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清都仙缘

作者:可与语 | 现代言情

收藏

  她是南瞻部洲大唐国集万千疼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却个病怏怏的小丫头,活都活不久啦!出乎意料的机缘,使她远离它红尘,成了他界修道路上的一员。师门迭变,荆途砥励,一步步,亦苦亦乐,去寻传说中的清都,她的仙缘。长安城,大明宫,正是夏日午后,太液池边的水阁里传出小宫女们琅琅读书之声。诗行里是满满的幸福美好,少女们的声音轻柔愉悦,沿路的往来宫人侍卫听得这诵诗声,脸上都忍不住露出淡淡笑意,冲淡了高树上知了聒噪带来的烦心。。

    凌砄的隐忧居然不不经意地被祁宁之这孩子能化解了!因而,看了这些日子以来少清山上与往昔不像的热闹的场面,凌砄头一次对知非真人言是生起了心存感激之心,当初言是费了诺般力气来帮他修复好护山大阵他都也没这么心存感激过。若也不是言是把徒儿放到少清山上,这几个孩子哪能如此若不是言是把徒儿放在少清山上,这几个孩子哪能如此真切了解外面的大宗派行事?少清山哪能有这般新气象?。...

    凌砄的隐忧竟然不经意地被祁宁之这孩子化解了!

    因此,看了这些日子以来少清山上与往日不一样的热闹,凌砄头一次对知非真人言是生出了感激之心,当年言是费了诺般力气来帮他修复护山大阵他都没有这么感激过。

    若不是言是把徒儿放在少清山上,这几个孩子哪能如此真切了解外面的大宗派行事?少清山哪能有这般新气象?

    最主要的是,祁宁之这孩子确实不错,大方、谦和、磊落。当然,自家徒弟本来也是极好的,这下,是两好并一好。

    他与自家这几个孩儿互教互学,相处得很是不差,双方还都很得了些益处。

    唉,这少清山上还是孤单了些,孩子们还是要多些年龄相仿的同伴才好。

    同伴的力量,特别是优秀同伴的力量,果然有时胜于师长教导啊!

    凌砄以自身的成长与多年来的观察经验,得出这样的认识:

    在一个年轻修士成长起来的最初二三十年内,他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生活与修炼感触,而这个年龄的年轻人,又大多还保留着几分赤子之心。这个时候对人心世道的感觉也比之后的任何阶段都要更为敏锐生动,留下的印象也更为深刻,甚至会指引、影响以后的道之方向。

    年轻修士在这个成长期,如果有幸遇到志同道合的伙伴,建立起一定的亲密关系,这样的机遇与亲密,那种对心智的良性影响,在后来的漫长修道生涯中也很难再有机会达到。

    就像凌砄自己,在完全成年世故之后,还有谁,能有言是、阿土、元固等人那样对他有宽容的了解?还会谁,会成为有那种不须顾忌、彼此信任的朋友?还有什么岁月,能像大道之初的时候,有让人碰触你心扉的勇气?

    唯有少年!

    唯望吾之诸弟子,不负少年,珍惜此际!

    少清山弟子与新来的祁宁之日益相得,山上山下的气氛也日益喜庆——快过年了!

    将近年关,少清山上至凌砄,下到守玄幼蕖,每个人都是从内而外溢出欢喜的神色来,让人看着就觉得心里又软又暖。

    当然,这个“过年”,还是凌砄带回采珠和幼蕖后才有的习惯。

    少清山上第一次过年,那是多么美好的回忆啊!清冷如凌砄,亦不能不被感染。

    第一年初来时,到得年关,采珠便理所当然地开始准备各种过年物资,这里年关风俗与红尘界南瞻部洲大致相仿,她倒也能操办得过来。

    采珠请如松下山采买时,大家才惊觉,快过年了!

    山中无日月,寒尽不知年。

    修行人更是不在意岁月流逝,时节变换。

    难怪山下村民们个个精神抖擞地大买肉菜米面。

    凌砄及几个大弟子幼时都是在世俗生活,自然知道过年,只是入道门后,修道静心,已经快忘了这回事。

    采珠理所当然地为过年作准备时,凌砄心疼小女徒初离故土,想:也就应个景吧!

    采珠与小九来少清山的第一年,少清山师徒开始在山上学凡人“过年”纯是新奇。

    当年节到来,看到桌上盖着红纸的大鲢鱼,听到四下里点响的爆竹,很有仪式感地饮了屠苏酒来除秽气,穿上采珠姑姑缝制的新衣裳,山上众人也不禁与山下村民们一般个个喜笑颜开。

    过年的感觉原来这般好!

    第一次在山上过年,如松几个太新奇,去集市里只记得买吃买穿,偏偏忘记了世俗里最普通的春联,直到集市都收摊儿了,才想起来。

    而采珠才发现,这一点倒是与故土不同,她的故乡,新年元日是要在门两边贴红艳艳的桃符以辟邪祈福,而青空界这里,是要贴春帖子,也就是春联。

    这还是如松洗砚几个,他们在山下世俗界见过春帖子,跟采珠一描述,采珠便明白了——那就是写吉祥话的楹联啊!

    采珠好歹也跟大唐皇宫内女夫子学了几年,宫内处处有楹联,女学内也教过对对子,这春联的大致一听便明了了——一样要平仄对仗,只是更多寓意祥和福气。

    可是辰光已晚,市集上写春联的老先生都收摊儿了,山上一时也凑不出来。

    最后明炎下山去七舍村只要来人家写对联剩下的一张红纸,采珠姑姑灵机一动,剪了几个福字应景。

    然后啊,师父当压岁钱发下来的每份灵石灵器,居然都羞答答地包着一小截红纸条!

    明艳艳的大红色果然喜庆!徒弟们个个喜笑颜开,比平时自己去取灵石宝物什么的开心多啦!

    第一回吃年夜饭的时候,且不说这菜品格外丰盛,还上了好几种平时不让喝的灵酒。

    让大家最惊讶的是,这顿饭居然吃得这么有滋味!

    年夜饭的饭桌上,在采珠姑姑的张罗和小九的鼓动下,师父破例多喝了几杯。然后,很自然地,话就比平时多了一些,终年清冷如玉、最多清浅一笑的俊颜上,比往常也多了一份好气色。

    师父居然笑容满面地跟大家说了不少话,感慨了下大家这一年的成长,夸弟子们日渐懂事,为师甚感欣慰等等。

    几个弟子情绪被这酒桌氛围调动起来,更为煽情地借敬酒之机很是感谢了一番师父这些年的教养之恩。

    自大师兄开始,这一感谢啊,说的人动情,听的人更动情,守玄跟幼蕖打赌,说他看见师父的眼圈都红了。

    虽然几乎天天都在一起吃饭,可是三十晚上的团圆饭好像特别香甜。

    弟子们真是意外,哪想到师父也有这么温情的时候,平素指点修炼,那个严肃方正哦……几个弟子也知道师父严格自是为他们好,师父又从不打骂弟子,平日里待他们也很是亲厚,但师父总是师父啊,几曾这般近距离相处说话?

    身为师父的凌砄则更意外,平时弟子们或乖巧或调皮,待他虽然孺慕亲近,但都带着些敬意礼节。谁想到哦,这年夜饭桌上,几个弟子竟然会不约而同地甜蜜蜜地说了好些暖心窝子的话。

    守玄与幼蕖这两个平素人小话多嘴甜的就不说了,不管是稳重的洗砚、跳脱的如松、活泼的明炎,还是沉静的云清与知素,竟然都借着酒劲很是动情地对师父表白了一番。

    凌砄:今儿的酒怎么特别上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