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中兴中华

作者:沉默的独行者 | 历史架空

收藏

  光绪五年,中华大地狼烟四起,一个能制造业的大学生魂穿到这个时代,他如何变化自己,变化这个国家,变化这个时代. 中兴中华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陈郑,这是你6个月的工资,你就不用去越南了。”陈郑的老板----一个带着金色眼镜的台湾人说到,陈郑大吃一惊,问道:“为什么?我的绩效在工业工程部中是最好的。”老板叹声气说:“在越南我聘请一个大学生工资就600元人名币,你现在的工资基本上6000元,而且你也不懂越语,重新适应也比较困难,你还是再找个工作吧。”陈郑争辩说:“可你也知道,越南人生活比较懒散,没有中国人吃苦耐劳,而且纪律性不强,我去还能帮你照看啊。”陈郑并不想失去这个工作,现在毕竟是制造业的寒冬,出去找工作工资也不会有现在这么高,他只好向老板请求道。。

沉默的独行者小说作品_中兴中华目录章节_第 7 章 领导

    自己先控制住他们在说。  陈郑先让何正涛望着门口,只要你狱卒回来就向他干咳,接着对着满狱室人说:“大家好,我叫陈郑,是咱们监狱里最初进去的,我也不是什么坏人,是被不交税给逼的,不交税的三天前我的船被洋人击沉了,爹娘也走了,虽然交渔船税除了我,能在这陈郑先让何正涛看着门口,只要狱卒过来就向他咳嗽,然后对着满狱室人说:“大家好,我叫陈郑,是咱们监狱里最早进来的,我不是什么坏人,是被交税给逼的,交税的三天前我的船被洋人撞沉了,爹娘也走了,但是交渔船税还有我,能在这儿碰见大家也算是有缘吧,我想大家估计都是被税给逼的,希望这几天大家在这里将就将就,不要抢东抢西的,过几天大家出去,说不上还能够互相帮忙的。”王大锤现在和陈郑最熟,说到:“陈兄弟你身世也这么苦,我父母死的早,全靠我师傅养大,前几年我自己开铁匠铺,生意还行,但现在被税给逼的也养不活自己了,咱们都是单身一人了,看来以后我们能作伴了。”旁边的老秀才赵鸿儒叹道:“这帮贪官污吏,只要有点由头,他们就乱收税,真是无法无天,什么时候皇帝能看到他们。”陈世雄说到:“这天下全是你们这帮读书人给坏的,不然老子怎么和你们这帮人被这帮差役给欺负。”赵鸿儒说:“若你们武将厉害,长毛被灭了,还至于给贪官由头收税吗?”陈世雄起来抓住赵鸿儒说:“你们这帮鸟人,要不是你们舞文弄墨,陷害忠良,尽知道捞钱,军饷都没有,打仗会是这样吗,你这老东西考上秀才也就是贪官。。...

      陈郑在制造业干了五年,给生产线的员工训话很多次,按照他以前培训员工的经验,在陌生的环境里,首先让对方了解自己,接着找对方和自己共同点,和所有人混熟,然后再讲制造业需要注意的规矩,过几天就熟悉并领导产线员工了。陈郑觉得现在这套应该没什么问题,现在的人接触的世面很少,大部分人都是老实巴交的人,关键是如何折服这几个铁匠,兵油子,小商贩和老秀才,他们不同与普通人,但又想着有点后台的都不应该被关在这儿,自己先稳住他们在说。

      陈郑先让何正涛看着门口,只要狱卒过来就向他咳嗽,然后对着满狱室人说:“大家好,我叫陈郑,是咱们监狱里最早进来的,我不是什么坏人,是被交税给逼的,交税的三天前我的船被洋人撞沉了,爹娘也走了,但是交渔船税还有我,能在这儿碰见大家也算是有缘吧,我想大家估计都是被税给逼的,希望这几天大家在这里将就将就,不要抢东抢西的,过几天大家出去,说不上还能够互相帮忙的。”王大锤现在和陈郑最熟,说到:“陈兄弟你身世也这么苦,我父母死的早,全靠我师傅养大,前几年我自己开铁匠铺,生意还行,但现在被税给逼的也养不活自己了,咱们都是单身一人了,看来以后我们能作伴了。”旁边的老秀才赵鸿儒叹道:“这帮贪官污吏,只要有点由头,他们就乱收税,真是无法无天,什么时候皇帝能看到他们。”陈世雄说到:“这天下全是你们这帮读书人给坏的,不然老子怎么和你们这帮人被这帮差役给欺负。”赵鸿儒说:“若你们武将厉害,长毛被灭了,还至于给贪官由头收税吗?”陈世雄起来抓住赵鸿儒说:“你们这帮鸟人,要不是你们舞文弄墨,陷害忠良,尽知道捞钱,军饷都没有,打仗会是这样吗,你这老东西考上秀才也就是贪官。

