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清都仙缘

作者:可与语 | 现代言情

收藏

  她是南瞻部洲大唐国集万千疼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却个病怏怏的小丫头,活都活不久啦!出乎意料的机缘,使她远离它红尘,成了他界修道路上的一员。师门迭变,荆途砥励,一步步,亦苦亦乐,去寻传说中的清都,她的仙缘。长安城,大明宫,正是夏日午后,太液池边的水阁里传出小宫女们琅琅读书之声。诗行里是满满的幸福美好,少女们的声音轻柔愉悦,沿路的往来宫人侍卫听得这诵诗声,脸上都忍不住露出淡淡笑意,冲淡了高树上知了聒噪带来的烦心。。

    祁宁之自然获知金乌木所蕴火力十分,但是他见那匣子是寒铁精所制,料来足够多封死了里面的火力。方一再打开,眼前一花,一蓬炙热之气登时直扑上面来。不曾提防之下,祁宁之鬓边的发丝都被燎得卷起几根,唬得赶快掩上匣盖。定了定心神,他给全身再自己打上一个冰系护方一打开,眼前一花,一蓬炽热之气立时直扑上面来。。...

    祁宁之自然知晓金乌木所蕴火力非常,不过他见那匣子是寒铁精所制,料来足够封住了里面的火力。

    方一打开,眼前一花,一蓬炽热之气立时直扑上面来。

    未曾防备之下,祁宁之鬓边的发丝都被燎得卷起几根,唬得赶紧掩上匣盖。

    定了定神,他给全身再自己打上一个冰系护罩,再开匣。

    原来这匣子本身就分了两层:外层是寒铁精,用来降温,内里却是又有一整块通红的火精晶挖空做成的容器,应是用以维护金乌木之火灵力。

    双层保护之内,才是好大一截金乌木。

    这块金乌木果然品相不俗,黝黑沉沉里缕缕金丝分明,肉眼都能看得到木块上有丝丝火气不住向上升腾。

    他虽有冰系护罩护身,犹能感觉到热意逼人。难怪要用这般珍贵材料制成的双层匣来装!

    祁宁之咂了咂舌:真是开了眼界!

    眼看身上的临时冰系护罩已快被那火气融了一层,他赶紧一翻手覆上匣盖,恭恭敬敬放回原处。

    失敬了!

    再开一只,匣子亦奇厚奇重,内里却只有小半片蛋壳,看起来脏兮兮陈旧如化石,竟隐隐散发出一丝煌煌天威,料想曾孵化出哪只神兽。

    祁宁之抬头看看标签,果然上面写着“鲲鹏之蜕”……

    这几件的价值,都不亚于水火珠,少清山库藏甚丰啊!

    嗯,看来确实不用担心拿穷了人家!

    于是祁宁之克服了心理障碍,定定心心收起了于他更为实用的水火珠。

    意外得到一样宝贝,祈宁之禁不住有些脸热。无他,实在是心生惭愧。

    他这几日以来没少以自己那功利的眼光揣度少清山上诸人。

    他以为凌砄教导弟子少用好的灵器,是因为山上缺乏灵器灵石的不得已的做法。

    他疑虑,少清山那些可以折算成许多灵石的物件,是不是因为本山就有土生土长的出产才令少清山人不识货?

    他不能确定,凡食布衣、遵循自然物候是因为少清山人缺少高端见识还是真的有返璞归真之思?

    原来,人家什么都不缺!

    原来,人家说的和想的、做的真的就是一回事!

    想想自入住浮香居以来大家的热忱之意,祈宁之揉揉脸,自己回报的那些真是微不足道!还有自己往日有些客套的笑容……

    真是太假了!

    他当然知道,少清山山外,人人都有面具,没有面具的日常是维持不下去的,等他出去了,也还会是那样。

    但是,在少清山,也该拿出搁置许久的赤子之心了。

    幸好,这些天,他已经在逐步打开心房,尝试与大伙儿同步。

    请原谅这个少年,他的家族、师长对他的教导,无不是从实际、实用的角度来进行,看到一样好东西,先考虑是否有助于修行?然后,如果自己用不上,那就考虑到底值多少灵石?再然后,如果转让给同门朋友,能不能换到价值相等的仙丹灵草……

    像这样,把值那么多灵石的雷击木、潮音竹当大路货,却将凡俗事物与修士日常看得并重,弟子随意进出门派库房,把自己的经脉运转敞开给同门,坦诚交流彼此的修炼情况……

    谁会这样!哪个门派会这样!

    这当然不符合整个修道界的思维!

    祁宁之的家族能鼎盛千年,当然是人人精于打算。

    其师知非真人,自然也是人精中的人精。

    玄机门的同门师兄弟,个个进退收放拿捏得恰到好处,极有分寸。

    在这环境中,你不想现实功利都难!

    现在,祁宁之觉得自己一下子掉进一个清水湖里,身上的浊气都一层层地被荡涤出来了。

    祁宁之无奈摇摇头,苦笑自己的想法。他都有些担心,少清山人出去了,该怎么办?

    山洞里安静之极,隔着十几排架子,远远偶尔传来几声幼蕖与守玄的商量低语,间或有闲聊的笑声。

    要是以前,祈宁之第一反应就是放开神识去本能地探听一下人家在说什么,会不会与他有关?有没有什么意外信息?

    现在,祈宁之一点探听的想法都没有,他摸摸自己的胸膛,能听到自己的心在“砰砰”跃动,好像更活、更热切,里面涌动的,似乎是一股全新的热血。

    “啊,我找到一对瞌睡虫!”守玄突然脱口喊了一声,那个兴奋那个大声,祁宁之想不听到都难。

    “咦,好玩!什么时候有的?上次那个痒痒蚁就很好用!”幼蕖也很兴奋的样子。

    “嗳,我跟你说……”守玄又压低了嗓子。

    祈宁之一笑,不去管这俩孩子又捣鼓什么,收住胡思乱想,接着转到右边一列储物架。

    他张望了一下,对满架子的兵器之类不甚感兴趣,倒是被最后那些光团吸引过去。

    光团里形象各异,有宝光四射的器物,有闻所未闻的天生异物。祁宁之入库房来已是看花了眼,面对这团团宝光,实不知如何选择。

    咦?这是什么?

    祁宁之蓦地心头一动,脚步一顿,停在一只小小的微黄色光团前。

    这个小光团里静静卧着一块小石头,石头既未打磨,也非玉质,也不是他见过的几种珍稀石料。黯淡无华,毫不起眼,甚至感觉不到任何灵力的波动,就如外面路边随处可见的小石块。

    库房里样样件件都是珍品,怎么会在收藏明显更为珍奇的最后几排内放了一块普通石头?

    对着这石块,祁宁之心里却不由生出一股亲近之意,方才便是因此才停步留意。

    他本身纯净土系灵根,于土石类法宝灵器本来就天然契合,这块石头,应是与他相合?

    试探性伸出手,光团自动飘来,在他手上软软一触,“啵”的一声散开,只觉手上一沉,石块已落在掌心。不能辨其材质,只知触手微凉而润。

    细看之下,原来石块表面本有一道浅灰色的光晕,只是这光晕极淡,方才在护罩里便给黄色光盖住了。

    正细看,那浅灰光晕微微闪了几闪,突然褪去,石块瞬间变幻为一个精巧的微型石屋。

    这,难道是一个可变幻的须弥洞府?

    真是个大惊喜!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