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清都仙缘

作者:可与语 | 现代言情

收藏

  她是南瞻部洲大唐国集万千疼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却个病怏怏的小丫头,活都活不久啦!出乎意料的机缘,使她远离它红尘,成了他界修道路上的一员。师门迭变,荆途砥励,一步步,亦苦亦乐,去寻传说中的清都,她的仙缘。长安城,大明宫,正是夏日午后,太液池边的水阁里传出小宫女们琅琅读书之声。诗行里是满满的幸福美好,少女们的声音轻柔愉悦,沿路的往来宫人侍卫听得这诵诗声,脸上都忍不住露出淡淡笑意,冲淡了高树上知了聒噪带来的烦心。。

    守玄喜滋滋托着鱼皮斗笠掂了掂,炫技似的将斗笠在指尖上旋得转成了一团模糊不清的影子,才用指尖轻轻地一拨,斗笠底部再打开一个小洞,果子似水流一般全数倾入幼蕖递回来的玉盒。守玄又射了两弹弓,收满一只玉盒。他一巴掌拍上来封了玉盒,这下就不需要不怕修士灵根气守玄又射了两弹弓,收满一只玉盒。。...

    守玄喜滋滋托着鱼皮斗笠掂了掂,炫技似的将斗笠在指尖上旋得转成了一团模糊的影子,才用指尖轻轻一拨,斗笠底部打开一个小洞,果子似水流一般尽数倾入幼蕖递过来的玉盒。

    守玄又射了两弹弓,收满一只玉盒。

    他一巴掌拍上去封了玉盒,这下就不用不担心修士灵根气息冲撞了。

    方才,守玄射弹弓、取骨珠,接着斗笠、玉盒出现,都是幼蕖眼疾手快地流水一般送到守玄手中。

    守玄一摊手掌,幼蕖就放上他所需的物事,配合得天衣无缝,那种行云流水般自如的了解与默契程度,简直像是一个人长了四只手。

    这两娃,他们平时是摘了多少果子啊!

    “八哥,你这弹弓用得越发好了!”

    幼蕖眼睛闪亮亮地对着八哥,完全是真心崇拜。

    “那——是!”

    守玄扬着嗓门儿,对山上唯一比他小的小九幼蕖的夸奖照单全收,一点儿也不谦虚。

    他得意起来,小胖脸两边的肉都是鼓鼓的,还一颤一颤。

    祈宁之一个忍不住,笑了出来。

    守玄回头斜着看看他,伸过手:

    “祁师兄,麻烦你先接着啊。”

    说罢,守玄将玉盒往祁宁之手上一塞。

    祈宁之一愣,只见守玄又气势无双地拉开了弹弓。

    好吧,谁让他没收到果子!谁让人家就是有绝招呢!

    祈宁之摸摸鼻子,自觉地站到一边,继续欣赏守玄的弹弓准头。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幼蕖夸过以后,这老八射弹弓的姿势越发“端”着了,还端得极为神气潇洒,小小弹弓射个果子简直射出了弯弓射大雕的气派!

    “我好了,小九,你来活动活动!”

    守玄又收了两只玉盒后,将地方让给了幼蕖。

    这小九的弹弓不知道用得怎么样?祈宁之挺期待。

    只听得极轻飘的“唰”一下,人呢?

    祁宁之一扭头,却见幼蕖已是脚尖勾着一根粗枝,头上脚下轻飘飘地倒悬在靠近果丛的一棵大树上,正抖出一根长长的白练,正是平时她系在腰间的那条流霜束。

    祈宁之上次听如松提过这流霜束,听说只有小九儿才能用得起来,有些护身的功效。而别人不管怎么使,都只是一条普通布带子,不知道缘由。

    此时细细一打量,这流霜束光滑滑的,又软又轻,看起来确实没什么灵力波动,不似凡物、又无宝光浮现。不似法器,更不是法宝,材质颇有些古怪,不属于他见过的任何灵材,展开后虚似流水,淡如月光。

