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鬼夫要乱来

作者:二馨luck | 灵异恐怖

收藏

  精品小说《鬼夫要胡来》由二馨luck倾心创作作品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肖楠,内容主要原因讲诉:和男友回去过年,结果遇上了很多怪事儿!我赶赴逃走,却意外发现更本逃不出这偏远的村庄……一直到一个蛮横的鬼夫突然会出现,说等了我千百年!...“今晚会有百鬼袭击龙槐村,若你不想村民遇害,就喝下这杯茶,我会帮你打败他们。”。

第十五章 黑色桃花-鬼夫要乱来全文阅读

    凌蕴冷笑了一下,“只要启动木盒,它自然会告诉你答案。”而薄深的目光,则落在我胸口上,那里的黑桃花,此刻虽不疼不痒,但我感觉它就像炸弹一样,说不定某个时候就被引爆了。他像下了重...

    凌蕴冷笑了一下,“只要启动木盒,它自然会告诉你答案。”

    而薄深的目光,则落在我胸口上,那里的黑桃花,此刻虽不疼不痒,但我感觉它就像炸弹一样,说不定某个时候就被引爆了。

    他像下了重大决心一样,面凝重的抬起头看着我,“许清,别害怕,我会引导你拿出木盒,你放轻松就好。”

    我点头如捣蒜,可分明他要比我紧张得多。

    我们俩移动到深坑两侧,一人伸出一条胳膊,薄深数着数字,在他数到3时我们同时抓住了木盒。

    “好!现在放轻松,别紧张,我数到三时,我们同时把它拿出来!”

    我点头,表示理解,然后跟着他的节拍慢慢的移动木盒。薄深毕竟是鬼,能随时感应力量的大小,我们屏气凝神,等把木盒拿出来时,我全身都是汗,悬着的心也落回了肚。

    而薄深则宽慰的拍拍的我的肩,然后让我按照凌蕴的指示打开木盒。

    这木盒其貌不扬,通体黑,我一掀开盖子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这木盒里竟然还有个红的小木盒,上面还刻有精致的花纹,最引人注目的则是红木盒外面还贴着一道符。

    外婆有很多符纸,但这种符纸却是我第一次见。

    黄的符纸上,除了朱砂符文之外,还有一个“生或死”的黑字迹。

    我看向凌蕴,他也一脸困惑之,连连摇头说,“薄深的父母只告诉了我取出木盒的办法。”

    这时,薄深一把夺过木盒,咬破手指把血滴在“死”字上,又拉过我的手指,很轻的咬破后滴在“生”上。

    在我的血滴满“生”字后,符纸迅速发生变化,整张符纸都变得通红发亮。木盒随之也剧烈摇晃起来,震出了薄深的手心,红的木盒滚落出来,在河底滚了几圈后弹开了。

    我们刚想去看木盒里的东西,符纸却带着一股强劲的力量挡住了我们,只听“轰”的一声,符纸从正中一分为二,被我的血滴过的那一半迅速燃烧了起来。

    燃烧后的灰烬快速掉入河底,拼出了几个字:你们错过了选择!

    在最后一个字拼出来后,我的胸口再次传来一种被咬噬的疼痛感,我疼得驼起背,又用膝盖抵住心脏,可疼痛却根本没减轻分毫。

    薄深让凌蕴回避,然后撕开我的衣领,我胸口的黑桃花竟然渐渐变成红,如同被血染红一般!

    “忍一会儿!”薄深握拳一用力,他的手腕上赫然多了一道口子,他把血滴在黑桃花上,那桃花瓣上的鬼脸瞬间变得清晰起来,它们长大嘴巴大口大口的吞起血来。

    鬼脸“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薄深白嫩的脸竟然渐渐显现出青黑来。再这样喂下去,薄深很可能会魂飞魄散,我想阻止他,却被他定住了,无法动弹,也无法说话。

    凌蕴背对着我们,他不理解情况,但每次想转过头时都会被薄深喝回去。“薄深,你是在用血喂那朵黑桃花吗?”

    薄深没回答,凌蕴更加暴躁了。“薄深你到底还有没有理智?就算你把全身的血放干净,也满足不了那黑桃花的食欲!那本来就是她的印记,要克制住黑桃花,只能靠她自己!”

    这时,我的疼痛缓解了很多,但我看着薄深源源不断流出的血,却不觉得愧疚心痛了,反而有种想要更多的渴望。

    在这个想法冒出来的瞬间,我刚缓解的疼痛又剧烈了起来。薄深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思,又把另一只胳膊弄出一道口子,浇灌在黑桃花上。

    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到愧疚,但愧疚很快被疯狂的贪念遮盖了……

    凌蕴着急得很,最终捂着眼睛往我们飞来,他想阻拦薄深,却被薄深一脚踢开了。

    “不满足桃花印记的欲求,它们会把许清的心脏吃空的。”薄深煞红了眼,“许清比我的命还重要,若因你的阻拦让她出了什么事,我决不饶你!”

    凌蕴低声咆哮了几句,“可你会死的!”

    “许清的人生才刚开始,若能用我这条命换她的命,那很值当!”

    薄深的这句话,把我从忘情吮吸鲜血的快感中拉了回来。他的状态真的糟极了,似乎全身的血都要放干一样!

    我依然不能动不能说,只能急得干流眼泪……

    这时,翻滚的红木盒子,突然飞了起来,卷起无数河水。

    河水迅速扭结成一根硕大的水柱,然后从水柱里竟然走出一个红衣女子来。

    红衣女子落在我身侧,她的脸上化着大红的妆容,尤其是嘴巴,红得像喝过血一样。她盯着我们,吃吃的笑了很久,然后说,“好个有情郎啊!如果你刚才选择生,那你们都不会那么痛苦!”

    “你是谁?你的话是什么意思?”凌蕴全身戒备的看着她。

    “我是谁不重要,但如果他继续喂下去,很快就会魂飞魄散的。”女人说着又吃吃的笑了几声,“那张符纸上不是有两个字吗?这是一道生死煞的符纸,若薄深选择了生,那他不仅会力量大增,能为鬼界强者,更能在未来一统山河,而许清,将会永葬河底,而且这才是正确的选择,不然这河底也不会有她的墓碑了。”

    红衣女人说到这,连连摇头,“可他选择了死,想替许清挡下生死煞,那死的必定会是他,而许清此生则会被桃花煞里的鬼物控制住心魔,一辈子颠沛流离,最后沦为疯子……”

    红衣女鬼的话字字清晰地入了我的耳,我急得狂流眼泪,示意薄深停下来,可他却完全不予理会。

    凌蕴也坐站不宁的来回走动着,我只好用眼神向他求救,希望他阻止薄深。

    凌蕴在一番挣扎后,总算同意了,当他悄无声息的打算偷袭薄深的后脖子时,薄深却身子一软,整个身体像片枯叶一样,飘旋而下,绝望的落在河底。

    可在落入河底的瞬间,他的手臂依然是高扬着的,眼睛不甘的瞪着,试图继续喂食那朵妖艳异常的桃花。

    这一幕,令我泣不成声。

    凌蕴快速上前接住薄深,看到薄深面发黑的陷入昏迷后,他低声咆哮起来,然后高叫一声,身子一个虚晃后,下一秒已经掐捏住了红衣女鬼的脖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