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清都仙缘

作者:可与语 | 现代言情

收藏

  她是南瞻部洲大唐国集万千疼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却个病怏怏的小丫头,活都活不久啦!出乎意料的机缘,使她远离它红尘,成了他界修道路上的一员。师门迭变,荆途砥励,一步步,亦苦亦乐,去寻传说中的清都,她的仙缘。长安城,大明宫,正是夏日午后,太液池边的水阁里传出小宫女们琅琅读书之声。诗行里是满满的幸福美好,少女们的声音轻柔愉悦,沿路的往来宫人侍卫听得这诵诗声,脸上都忍不住露出淡淡笑意,冲淡了高树上知了聒噪带来的烦心。。

    白石真人这辈子都没被人这么不遗余力地夸奖过。凌砄自然而然明白自家徒弟都是好的,但是,被人当众这么暖暖的地捧着,凌砄只会觉得真的有些头昏脸热……也许是这几天的年的准备好了做铺垫足了过春节气氛,也许是大年夜饭的酒太醇温酒的水太烫,也许是厅堂里的红蜡烛摇暖了夜凌砄自然知道自家徒弟都是好的,可是,被人当面这么暖暖地捧着,凌砄只觉得实在有些头晕脸热……。...

    白石真人这辈子都没被人这么不遗余力地夸赞过。

    凌砄自然知道自家徒弟都是好的,可是,被人当面这么暖暖地捧着,凌砄只觉得实在有些头晕脸热……

    或许是这几天的年前准备已经铺垫足了过年气氛,或许是年夜饭的酒太醇温酒的水太烫,或许是厅堂里的红蜡烛摇暖了夜光,或许是大家的情不自禁的笑颜热情又真诚打动了道心,或许是其实心里真的喜欢这样温暖的饭桌与话语……

    这样的年,谁不喜欢过呢?

    这个温暖又醉人的年夜饭过后,明炎带着双胞胎与幼蕖到院子里点爆竹,随着“噼噼叭叭”一阵响和小弟子们快活的尖叫声,气氛便陡然更加热闹起来。

    少清山上,千年万年来只有清冷仙气,现在,却令人觉得多了几分温暖之意。

    这个新年以后,师父突然会夸人了。

    不像以前那样,夸得有些模式、有些生硬,而是见到一点优点与进益就赞不绝口,甚至弟子们有时觉得明明只是一件正常的事,师父都能夸出一朵花来!

    夸的时候还辅以微笑、颔首、拍肩、摸头等等肢体语言,弄得几个弟子自信满满、干劲倍增,每天对练功都充满了期待,深觉得,自己有无穷潜力,不好好修炼哪对得起师父一片心意!

    而且,弟子们都觉得师父仿佛整个人都柔和了不少。对他们,以前的凌砄更多是“师”,敬之仰之;这以后,却更多像“父”,令人亲之爱之。

    于是,少清山上过年便成了定俗,将近年关的时候,大家都自动分领了准备任务。

    每日完成修习之后,便热热闹闹地张罗开来。少清山上比往日又多了几分欢欢喜喜的忙碌。

    祁宁之也是很好奇,幼时在家族里也有过年,但远不及这般喜庆,不过是年底由族长检查一下大家修炼进度,阖族祭祖,然后按宗支血缘的亲近与修为的高低排座位吃饭,吃得也无甚意味。

    年关到来,往往意味着岁末考核开始,大家只关注会有谁家子弟能够在族长检查的时候脱颖而出受到青睐,以及下一年的资源分配又会向谁家有一定的倾斜。

    进入玄机门后,则直接忽略了过年这回事。四季如春的护山大阵内让人几乎忘了夏有三伏冬有三九,也忘记了冬至、过年等节俗。

    师长们一闭关就是几年几十年,师兄弟们也是日日用功,时间的节点划分对他们来说,只有炼气中期、后期,筑基初期、中期、后期,金丹初期……谁还想起来过年!

