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盛宠之毒医世子妃

作者:凌七七 | 游戏竞技

收藏

  容凰,在现代金牌杀手,代号“狐狸”,容貌明艳,奸诈多变,左手绝妙医术可医白骨,活死人!阎王要人四更死,非要情感留人到三更!容凰,东楚国勇毅侯府的嫡出小姐,温柔如水似水,知书达理,容貌倾世!母亲是南风国的和亲郡主,身份高贵的!只可惜母族夺嫡一次失败,一夕沦落罪人,死掉的母亲,从妻降为妾,而容凰也从天之骄女,一落成了尼姑庵里一个人人可被欺负的小可伶!当她成了她,眼底温柔如水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凛然杀意!庶妹抢她已婚夫?不需要抢,姑奶奶直接送你!这种渣男,不希罕!毁你容貌,让你跟渣男再次“相亲对象相知相爱!”继妹夺她嫁妆,好帮她的王爷已婚夫当太子后院自从容凰住进来,夜晚,这间小院就再也没有亮过。。

    “嗷——”火灵猛然大叫一声,跃起一跃,直接跳到龙腾的肩膀上,张牙舞爪。 主人怎么也可以这么忽略他!始终盯着这些破画看,都不明白看一看的美丽可爱的的灵儿!啊太过份了! 龙腾凤眸不怒自威的扫了几眼火灵,后者浑身一激灵,搭拉着脑袋,一句话都主人怎么可以这么忽视他!一直盯着这些破画看,都不知道看看美丽可爱的灵儿!真是太过分了!。...

    “嗷——”火灵猛地大叫一声,飞身一跃,直接跳到龙腾的肩膀上,张牙舞爪。

    主人怎么可以这么忽视他!一直盯着这些破画看,都不知道看看美丽可爱的灵儿!真是太过分了!

    龙腾凤眸不怒自威的扫了一眼火灵,后者浑身一激灵,耷拉着脑袋,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就这些?”龙腾见火灵安静了,再次蹙起眉看着站在一侧的莫言,对这种事情,还是莫言更在行一点。

    “世子,就这些了。就这些画还耗费了属下不少的功夫。京城一些画馆是会偷偷画一些闺阁小姐的画像。画男子的也有,可大多都是画一些清秀俊美的翩翩佳公子。当然,世子您放心,这里面绝对不会有您。那些人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画您。勇毅侯都多大年纪了,就算年轻的时候算是翩翩佳公子,现在也早就是昨日黄花了,画馆的人弄他的画像怎么可能赚到钱。”

    “这些太普通了。”龙腾随意的翻了一遍莫言找来的画像,蹙着眉道。

    “属下没法子了。”莫言无奈的低下头。让他去整老男人的画像,简直是大材小用啊!就这些画像,还是他花了重金,让画馆的老板按照容青安年轻时候的画像,慢慢修改的,当然,这跟容青安如今的样子相差是有些大。

    “去找一个画工不错记忆绝佳的人,办成勇毅侯府的下人,好好看看容青安,然后再把容青安给我画下来。对了,记住一点,画容青安的裸体,一丝不挂。”龙腾凤眸划过点点流光,嘴角边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他倒是要看看,容凰那女人说的到底是对还是错,庄敏长公主性谷欠强盛,这么急着改嫁,缺不了男人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如果这是真的,东楚皇室真是越来越肮脏,这样的皇室也没必要再继续留着了。

    龙腾凤眸中闪过不易察觉的寒芒,稍纵即逝。

    “啊!”莫言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若不是当着龙腾的面,他都想挖一挖自己的耳朵了。

    龙腾淡淡的扫了一眼莫言,邪肆俊美的眉目中带着一丝不悦,“本世子的话,你没听懂?”

    “听懂了?不过世子,这画就算画好了,可要如何送到庄敏长公主手中。”

    “什么怎么送。大半夜神不知鬼不觉的往她床头一放就成了。”

    莫言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得一个这么强大的回答,简直是让他目瞪口呆啊!

    “再安排几个人在庄敏长公主耳边吹吹风,比如容青安的优点,还有再嫁给容青安的好处。”

    莫言觉得若不是眼前的人是他一直忠心耿耿效忠的主子,他都会立马转身离开,这哪里是他的主子啊!压根儿就是个媒婆嘛!

    当然这话就算再借给莫言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多说。

    “是。”

    龙腾难得好心情的勾了勾嘴角,他都有些期待庄敏长公主嫁给容青安了,想来勇毅侯府这场大戏一定会很好看。尤其里面还有一个“小狐狸。”

    想至此,龙腾又睨向了委屈的蹲在自己左肩膀的火灵,难得温柔的举起温柔的右掌抚摸了下它光滑如水的毛发。

    火灵真可以用受宠若惊来形容了,主子很少对他这么温柔啊!他——他真是好感动啊!

    龙腾看着火灵眼中浮起的水光,凤眸沉了沉,那女人可从来不会在自己面前示弱,她只会对着自己牙尖嘴利的,一点亏都不愿意吃,这么一想,龙腾刚刚升起的哪一点点兴趣,蓦地消失。

    火灵不安的在龙腾的肩膀上跳来跳去,“嗷——”你咋可以撩拨灵儿到一半就放下呢!难道你不知道灵儿作为宠物也是有自尊心的嘛!

    龙腾半阖着眼帘,任火灵在他的肩膀上跳来跳去,这些年他太寂寞了,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就只有这小东西了。

    “龙剑把人接来了?”

    “是,已经等在外面了,世子是要见袁雨桐和菊香?”

    龙腾颔首,“嗯,让她们进来。”

    *

    袁雨桐和菊香静静的站在龙剑的身后,她们的身上已经换上了整洁的衣裳,头发也梳的整整齐齐。

    袁雨桐一双眼睛几乎都不够用了,因为这处院子真的是太华丽了,太美了。

    远处凉亭,白玉为柱;不远处还有一处池塘,周围竟然是用玉石堆砌而成,在阳光的照耀下,这些玉石发出柔和璀璨的光芒;假山奇形怪状,可却显得错落有致。

    袁雨桐是出自武将世家,所以对阵法也是熟悉一二的,自然能看出这些假山是按照阵法布置的。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这么美丽的院子竟然没有种一朵鲜花,有的只是碧绿的草丛,青翠的绿竹,挺拔的大树。唯独看不到鲜花。

    “好美。”袁雨桐当年的家境算是不错了,可也绝对没有能力拥有这么一处院子,也不知道这院子的主人是谁。

    龙剑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袁雨桐。

    菊香拉了拉袁雨桐,她这样子实在是太丢脸了!

    袁雨桐回过神,下意识的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其实菊香心里也在惊讶,从容凰离开后,她就一直在等,她相信容凰会说话算话,可她没想到容凰的动作竟然这么快。她离开没几天,就有人来赎她们。

    虽然这几日她们没有见到救她们的人,可好歹活的也像是个人了。

    “世子要见她们。”一个穿着黑色铠甲的侍卫对着龙剑道。

    世子?菊香和袁雨桐脑海中不约而同闪过,这所谓的世子是谁?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