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重生之最强女婿

作者:明喜 | 都市异能

收藏

  《重生之最强女婿》是由作者明喜著作的都市类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重生之最强女婿》精彩节选:一个热血警察重生到了一个纨绔大很少全身,发生了一系列暧昧故事,努力故事。人生的改变在于自己的努力,她没有使自己沉迷在酒林肉池、香烟街花巷,而是用自己的成长告诉人们,努力不息,幸福不息,人生没有终点。...这是土匪还是售票员?我这里还没想明白,女孩就一把将我按到行李箱上,自己也麻溜地坐在我的腿上,没有丝毫的尴尬和难为情。小黄毛很满意这个效果,他晃着手里的扳手吼道,“老子警告你们,老老实实坐车,叫你们怎样你们就怎样,不要自讨苦吃。”经他这么一恐吓,车内空间果然大了许多,后面的猪仔也顺利装车。车子启动以后,再想站起来就不可能了,下面已经没有落脚之地。女孩虽然没说什么,但我觉得难为情,毕竟,我是个刚刚年满十八的精壮大小伙。我在想,如果另一个箱子不放到行李架上或许就好了,最起码她不会坐我腿上。最开始我还蛮紧张,心里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不然这车上众目睽睽之下,我要有点不合适的反应,那就出糗了。想着就闭眼,默背《白毛女》歌词: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但问题是,小伙我绝对是个好小伙,但车却不正经,这一路上非是要摇摇晃晃,颠颠耸耸,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腿上坐着个小姑娘,难免有些尴尬。女孩察觉到什么,她回头看我,目光气恼。我急忙道歉,结结巴巴地道:“我,这个,不怪我……”话没说完,车里喇叭响起刘德华的经典歌曲,都怪我,都怪我,看不清事情快另有个结果……女孩噗嗤一下笑了,她转过头不再看我,就像什么都没发生。她可以当做没发生,我却不能,我的脸发烫,身子也在发烫,心脏砰砰直跳。这时女孩忽然转过头,把头埋在我肩上,双手也搂住我脖子。我瞬间懵逼,慌的不知所措,手都不知要放哪里。就听女孩在我耳边低声说:“假装我男朋友。”我还没来得及消化这句话的意思,前面就传来女孩的哭声,很多人都抬起头,尽力地向前看。一个刀疤脸中年男子站起来吼道:“都坐好,不管你们的事。”前面的人瞬间又矮下去一大片,我伸长脖子,看见在司机驾驶室跟前,三四个男的围着一个黄发女子,几个男人都发出嘿嘿的坏笑,黄发女子蹲在地上,埋头呜呜地哭。后来的我当然知道这辆车是湘南帮下面的一条线,他们主要是卖猪仔,偶尔也抢劫,看到漂亮妹子有机会也不会放过。他们做这些事的时候很有技巧,抢劫不会超过两千块,欺负女孩子也会看脸下手,那些衣着暴露看起来不太正经的女孩子是首要选择,有些气场强大的女子他们也不会主动招惹,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湘南帮新领袖上台才被彻底禁止,此是后话不提。就说当时,我是茫然的,我像个木头一样呆呆地看着前面,几个男人在做什么我很清楚,他们两个人拉着女孩胳膊往上提,让她趴在发动机箱上面,另外两个则挡住车上猪仔视线,女孩的哭声不断,听起来很绝望,却也没做任何徒劳的反抗。莫名愤慨涌上我心头,拳头也跟着硬起来。朗朗乾坤光天化日,这帮人竟然如此胆大妄为?没有丝毫顾忌?还有这满车的乘客,都是瞎了眼吗?我难以抑制的想要站起来,女孩察觉到我的愤怒,她惊讶地看着我,急切地小声道:“你做什么?不要动!”前面女孩高叫一声,但车上的人真的就像猪仔一样,他们全都麻木的闭上眼,假装听不到。