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重生之最强女婿

作者:明喜 | 都市异能

收藏

  《重生之最强女婿》是由作者明喜著作的都市类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重生之最强女婿》精彩节选:一个热血警察重生到了一个纨绔大很少全身,发生了一系列暧昧故事,努力故事。人生的改变在于自己的努力,她没有使自己沉迷在酒林肉池、香烟街花巷,而是用自己的成长告诉人们,努力不息,幸福不息,人生没有终点。...这是土匪还是售票员?我这里还没想明白,女孩就一把将我按到行李箱上,自己也麻溜地坐在我的腿上,没有丝毫的尴尬和难为情。小黄毛很满意这个效果,他晃着手里的扳手吼道,“老子警告你们,老老实实坐车,叫你们怎样你们就怎样,不要自讨苦吃。”经他这么一恐吓,车内空间果然大了许多,后面的猪仔也顺利装车。车子启动以后,再想站起来就不可能了,下面已经没有落脚之地。女孩虽然没说什么,但我觉得难为情,毕竟,我是个刚刚年满十八的精壮大小伙。我在想,如果另一个箱子不放到行李架上或许就好了,最起码她不会坐我腿上。最开始我还蛮紧张,心里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不然这车上众目睽睽之下,我要有点不合适的反应,那就出糗了。想着就闭眼,默背《白毛女》歌词: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但问题是,小伙我绝对是个好小伙,但车却不正经,这一路上非是要摇摇晃晃,颠颠耸耸,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腿上坐着个小姑娘,难免有些尴尬。女孩察觉到什么,她回头看我,目光气恼。我急忙道歉,结结巴巴地道:“我,这个,不怪我……”话没说完,车里喇叭响起刘德华的经典歌曲,都怪我,都怪我,看不清事情快另有个结果……女孩噗嗤一下笑了,她转过头不再看我,就像什么都没发生。她可以当做没发生,我却不能,我的脸发烫,身子也在发烫,心脏砰砰直跳。这时女孩忽然转过头,把头埋在我肩上,双手也搂住我脖子。我瞬间懵逼,慌的不知所措,手都不知要放哪里。就听女孩在我耳边低声说:“假装我男朋友。”我还没来得及消化这句话的意思,前面就传来女孩的哭声,很多人都抬起头,尽力地向前看。一个刀疤脸中年男子站起来吼道:“都坐好,不管你们的事。”前面的人瞬间又矮下去一大片,我伸长脖子,看见在司机驾驶室跟前,三四个男的围着一个黄发女子,几个男人都发出嘿嘿的坏笑,黄发女子蹲在地上,埋头呜呜地哭。后来的我当然知道这辆车是湘南帮下面的一条线,他们主要是卖猪仔,偶尔也抢劫,看到漂亮妹子有机会也不会放过。他们做这些事的时候很有技巧,抢劫不会超过两千块,欺负女孩子也会看脸下手,那些衣着暴露看起来不太正经的女孩子是首要选择,有些气场强大的女子他们也不会主动招惹,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湘南帮新领袖上台才被彻底禁止,此是后话不提。就说当时,我是茫然的,我像个木头一样呆呆地看着前面,几个男人在做什么我很清楚,他们两个人拉着女孩胳膊往上提,让她趴在发动机箱上面,另外两个则挡住车上猪仔视线,女孩的哭声不断,听起来很绝望,却也没做任何徒劳的反抗。莫名愤慨涌上我心头,拳头也跟着硬起来。朗朗乾坤光天化日,这帮人竟然如此胆大妄为?没有丝毫顾忌?还有这满车的乘客,都是瞎了眼吗?我难以抑制的想要站起来,女孩察觉到我的愤怒,她惊讶地看着我,急切地小声道:“你做什么?不要动!”前面女孩高叫一声,但车上的人真的就像猪仔一样,他们全都麻木的闭上眼,假装听不到。