      赵鸿儒气的脸色发白,全省发抖。陈郑急忙给二人打圆场,说:“两位消消气吧,就是没闹长毛这贪官照样会给你要什么捐的,底层小民谁看得到啊,现在咱们都到这个地步了,还需要争谁胜谁败吧,都是文曲星武曲星,权当下凡了来一次聚会吧,说不上你们以后能演一处将相和。”陈世雄笑说:“小子别寒碜我了,老子现在就是有几亩地的老农了,还什么将军。”赵鸿儒笑道:“你这小伙也知道将相和,看来读过书吧,倒是小看你了。”陈郑笑道:“老秀才,反正现在没事,大家就在发愁,不如给大家说一会儿书,说说这个将相和,算是苦中作乐吧。”

      赵鸿儒说:“好,那我就给大家讲会儿吧,从西周礼崩乐坏,东周战国争雄,分为齐楚燕韩赵魏秦,齐从管仲率先强国。。。。。王大锤听这问道:“这些国家离我们远吗?啥时候事啊?”赵鸿儒一愣,也说不下去了。陈郑接着说:“简单点说,就是三千年前,大致你们鲁班祖师爷死后一百年左右,有个叫赵国的国家,他国王得到一个壁。。。。。。”陈郑用家常话讲完,王大锤听得认真,“这两人都很厉害啊”周围的人都嘀咕说着,陈郑说估计他们就知道厉害这个词形容人,说:“告诉大家,当面对强敌时,将相还是舍弃恩怨,共同对敌呢,我们虽然就一个小民,也没必要在这个狱室里争斗吧,说不上以后我们都一起受刑,还需要相互辅助啊。”赵鸿儒笑道:“陈大哥讲的不错,以后可以去试试功名。”陈世雄说:“不错,没那帮读书人的酸性。”王大锤说:“小哥看来也算个读书人,这几天没事就给大伙讲讲故事。”周围的人也附和道,虽然现在处境不好,起码让大伙认同自己了,再过几天没被赎去的人如果真知道被贩卖到南洋,自己可以带着他们逃跑.

      陈郑正和众人聊着,何正涛说:“狱卒带饭来了,大家准备吃饭吧。”众人都拿着破碗挤到门口准备吃饭,狱卒先给对面狱室一桶,狱室人蜂拥而上,前面几个人盛了一碗粥,后面的人不小心把桶给弄倒了,然后都打起来了,这边人看到更是往栅栏边挤,陈郑心想:如果吃饭不公,到时候众人这几天内生嫌细,逃跑也不会齐心。看来这狱卒很精明,内部制造矛盾,然后他们就好管理了。”陈郑看着王大锤离饭桶最近,喊道:“大锤,先不要盛饭,把桶护住,一会儿听我分配。”大锤现在对陈郑有一种盲目信任,立即把周围的人都踢开,且周围人不像对面狱室人待的时间久了,大锤把桶放到陈郑旁边,众人不说话了,眼巴巴看着陈郑,陈世雄恶狠狠的说到:“怎么,陈小弟想吃独食,要不要我们较量下。”陈郑不答,看着狱卒已经走了,才缓慢说:“如果大家抢,估计像对面一样,桶倒了谁也吃不上,我就说说怎么分吧”刚才赵秀才被人给推到一边了,说:大家慢慢来吧,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周围人七嘴八舌说:“就这么点饭,不急怎么能吃上饭,”陈郑慢悠悠说:“不如这样,大家把碗都集中到这儿来,我们30个人,我把饭分成30份,大家依次来选,我最后选,怎么样?”旁边小商人石磊急忙说:“你来分,你选最多的”......这时候卡壳了,突然相通了,说:“我看行。就这么办。”大锤现在对陈郑佩服狠,说:“陈兄弟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开始分吧。”众人现在都认识陈郑,而且陈郑给最后选自己的,知道自己肯定不会少,否则最后少的肯定是陈郑的,大家都信了,陈郑快速分完饭,等众人选完后,他最后吃饭。赵秀才说:“还是小兄弟会办事,像汉高祖的陈平。”刚才如果不是陈郑分饭,这老秀才就饿肚子了,现在夸奖到,陈郑说:“我只是小聪明了,可没你有学问。”旁边的商人石磊也说:“陈兄以前经商吗,看来陈郑是个同道众人啊,如果出狱后有机会我们一起做生意怎么样?”陈郑笑道:“借你吉言,以后出去咱们看看能做什么生意。”周围人都称赞陈小哥不错,陈小哥真有本事。。。。。。

      陈郑终于开心笑了,自己终于是这帮家伙的带头人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