注视,并没有让张恒有丝毫的表情波动。

    在场之人,不过都是蝼蚁尘埃罢了,他堂堂仙尊,岂会在乎蝼蚁的想法?

    "鼎鼎有名的张大少,竟然跑过来卖符,我说你还真是挺有创意的啊!"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张恒淡淡的瞥了一眼,认出了来人。

    此人叫袁傲,老爹是有名的房地产商,在静海市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纨绔恶少要么臭味相投,要么则是互相看不惯,败家子张恒与袁傲很不对付,一直作对,谁也奈何不了谁。

    以张恒的角度来看,这无疑说明了败家子是个彻彻底底的废物,背靠着张家这棵大树,连个袁傲都摆不平,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你要买?"过往恩怨,对于此刻的张恒来说不值一提,他仿佛没有察觉到袁傲口吻中的讥讽,淡淡说道。

    "你以为我是傻子吗?花十万块钱买你这破符?"闻言,袁傲冷笑连连。

    张恒知道袁傲有钱,所以看他一眼,和他说一句话,如今知道他不买,顿时兴趣全无,依旧背负双手,孑然而立。

    "废物,你以为你还是过去的张家大少吗?"不知道为什么,袁傲觉得今天的张恒格外的讨厌,过往的张恒,对他是蔑视,这他倒是能理解,毕竟他是张家大少,可是如今,他已经被赶出了家门,成为了丧家犬,本该龟缩谄媚,卑躬屈膝才对,没想到反而愈发高冷了,此刻他从张恒身上感受到的不是轻视,蔑视,而是无视!

    就好像他什么都不是,看他一眼都是施舍一样。

    这种感觉让袁傲难受的爆炸,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他的呼吸都陡然粗重了起来。

    "废物,没有张家你什么都不是!"

    "我原以为,你被逐出家门后,应该有自知之明,不敢出现在我面前,没想到你竟然堂而皇之的站在了这里!"

    "说实话,我现在要弄死你,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袁傲的声音尖酸,语气刻薄,话里的意思更是充斥着羞辱。

    然而,从始至终,张恒都好像一块顽石,只是平静的立在那里,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妈的!"有的时候不理人比打人还要疼,袁傲气的够呛,几乎忍不住要动手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间看到一个女人走了过来,眼睛顿时亮了,连忙招了招手,那女人立即加快了脚步,袁傲看着张恒,面上露出古怪的笑容:"看看是谁来了!"

    闻言,张恒终于有了一点反应,他看向这渐渐走来的女人。

    周曼曼,败家子原来的女朋友,舞蹈系的系花,一个月前被他用钱砸上了床。

    可如今,这个身高一米七,走起路来婀娜多姿,画着淡妆,穿着黑色低胸装,露出深邃沟壑的妩媚女人,却是走过来,小鸟依人似得靠在了袁傲身上。

    "没有了张家,你就是一坨狗屎,你的女人,昨天就上了我的床,不得不说,滋味很不错,嘿嘿,周大美人,昨晚我还让你满意不?"袁傲哈哈大笑,右手揽住了周曼曼纤细的腰肢。

    "袁少,你可比他强多了呢。"周曼曼懂得怎么样能让袁傲最大限度的愉悦,抛了个媚眼,娇滴滴的说道。

    看着这一幕,张恒的情绪微微有些波动。

    他终于开口。

    "你想要以这种方式来让我生气,让我嫉妒,这只能说明你很可怜。"

    "可笑!"袁傲冷哼一声:"老子有的是钱,而你,却沦落到在这招摇撞骗,可怜的是你才对吧!"

    "你我都清楚,这个女人不过是玩物而已。"张恒看向周曼曼,淡淡说道:"她是我穿过的破鞋,迟早要被丢掉,可你,却捡了起来,当成掌上明珠,甚至还来到我面前炫耀,你想要证明什么?"

    袁傲的表情凝固。

    "这只能说明,你很可怜,很自卑。"

    "你总是盯着我,嫉妒着我,想方设法的想要引起我的注意力。"

    "可惜,过去我没把你放在眼里,如今,更是没有。"

    张恒始终淡然,但却字字诛心。

    这番话,犹如利剑插入袁傲的心脏,他的脸皮变成了猪肝色。

    而众人,更是一片哗然,包括周曼曼,她看着张恒的眼神中透着些怀疑。

    这个败家子是怎么了?

    刚刚那番话条理清晰,那副神态更是镇定自若,这还是那个**恶少么?

    "过去你不把我放在眼里,是因为你是张家大少,没了张家,你什么都不是!"袁傲双眼通红,他撇开周曼曼,咬牙切齿的看向张恒:"你想要卖符赚钱是吗?我告诉你,不可能,有我在,没有人敢买你的符!"

    "袁少,你放心,没人买他的破符!"

    "就是,都什么年代了,还装神弄鬼,骗傻子呢!"

    "十万块钱卖符?他估计疯了,要不叫保安吧,把他从学校赶出去!"

    众人纷纷表态,张恒本来就招人厌恶,如今失势,自然人人落井下石。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有一个声音响起。

    "谁说只有傻子才会买?"

    "**……"袁傲刚刚威胁过,马上就有人打脸,这也太不给他面子了,下意识的就要爆粗口,然而就在看到来人的时候,他却是生生的将半句脏话咽了回去,不仅如此,还变脸似得露出谄媚之色:"大小姐,您怎么来了?"

    洛依然一步步走来,出尘如仙,傲世而立,恍若仙子下凡,说不尽的美丽清雅,高贵绝俗。

    她面上的表情凝固,仿佛冰封一般,让人大气都不敢喘,有一种莫名的压力。

    然而,当她走到张恒跟前的时候,却是展颜一笑:"十万块钱是么?我买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