就在我暴怒的前几秒,一个浑厚的声音在前方炸裂,“王八蛋,给我住手!”所有人都被这爆喝震醒,全部回头看他。除了司机,他只是回头看了一眼,眯起眼睛,嘴角一声嗤笑,又转头继续开车了。那个浑厚声音的主人很激动,他迅速脱掉上衣,露出里面的迷彩背心。所有人都齐呼一声,这个男人的身份不言自明,他是个当兵的。至少曾经是。他的出现缓解了黄发女孩的危机,因为前面几个施暴者全都回过头来,一起盯着当兵的看。士兵不是孬种,他从众猪仔中挤出,指着几个男人道:“大白天的你们想干嘛。”我能看到他背心覆盖不住的地方布满了壮硕的腱子肉,此刻正激动地跳动着。我期待着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等待着这个当兵的将那几个混球挨个放倒,让他们退回我们多余的车钱。然而我想错了,当兵的一句话刚说完,小黄毛的扳手就轮到他脑袋上,紧接着刀疤脸一膝盖顶在他小腹上,他连哼都没哼,就像一桩水泥那样,重重地倒下去。车上的人全都吓傻了,像泥塑一样定格,每个人眼里都写着失望,失望过后,就是恐惧。在这南国他乡,每个人都循规蹈矩,不敢招惹是非,因为他们知道,对于这里而言,他们太渺小了,少一个多一个并不会影响什么,但对于他们的家人而言,他们是天,他们是地,他们就是全世界。所以,他们不能出事,也不敢出事。女孩依然趴在我的肩膀上,我感觉到她的身体在索索发抖。当兵的倒在地上,小黄毛朝地上唾了一口,用脚踢士兵的脸,笑骂:“**毛,当兵了不起啊?丢!”这次说什么我也按捺不住了,他可以打人,但他不能侮辱当兵的,做一名合格的解放军战士,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我气的双眼冒火,但士兵的遭遇却给了我当头一棒,我清楚地知道,如果我贸然出去,也会跟他一样的下场。尽管理想很伟大,但在残酷的现实面前,理想就变得无比脆弱。我的拳头攥了又松,松了又紧,上还是不上?这是个问题。上了,我一个人能单挑他们六个吗?按我以往的战绩,一挑五是极限,并且对手是跟我一样的学生,没什么战斗经验,而面前这几个,妥妥的社会人,下手又黑又狠。不上,就眼睁睁看着他们施暴而自己却袖手旁观?很多时候,不是我们不够伟大,而是现实逼迫的我们没法伟大。刀疤脸在众人的簇拥下骄傲地审视着我们,仿佛这车上的乘客都是他的阶下囚,他哼了一声,威严而蛮横地说道:“这句话我只说一遍,在我的车上,就老老实实听话,谁也不要给我搞事。”说完,刀疤脸阴狠地扫视众人,他的两个手下把士兵左右架起来,刀疤脸嘿嘿笑着,忽然用力一捅,士兵发出闷声痛叫。我坐在后面伸长脖子看,只知道士兵被捅,但捅的什么部位却不知道。此时此刻,我心里一万个期盼,希望士兵被捅的是大腿而不是肚子。前面又传来许多女人惊恐的叫声,她们紧紧的缩成一团,把士兵周围空出来,没人敢上前搀扶那士兵一把。除了先前那个黄头发女孩,她知道士兵是为她受的伤,所以她第一时间扑过去,流着泪搀扶士兵。我只看到士兵软下去,发出轻微的哼哼,其他的一概凭猜测。女孩紧紧抱着我的脖子,小声在我耳边说,“不要冲动,他们会杀人的。”车上气氛变的恐怖起来,所有人都闭口不语,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空气静的可怕。因为士兵的出现,又发生了流血事件,车上的几个流氓也没了玩妹子的心情,各自摆了个合适的姿势站立,相互点烟,冷眼看着车上乘客。黄头发女孩哭声就没停过,此刻换成抽噎,她祈求司机道:“能不能停车,我想带他去看医生。”“这是高速路,停车你也出不去。”司机这倒是实话,士兵受了伤,最近的医院也得下了高速才有。仿佛是怕黄发女子心不安,又或者是故意说给乘客们听,司机慢条斯理的补充道:“放心啦,他是皮外伤,缝几针就好啦。”黄发女子还在抽噎,“可是他流了好多血。”