就在我暴怒的前几秒,一个浑厚的声音在前方炸裂,“王八蛋,给我住手!”所有人都被这爆喝震醒,全部回头看他。除了司机,他只是回头看了一眼,眯起眼睛,嘴角一声嗤笑,又转头继续开车了。那个浑厚声音的主人很激动,他迅速脱掉上衣,露出里面的迷彩背心。所有人都齐呼一声,这个男人的身份不言自明,他是个当兵的。至少曾经是。他的出现缓解了黄发女孩的危机,因为前面几个施暴者全都回过头来,一起盯着当兵的看。士兵不是孬种,他从众猪仔中挤出,指着几个男人道:“大白天的你们想干嘛。”我能看到他背心覆盖不住的地方布满了壮硕的腱子肉,此刻正激动地跳动着。我期待着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等待着这个当兵的将那几个混球挨个放倒,让他们退回我们多余的车钱。然而我想错了,当兵的一句话刚说完,小黄毛的扳手就轮到他脑袋上,紧接着刀疤脸一膝盖顶在他小腹上,他连哼都没哼,就像一桩水泥那样,重重地倒下去。车上的人全都吓傻了,像泥塑一样定格,每个人眼里都写着失望,失望过后,就是恐惧。在这南国他乡,每个人都循规蹈矩,不敢招惹是非,因为他们知道,对于这里而言,他们太渺小了,少一个多一个并不会影响什么,但对于他们的家人而言,他们是天,他们是地,他们就是全世界。所以,他们不能出事,也不敢出事。女孩依然趴在我的肩膀上,我感觉到她的身体在索索发抖。当兵的倒在地上,小黄毛朝地上唾了一口,用脚踢士兵的脸,笑骂:“**毛,当兵了不起啊?丢!”这次说什么我也按捺不住了,他可以打人,但他不能侮辱当兵的,做一名合格的解放军战士,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我气的双眼冒火,但士兵的遭遇却给了我当头一棒,我清楚地知道,如果我贸然出去,也会跟他一样的下场。尽管理想很伟大,但在残酷的现实面前,理想就变得无比脆弱。我的拳头攥了又松,松了又紧,上还是不上?这是个问题。上了,我一个人能单挑他们六个吗?按我以往的战绩,一挑五是极限,并且对手是跟我一样的学生,没什么战斗经验,而面前这几个,妥妥的社会人,下手又黑又狠。不上,就眼睁睁看着他们施暴而自己却袖手旁观?很多时候,不是我们不够伟大,而是现实逼迫的我们没法伟大。刀疤脸在众人的簇拥下骄傲地审视着我们,仿佛这车上的乘客都是他的阶下囚,他哼了一声,威严而蛮横地说道:“这句话我只说一遍,在我的车上,就老老实实听话,谁也不要给我搞事。”说完,刀疤脸阴狠地扫视众人,他的两个手下把士兵左右架起来,刀疤脸嘿嘿笑着,忽然用力一捅,士兵发出闷声痛叫。我坐在后面伸长脖子看,只知道士兵被捅,但捅的什么部位却不知道。此时此刻,我心里一万个期盼,希望士兵被捅的是大腿而不是肚子。前面又传来许多女人惊恐的叫声,她们紧紧的缩成一团,把士兵周围空出来,没人敢上前搀扶那士兵一把。除了先前那个黄头发女孩,她知道士兵是为她受的伤,所以她第一时间扑过去,流着泪搀扶士兵。我只看到士兵软下去,发出轻微的哼哼,其他的一概凭猜测。女孩紧紧抱着我的脖子,小声在我耳边说,“不要冲动,他们会杀人的。”车上气氛变的恐怖起来,所有人都闭口不语,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空气静的可怕。因为士兵的出现,又发生了流血事件,车上的几个流氓也没了玩妹子的心情,各自摆了个合适的姿势站立,相互点烟,冷眼看着车上乘客。黄头发女孩哭声就没停过,此刻换成抽噎,她祈求司机道:“能不能停车,我想带他去看医生。”“这是高速路,停车你也出不去。”司机这倒是实话,士兵受了伤,最近的医院也得下了高速才有。仿佛是怕黄发女子心不安,又或者是故意说给乘客们听,司机慢条斯理的补充道:“放心啦,他是皮外伤,缝几针就好啦。”黄发女子还在抽噎,“可是他流了好多血。”