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鬼夫要乱来

作者:二馨luck | 灵异恐怖

收藏

  精品小说《鬼夫要胡来》由二馨luck倾心创作作品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肖楠,内容主要原因讲诉:和男友回去过年,结果遇上了很多怪事儿!我赶赴逃走,却意外发现更本逃不出这偏远的村庄……一直到一个蛮横的鬼夫突然会出现,说等了我千百年!...“今晚会有百鬼袭击龙槐村,若你不想村民遇害,就喝下这杯茶,我会帮你打败他们。”。

第六章 属于你的戒指-鬼夫要乱来(完整版)

    我当年也会觉得有些很奇怪,但初入职场中的我在高薪面前但是迅速忘了了这个插曲。再后来我和其他同事混熟了,偶尔会会听见他们说到前台秘书的事情来。我当初也觉得有些奇怪,但初入职场的我在高薪面前还是很快忘记了这个插曲。后来我和其他同事混熟了,偶尔会听到他们说起前台秘书的事情来。。...

    当初我是在网上看到这个招聘的,余晖是家效益不错的公司,我以为应聘的会很多,没想到面试那天却只有我一个人。面试官很随便的问了我两个问题后,就说我被选上了,让我马上上班。

    我当初也觉得有些奇怪,但初入职场的我在高薪面前还是很快忘记了这个插曲。后来我和其他同事混熟了,偶尔会听到他们说起前台秘书的事情来。

    据他们说,在我之前,已经有四个秘书离奇失踪了,都是头一天还挺正常的上班,第二天就再也联系不上,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当时我只是想着,她们可能是找到更好的工作跳槽了,毕竟现在跳槽的事情太常见了。万万没想到她们竟然都被害死在这个鬼地方了!

    而我若不是有薄深的搭救,下场可能就和她们一样了。

    这时,有阵大风从阳台刮过来,有一束黑影一晃一晃的,打在我的影子上。我扭头一看,原来肖楠的继母吊死在天台的晾衣杆上!

    她整个脖子吊在晾衣杆上,七窍都渗出血来,眼珠和阴冢里的女鬼一样是凸出来的,脸上还挂着一丝阴森森的笑意,整个表情都显得特别奇怪。

    我刚想走过去查看,薄深却突然出现在我身前:“她已经死了,但缠着她的邪气还在,你一旦碰她,邪气就会缠住你的。”

    我对薄深的话深信不疑,便没在往前。我问他怎么死在阴冢里的女孩都是我们公司的,还是和我同一职位的,难道他们都是被肖楠骗来的?那肖楠的目的何在?那棺椁里怎么没有尸体,反而是一枚宝石戒指,那这戒指又是怎么回事,怎么我一戴上,阴冢就消失了?还有我来这么久都没见过肖楠的爸爸,他爸爸到底在哪?难道我们这些女孩,都是祭祀的道具?

    ……

    我有太多疑问了,我恨不得一股脑的甩出来,说到最后我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了。其实我最想知道的是,那晚占尽我便宜的鬼,到底是谁?肖楠说我没被恶鬼欺负,言外之意就是欺负我的鬼另有其他。但这种难以启齿的事情,让我如何开口问薄深呢?

    除了难为情外,我甚至会觉得自卑,我怕他会轻视我……

    薄深拍拍我的肩,很耐性的说,“我目前只能告诉你,这里原本是一座深埋在地的阴冢,是个很不吉利的地方。萧家在得到他人指点后把房子建造在了这里,入住后就被邪灵盯上,邪灵霸占了肖楠和他继母的身子,他们人前是母女,但人后却是情侣。恶鬼和他们是一丘之貉,女孩被强逼嫁给恶鬼后,恶鬼会把她们的内脏掏空,又把她们还给肖楠,肖楠就会把她们的魂魄钉在阴冢里,用来庇护棺椁里的戒指,也就是所谓的祭祀。”

    这戒指竟然是用活生生的生命来祭祀的!我顿时觉得那戒指扎手得很,作势要把它取下来,可我弄得手指发红,而它却没有丝毫松动,就好像它在有意识的吸住我的手指一样。

    我急得满头大汗,薄深冰凉宽厚的手掌一把握住我的,很温柔的说,“取不下来的,这戒指本来就是你的,现在算是物归原主,你别有负担安心带着便是。”

    薄深的话没有安抚到我,反而令我暴躁起来,我大声反驳,“什么叫本来就属于我,这邪门的东西怎么会属于我!薄深,你从恶鬼手中救下我,又让我进阴冢取这东西到底目的何在?”

    这两天发生了太多事情,而我理不清任何一件,我只感觉自己仿佛走进了一个别人精心设计的局里,敌人潜伏在暗,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而我却被耍得团团转。

    而薄深,很可能就是幕后的大boss!

    我和薄深拉远了些距离,防备的看着他。他似乎想走近我,但又忍住了,眼里带着一丝心痛之色。

    他刚想说话,屋里突然传来一阵痛苦的叫唤声。

    我们对视一眼,便顺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那声音竟然是从厨房的冰箱里传出来的。薄深在打开冰箱时伸出一只胳膊护着我,这个无意的举动令我羞愧起来。几秒钟之前我还怀疑他就是要置我于死地的真凶,而几秒钟之后他却不计前嫌的保护我。

    我为我的狭隘,倍感羞愧。

    冰箱门一打开,就看到里面躺着一个中年男人。为了塞进冰箱,他的身子被折成了很多段,弯弯曲曲的趴在里面。

    好在冰箱没插电,他还尚有一丝气息在。他费尽的力气的说了句“救我”,然后抬眼看着我们。

    当他的视线落在我脸上时,他痛苦的脸上立马呈现出一股愤怒之,他愣圆了眼睛,嘴唇颤抖的吐出了几个字,“妖……女……妖女……”

    看来他是受了太多刺激说胡话了,我摇头说,“我不是妖女,我也是受害者,你别紧张,我们马上救你。”

    我走进冰箱,可他的反应却越来越大了,全身颤抖得抽搐起来,白眼珠往上翻,嘴巴含含糊糊的说了一个词,我听了半天才听出他是在说三个字----程秀兰。

    我的外婆就叫程秀兰。

    我心里一咯噔,下意识的望了薄深一眼,而薄深恰好也在看我。薄深之前让我回家后问外婆还记不记得他,而这个男人又一直叫我外婆的名字,莫非这一切事情都和我外婆有关?

    “你认识我外婆?你和我外婆是什么关系?”我急声问道,可那男人的身体像通着电一样,剧烈摇动了半天,然后突然停止了。

    薄深上前摸了摸鼻翼和心脏,说他死了。

    这个男人,就是肖楠的生父。在他的儿子和老婆被邪灵霸占了身体后,他就被他们塞进了冰箱,如今死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倒也算是解脱了。

    我们连夜把这对夫妻下了葬,弄完最后一抔土后,太阳也出来了。

    一般的鬼都是见不得太阳光的,可薄深却好像完全不忌惮,他带我去河边洗漱干净后,又陪着我走到高速路口,把我的包递给我。

    “回去,再也别来这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