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盛宠之毒医世子妃

作者:凌七七 | 游戏竞技

收藏

  容凰,在现代金牌杀手,代号“狐狸”,容貌明艳,奸诈多变,左手绝妙医术可医白骨,活死人!阎王要人四更死,非要情感留人到三更!容凰,东楚国勇毅侯府的嫡出小姐,温柔如水似水,知书达理,容貌倾世!母亲是南风国的和亲郡主,身份高贵的!只可惜母族夺嫡一次失败,一夕沦落罪人,死掉的母亲,从妻降为妾,而容凰也从天之骄女,一落成了尼姑庵里一个人人可被欺负的小可伶!当她成了她,眼底温柔如水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凛然杀意!庶妹抢她已婚夫?不需要抢,姑奶奶直接送你!这种渣男,不希罕!毁你容貌,让你跟渣男再次“相亲对象相知相爱!”继妹夺她嫁妆,好帮她的王爷已婚夫当太子后院自从容凰住进来,夜晚,这间小院就再也没有亮过。。

    “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龙腾皱着俊眉,望着从窗外翻进去的丁小鸟。 丁小鸟来龙腾这儿,有时候候是从大门进,有时候候就直接从窗外翻进去,因为对丁小鸟从窗外翻进他屋子,他是一点儿都会会觉得很奇怪,他而已有些很奇怪丁小鸟昨日穿的衣服。 丁小鸟昨日丁小鸟来龙腾这儿,有时候是从大门进,有时候就直接从窗外翻进来,所以对丁小鸟从窗外翻进他屋子,他是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他只是有些奇怪丁小鸟今日穿的衣服。。...

    “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龙腾皱着俊眉,看着从窗外翻进来的丁小鸟。

    丁小鸟来龙腾这儿,有时候是从大门进,有时候就直接从窗外翻进来,所以对丁小鸟从窗外翻进他屋子,他是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他只是有些奇怪丁小鸟今日穿的衣服。

    丁小鸟今日穿着一件纯灰色直缀,头上竟然簪着一只木簪,整个人看上去就好像一下子大了十岁一样。

    “我家那老头又在后面追着我跑,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才能成熟懂事一点。我听着嫌烦,就干脆换了一套老气的衣服,免得那老头继续烦!”丁小鸟大大咧咧的开口,在丁小鸟坐定后,立马就有人给他端了一杯茶水。丁小鸟接过,一饮而尽。

    火灵鄙夷的扫了一眼丁小鸟,“嗷!”你个小鸟穿成这样真是丑死了!还没有灵儿漂亮呢!

    灵儿说着还骄傲万分的摇了摇自己的火红的大尾巴。

    丁小鸟眼角一抽,“小爷就是再难看,起码是人,不像你就是个畜生。”

    火灵哪里能听丁小鸟这话,立马窜到丁小鸟的脸上,伸起双爪就往丁小鸟的脸上抓,竟然敢侮辱灵儿!有你好看的!

    丁小鸟哪里能容得灵儿放肆,毫不客气的伸手抓着火灵的大尾巴,用力一扯,顿时杀猪般的叫声响起!

    “嗷!”火灵痛苦的松手,重新跳到龙腾的肩膀上,双手委屈的抱着自己的尾巴。

    主人看到没有,丁小鸟欺负我,你赶紧帮美丽可爱的灵儿报仇!

    “行了,你们两个都安分一点。”这两人聚在一块儿,就没有安静过。龙腾早就习惯了。

    “你穿成这样,定阳侯怕是气的要吹胡子瞪眼睛了吧。”

    丁小鸟毫不在意的一笑,只是黑眸中去闪过一丝复杂,“他爱气不气。要是受不了小爷,就赶紧把小爷给分出去好了!反正小爷是一点都不想在定阳侯府呆着。”

    “启禀世子,人带来了。”

    丁小鸟随意看过去,入目处就是脸上有一条长疤的袁雨桐,“我靠!大哥,你从哪儿找的这么一个丑八怪,要是放到晚上,我还以为自己见鬼了呢!”