司机哎呦一声,“流血又怎么样呢?都没有你每个月月经流得多,有什么好怕?”黄发女子又道:“那能不能先找个纱布还是别的什么,先帮他止血包扎。”司机一声嗤笑,“怎么,你心疼他?心疼他为什么一开始要叫呢?他们要玩你就给他们玩玩,又少不了你几两肉,你为什么不配合呢?非要哭?有什么好哭?男人女人不就是那样子啦,现在这样好啦,非得要见血才高兴?”司机说完又指着士兵道:“还有你呀,为什么要管闲事?你有那个本事逞英雄吗?你知道逞英雄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今天就给你上一课,以后管好自己,没事别逞英雄,华南这个地方别的不多,就是人多,小兄弟,记住这个教训。”叶宁是什么德行,他们两个当父母的最清楚了,从小到大,叶宁都不知道惹了多少麻烦,如今更是变本加厉,气得叶如山几次都想将他赶出家门。可现在听到叶宁的话,两个人真是被吓住了。“老婆,叶宁他……脑袋没问题吧?赶紧送去医院检查一下!”叶如山也担心了起来,叶宁怎么可能会说这样的话,这不像他啊,莫不是脑袋被打坏了?洛芙赶紧喊着管家去安排车:“吴妈,跟小王说下,准备车去医院……”“爸妈,我没事,你们真的不用担心了,”叶宁拉着洛芙的手,笑道,“我知道以前做了很多错事,让你们一直很生气,以后不会了,放心吧。”洛芙还想说什么,叶宁直接转身上了楼:“我先去洗个澡,身上臭死了,等会儿还得去学校。”看着叶宁的背影,叶如山和洛芙有些呆滞,脸上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老婆,叶宁他真的没事吧?”叶如山还是很担心。“怎么?就不许我儿子浪子回头?今晚睡书房吧你!”洛芙甩了叶如山一脸,哼了一声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留下一脸无奈的叶如山。水哗啦啦地洒落,叶宁看着自己的身体,仿佛战斗的画面还在眼前,太诡异了,自己竟然身死重生,这一切真是难以置信。他是特种兵中的王者-――修罗!如今却重生在一具柔弱的身体内。“这又是一种新的生活么。”叶宁低语,突然有了父母,让他有些不习惯,但想到叶如山和洛芙那关心的眼神,他又觉得心底一阵温暖,“也罢,既然重生于此,那就重新生活,不过这身体……似乎有些弱啊。”前世的自己,实力强大,是站在世界巅峰的男人,而今这身体早已经被酒色掏空,看来必须进行锻炼,尽快把实力恢复过来。换好了衣服,叶宁走下楼来,吴妈已经将炖好的参汤给端了过来。“少爷,夫人给你炖的,快趁热喝吧。”吴妈小心翼翼道。“谢谢吴妈,你辛苦了。”叶宁笑了笑,开口道,吴妈顿时愣住,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显得有些意外,搓了搓围裙,一脸的局促,“不辛苦不辛苦,少爷你快喝吧。”看着那一大碗的参汤,叶宁直接一口气喝了下去,这种东西对他来说,跟在野外嚼树根差不多,不过这是洛芙炖的,让叶宁感觉心底更多了一丝暖意。喝完了参汤,叶宁直接离开,他还是大四的学生,该完成的学业要完成,答应了洛芙要浪子回头,可不是说说而已。驾驶着他的跑车,叶宁到了天海大学,这是全国闻名的学府,一般的人想考进来都难,但有权有势的人,不过一句话的事而已。才刚走进学校,远处几个学生就指指点点起来,故意跟叶宁保持距离,似乎生怕跟叶宁沾上什么关系一般。“那个败类竟然没死,又回来了!”“跟王洋抢女人,真是找死,走走,快去告诉王洋!”几个人有些幸灾乐祸,看到叶宁,眼里都是不怀好意,推搡着立刻离开。叶宁并不在意,他抱着两本书,朝着教室走去,他的专业是电子商务,手上两本书却是马克思主义和古文观止。身为华国顶级特工,叶宁掌握的知识涵盖了各个领域,但对老马的思想还真是没有什么了解,难不成杀敌还需要用到马克思主义?。