司机哎呦一声,“流血又怎么样呢?都没有你每个月月经流得多,有什么好怕?”黄发女子又道:“那能不能先找个纱布还是别的什么,先帮他止血包扎。”司机一声嗤笑,“怎么,你心疼他?心疼他为什么一开始要叫呢?他们要玩你就给他们玩玩,又少不了你几两肉,你为什么不配合呢?非要哭?有什么好哭?男人女人不就是那样子啦,现在这样好啦,非得要见血才高兴?”司机说完又指着士兵道:“还有你呀,为什么要管闲事?你有那个本事逞英雄吗?你知道逞英雄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今天就给你上一课,以后管好自己,没事别逞英雄,华南这个地方别的不多,就是人多,小兄弟,记住这个教训。”叶宁是什么德行,他们两个当父母的最清楚了,从小到大,叶宁都不知道惹了多少麻烦,如今更是变本加厉,气得叶如山几次都想将他赶出家门。可现在听到叶宁的话,两个人真是被吓住了。“老婆,叶宁他……脑袋没问题吧?赶紧送去医院检查一下!”叶如山也担心了起来,叶宁怎么可能会说这样的话,这不像他啊,莫不是脑袋被打坏了?洛芙赶紧喊着管家去安排车:“吴妈,跟小王说下,准备车去医院……”“爸妈,我没事,你们真的不用担心了,”叶宁拉着洛芙的手,笑道,“我知道以前做了很多错事,让你们一直很生气,以后不会了,放心吧。”洛芙还想说什么,叶宁直接转身上了楼:“我先去洗个澡,身上臭死了,等会儿还得去学校。”看着叶宁的背影,叶如山和洛芙有些呆滞,脸上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老婆,叶宁他真的没事吧?”叶如山还是很担心。“怎么?就不许我儿子浪子回头?今晚睡书房吧你!”洛芙甩了叶如山一脸,哼了一声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留下一脸无奈的叶如山。水哗啦啦地洒落,叶宁看着自己的身体,仿佛战斗的画面还在眼前,太诡异了,自己竟然身死重生,这一切真是难以置信。他是特种兵中的王者-――修罗!如今却重生在一具柔弱的身体内。“这又是一种新的生活么。”叶宁低语,突然有了父母,让他有些不习惯,但想到叶如山和洛芙那关心的眼神,他又觉得心底一阵温暖,“也罢,既然重生于此,那就重新生活,不过这身体……似乎有些弱啊。”前世的自己,实力强大,是站在世界巅峰的男人,而今这身体早已经被酒色掏空,看来必须进行锻炼,尽快把实力恢复过来。换好了衣服,叶宁走下楼来,吴妈已经将炖好的参汤给端了过来。“少爷,夫人给你炖的,快趁热喝吧。”吴妈小心翼翼道。“谢谢吴妈,你辛苦了。”叶宁笑了笑,开口道,吴妈顿时愣住,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显得有些意外,搓了搓围裙,一脸的局促,“不辛苦不辛苦,少爷你快喝吧。”看着那一大碗的参汤,叶宁直接一口气喝了下去,这种东西对他来说,跟在野外嚼树根差不多,不过这是洛芙炖的,让叶宁感觉心底更多了一丝暖意。喝完了参汤,叶宁直接离开,他还是大四的学生,该完成的学业要完成,答应了洛芙要浪子回头,可不是说说而已。驾驶着他的跑车,叶宁到了天海大学,这是全国闻名的学府,一般的人想考进来都难,但有权有势的人,不过一句话的事而已。才刚走进学校,远处几个学生就指指点点起来,故意跟叶宁保持距离,似乎生怕跟叶宁沾上什么关系一般。“那个败类竟然没死,又回来了!”“跟王洋抢女人,真是找死,走走,快去告诉王洋!”几个人有些幸灾乐祸,看到叶宁,眼里都是不怀好意,推搡着立刻离开。叶宁并不在意,他抱着两本书,朝着教室走去,他的专业是电子商务,手上两本书却是马克思主义和古文观止。身为华国顶级特工,叶宁掌握的知识涵盖了各个领域,但对老马的思想还真是没有什么了解,难不成杀敌还需要用到马克思主义?。

