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鬼夫要乱来

作者:二馨luck | 灵异恐怖

收藏

  精品小说《鬼夫要胡来》由二馨luck倾心创作作品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肖楠,内容主要原因讲诉:和男友回去过年,结果遇上了很多怪事儿!我赶赴逃走,却意外发现更本逃不出这偏远的村庄……一直到一个蛮横的鬼夫突然会出现,说等了我千百年!...“今晚会有百鬼袭击龙槐村,若你不想村民遇害,就喝下这杯茶,我会帮你打败他们。”。

《鬼夫要乱来》小说大结局在线试读 第五章 名片

    《鬼夫要乱来》 第五章 名片 免费试读我刚想问他是不是在石棺里面,那女孩一把抓住我的胳膊,颤巍巍的站起来,同时用满是鲜血的手掌拍在棺材上。女孩身体的内脏被掏空了,上半身薄...
    《鬼夫要乱来》 第五章 名片 免费试读

    我刚想问他是不是在石棺里面,那女孩一把抓住我的胳膊,颤巍巍的站起来,同时用满是鲜血的手掌拍在棺材上。

    女孩身体的内脏被掏空了,上半身薄得就像一张纸。她低垂着头,迷茫的一直扣着棺盖。

    我看得特难受:“是谁把你们困在这的?你告诉我,我会为你们报仇的。”

    那女孩就好像没听到我的话一样,双手加快了捶打棺盖的速度,如同魔怔了一样。

    我又说,“我外婆是个走阴人,你可以告诉我你们的名字,我会让我外婆帮你们超度,下一世投个好胎重新来过。”

    可那女孩还是没说话,只是突然笑了起来。她的笑声很古怪,就好像是锯木头的声音,很刺耳很挠心。

    这时,石棺上仅剩的三根蜡烛的火焰突然大了起来,滴滴答答的流了很多蜡油。我觉得蹊跷,仔细一看,每根蜡油都组成了两个字:快跑!

    看到这两个字,我脑门上冒了一层冷汗,与此同时感觉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捏住了一样,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薄深交代我不能回头,蜡油又提示我快跑,这里又是密闭的,我该听谁的?

    倚靠在石棺上的女鬼也注意到了那两个字,她突然抬起头来,她的眼珠突出了眼眶,恶狠狠的看着我阴笑。“你跑不了的,没人跑得了的。你得留下,和我们一起……嘿嘿嘿……”

    说完,她突然抬起双手,直接掐住了我的脖子。我的喉咙一阵火辣辣的刺痛,眼泪一下子就冒了出来。看起来那么单薄的她,此时力气却大得很,她拽着我的脖子把我拉离地面,然后又转了一圈,让我背对石棺。

    这时,身后缠绕着我的冰凉,突然移到胸前,有锋利冰凉的东西戳上了我的下巴。

    我死命的挣扎,预感到我的死法将会和这些女孩一样,我的内脏也会被掏空……

    人在将死之际,除了恐惧外,再也没有其他感受了。我欲挣扎,但我的身体却不受控制了,只有嘴巴能发出阵阵呜咽声。

    当那锋利的东西顺着我的喉咙往下划拉时,我觉得我这次是真的完了!肖楠说要娶我,结果却逼我嫁给恶鬼,薄深说会暗中保护我,引诱我接近石棺,结果在我将死之际却不伸出援手。

    果然雄性物种的话都不能信,无论是人还是鬼!

    我绝望的含着一口怨气,让外婆一定要替我报仇!

    这时,捏着我脖子的女鬼手一松,突然往后倒去。而那准备对我开膛剖腹的东西,发出一声尖叫,一下子栽倒在石棺上。

    被我拔除的锁魂钉又钉在了那女鬼身上,而那个欲对我开膛剖腹的人,竟然是肖楠。

    这一切,在我的情理之外,却又在我的意料之中。

    肖楠的嘴角摔破了,他一边擦血一边扬着手中锋利的尖刀,恶狠狠的朝我扑来,“你竟然没被那恶鬼破身?”

    “肖楠,你到底要对我做什么?我和你无冤无仇,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惊恐后退,却发现自己无处可逃。

    “许清,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无论如何你今天都得死在这,我不会让你毁了我的整个计划!”肖楠像头发疯的公牛,一下子就把我撞翻在地。而那些被钉在地上的女孩纷纷伸

    眼看着肖楠的刀就要刺穿我的喉咙,他的身体突然一怔,然后一大口血喷到了我脸上,继而往后倒了下去。

    我再也承受不住了,情绪彻底崩溃,大声哭了出来!

    肖楠喷射出来的血,很大一部分落在了我的眼睛部位。在散开的血腥味和被血模糊了视线的间,一双冰凉的手轻轻的落在了我的肩上。

    我以为又有鬼想置我于死地,吓得缩成一团。

    这时,沉着无奈的叹息声在耳边响起,“没事了,我说过会保护你的。”

    是薄深!

    我立马转身,一拳一拳的打在他身上,可拳头打在他身上,却像砸进棉花里一样,软软的。“我差点就死了,你还说得那么轻松!”

    薄深一把握住我的手,他冰凉的体温在此刻却显得那么温暖,我想挣开他,而他却一把把我揽进怀里。“我不是让你别碰她们了吗?不过都怪我事前没和你交代清楚,只要你能解气,你怎么打我都行。”

    薄深说话时,身子越来越淡薄,最后竟然变成了透明的一个。我见此,哪里还有心情责怪他,立马问他是怎么回事。

    他淡淡的笑了一下,“这个阴冢是专门克我的,我平时是不敢进来的。”

    他这么一说我就懂了,刚才他为了救我,才冒然进入,但他的鬼身却被这阴冢所削弱,若继续呆下去,他很可能会魂飞魄散。

    我立马把他往外推,“你快出去,石棺我会打开的!”

    薄深出去前,还拿出一块带有清淡香味的手帕帮我擦拭干净眼梢的血迹,他的动作很轻柔,就像在擦稀世珍品一样,温柔而仔细。

    在那刻,时间犹如静止,在这密闭的空间里,盛开了粉红的花朵,一朵一朵,相继盛开……

    薄深出去后,我立马手脚并用的解开石棺上的红线,又撕了符纸,打开了棺盖。

    我以为里面会有尸体之类的东西,没想到这棺材竟然由棺椁组成。外面的棺材刷了大红的油漆,里面的套棺则是黑的油漆。

    外婆说过,棺材一般都是大红的,若刷成黑,那里面一定会有邪物。

    想到这,我心里又有些退缩了。但一想到薄深为了救我都快魂飞魄散了,便狠了狠心一把掀开套棺的盖子。

    意外的是硕大的套棺里竟然没有尸体,只有一个黑的木盒。这时薄深突然问我,打开了没有。

    他知道我打开后,声音带着一股难以抑制的兴奋说,“你打开它,那里面有一枚戒指,你戴上它就能出来了。”

    我依言打开,立马果真是一枚戒指。祖母绿的宝石戒指,光泽剔透,美轮美奂,好像有魔力一样,瞬间就抓住了我的眼球。

    我对薄深的话深信不疑,有些心急的戴上了,刚戴上眼前的石棺就消失了,连同地上的女尸也不见踪迹了。下一秒我就站在肖楠家的客厅里,但地上却散落着几张锈迹斑斑的工作牌。

    这工作牌的外观和我们公司的还挺像的。

    我弯腰拾起,一看,脑门心都渗出冷汗来。每张工作牌都是红的底,黑的大字,上面印着“余晖公司前台秘书”,后面的落款就是她们的名字了。

    她们的名字我都听过,因为我现在就是余晖公司的前台秘书!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