    既然已尝试了其他种种,过年嘛,也不妨一试……

    “清都一千五百六十二年,腊月二十三。蒙凌砄师叔慷慨之义,嘱吾入少清山库房自取。宝物琳琅,目不暇接。得水火珠、小石屋,颇为珍奇。思及吾小人之心、小家之识,愧甚。另,为备年节之需,吾与八师弟、九师妹往山上一行。深谷觅野果,半坡擒锦雉。守玄幼蕖身法之妙,不亚道家名术。”

    幼蕖现下觉得,祁宁之为人颇是不错,嗯,比他那不着调的师父强多了。

    她记得,有一次随师父下山去附近的大坊市嘉余坊,遇到一位师父旧识,名剑门的一位剑修带着位女弟子。两位师尊一番契阔,两位年龄相仿的女弟子也自一番交流。

    起初那女弟子见这边是师父熟识,幼蕖又灵气不凡,故一时甚是亲热。

    及至听幼蕖叽叽呱呱说起她在少清山上过年等事宜,那女弟子突然神情冷淡下来,寻了个借口就站到自家师父身后去了,脸上那表情,好像跟她多聊一会与修行无关的事就耽误了多少修为一样!

    后来跟师兄们说起,师兄们也说曾遇到这种人,自诩名门弟子,对少清山这种不俗不道的做法很是不解,甚至还有当面就瞧不上他们的。

    幼蕖此后便不再与外人谈论少清山的事情,曲高和寡知音稀,少清山弟子自以少清山为豪,何须他人认可?师父传授、教养徒弟到底如何,自己的心,才是衡量的标准。

    同时,幼蕖也深深同情那些看不上他们的人,师父常说,不经世情,哪有看破?不从凡俗,哪来仙人?

    这些道理都不懂!修道修心,没有强大、踏实的心,如何修得大道哦!

    两下一对比,祁宁之简直是悟性一等一的好啊!

    因此,幼蕖很仗义地觉得,准备过年这些事,很有必要带着祁宁之见识一下。

    这一日早饭后,洗砚帮采珠收拾了器具,将如松拉过来:

    “二弟,我见你最近于火灵力的使用上又有些心得,可否应用于这厨房的灵火灶上?我觉得有几处火灵石的位置还可以完善一下,你来看看!”

    如松听到建议“完善”二字就心痒痒,围着灶台打了两个转,一拍巴掌:

    “果然!坎位的火力偏了些,这里的火灵石换个方式,嗯,这么排是不是更好一点?我看看……”

    如松直接拿起一根木炭划拉了两下:“这里换一下,刻个小阵法,换成一圈碎灵石怎么样?”

    洗砚笑道:

    “我就知道,跟你一合计,果然就有些想法。就是这个阵法施展空间余地不大,你可仔细些,别炸了锅!我们吃不上饭没什么,采珠姑姑可不能伤到!”

    如松拍了拍手上的炭灰,瞅了大师兄一眼:

    “大哥你可真会操心!我做事什么时候出过纰漏?放心吧!正好这个改进的义理对我最近的领悟又有些帮助,我进小地绎镜去好好比划一下,不出两日就能得了!”

    “哪里是不放心你!我不过白嘱咐一句,你有数就行!”

    俩兄弟一击掌,定下了进一步提升少清山口福的计划。

    于是,如松这几日的闲暇时间,要帮着采珠姑姑改造一下灶台上的小灵火阵,以让那些妖禽妖兽的肉烧出来更香嫩入味,采珠姑姑的操作也能更便捷。

    这小灵火阵,不仅用了各种灵木的树枝来烧火,还辅以火系阵法及灵石,当初铺设的时候,如松就很是下了一番功夫,使得阵法便于采珠姑姑操作。

    采珠姑姑只要摁一下阵中的枢纽,灵火阵便能启动,她只要负责锅面生熟调味就可以了,不要再操心火候问题。

    这可是大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