青春小说《重生之最强弃少》主角张恒许芷晴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主角叫张恒许芷晴的小说叫《重生之最强弃少》,是作者不如吹牛最新写的一本社会都市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述的是:校门口的爆炸声音动静不小,很多人都被吸引了过到。"十万块钱花的值不值,她应该已知了。"张恒嘴角挂着一抹笑意。她不用到看,就已知发生了啥。在外人看来,洛依然明媚如花,青春灿烂,但在张恒眼里,却..."十万块钱花的值不值,她应该已经知道了。"张恒嘴角挂着一抹笑意。。...

    校门口的爆炸声动静不小,很多人都被吸引了过去。

    "十万块钱花的值不值,她应该已经知道了。"张恒嘴角挂着一抹笑意。

    他不需要去看,就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外人看来,洛依然明媚如花,青春灿烂,但在张恒眼里,却是煞气临门,有灾劫将至,若没有度厄符为其挡灾,今日就是她的死期。

    "你还敢笑,真当老子不存在?"多数人都散去了,但还有一部分人停留,其中正有袁傲,他不怀好意的盯着张恒。

    "你想怎样?"张恒瞥了他们一眼。

    "自然是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抱怨了!"袁傲连连冷笑。

    在他看来,张恒的淡然不过是伪装出来的,实际上害怕的要死,只要一动手,只怕是马上就会求饶。

    "老子早就想揍你了,今天终于等到机会了!"

    "你这种**,也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人。"

    "现在跪下来叫爷爷,老子指不定还会下手轻点!"

    这群人面色潮红,面孔狰狞,眸子里满是兴奋之色。

    一个曾经高高在上的大少爷啊,无数次让他们仰望,如今跌落凡尘,落魄不堪,还有比这更爽快的事情么?

    张恒对于他们的心理很是了解,曾经他们有多卑微,如今他们就有多猖狂。

    凭心而论,败家子虽然做了许多荒唐事,但在大是大非上,还是分的清楚的,他从来没有草菅人命,也没有逼迫女人做不愿意的事情,倘若他看上了一个女人,那么方法很简单,拿钱去砸,对方答应,自然没什么好说,若是不答应,他也不会强求。

    所以,败家子并不是十恶不赦,反倒是这群人,曾经阿谀奉承,溜须拍马,如今落难,却一拥而上,想要将自己过去仰望的人踩在脚下。

    "跪下,跪下!"

    很多人兴奋的呼喊,眼中满是兴奋。

    张恒只是懒得去惹麻烦,但这并不代表他惧怕麻烦。

    他的目光渐渐变得冰冷,曾经自己是修仙界巨枭,法驾降临何处,无不是云霞衬托,山呼海啸,何时受过这等屈辱?

    就在他即将要出手的时候,忽然之间,又响起一个声音。

    "谁敢动他?"

    迎面走来的是一个女人,身材高挑,牛仔短裤,露出两条长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双腿,也不知道多少人的目光瞬间就被她的**所吸引,喉结滚动,吞咽着口水。

    她穿着平底鞋,绑着马尾,肤色很白,而且白的很健康。

    "她怎么来了?"张恒的火气瞬间消散,面色也变得古怪起来。

    来人叫江红鲤,是她的表姐。

    败家子的母亲在他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他很少跟母亲那边的娘家人接触。

    江红鲤是唯一的例外,她从小就是男孩子性格,喜欢当孩子头,败家子母亲去世后,她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非要喊着管教败家子。

    在败家子的记忆之中,江红鲤是他最怕的人之一。

    每次碰面,他都要被教训一顿,偏偏骂不得,打不过,这女人是跆拳道黑带,还拿过奖……久而久之,几乎都给他留下了心理阴影。

    很显然,这帮人也知道江红鲤的大名。

    "学姐,你难道要帮这废物?他已经被赶出张家了!"袁傲很不甘心,目光在对方雪白的大腿上狠狠扫了一眼。

    他知道,自己惹不起江红鲤。

    这女人压根不讲道理,三句话不对,就要动手,自己这伙人,只怕是还不够她揍得。

    "他当少爷的时候,是我的弟弟,被赶出了张家,一样是我的弟弟。"江红鲤指着校门口:"赶紧滚!"

    众人立即作鸟兽散,这泼辣的疯女人来了,还是先走为妙!

    "算你运气好!"袁傲恨恨的看了张恒一眼,很不爽的离开了。

    运气好?

