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清都仙缘

作者:可与语 | 现代言情

收藏

  她是南瞻部洲大唐国集万千疼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却个病怏怏的小丫头,活都活不久啦!出乎意料的机缘,使她远离它红尘,成了他界修道路上的一员。师门迭变,荆途砥励,一步步,亦苦亦乐,去寻传说中的清都,她的仙缘。长安城,大明宫,正是夏日午后,太液池边的水阁里传出小宫女们琅琅读书之声。诗行里是满满的幸福美好,少女们的声音轻柔愉悦,沿路的往来宫人侍卫听得这诵诗声,脸上都忍不住露出淡淡笑意,冲淡了高树上知了聒噪带来的烦心。。

    见了少清山人的互助互教不藏私,祁宁之少了初去时的当心忐忑不安,料定以凌砄师徒为人,对自己也会列外。是故祁宁之极虚心赐教地向云清赐教。云清果真不因他也不是少清山自家师兄弟而避讳推托,果真如教自家师弟师妹那般,先仔细地观察了两回他一次出手,又仔细地地将元力与神识在是故祁宁之极虚心地向云清求教。。...

    见了少清山人的互助互教不藏私,祁宁之少了初来时的小心忐忑,料想以凌砄师徒为人,对自己也不会例外。

    是故祁宁之极虚心地向云清求教。

    云清果然不因他不是少清山自家师兄弟而避嫌推脱,果然如教自家师弟师妹那般,先观察了两回他出手,又仔细地将灵力与神识在祁宁之经脉里探了一圈,很快就找到了症结所在。

    “祁师弟,你是天生擅于防守的土灵根,又生性谨慎,做事周全,本是好事,但出手之时未免失之畏缩,不够勇猛精进。

    “出手之时,当然首先是要做好防御,但不可因此影响攻击的锋锐之意。即使留有余力,也要保证每一击发出之时是尽了这一击的全力。”

    祁宁之想起自家师父曾叹自己这个徒弟“少了股狠劲”,那少缺了的,就是云清师兄说的这个“锋锐之意”罢?

    少年人哪有不带火性冲劲的?

    不过是在玄机门中谨慎处世,计较得失太多,不是怕失了分寸,就是担心得罪了某人背后大能,又怕有负家族师门重望,故修炼虽勤、历练亦勇,却在心态上多了桎梏,不知不觉压抑住了天生而来的勃发之气。

    听云清这个旁观者一说,祁宁之心间如拂去了一层若有若无的雾气。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留出余力,却不可留有余心啊!

    祁宁之遵从云清指点,再试了两日。

    果然,按照云清的指点,他即使出手时只分出一半灵力,甚至三分之一的灵力,也可令土刺尽入石傀儡之身。

    最主要的,祁宁之觉得,自己出手时那股气势,仿佛突然多了股一往无前之感。

    如是这般,反复只练了同一个土刺法术,愈来愈深入,亦愈来愈投入,竟然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酣畅淋漓之意。

    少清山弟子起初未以为意,如往常一般拿傀儡自练各类法术,反正傀儡多的是,祁宁之学他们的方法,当然没什么不好,只有时好奇观望一下而已。

    后来见这位温吞水似的祁宁之,竟然练出了一种专注勇进之势。

    且看他正面对几只不同材质的傀儡,只见微微黄色土光一闪,面前几只正要合击的石傀儡皮傀儡就陷入了泥沼动弹不得,另有数枚土刺又轻轻松松地连根尽入正要近他身的一只巨型铁精傀儡。举手投足未见吃力,出手似行云流水,去势却有奔雷疾电之意!

    一旁的几名云清等人亦忍不住齐声喝彩!

    有人为自己喝彩啊……

    祁宁之心头一暖,没有艳羡,没有妒意,就是这么真实热情地为他喝彩,真好!

    他这辈子,都没收到过这么多人的齐齐鼓励与肯定。

    停下来的石傀儡嘴角一弯,露出一个似乎是笑容的表情。

    如松几乎在每个傀儡上都设下了“奖励”,这个模拟出来的笑容应该也是,每次被这样小小的奖励提一下神,哪怕知道其实傀儡根本没有意识,可那也是令人振奋不已!

    看着面前几只石傀儡脸上滑稽的笑,前所未有地,祁宁之孩子气地笑起来。

    他握握拳,毫不客气地又跟如松要来几只傀儡继续开练!

    当然,投桃报李,祁宁之也与大家一起分享了自己的一些见解。

    在幼蕖等人再练法术时,他认真地旁观了几番,道:

    “法术是否尽全力,只在自知即可,故师妹不防在面上略放轻松,若无其事最好。动静宜小不宜大,若无动静更好。

    “特别有时需要暗袭,可将灵力尽数封存,发出的剑气法刺等,只看是否能击中对方,却未必要气势汹汹。要知道,不管是修士,还是妖兽,或者是有灵性的草木,都极灵敏,一点点动静都会引发反应。”

    接着祁宁之指出几个自己旁观时观察到的小细节,虽然大家都已对基本法诀极熟,但各人总有些小习惯易被人察觉:

    明炎变换灵力时,右肩会微微耸动,如若有心人观之,则可摸清其发力规律。

    守玄施法时嘴里会念念有词,嘴唇不住翕动,容易令人提前觉察。

    幼蕖也会提前捏起手指,让人猜到下一个法诀……

    故而祁宁之建议:如若能在无声、无形状态中施法,法随心动,出其不意,甚至同时几道法诀互相配合,岂不效果更佳?

    幼蕖等人虽然开始对这扭转日常已经顺手了的习惯的做法有些不适应,但试了几次,倒是觉得很是有趣。

    比如,在和大师兄对招的时候故意表面上掐个木系法诀,大师兄还以为是木刺来袭呢,才唤出个土盾来挡,结果是旋风术加泥沼术!

    在三师兄施法的时候呢,假意展开水镜防御,实际上却不动声色地抽光他周遭灵气,一向稳如山岳的三哥差点没摔个大马趴……

    举一反三,好用得很!

    这位祁师兄还是有不少可取之处啊!

    幼蕖开始时委实是有些把对知非真人的不顺眼迁到祁宁之身上,毕竟小女孩心性,加上八哥守玄也莫名地看祁宁之不合眼缘,两小嘀嘀咕咕,颇是嘲笑了几番这位少清山新人的不合群之处。

    及至一段时日下来,幼蕖发现这位玄机门的祁宁之师兄其实并不难相处。比试之时有不足之处倒也承认得爽快,有胜过别人时也不骄不矜,大大方方地帮师兄们分析缺点。闲聊的时候,也会说一下各宗故事和门派修炼惯例。嗯,倒是不怎么藏私的模样。

    当然,幼蕖也听采珠姑姑讲过“桔生淮南为桔淮北为枳”的故事,想来是少清山上水土好,任是哪个外人来了都会被感染成实诚人的!

    守玄对祁宁之的眼缘也有略好转。

    无他,适得其助耳!

    守玄在初学“水深火热”这个法术之时,感觉甚难,因为需要同时使用水系和火系两种灵力,两手比划不定,不是水灭了火,就是火烤干了水,难以平衡。

    偏偏三师兄云清帮二师兄如松去设计安在傀儡身上的法术了,守玄一人比划了半天,没人指点,进展得就慢了。不光他自己着急上火,小九也帮着咬牙上劲,同胞哥哥知素在一旁虽然忍着不说风凉话,但也是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