《重生之最强大师》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之最强大师》最新章节目录

    精品小说《重生之最强大师》由大波斯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宁慕迎雪,书中主要讲述了:叶宁一脸呆滞地坐在地上,他的脑袋上全部是血,手腕上铮亮的手铐,让他意识越发模糊起来。“我这是在哪,我是……叶宁?”叶宁整理着脑袋里的记忆,有些恍然,“我竟然没死。”他只记得在太平洋上,为了击杀世界级毒...“我这是在哪,我是……叶宁?”叶宁整理着脑袋里的记忆,有些恍然,“我竟然没死。”他只记得在太平洋上,为了击杀世界级毒贩,自己潜入了游轮上,却没想到那是一个陷阱,游轮爆炸,而自己粉身碎骨,如今,自己竟然重生了。“竟然舍得花费几十亿美金的代价杀我,到底是谁……”叶宁动了动手腕,手铐撞击在椅子上,咔咔作响。“醒了?为个三陪小姐都能拼死拼活,真不愧是最强败类。”一个警察见叶宁醒了过来,抬了抬眼皮,看着叶宁一头的血已经干了,将记录表丢到他面前,哼道,“签字吧,叶大少爷。”叶宁抬头看了一眼,那警察的眼神里满是鄙夷。从记忆中得知,这具身体的主人叶宁,只是一个纨绔子弟,在这天海市已经是出了名的败类,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却是不学无术,让人看不起,为了争夺一个小姐的初夜,他跟别人大打出手,被人用一个酒瓶子敲破了脑袋。他苦笑一声,自己竟然重生在这样一个败类身上,修罗的威名啊。“哒哒哒。”一双白色的高跟鞋踩了进来。“慕小姐你来了!”收起了记录本,那警察忽然声音亮了起来,显得十分激动,连呼吸都忍不住急促了起来。叶宁转头一看,眼前的女子,可以说是倾国倾城,柳叶一般的细眉微微蹙起,略施粉黛的妆容,让她看起来更为地有气质,头顶盘起长发,看着就十分干练,此刻那双眸子里,除了失望之外,还有愤怒。“嗯,我来接我未婚夫回去。”慕迎雪看了叶宁一眼,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似乎未婚夫这三个字,让她觉得恶心,她直接将那警察的记录本上签了字,语气冰冷,“现在人可以带走了么?”“可以了可以了,慕小姐您慢走啊。”那警察讪讪笑着,给叶宁解开了手铐,顿时变了一张脸,嘴里嘀嘀咕咕的话,只有叶宁才听得到,“真是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了!”叶宁没有说话,跟在慕迎雪身后,他没想到,叶宁这个纨绔败家的废物,竟然有一个如此貌美的妻子。眼前的慕迎雪,父母都已经因病去世,因为她的父母与叶宁的父母关系不错,甚至之前那些医药费都是叶宁父母出的,慕迎雪父母为了报答叶宁父母,就答应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们的儿子叶宁,哪里知道叶宁竟然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叶宁啊叶宁,做人做到你这份上,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叶宁心中暗道,他现在是修罗,取代了叶宁的身体,只是这具身体的过去的“辉煌”,也都算到了他的身上,他苦笑着摇头,“看来必须得改变一下。”他知道,陷害自己的人,肯定不简单,这是国家SS级任务,知道的人都不多,更何况能详细知道自己行踪的,既然老天让自己重生,那就不能浪费这次生命。“你回去吧,我还要去公司处理事情。”慕迎雪头也不回,似乎这种事情她已经做多了。她钻进自己的车里,才微微转头看向叶宁,凝望着他的眼睛,缓缓道:“还有一年时间,我会把自己交给你。”说完,她轰动油门,汽车像一道闪电一般离开,似乎呆在叶宁身边久一点,她就会觉得恶心。叶宁看着汽车离开,什么话也没说,三年之约,如今已经过去了两年,慕迎雪大学毕业之后就来到了叶家,答应为叶家集团工作,三年之后,会把自己的身体交给叶宁,履行他父母的承诺。按照记忆中的地址,叶宁打车回了叶家,刚走进大门,一根鸡毛掸子就横飞了过来。他目光顿时冷冽起来,探出手一握,直接挡住了这偷袭,抬起腿,差点就一记鞭腿过去。“好你个叶宁,胆子肥了,还敢还手!”一声大吼,差点把叶宁的耳膜给轰破,他收住腿,转头见是一个美妇,约莫四十多岁,因为保养得好,看起来跟三十多岁一般。“妈……”喊出这个字,叶宁只觉得身子一颤,从小是孤儿的他,哪里有机会喊这样的字眼,而如今他重生在这叶宁的身体上,突然多了父母,让他一时有些不习惯。洛芙眉毛挑了挑,见叶宁一头的血迹,也是吓了一大跳,她悄悄看了看叶宁身后,皱眉道:“迎雪没有一起回来?”“她回公司了。”叶宁苦笑一声,那个慕迎雪对自己的厌恶还真不是一点点啊。“哎哟,我的宝贝儿子,你怎么被打成这样了,妈都心疼死了!”听着慕迎雪没回来,洛芙立马换了一副表情,脸上的心疼丝毫不掩饰,一双眸子里,泪光闪闪。她以为慕迎雪也回来了,所以想用用苦肉计,让慕迎雪不要生气,可一看到自己的儿子满头的血,她这颗心都要碎了。“疼不疼?”洛芙红着眼睛,声音都有些哽咽。“不疼。”叶宁笑了笑,心底似乎裂开了一道缝隙,一丝丝暖流渗透进去,身为修罗的他,除了任务还是任务,常年在战场上厮杀,成就杀神修罗的威名,心早已经坚硬如铁,可见洛芙那关爱的表情,他也感觉到了丝丝的温暖。“你这孩子,就不能让人省点心么,家里这么漂亮的老婆不要,干嘛去外面……”洛芙拍打着叶宁,又生怕弄疼他,一双泪眼婆娑,“等迎雪回来,你好好跟人家道个歉,这么好的儿媳妇,你要是让她受委屈,我这个当妈的都不帮你了!”“还不都是你惯的!你看看他现在这副样子,家门不幸,真是家门不幸啊!”忽然,从大厅里走来一个男子,中等身材,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手指着叶宁,怒斥起来,“我叶如山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叶如山!你再敢骂我儿子一句,晚上就给我滚去睡书房!”洛芙顿时发飙,护着叶宁,好似一只母豹子护着自己的孩子一般。叶如山顿时怔住,到了嘴边的话,又硬生生咽了进去,手指着洛芙,半天才哼了出来:“真是慈母多败儿啊!”“爸,妈,你们别生气了,过去是我不对,太不懂事了,从今以后,我会改正的。”叶宁笑了笑,开口道,“等迎雪回来,我会跟他道歉,你们不要吵架了,气坏身子不好。”叶宁一开口,洛芙和叶如山顿时吓住了,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会说这样的话了?洛芙走到叶宁身边,伸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有些担心起来:“叶宁,你是不是被打坏脑子了,别吓妈妈啊。”。...

