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鬼夫要乱来

作者:二馨luck | 灵异恐怖

收藏

  精品小说《鬼夫要胡来》由二馨luck倾心创作作品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肖楠,内容主要原因讲诉:和男友回去过年,结果遇上了很多怪事儿!我赶赴逃走,却意外发现更本逃不出这偏远的村庄……一直到一个蛮横的鬼夫突然会出现,说等了我千百年!...“今晚会有百鬼袭击龙槐村,若你不想村民遇害,就喝下这杯茶,我会帮你打败他们。”。

第十三章 河底世界-鬼夫要乱来(完整版)

    这时,总算到了山脚,薄深飞离地面,一脚踢在树干上,借助着力道飞身一跃跳进了河里。刚入河水,我只感觉浑身一冷,同时有股冰凉的寒意一下子袭在脚踝上。我以为是薄深拉我的脚,便放松身...

    这时,总算到了山脚,薄深飞离地面,一脚踢在树干上,借助着力道飞身一跃跳进了河里。

    刚入河水,我只感觉浑身一冷,同时有股冰凉的寒意一下子袭在脚踝上。我以为是薄深拉我的脚,便放松身体跟着那股力道往深了游去。这时又有东西拽住我的胳膊,我抬头一看拽我胳膊的竟然是薄深。

    我浑身一哆嗦,那拽我脚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我惊恐的往脚下一看,拉我的竟然是一个我从未见过的男人。河底本来是没有光的,加上又是深更半夜,可他的脸却好像会发光一样,令我看得特别清晰。

    浓眉大眼、薄唇微抿、眼中还带着狡黠的笑容,我刚想告诉薄深有东西拽住我,可他却好像会读心术一样,竖起食指,暗示我别说。

    可他终归帅不过三秒,薄深已经发现了水下的东西,他绕过我,悄然偷袭,快速游过去从身后拧住那男人的脖子。

    男人呼吸困难的连连拍水,“薄……薄深……是我……是我……”

    薄深一愣,“凌蕴?”

    那个叫凌蕴的男人点头如捣蒜,“是我是我!我来救援你,你竟然偷袭我!”

    薄深松开他,面不见惊喜,反而特别生气的说,“谁让你来的?我的事情不需任何人插手,你回去。”

    “我怎么回去?”凌蕴挠挠头,“难道你没看见玩偶里的纸条,我已经和那位女士结成阴亲了。”

    凌蕴说着,把视线移到我身上,薄深立马拦住他,怒声说,“别招惹她,除非你想死。”

    凌蕴大大咧咧的笑了起来,“我本来就是个阴胎,哪里来的死活之说!”但他发现没人跟他一起笑后,又露出一脸尴尬之色。

    “薄深,咱们是好兄弟,好基友,你干嘛因为我抢了你的女人就这么生气嘛!人类不是有句这样的话,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衣服可换,手足不可断嘛……”

    凌蕴这油嘴滑舌的家伙话还没说完,就被薄深用握紧的拳头往嘴巴一揍,然后凌蕴就捂着嘴满地找牙了。

    “兄弟,你能冷静点么?盯上许清的人和鬼,可不止一个两个!我也没真想娶许清,哥们目前很享受一个人的状态,还想多自由些日子呢!我会用这个身份出现,也是为了必要时救你一把!再说了,我会来水下接应你,也是你妈妈交代的。”

    “我妈?”

    “对,不过你妈应该不知道水下还有这么多宝贝,走,我带你们瞧瞧去!”凌蕴说着,就往水底游去,而我则一把拉住薄深。“薄深,河底去不得……”

    薄深会心一笑,“不用紧张,我妈不在河底,但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的,我会给你时间准备,适当的时候会安排你们见面的。”

    薄深明显是误会我的意思了,但我还是被他这几句话弄得面红耳赤,好在浓重的夜给我打了掩护。我清了清嗓子,说,“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这河邪门得很,以前淹死过好几个村民,可尸体却从未浮上水面,就好像被海底的怪物吞噬了一样。加上你现在受了伤,身后又有白衣女鬼追击,我们还是先找个干净安全的地方包扎下你的伤口。”

    凌蕴游到我身边,语气很酸的说,“你们俩干嘛呢?在我这孤家寡人面前秀恩爱呢?我告诉你们,你们刚才的对话已经对我这个单身狗造成一万点暴击了,若你们再不注意,那我很可能要报复社会!”

    这凌蕴长相不差,但说话做事却像极了痞子,流里流气的,和成熟稳重的薄深完全是两个极端,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成为朋友的。

    薄深蹙眉想了想说,“既然河底这么邪,那我们就更该深入底部一探究竟了。而且那女鬼最惧水,她现在肯定在河边守株待兔,在等她离开这段时间,我们不如做点事情打发下时间。”

    其实我一直对女鬼认识薄深的事情耿耿于怀,在他说这些话时,我一直盯着他看,希望能从他的表情里读出点什么讯息来。但薄深的表情很平静,我看不出任何端倪。

    可薄深刚说完这些话,凌蕴就嗤笑了一声,我立马看向他。他却连连摇头,一脸可惜无奈的表情,然后纵身一跃往河底游去。

    而薄深的眼神在某一瞬间,也变得深刻惆怅。

    我感觉,他和那个白衣女鬼肯定关系匪浅,我以为我不会在意,但我却没想到这白衣女鬼却像根刺一样,绵亘在我的心间。

    我很想直截了当的问他,在我快要鼓起勇气时,他拉起我就往水下游去。

    这河深得超出我的预估,越往下潜,就越觉得难受。胸腔这一片就好像要炸裂一样,耳朵里也发出嗡嗡嗡的响声来。

    这时,凌蕴变戏法似的给我递上一个呼吸罩,我戴上后不适感减弱许多,没那么难受了。

    这时,河底突然散出白光来,那白光刺眼的很,我只是瞄了一眼,眼睛就疼得直流眼泪。

    薄深伸出一只手捂住我的眼睛的同时加快了游动速度,不久后就到了了河底,没想到他们竟然在河底走动起来,如履平地。

    我好奇的也试了试,没想到我竟然也可以!

    我们跟着凌蕴往发光的地方走去,远远的就看到一根竖立起的木桩,那光就是从木桩后面发出来的。越靠近木桩光就越暗,所谓的灯下黑估计就是这个意思。

    令我诧异的是,那木桩竟然是块墓碑,墓碑上还赫然刻着三个字----许清。

    我顿觉头晕目眩,这世上同名同姓的人有很多,但我却很确信这个许清指的就是我。因为墓碑的最上方还有一张7分相,相片是我在入职余晖公司当天照的。

    我在余晖公司上了近半年的班,那说明这照片在这期间树立的,但我清楚的记得剩余的照片都被我放进公司安排的员工宿舍的收纳盒里了。

    所以流出这张照片的,肯定是余晖公司!

    余晖公司到底有什么古怪?

    我想到在阴冢里死去的其他女孩,便立马在河底找了一圈,但偌大的河底却只有一根墓碑,只有我的名字和照片!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