    袁雨桐羞愧的低下头,伸手想要挡住自己脸上的疤痕,可她一只手也就这么大,怎么可能将整个脸都挡住,心里愈发的恨起眼前的男子。

    “这位公子,雨桐成了如今这样,也不是她想的。作为男人,你难道不能大度宽容一点?”菊香沉着脸开口。

    丁小鸟上下打量了一番菊香,她倒是比那什么雨桐要顺眼一点,无论是气质上还是容貌上,不过这臭脾气他也同样看不上!

    “她是谁啊,要小爷我去迁就她?”

    “好了,小鸟。”

    丁小鸟听龙腾发话,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只是收回视线的时候,又重重的翻了一个大白眼,也不知道是对谁翻的。

    “莫言。去把生肌膏拿一瓶给她。”龙腾在看到袁雨桐脸上的疤痕,凤眸中也闪过一丝厌恶,对丑的东西,他没那么好的耐心去容忍。

    袁雨桐脸上的疤痕虽说有些严重,可能看出来是新伤,生肌膏对于新伤的疗效是最好的,用上一瓶,不说将袁雨桐脸上的疤痕全都消除,起码也能消除大半,弄到几乎看不出来的地步。

    袁雨桐震惊的看向龙腾,她从未见过长相这么俊美的男子,他就像高高在上的神一般,好似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那眉那眼那鼻那唇,无一处不精致,无一处不完美。尤其是他身上隐隐露出的睥睨天下的霸气,这更让袁雨桐相信他的身份不简单。

    世子?就是不知道他是哪家的世子。

    袁雨桐的眼底掠过一丝迷惑一丝痴恋。

    “砰——”

    若非菊香及时拉着袁雨桐离开,丁小鸟这茶杯毫无疑问就会砸在袁雨桐身上!

    “少用你那恶心的眼神看着我大哥,也不看看你在是什么东西,还配肖想我大哥!”

    丁小鸟稚嫩的脸上流露出与他年纪不符的狠辣,好似袁雨桐只要再盯着龙腾,他就会毫不犹豫的挖出袁雨桐的眼睛!

    袁雨桐瑟缩的抖了一下,随后泪眼汪汪的看向龙腾,“我——我没有。”

    若是这番表情是一个美人做出,那倒是惹人怜爱,可惜袁雨桐忘记了,她毁容了,这个表情有她做出来,除了令人恶心外,再也没有其他感觉。

    “袁雨桐?本世子没那么多时间去管你心里怎么想的。不过你也别自作聪明,耍小心眼。否则你的命一定会不会长,这一点,本世子可以跟你保证。”

    要不是袁雨桐是容凰的朋友,自己答应了她帮她救袁雨桐和菊香,他还真的懒得跟袁雨桐废话。

    有些人的性子,看来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

    袁雨桐哪怕经历了家破人亡,哪怕经历了三年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日子,那些刻在她骨子里的骄傲——不,袁雨桐身上的肯定不是什么骄傲,更准确的应该说是自恋,虚荣!

    菊香深深的凝视了一眼袁雨桐,她相信眼前这个尊贵的男子说的话肯定不是无的放矢,那就真的是袁雨桐做了什么让人无法忍受的事情。

    其实菊香和袁雨桐在一起快三年了,菊香也算是了解袁雨桐,自私自利,从骨子里有一种高高在上看不起任比她身份的人的骄傲。

    若是袁雨桐还是千金小姐,那么还不会太让人讨厌。可三年过去,袁雨桐早就不是千金小姐,她们的肩膀上扛着血海深仇,那些所谓的虚荣骄傲早就该抛弃了!可惜,袁雨桐似乎一直都没有看透过。

    对这一点,菊香一直以来也感到十分的无可奈何。

    无论如何,此时菊香和袁雨桐是一体的,她只能硬着头皮给眼前的男子道歉,“若是雨桐有什么做错了,我代她向世子道歉。”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