    张恒忍不住发笑,运气好的应该是你们才对。

    "你还笑得出来?"江红鲤直接上手,揪住了张恒的耳朵。

    虽然是练气二层,但依然是肉体凡胎,所以疼痛是正常的。

    "姐,疼,撒手!"张恒抓住江红鲤柔若无骨的小手,试图将其从耳朵上拿开。

    他不敢过于用力,一来从败家子对江红鲤,从来都是又敬又怕,却没有恨意,他也是知道谁才是真正对他好的,二来则是刚刚江红鲤的话触动到了他,这个女人,倒是重情重义。

    "跟我走!"江红鲤松开手,恨铁不成钢的敲了敲张恒的脑袋。

    甩着马尾辫,迈开大长腿,当先走去。

    张恒揉了揉耳朵,突然跟人这么亲密的接触,让他觉得有点奇怪。

    不过,他并不讨厌。

    江红鲤有车,一辆红色的拉风跑车。

    这女人骨子里就很疯狂,喜欢跆拳道,飙车,张恒犹豫了下,坐在了副驾驶上。

    从败家子的记忆中他得知了一个讯息,坐江红鲤的车,似乎不是一件好事啊……

    "坐稳了。"江红鲤将车发动。

    果然如记忆一般,很是癫狂,在马路上任性穿梭,到了宽阔的地方,更是开大马力,只有马达的轰鸣声。

    如此极速,堪称风驰电掣,以往的败家子,早就已经惊恐惨叫,他甚至在车上尿过裤子……

    然而张恒却是颇为享受,修行到金丹之后,便可以御剑飞行,在云海之子穿梭驰骋,那等快意,胜过现在十倍。

    "没想到几天不见,你的胆子倒是变大了。"江红鲤惊讶的看着张恒,确认他没有吐之后,却是露出了笑容:"来,姐姐带你去个好地方。"

    张恒摸了摸鼻子,打量着四周。

    这里是个标准的小区,不能说有多豪华,但是却环境清幽,是个居住的好地方。

    一打量的功夫,大长腿表姐已经走远了,张恒摇了摇头,追了上去。

    进入单元楼,进电梯,然后拿出钥匙开门,江红鲤走进去,换上了拖鞋。

    "以后那个房间就是你的。"她指着一个方向。

    "什么意思?"张恒有点被吓到了。

    先是一声叹息。

    江红鲤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张恒,她明显认真了起来,走到了跟前,身子贴的很近。

    张恒几乎能嗅到她身上好闻的味道。

    "我早就和你说过,你要学好,要改改自己的臭毛病,你做的那些荒唐事,难道你真不觉得丢人么?"她伸出削葱根一般雪白的手指,点着张恒的脑袋:"这回吃亏了,知道姐姐的话又多正确了吧?"

    "吃亏?"张恒挑眉。

    "你有几斤几两,姐姐我还能不清楚?你小子色心不小,胆子却不大,呵呵,半夜把大嫂给办了,借你几个胆子你也不敢,你肯定是被人给陷害了!"江红鲤冷笑说道。

    闻言,张恒着实吃惊了。

    他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人对败家子这么的信任。

    准确来说,应该是了解吧。

    他的心里涌出一丝暖意,不管是从谁的角度,他接纳了江红鲤,这个女人,值得他去保护。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坏事,豪门除了有权有势之外,还吃人不吐骨头,你没有了张家庇护,以后洗心革面,重新开始,做个好人。"江红鲤说道。

    她对于张家从来没有好感,除了张恒之外,也不跟任何张家的人接触。

    江红鲤的性子古怪,我行我素,有着自己的思想,非常独立。

    "姐,你这话说的我像是蹲了大狱似得。"张恒听着觉得好笑。

    "你再这样下去,蹲大狱是迟早的事情。"江红鲤揪着张恒的脸颊,诧异的说道:"你小子现在大彻大悟了么?坐我的车不怕了,也敢正面和我说话了,我还以为你现在应该窘迫潦倒,整天唉声叹气呢。"

    张恒抿嘴一笑,没有说话。

    败家子若是没死,估计正如他所说,现在正唉声叹气,怨天尤人呢。

    "看来这一回的打击倒是救了你,不错不错,姐给你找个工作,回头就去上班,以后学着自己养活自己。"江红鲤很满意。

    上班?

    "算了吧姐,我对上班没兴趣。"张恒脸色都变了,出去上班,这多耽搁他修炼的时间。

    "不上班你还想怎么样?好吃懒做么?姐姐我可没钱养你。"江红鲤威胁说道。

    "我有钱。"张恒拿出十万块钱的支票,说道:"姐,你看,这钱足够我养活自己了。"

    哪里知道,江红鲤脸色一下子变了。

    上来就掐住了张恒的耳朵,左右开弓,把他按在沙发上就是一顿蹂躏。

    "好啊你,还以为你学好了,居然还骗人,看我怎么教训你!"

    她折磨着张恒,掐的张恒直叫唤。

    张恒也不敢用力,想伸手推开她,却不小心碰到了一处柔软,吓得他冷汗直流,连忙缩手回来。

    "姐,我没有骗你,支票是洛依然给我的!"张恒不敢乱动了,连忙叫道。

    "你说什么?"江红鲤皱着眉头,骑在张恒身上,一只手仍然揪着他的耳朵。

    "我卖了一张符给她,十万块钱。"张恒如实说道。

    闻言,江红鲤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