    叶宁一脸呆滞地坐在地上,他的脑袋上全部是血,手腕上铮亮的手铐,让他意识越发模糊起来。

    “我这是在哪,我是……叶宁?”叶宁整理着脑袋里的记忆,有些恍然,“我竟然没死。”

    他只记得在太平洋上,为了击杀世界级毒贩,自己潜入了游轮上,却没想到那是一个陷阱,游轮爆炸,而自己粉身碎骨,如今,自己竟然重生了。

    “竟然舍得花费几十亿美金的代价杀我,到底是谁……”叶宁动了动手腕,手铐撞击在椅子上,咔咔作响。

    “醒了?为个三陪小姐都能拼死拼活,真不愧是最强败类。”一个警察见叶宁醒了过来,抬了抬眼皮,看着叶宁一头的血已经干了,将记录表丢到他面前,哼道,“签字吧,叶大少爷。”

    叶宁抬头看了一眼,那警察的眼神里满是鄙夷。

    从记忆中得知,这具身体的主人叶宁,只是一个纨绔子弟,在这天海市已经是出了名的败类,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却是不学无术,让人看不起,为了争夺一个小姐的初夜,他跟别人大打出手,被人用一个酒瓶子敲破了脑袋。

    他苦笑一声,自己竟然重生在这样一个败类身上,修罗的威名啊。

    “哒哒哒。”一双白色的高跟鞋踩了进来。

    “慕小姐你来了!”收起了记录本,那警察忽然声音亮了起来,显得十分激动,连呼吸都忍不住急促了起来。

    叶宁转头一看,眼前的女子,可以说是倾国倾城,柳叶一般的细眉微微蹙起,略施粉黛的妆容,让她看起来更为地有气质,头顶盘起长发,看着就十分干练,此刻那双眸子里,除了失望之外,还有愤怒。

    “嗯,我来接我未婚夫回去。”慕迎雪看了叶宁一眼,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似乎未婚夫这三个字,让她觉得恶心,她直接将那警察的记录本上签了字,语气冰冷,“现在人可以带走了么?”

    “可以了可以了,慕小姐您慢走啊。”那警察讪讪笑着,给叶宁解开了手铐,顿时变了一张脸,嘴里嘀嘀咕咕的话,只有叶宁才听得到,“真是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了!”

