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鬼夫要乱来

作者:二馨luck | 灵异恐怖

收藏

  精品小说《鬼夫要胡来》由二馨luck倾心创作作品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肖楠,内容主要原因讲诉:和男友回去过年,结果遇上了很多怪事儿!我赶赴逃走,却意外发现更本逃不出这偏远的村庄……一直到一个蛮横的鬼夫突然会出现,说等了我千百年!...“今晚会有百鬼袭击龙槐村,若你不想村民遇害,就喝下这杯茶,我会帮你打败他们。”。

第三章 交易-鬼夫要乱来全文阅读

    我盯住着他,希望能他救我,可一直到我被送进宅子里,那黑影依旧待在原地也没任何动作。我紧盯着他,希望他救我,可直到我被送进宅子里,那黑影依然待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朦胧的月下,那个黑影陷在阴影里,但我却好像能看到他冷冷的笑了一下。

    我紧盯着他,希望他救我,可直到我被送进宅子里,那黑影依然待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宅子里没有鬼,更没有人,只有一张铺着红布的桌子上点着一对红烛。这时媒婆不知道从哪里提出一只大红公鸡来,公鸡的头上还带着一朵红花。

    “叩拜!”媒婆把公鸡交给抬轿的鬼,然后她走到我身后,按着我的脑袋就拉长声音说,“一拜天地……”

    她的手落到我脖子上时,热乎乎的,我很确信她是人!

    想必这个人,和我外婆一样,也是走阴人!

    可说来也奇怪,明明我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可她却按不下我的脑袋。她着急的双手压住我的脖子,但依然按不动。

    这时,一个脑袋突然凑到我眼前来,他看了我一眼,很快的又在我的嘴巴上亲了一下。然后还舔舔下唇说,“嗯,味道很好。”

    他的唇很冰凉,我确信他是鬼。说完,他又坐到桌子上,把玩着桌上的红烛。我这才看清他的装扮,他一身黑衣打扮,好像就是之前在外面看到的黑影。

    媒婆着急了,小声的做起法来,但抬轿人抱着的那只公鸡,突然挣脱了,还往媒婆脸上啄去。

    那媒婆被啄得四处乱窜,我起初觉得她活该,但看到她的眼睛都被鸡捉下来扔在地上时,我才意识到情况不对劲。

    我看向那个黑影,他冷冷的笑了一下,然后把红烛往地上一丢,用脚踩碎后,又朝我靠过来。“如果你能帮我办件事,我就会救你,不让你嫁给住在这里的恶鬼。”

    他说着,从桌子底下揪出一个凶神恶煞、长得很对不起观众的男鬼,那男鬼全身是伤,还被红绳捆了起来。“若不是我把他打成这个样子,那你现在差不多已经在和他洞房了。不过他的红绳三天后就会自己解开,到时候他还会去强娶你,若你在三天内查清他们的身份,那我会护你安全。”

    这时,守在外面的抬轿人觉得不寻常,刚走进来就被他出原形了,原来他们真的都是纸扎人,是活着的人烧给鬼的东西。

    我看着那一脸恶向的鬼,一想到已经被他占了一夜的便宜,我就恶心得想死,若要摆脱他,似乎只有答应这男鬼的交易了。我动了动嘴巴想说话,可我依然连动嘴唇的力气都没有。

    这时,他突然伸手扶住我的后脑勺,然后一低头,他的舌头便灵活的窜进我的嘴巴里,在我尝到一丝血腥味时,他很霸道的缠住我的舌一直嘬了很久,才意犹未尽地松开了我。

    我被占便宜本来挺恼的,但没想到我竟然有力气了!

    我立马站起来,和他拉远距离。“此话当真?”

    他没直接回答,“你三番两次的让我救你,我真想帮你了,你却又怀疑我的真心?”

    “我们不是第一次见吗?”我不解的问。

    他摇头,“许清,我们之间的渊源,可深了。”

    “你竟然知道我名字?你到底是谁?”

    他笑了笑,浓眉大眼微微眨了眨,“等你帮了我的忙后,你可以回去问你外婆,问问她还记不记得薄深。”

    “你还知道我外婆?!”我诧异的很,心里想着莫非是我外婆在走阴时帮过他的忙,所以他才会顺带认识我的?

    他快速窜到我身边,冰凉的双手一把压住我的肩膀,然后嘴巴紧贴着我的耳朵。“许清,爽快点,是想留在这里陪鬼过一辈子,还是帮完我的忙后回到你原本的轨道上,我的耐性已经被耗尽得差不多了,我最后给你三秒的时间考虑。”

    他说话时热气呼在我的耳朵上,痒酥酥的,在那一刻,我莫名的觉得他有些熟悉,觉得他能给我一种踏实感。

    他说完后,睁着大眼盯着我开始倒数。在他倒数到最后一个数的时候,我立马说我答应。

    他似乎松了一大口气儿,一直紧绷着的冷脸也缓和了,眉梢和眼角微微上扬,继而紧抿着的嘴巴也放松了。

    他的五官很立体别致,紧绷着时是一副禁欲系男神的模样,没想到笑起来时眼睛弯弯的,右脸还有一个不深不浅的酒窝,使他看起来那么温暖,那么好看,典型的暖男一枚。

    这样多面的他,就像寒冬的火炉,暴雨中的大伞,飞雪中的雪地靴,一下子就击中了我的心。

    我忍不住想,同样是鬼,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若夺走我初次的鬼是眼前这个,那我也不会觉得亏。

    想到这,我愤怒的对着那只恶鬼狠踢了几脚。那恶鬼血红的眼瞪着我,但他一看到我身边的鬼,就立马变成乖猫咪了。

    怒气发泄完毕,我跟着他离开了这座宅子,我们刚走出来,那宅子就变成了一座坟,坟前还立有一块墓碑。那墓碑有些奇怪,上面有很多刻痕,但却没有字,好像被谁刻意抹除了一样。

    不过我也多想,我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便问薄深到底是什么交易。

    他的话让我大吃一惊,他竟然让我回肖楠家。我一听,立马拒绝了。“把我嫁给这恶鬼的,就是肖楠那对狗男女,你让我重新回去,那不是羊入虎口嘛!那我还不如直接嫁给这恶鬼算了!”

    薄深冰凉的手指落在我的眉毛上,他轻轻的滑动着手指,嘴上擒着一抹浅浅的笑意。“别怕,我会在暗中保护你。”

    “可是……”我忍住话头,心想要不假装答应他,然后找机会逃走?虽然我的证件再次弄丢了,但我只要逃到有人的地方,或者找到派出所,我或许就得救了。

    可薄深却好像洞悉我的所有心思一样,有些不高兴的说,“你如果不信我的话,那你可以试着逃走,然后你就会发现,无论你怎么逃,都逃不出这里。”

    我蹙眉,觉得他是恐吓我,他继续说,“这个地方根本没有人,你遇到的所有像人的东西,其实都是鬼。”

    “我不信!”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回忆起第一晚去肖楠家打出租车的场景。那司机在知道我们要去那儿后,就一直透过反光镜看我,嘴巴还一直动着。

    下车后我和肖楠提过这件事,但他很敷衍的说没注意,但现在一回想,那司机仿佛是在说两个字————别去。

    我身上的汗毛一下子就立了起来,后背拔凉拔凉的,似乎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

    “那你在这呆了两天了,你见到一个活人了吗?”

    我心里一咯噔,莫非,这几日我见到的人,都不是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