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鬼夫要乱来

作者:二馨luck | 灵异恐怖

收藏

  精品小说《鬼夫要胡来》由二馨luck倾心创作作品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肖楠,内容主要原因讲诉:和男友回去过年,结果遇上了很多怪事儿!我赶赴逃走,却意外发现更本逃不出这偏远的村庄……一直到一个蛮横的鬼夫突然会出现,说等了我千百年!...“今晚会有百鬼袭击龙槐村,若你不想村民遇害,就喝下这杯茶,我会帮你打败他们。”。

《鬼夫要乱来》第八章再会 免费阅读

      按照肖楠临死前的话来说,占了我便宜的不是欲娶我的恶鬼,那就很可能是薄深了;而我被肖楠注射了药后就不能动弹,可薄深用一个带着咸腥味的吻就让那种不适感消失,想必那咸腥味的...

      按照肖楠临死前的话来说,占了我便宜的不是欲娶我的恶鬼,那就很可能是薄深了;而我被肖楠注射了药后就不能动弹,可薄深用一个带着咸腥味的吻就让那种不适感消失,想必那咸腥味的东西就是他的舌尖血了;而最后的绿宝石戒指就最直观了,它正紧紧的贴在我的手上呢。

      这么说来,薄深在我不知不觉的状态下就解除了屏障。我觉得这事情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但我还是问外婆,这肉身和魂魄重聚后,会有什么变化。

      “魂魄是由灵和魂组成的,若鬼想显身,那必须得运用功力把这二者凝聚起来。但在凝聚的过程中,会耗损大量的能量,所以魂魄会越变越弱,最后像影子一样渐渐变淡直至消失。而一旦肉身和魂魄结合在一起,那他不仅不畏光,还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最可怕的是他的能力也会增强。”

      我想到薄深站在太阳底下温暖无害的样子,知道他的魂魄和肉身已经结合了。但他毕竟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总觉得他坏不到哪儿去。

      外婆一阵长吁短叹后告诉我,她自从把薄深封印后,就再也没去过那里。不认识姓萧的人,更没有害过女孩的性命,看来是有人从中捣鬼,以她的名义指点萧家建造房屋在阴冢上。而那些女孩被锁魂钉钉在阴冢里,其实是用**做血祭,目的很可能是引诱出什么可怕的东西来。而肖楠把我引诱到哪儿的目的,很可能是要故意放出薄深,也可能是放出其他更可怕的东西。

      我还想问些什么,可外婆却严厉的瞪了我一眼,然后把她戴了多年的璞玉项链取下戴到了我脖子上。“这项链随身带着,任何时候都不能取下来,听到没有?”

      她见我点头后又说,“你好久没回来了,今晚就在这住一晚,明天回去后赶紧辞了工作,最近半个月尽量别出门,更别和陌生人打交道!”

      我知道这次的事情大条了,不然外婆不会对我这么凶的。我知道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只好点头了。

      外婆这才打开堂屋的门,说她再去阴堂请鬼头,看看鬼头能不能查到冒充她的人是谁。可刚走到门口,那些散去没多久的乡亲又往这里跑来。

      “程大仙,不好了,出事了!”说话的是个男的,大概50多岁。

      原来这个男的是村长,他说村民们吃了午饭后,都上吐下泻的。

      我寻思着天这么热,可能是食物中毒,便让村长打急救电话,可外婆却让我进屋呆着,说她去去就来,任何人来敲门都别理会。

      外婆走后我就进了屋,可刚进屋就听到我以前住的房间有窸窸窣窣的说话声。

      莫非是阴堂里的其他小鬼偷溜出来了?

