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鬼夫要乱来

作者:二馨luck | 灵异恐怖

收藏

  精品小说《鬼夫要胡来》由二馨luck倾心创作作品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肖楠,内容主要原因讲诉:和男友回去过年,结果遇上了很多怪事儿!我赶赴逃走,却意外发现更本逃不出这偏远的村庄……一直到一个蛮横的鬼夫突然会出现,说等了我千百年!...“今晚会有百鬼袭击龙槐村,若你不想村民遇害,就喝下这杯茶,我会帮你打败他们。”。

第十八章 不知所踪-鬼夫要乱来全文免费阅读

    “什么?不可能会!”我三观了被不断刷新无数遍了,每当你我以为自己了找到了真相时,却又意外发现那实际上而已假象。“什么?不可能!”我三观已经被刷新无数遍了,每当你以为自己已经找到真相时,却又发现那其实只是假象。。...

    没想到她却哈哈大笑起来,笑到最后眼睛里还流出了血泪,“许清,我最初也是这样以为的,还担心你外婆会遭遇不测。可后来你外婆走阴时顺道来见过我一次,她说她是自愿被鬼上身的。”

    “什么?不可能!”我三观已经被刷新无数遍了,每当你以为自己已经找到真相时,却又发现那其实只是假象。

    “你外婆其实早就知道我未婚怀孕的事情了,是她走阴时帮过的小鬼告诉她的。你外婆在当地威望很高,她怕被人嘲笑便伪装不知,甚至还希望我一辈子别回村子。但后来有鬼找到她,说我会回家生孩子,而鬼想和她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

    “鬼上她的身,鬼会悄无声息的帮她解决掉你,且会助你外婆有更强的仙力。”

    “我外婆同意了?”

    她又苦笑了一下,沉痛而悲愤的点点头。

    我不敢置信的连连退后,都说虎毒不食子,外婆怎么会为了名声和所谓的仙力就残害自己的孙女?不过既然如此,外婆为什么又会养我这么多年?

    若一切真如她所说的那样,那用人面兽心来形容外婆,都侮辱了这四个字!

    她似乎看出我的困惑,“你外婆自小就有仙力,又是靠这个吃饭的,所以在你和仙力之间,她肯定是选择后者的。当时我也担心她会伤害你,可她让我放心,说有人给了她一笔钱让她养大你。”

    “养我?”我脑海里瞬间跳出了两个字,“难道是我爸爸?”

    她的眼睛一下子睁得极大,大声吼着,“不是!那个禽兽怎么可能养你!如果他会养你,又怎会出不起打胎钱!”

    看来,她对给了我生命的那个男人,还很怨恨!

    为了安抚她,我走近她了些,“妈,你别激动,为那种人渣生气不值得!”

    她一下子就笑了起来,“许清,你刚才叫我什么了?”

    我回想起来,顿觉害羞,嘴巴动了动,却再也叫不出声。她有些失望了,为了不伤她的心,我转移话题,“那到底是谁出钱养我的?”

    “我问了你外婆,她没说。”她说着,又跳进棺材里翻找着什么,然后从破烂的上衣口袋里找出了一张缺了大半边的纸。

    “这是一张名片,就是那个救我的男人给的,他说等你长大后,若有困难就把这张纸烧了,然后他就会找到你。”

    看她的样子很是宝贝这张名片,我谨慎小心的接过来一瞧,可上面的字迹被水和血浸染,又过了20多年,上门的字迹已是模糊一片。

    “不影响使用的,你回到地面去时再用便可。”她说着,快速挥动河水,把我往上赶。

    “妈……你要做什么?”我还有很多话想说,见她赶我上去,顿时急得大叫。

    “快上去,棺材要封闭了,你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她说话时,身后的棺材竟然飞扑着朝我冲过来,好像一张大嘴巴想把我吸进去。

    而我妈,竟然用自己的身体去撞击棺材,她的身子被撞得四分五裂,可她还一边推我一边说,“许清,你一定要记住,你身边的人都不可信!除了名片上的那个人,其他的都不能信!”

    她的话刚说完,那白棺材再次朝我扑来,而她竟然快速聚拢身体,又去抵挡。

    看到她为了我奋不顾身的样子,我的眼泪再此滚落。

    她孕育我、生养我,最终因我而死!我没能给她任何回报,反而让她的鬼身再次替我抵挡危险。

    “妈!妈!”我崩溃的大喊,冲上去想抓住她的手,可她却像雨中的浮萍,被棺材撞得满河滚,我只能看到她,却不能拉到她!

    “妈,你拉着我,我们一起离开这……妈!”

    “女儿,你再不走,妈就真的要魂飞魄散了!等……等你强大以后,再来救妈妈吧!你再不走,我就真的要魂飞魄散了!”

    白棺材的力气很大,把她顶得都七窍流血了。可她却好像不怕痛一样,我多么的不想离开她但我现在太弱,我救不了她。相反,我的恋恋不舍只会害了她。

    我的眼泪早就模糊了视线,我模糊看到棺材又想来吞没我,她已经没有力气了,但还是撑了起来,来帮我抵挡。

    在她撞向我的瞬间,她把所有的力气施在我身上,把我往上推,我一下子就到了水面。

    “妈,你在哪?妈,你没事儿吧?妈!”

    没有任何人回答我,水面很平静,山谷和小河都很安静,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之前在山上见到的白衣女鬼,也不见了。

    薄深和凌蕴也不见了。

    我看着手中的名片,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烧了他。

    我妈说,这个男人说我是他的新娘,而且烧了它后他就会马上来见我。

    我妈还说,有个人给了外婆钱让她养大我,那这个人肯定对我有所企图。

    把薄深封印在阴冢里的也是我外婆,而且和封印我妈一样都有三道封印,这说明指使我外婆封印他们两个的,很可能是同一个人,或者是同一个鬼。

    有可能是给我外婆钱的人,也有可能是给我外婆仙力的鬼,更可能是其他人。他封印了我妈和薄深,说明他不准许我和他们见面,说明那个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妈又告诉我只能信任给她名片的人,但依我自己的判断,我还是信任薄深。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薄深为了救我不惜放干自己的血。

    想到薄深,心里又涌起不安来,他为了救我而陷入昏迷,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当晚,我在河的四周找了薄深一夜,却连个鬼影都没有看见。

    天放明时我回了村里一趟,村里很安静祥和,正是农忙时节,村民们都下田干活了。

    我和他们打招呼,却发现他们在刻意回避我。这些村民打小就不喜欢我,原来看在外婆的面上对我还算客气,但现在外婆死了,他们的原形也就露了出来。

    我回了外婆家,满屋狼藉,那些打斗的痕迹告诉我昨晚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我收拾干净后,又去阴堂上了香,希望鬼头能在阴间庇佑我妈和外婆他们,能在阳间助我查明一切真相,解开一切谜团。

    我这是第一次请鬼,原以为会失败,没想到第一次点香就被鬼接受了。

    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鬼头的真容,原以为会是个半老头子,没想到竟是一个英俊帅哥。他从香炉后冒出一个脑袋,贼眉鼠眼的瞄了我一眼后,就把贡品和香灰全部吃了。

    吃干抹净后他擦擦嘴就想溜,却被我一把逮住。“喂,你要去哪?”

    他转回身,有些嫌弃的拍开我的手,“什么喂啊!我有名字的好吗?以后请称呼我向恒久或者向鬼头,而且男女授受不亲,请你和我保持距离,别和我有肢体接触!”

    我一听,有些不爽了,“我一个女的都没觉得吃亏,你一个男的咋咋呼呼干嘛!”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