    平时里只见这小姑娘随意系在腰间,不知道的还以为只是根普通束腰丝绦。平日里就没见怎么用过,只有这次摘果子才见用上了。

    那流霜束去势不急,在半空轻舒如巨大半透明白色花瓣,飘逸华美,煞是美观。

    幼蕖纤腰反弓,上半身微微撑起,手腕轻轻一抖,白练前半段便团成一个个圆圈,渐渐下落绕往一丛无影果株。

    练圈柔缓飘扬、好看之极,却未缠住任何枝叶,只不住凌空而旋,如漩涡一般。

    渐渐无影果周遭被带起一阵小小的旋风,针叶中的水晶珠子被这旋风牵引得渐渐开始摇颤、又渐渐脱离了本株,然后被那一小阵旋风带得渐次升起。

    待那些珠子升出针叶范围,幼蕖手腕轻颤,流霜束转速陡然加快,带得果子也快速蹿起。

    雪团似的大白练漩涡中,一团透明珠子卷成了晶莹闪烁的小漩涡。

    此时,守玄手中也抛出鱼皮斗笠。

    这厢幼蕖手中运着巧劲将流霜束向上略略一提,白练力竭,圆圈消散,那团脱离了针叶丛范围的水晶珠子依旧旋转着呈漩涡状下坠。

    鱼皮斗笠正在此时巧巧地接到了漩涡底,只听得一阵叮咚如雨点纷落,无影果尽数被收入斗笠之中。

    守玄收了果子,脸上表情甚为灿烂,冲前上方的幼蕖高高地一挑眉,幼蕖也对八哥甜甜一笑,默契尽显。

    俩人虽未击掌相庆,但已是相互间好好鼓励夸赞了彼此一把。

    祁宁之见两人动作衔接不疑,当是熟能生巧了。

    那边幼蕖手中白练又已甩出,已经开始第二轮收果行动了,守玄又掏出一只玉盒再接再厉地配合。

    这边祁宁之啧啧赞奇,那边幼蕖与守玄已经又收了不少无影果。

    看到守玄收满一个玉盒就往腰间芥子囊里塞一个,祁宁之再瞅瞅他自己手中方才被塞入的玉盒,怎么觉得,守玄是为了向他炫耀、为了显示比他能干才让他先接着那头一个盒子的……

    祁宁之存了心逗弄这小子,手一翻将玉盒收进了自己的须弥环中。

    守玄收完几丛无影果,转头来收那刚刚交予祁宁之保管的第一个玉盒,却见他两手空空,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

    守玄一时有些懵:开口去要吧,好像太小气了,实在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人家又没说就要了那果子,而且这位祁师兄是少清山的客人,还指点过自己;不要吧,又不甘心,明明只是让他好好看看咱是怎么收果子的!不是应该主动交还给咱吗?那莫名的微笑为什么看起来就有些气人!

    这种说不出口的僵持状态,谁先发话提到果子谁就输了不是?

    幼蕖收完果子,凌空一翻,轻轻跃下地来,却见这两人都既不言也不动,只表情上各有些微妙,不由疑惑地朝两人打量了个来回。

    祁宁之风轻云淡一拂袖,自觉很有些自家师父的风范。

    守玄大大吐了一口气,还不好表现得太明显,怕幼蕖说他小气,只得对着小九儿作了个“无事”的微笑,清了清嗓子,道:

    “那个,我们是不是再往前走一点?”

    祁宁之从善如流地表示同意,幼蕖虽然有些莫名,但自己也没看到什么不对头,就丢开了。

    她指着前方一个隘口道:

    “过了那个黄风坳,就是南禺谷,不再是南山谷范围,有不少等级不低的妖兽,师父平常不让我们自己去!过两天等我的黑云儿回来,我们可以带黑云儿进去转转。”

    呃,黑云儿是谁?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