    叶宁没有说话,跟在慕迎雪身后,他没想到,叶宁这个纨绔败家的废物,竟然有一个如此貌美的妻子。

    眼前的慕迎雪,父母都已经因病去世,因为她的父母与叶宁的父母关系不错,甚至之前那些医药费都是叶宁父母出的,慕迎雪父母为了报答叶宁父母,就答应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们的儿子叶宁,哪里知道叶宁竟然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叶宁啊叶宁,做人做到你这份上,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叶宁心中暗道,他现在是修罗,取代了叶宁的身体,只是这具身体的过去的“辉煌”,也都算到了他的身上,他苦笑着摇头,“看来必须得改变一下。”

    他知道,陷害自己的人,肯定不简单,这是国家SS级任务,知道的人都不多,更何况能详细知道自己行踪的,既然老天让自己重生,那就不能浪费这次生命。

    “你回去吧,我还要去公司处理事情。”慕迎雪头也不回,似乎这种事情她已经做多了。

    她钻进自己的车里,才微微转头看向叶宁,凝望着他的眼睛,缓缓道:“还有一年时间,我会把自己交给你。”

    说完,她轰动油门,汽车像一道闪电一般离开,似乎呆在叶宁身边久一点,她就会觉得恶心。

    叶宁看着汽车离开,什么话也没说,三年之约,如今已经过去了两年,慕迎雪大学毕业之后就来到了叶家,答应为叶家集团工作,三年之后,会把自己的身体交给叶宁,履行他父母的承诺。

    按照记忆中的地址,叶宁打车回了叶家,刚走进大门,一根鸡毛掸子就横飞了过来。

    他目光顿时冷冽起来,探出手一握,直接挡住了这偷袭,抬起腿,差点就一记鞭腿过去。

    “好你个叶宁,胆子肥了,还敢还手!”一声大吼,差点把叶宁的耳膜给轰破,他收住腿,转头见是一个美妇,约莫四十多岁,因为保养得好,看起来跟三十多岁一般。

    “妈……”喊出这个字,叶宁只觉得身子一颤,从小是孤儿的他,哪里有机会喊这样的字眼,而如今他重生在这叶宁的身体上,突然多了父母,让他一时有些不习惯。

    洛芙眉毛挑了挑,见叶宁一头的血迹,也是吓了一大跳,她悄悄看了看叶宁身后,皱眉道:“迎雪没有一起回来?”

    “她回公司了。”叶宁苦笑一声,那个慕迎雪对自己的厌恶还真不是一点点啊。

    “哎哟,我的宝贝儿子,你怎么被打成这样了,妈都心疼死了!”听着慕迎雪没回来,洛芙立马换了一副表情,脸上的心疼丝毫不掩饰,一双眸子里,泪光闪闪。

    她以为慕迎雪也回来了,所以想用用苦肉计,让慕迎雪不要生气,可一看到自己的儿子满头的血,她这颗心都要碎了。

    “疼不疼?”洛芙红着眼睛,声音都有些哽咽。

    “不疼。”叶宁笑了笑,心底似乎裂开了一道缝隙,一丝丝暖流渗透进去,身为修罗的他,除了任务还是任务,常年在战场上厮杀,成就杀神修罗的威名,心早已经坚硬如铁,可见洛芙那关爱的表情,他也感觉到了丝丝的温暖。

    “你这孩子,就不能让人省点心么,家里这么漂亮的老婆不要,干嘛去外面……”洛芙拍打着叶宁,又生怕弄疼他,一双泪眼婆娑,“等迎雪回来,你好好跟人家道个歉,这么好的儿媳妇,你要是让她受委屈,我这个当妈的都不帮你了!”

    “还不都是你惯的!你看看他现在这副样子,家门不幸,真是家门不幸啊!”忽然,从大厅里走来一个男子,中等身材,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手指着叶宁,怒斥起来,“我叶如山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

    “叶如山!你再敢骂我儿子一句,晚上就给我滚去睡书房!”洛芙顿时发飙,护着叶宁,好似一只母豹子护着自己的孩子一般。

    叶如山顿时怔住,到了嘴边的话,又硬生生咽了进去,手指着洛芙,半天才哼了出来:“真是慈母多败儿啊!”

    “爸,妈,你们别生气了,过去是我不对,太不懂事了,从今以后,我会改正的。”叶宁笑了笑,开口道,“等迎雪回来,我会跟他道歉,你们不要吵架了,气坏身子不好。”

    叶宁一开口,洛芙和叶如山顿时吓住了,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会说这样的话了?

    洛芙走到叶宁身边,伸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有些担心起来:“叶宁,你是不是被打坏脑子了,别吓妈妈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