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鬼夫要乱来

作者:二馨luck | 灵异恐怖

收藏

  精品小说《鬼夫要胡来》由二馨luck倾心创作作品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肖楠,内容主要原因讲诉:和男友回去过年,结果遇上了很多怪事儿!我赶赴逃走,却意外发现更本逃不出这偏远的村庄……一直到一个蛮横的鬼夫突然会出现,说等了我千百年!...“今晚会有百鬼袭击龙槐村,若你不想村民遇害,就喝下这杯茶,我会帮你打败他们。”。

第十二章 白衣女鬼-鬼夫要乱来在线阅读

    我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我想叫,可却失声了。我眼睁睁的看着身体饱和的萧岗,再次变成了一张人皮……那人皮,在失去骨骼的支撑后,软哒哒的掉在我肚皮上……我长着嘴巴,像个傻逼,连滚...

    我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我想叫,可却失声了。我眼睁睁的看着身体饱和的萧岗,再次变成了一张人皮……

    那人皮,在失去骨骼的支撑后,软哒哒的掉在我肚皮上……

    我长着嘴巴,像个傻逼,连滚带爬的想离开这里,可一丝冰凉却突然袭上我的脖子……

    “啊……”我的声音已经干哑了,像只快死的乌鸦。

    “许清,是我,别怕。”我回身,可身后却空空如也,并不见薄深的身影。

    “薄深,是你吗?”

    “嗯。”

    “可我怎么看不到你?”

    “我遇上了些麻烦,所以你现在看不见我,陆路已经被萧岗的人堵死了,我们从后山的水路离开……”

    薄深说话时,声音竟然特别的喘……

    那丝凉意移动到我脖子前侧,外公掐我脖子时弄出来的伤口此刻显得的疼。

    “对不起,让你受了那么多伤。”虽然看不到薄深,但他充满颤音的话语里已然流露出太多的自责了。

    “没事,外婆呢?”我总担心在眼下这种糟糕的情况下,无法让外婆入土为安。

    薄深没有马上接话,扶起我走了几步后才说,“我已经把她下葬了,她生前招惹过太过阴鬼,死后必定会被阴鬼纠缠,所以还是简单下葬的好,那样她在地下才能过得安生。”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刚想说话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

    我回头一看,以外公为首的群鬼竟然以奔跑的速度朝我们追来,我心里一紧,脚底也打了滑。

    我虽然看不见薄深,但他有力的臂膀还是在第一时间把我扶了起来,以公主抱的姿势抱起了我。“那些鬼都被下了蛊,而你就是他们的猎物,我们得马上离开这里!”

    薄深说着抱起我就往后山爬去。

    后山树木杂草居多,加上这几日连下了好几天的雨,此时路滑的很。但薄深身姿矫健,巧妙避开了湿滑的地方,健步如飞的很快到了半山腰。

    在避开一颗大树时,薄深往侧边一迈,没想到一抹白身影突然窜到了我们身前。

    我吓得不轻,“啊呀”的低叫了一声,那白衣女鬼也连连后退,一脸惊惶的看着我,“你到底是人是鬼?怎么姿势这么奇怪,还跑得那么快?”

    这女鬼面生得很,不像是村子里的人,我深呼吸了几口气,心想着这女鬼既然看不见薄深,那我就吓她一下。

    我面一怒,沉声说,“荒野女鬼竟然敢拦我的道?难道你不知道鬼也分三五九等,不想死的话就赶紧让开!”

    白衣女鬼讪讪地打量了我好几眼,然后慢慢的移开了身子。一言不发的薄深突然发力,手臂加紧力道的勒着我,以冲刺般的速度往前冲去。

    女鬼瞪大眼睛若有所思的看着我,在与她擦身而过时,她突然冒出一句话来,“薄深,是你吗?”

    我睫毛都颤抖了一下,心里充满狐疑的问号,这女鬼竟然认识薄深?

    薄深没有应话,而是以更快的速度冲刺,我甚至能听到他越来越喘的呼吸声,辨不清是紧张还是累的。

    女鬼一直呆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盯着我们,当她看到那些追上来的群鬼时,白袖一挥,群鬼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外公更是首当其冲,直接被掀倒在树上。

    当看到外公的四肢摔得飞离身体时,我又痛又怨,我们到底招谁惹谁了,为何死了那么久的外公都不得安宁?!

    “外公……”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我挣脱着,想去找外公,可薄深却把我勒得更紧。

    “许清,如果现在不走,那我们将永远离不开这!”薄深说着,加快速度冲下山。雨后的山风很清爽,此刻却像冰刀一样刺痛着我的神经。

    “你放开我,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陪外公外婆,要走你一个人走!你听到了吗?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我胡乱捶打着他,手感由柔软渐渐变得坚硬起来,隐形的薄深渐渐显出真容来,没想到他的身上竟然全身血,尤其是锁骨到心脏那段,竟然有一道很深的口子。

    薄深本来就白皙的脸,此时白得就像裹了厚重的面粉一样,十分吓人。

    我捏紧的拳头,在看到他此刻的狼狈时,立马放松了。“你这是怎么了?”

    他连摇头的样子都特别虚弱,“许清,你外公外婆用一辈子的守护,才让你活到今天。现在他们把你交给了我,那我就会继续守护你,让你长命百岁。只有你活着,其他人才有活着的希望。”

    薄深说完抱着我就跑,而身后的白衣女鬼也不屈不饶的追赶着我们。薄深的话,随同着山风,一阵一阵的灌入我的耳中。

    他的话,我似乎懂,又似乎不懂。

    我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村子里的人都很不喜欢我。同龄人会往我身上泼狗屎,大人也会对我吐口水,后来村子里发生了一场浩劫,村民们更是围剿上门,让外公外婆把我交出来。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外公出了一趟远门,等他回来后村子里的麻烦解决了,村民对我的态度也和平了许多。

    后来外公车祸丧生,我曾偶尔听过村民的密谈,他们说是我害死我外公的,早晚还会害死外婆,更会害死全村村民。

    当时我气不过质问过他们,但他们一看到我就做鸟兽散了。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外婆,外婆让我别和凡夫俗子一般见识,当时她还说了一句让我特难理解的话。

    “许清,总有一天,你会成为这个村子唯一的希望,到时候他们就会对你感恩戴德了。做大事的人,向来要承受超乎常人的苦难。”

    当时我只觉得这是外婆安慰我的话,并未多想,可现在这些记忆被薄深的一句话勾了起来,我却突然意识到或许我的身上真的肩负着许多使命。

    薄深伤势很重,加上一直抱着我,他的体力已经渐渐不支了。而身后的女鬼却越挫越勇,她就像一辆功力强大的挖掘机,凡是她走过的地方,就连参天大树也会连根拔起继而倒地。

    “薄深,停下!薄深,停下……”女鬼重复的念着这几句话,时而还发出阴测测的笑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