      我立马进屋,没找到小鬼,倒是第一眼就注意到我床上摆着一对洋娃娃。一男一女,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嘴巴也紧紧的贴着。

      看来外婆还真是疼我,肯定是赶集时看到这么萌的玩具,所以就买回来了。

      我抱着他们就躺在床上,可能是这几天太累了,我一落床就睡着了。可睡着睡着,我的脸突然痒痒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挠我。

      我动了动,可那丝痒麻感,竟然又移到锁骨下面了……

      睡意朦胧间我抬手想挠一下不舒服的地方,可却触到一手冰凉。

      那冰凉让我瞬间就醒了过来,我一睁眼,就看到薄深胳膊撑着床、身体腾空的睡在我身上。他看到我醒后,有神浓黑的大眼睛眨了好几下,然后脸上展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

      当下,我的心跳加速,一时之间脑袋乱如麻,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尤其是在姿势那么暧昧的情况下。我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打算装睡过去。

      可他却低头用他力挺的鼻子在我额头上蹭了几下,声音低沉而性感的说,“我知道你醒了。”

      他见我没给反应,又含了我的耳朵一口,温暖的电流立马划过我的神经,我的身体都不自觉的颤抖起来。他那犹如低音炮一般迷人的嗓音又响了起来,“上次时间和地点太局限,没能让你好好享受,这次我会尽力满足你的需求。”

      他温热的呼吸,呼在我的光滑的颈部,当他的手往我胸游下走时,我再也hold不住了,一把握住他的手。

      “真的是你?”虽然我早已猜到,但此时问起来,除了有些难为情外,更多的是愤怒。

      他微微一笑,掐了掐我的脸颊,“你生来就是我的人,不是我,又会是谁?”

      他说得温柔,可语气和肢体语言里,又透着一股霸道。但我并不买账,想拍开他的手,却反被他握住了。

      我边挣扎边说,“薄深,你强迫了我,伤我至深,可你不仅没给我道歉,还在这里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告诉你,若你不想被我外婆收拾,那就快点滚蛋,念在你救过我的份上,以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若以后你再敢招惹我,那我会新仇旧恨一起算!”

      可他却紧紧的贴合在我身上,修长白皙的手指从我的额头往下走,划过我的鼻翼和嘴角,最后落在我的下巴。他深邃的眼眸盯着我,语气低得似耳语。“那晚时间紧迫,所以我才会仓促而激烈,加之我也是第一次,难免控制不住力度。这几天其实我挺自责的,你的身体现在应该也恢复得差不多了,我会好好表现,保证带给你极致的体验。”

      他说完,竟然就一把埋进我的胸里……

      他的吻,就好像有魔力一样,瞬间就吸走了我的脾气。我明明很想推开他,可在碰到他时,却不由自主的变成了迎合……

      我在无尽的春海洋里,一边骂自己低贱,一边享受着难以言语的愉悦……

      在他抽离的那一刻,突然传来了“砰砰砰”的敲门声,我虚脱得毫无力气,手忙脚乱的半天没穿好衣服,最后是薄深帮我穿好的。

      他认真而耐性,而我却像个低能儿一样。

      穿好后,我忍着酸痛去门开,默默祈祷不是外婆回来了,而是阴堂里的小鬼来捣乱。

      可门一打开,一串古钱项链就扔了进来。这古钱是古代的方孔通宝,古钱历经万人之手,集了众人的阳气,能抵御阴间的鬼魂。外婆还用红线从中间的孔串起来,让古钱的威力更加强大。一般的鬼被这古钱打到,必定魂飞魄散,就算是有些修为的鬼,恐怕也会被打得魂魄分离。

      想到这,我立马扑到薄深身上,用自己的身子抵挡住古钱项链的攻势。当外婆发现打到我后,她恨铁不成钢的说,“许清,人鬼殊途,你快给我过来!”

      我让薄深快走,就当是还他的救命之恩,以后我们两个再无瓜葛。可他却当着我外婆的面,把我搂在怀里,一副宣战的表情。

      “放开我孙女。”外婆手中的铜钱铮铮作响,她咬着牙瞪着眼,一副恨不得把薄深吃了的凶狠表情。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