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鬼夫要乱来

作者:二馨luck | 灵异恐怖

收藏

  精品小说《鬼夫要胡来》由二馨luck倾心创作作品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肖楠,内容主要原因讲诉:和男友回去过年,结果遇上了很多怪事儿!我赶赴逃走,却意外发现更本逃不出这偏远的村庄……一直到一个蛮横的鬼夫突然会出现,说等了我千百年!...“今晚会有百鬼袭击龙槐村,若你不想村民遇害,就喝下这杯茶,我会帮你打败他们。”。

第十九章 事情告急-鬼夫要乱来全文阅读

    向恒久不变一听,立刻表示拒绝。“我只为你外婆效力,而如今她死了,那这个阴堂也就散了。我了赶赴宣布解散了其他小鬼,现在的我也要离开了了。”向恒久一听,立马拒绝。“我只为你外婆效力,如今她死了,那这个阴堂也就散了。我已经连夜解散了其他小鬼,现在我也要离开了。”。...

    他努努嘴,“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嘛,你对我来说就是女儿般的存在,但我好歹是个男的,生理反应有时候很难控制的啦,何况你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眼睛也停在我的胸前,我见此,立马捂住胸口气呼呼的说,“向鬼头,你怎么那么猥琐,我来找你是有事情想请你帮忙的。”

    向恒久一听,立马拒绝。“我只为你外婆效力,如今她死了,那这个阴堂也就散了。我已经连夜解散了其他小鬼,现在我也要离开了。”

    向恒久说着就往外冲,我立马截住他,“向鬼头,你不是说你是看着我长大的吗?那你肯定知道关于我的某些秘密……”

    向恒久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就连连摇头,一本正经的解释道,“我发誓,我从未看过你洗澡!”

    我一听,又羞又恼,“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知不知道我外婆曾经被鬼上身的事情。”

    向恒久一听我这么问,表情突然变得凝重起来,尔后他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叹了声气儿说,“许清,很多事情还是少知道的好。”

    他说着,往四周机警的看了看,仿佛有人在窥伺我们一样。我也跟着他四处瞄了几眼,可他却固定住我的脖子后俯身向我,贴在我的耳边低声说,“我要是你,就立马带上钱远走高飞,一辈子都不踏入龙槐村和余晖公司,因为你的力量根本无法抗衡它们。”

    他说完后立马松开我,一边往外走一边说,“后会无期,如果余晖老总打电话给你,让你回去上班,希望你能直接提出辞职。”

    “你什么意思?”我立马追出去,可向恒久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而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号码。

    我犹豫的接起电话,一个阴冷沉闷的男声从话筒里传了过来。“许清吗?”

    “对,我是,你哪位?”我的心跳突然加剧,心也提到嗓子眼了,我宁可这是一个骚扰电话,也不希望是余晖公司的人。

    因为向恒久的话我还没琢磨明白,我害怕自己稀里糊涂的又做了错的选择。

    可越害怕什么,就越来什么,电话那端的男人有些不耐烦的说,“你作为余晖公司的员工,难道都没有储存总裁的电话?”

    这么说,他是余晖的总裁了?

    传说中高颜值高学历高身价的余晖总裁,竟然亲自给我打电话了?

    要是平时,我肯定会乐得跳起来,可现在我却只感觉到一阵阵寒意,仿佛耳边有股凉风吹过一样,全身都发起抖来。

    “喂……你……我……”我支支吾吾了半天,都理不清话语了。

    “别废话,我在村口等你,给你五分钟,快点出来!”

    我脑袋一懵,“你说什……”

    可他已经把电话挂断了!我呆在原地,觉得事情的发展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余晖公司肯定是有大问题的,不然之前做我现在的岗位的女孩们也不会死;向恒久肯定也知道余晖公司的秘密,或者是知道余晖总裁的秘密,所以他才会说那番话;可现在余晖总裁在村口等我又是几个意思?

    难道我上次在阴冢没死成,现在余晖总裁要亲自解决我?

    明明是个艳阳天,我怎么会突然觉得那么冷呢?

    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逃跑,就像向恒久说的远走高飞,这份拿命换来的工作我还不要了呢!

    我立马回屋简单的收拾了几样东西,特别小心的把那张只剩半截的名片塞进口袋里,然后猫着腰从后门出去。

    当时我是留了一个心眼的,觉得余晖的总裁说不定会在前门等我,但敌人实在太狡猾了,我刚打开后门的门销子,就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站在门口。

    他带着一个黑超眼镜,高挺的鼻子特别显眼。他看到我时有些不悦,眉头微皱,“许清。”

    他就是余晖公司的总裁余漾飞,一个32岁的青年才俊,公司的海报和网站上随处可见他的照片。

    我立马低下头来,心里嘀咕莫非他是来抓我的,当时第一个动作就是低头遮脸,压低声音说,“你认错人了,我不是许清。”

    他似乎冷笑了一下,“厕所呢?”

    “在那……里面!”我给他指了路就想跑,可他的一句话却让我又乖乖的走回来了。

    “薄深在我手上。”

    简单的几个字,却沉重的敲击在我心上,我一度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最终来到厕所门口等他,他出来后明显吓了一跳,健硕的胸肌都抖了好几下。

    “你干嘛?偷窥?”他扯下墨镜,高冷的看着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许清。”

    我不屑的冷笑了一下,“传说中的余总裁被吹得能上天入地,但没想到原来你也会小便,而且刚才听你的声音似乎尿得不太畅快,是有前列腺炎?”

    余漾飞的脸瞬间煞白,很快又泛起一丝红,限量版的眼镜被他几下就捏得粉碎。“许清,不想死的就闭嘴跟我走。”

    他的腿很长,大步流星的走着,我小跑着才能追上他。“余总裁,我……我刚才是开玩笑的,你别……别介意……”

    他突然停下脚步,我又低头追他,一下子就撞到了他胳膊肘上。

    我胸口的桃花印记,突然烫了起来,就像被火烧了一样。

    我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以为胸口又会疼起来,可一阵火辣辣之后,胸口再无异样。

    余漾飞面露愠色,“我已经介意了,这个季度的奖金没了。”

    “呵呵……”我尴尬的笑着,“你不是宰相肚里能撑船么?不过我已经准备辞职了,奖金不奖金的和我也没什么关系了。”

    “我不是宰相,我的肚子里也只能装屎装尿!”他这句话明显是反呛我,但我真没料到他会是这样的总裁啊!但他话锋一转:“你要辞职也行,只怕薄深会飞灰湮灭了。”

    我的心一沉:“余总裁,你说薄深在你手里,那证据呢?我刚才会堵在厕所门口,其实也不是偷听,而是想确认你有没有骗我。”

    “你是想看证据?”

    我立马点头。

    他冷笑了一下:“你还真是一个多疑的姑娘!”

    他说着,把手机递到我面前,我只是看了一眼,心就像被几十把刀子凌迟那样,眼泪也“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