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清都仙缘

作者:可与语 | 现代言情

收藏

  她是南瞻部洲大唐国集万千疼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却个病怏怏的小丫头,活都活不久啦!出乎意料的机缘,使她远离它红尘,成了他界修道路上的一员。师门迭变,荆途砥励,一步步,亦苦亦乐,去寻传说中的清都,她的仙缘。长安城,大明宫,正是夏日午后,太液池边的水阁里传出小宫女们琅琅读书之声。诗行里是满满的幸福美好,少女们的声音轻柔愉悦,沿路的往来宫人侍卫听得这诵诗声,脸上都忍不住露出淡淡笑意,冲淡了高树上知了聒噪带来的烦心。。

    在法术上的事,师弟师妹们一向是向精通于此道的云清讨教,即使是凌洗砚和方如松,也时来请云清将一些有待商榷的法术分解成演练。云清去年十七岁,修为但是筑基初期。以祁宁之的眼光和常识的确,云清是金木水土的四灵根,不似五灵根那般齐备,也不似双灵根、单灵根那般云清今年十八岁,修为不过筑基初期。。...

    在法术上的事,师弟师妹们向来是向精于此道的云清请教,即便是凌洗砚和方如松,也时来请云清将一些存疑的法术分解演练。

    云清今年十八岁,修为不过筑基初期。

    以祁宁之的眼光和常识看来,云清是金木水土的四灵根,不似五灵根那般齐全,也不似双灵根、单灵根那般纯净,修为亦不甚高,若在大门派中,是绝无出彩之处。

    但几日下来,令祁宁之颇为惊异的是,这云清师兄,虽然修为有限,其于法术之精,却是生平罕见。

    甚至可以说,即便在名门大派中,对法术领悟如此精深、有独到见解的人,亦不多见。

    同样的法术,在云清手中施出来,就多了精妙深奥之意,其蕴含道理心思,隐隐已具大家风范。

    对,云清施法术的特点,就是“深”和“大”。

    比如方才,云清为几位师弟师妹示范的这小小木刺术,出手之妙,木刺之锐,已是罕见;木刺飞出之时,气势博大,小小一枚木刺竟似不亚于神木箭之威,石傀儡竟是被穿了个对洞!

    更奇的是,虽然云清灵根与风灵根毫不搭边,但对风系一术的原理应是已有不弱理解,在这木刺飞势上就能看出几分。

    云清似乎从来不以为修士几乎人人都会的木刺、土盾等基础道术是是微末小技,而是当秘法一般钻研。故幼蕖等人到现在仍在这入门技艺上琢磨精进。

    方才那石傀儡上的一刺,以幼蕖的年龄,其实已然可令人称得上一声“身手颇佳”,还需要云清再如何指点呢?不过是随着年龄增长火候自然加深的问题。

    这木刺之术,其实多练几遍就行了,不行就几十遍、几百遍,熟能生巧么!

    一旁的祁宁之心道,果然这小师妹就是娇气啊……

    可是,少清山上竟然是这般教弟子的么?

    令祁宁之大吃一惊的是,云清上前察看了下石傀儡上的木刺,又回过身来握住幼蕖的右手:“你再运行一遍灵力,我看看何故?”

    幼蕖再施了一遍木刺之术,一道青光一闪,一枚木刺自幼蕖手中凝出,极迅疾地射向面前又袭来的石傀儡。

    这石傀儡是如松做出来专供大家试验木刺之类攻击类法术用的,不仅质坚力猛,而且颇为灵活,会闪避人发来的法术,每过两天还会换一些新的花样供大家拆招。

    这令祁宁之很有些羡慕。他在宗门也无这般待遇,平常只不过自己琢磨了在空地寻个木桩子反复练习罢了。

    有时与同门对招,也不敢像对石傀儡这般尽全力相搏,一来毕竟自己要留些不轻易出手的底牌,二来毕竟也怕不小心伤了同门,难免畏手畏脚。

    云清闭了眼,神识探进幼蕖的经脉,细细体会她刚才的那一发之力。

    “嗯,你看,这里,你灵力运行至此处时,需是加一个盘旋劲,力量并不是一往无前才有力道,要这般……”

    云清干脆把自己的灵力分了一小缕进入幼蕖的经脉,引导着她的灵力向前,如何盘旋、何处发力。

    幼蕖在自家经脉里感受到两股灵力运行的细微不同,点了点头:

    “这次我来试着引导一次,三哥你把灵力附在后面,看我的轨迹对不对?”

    还能这样?祁宁之不禁动容,凝神看过去,果然见云清小心翼翼地控制着灵力,仍然握着幼蕖的手。

    幼蕖手上再次青光一闪,木刺再现,“咻”的一下,这次尽根没入石傀儡。云清方收回手:“这次我收回力,你自己再来一次。”

    幼蕖又成功了一次,木刺径直射穿傀儡丹田储放灵石能源之处。木刺隐处,一蓬礼花“哗”地四散开来,满场缤纷,这就是如松专门为鼓励小九妹学习而设的奖赏了。

    祁宁之看直了眼睛,几位闲下来围观的师兄则是齐声喝彩,幼蕖得意地朝四周一抱拳:“见笑!见笑!”

    这种练习过程中有行家及时指点、小有收获后又被人及时肯定的感觉,真是好啊……

    祁宁之低了头回想了下自己学法术的过程,千百次不断练习,不断试验,也不知道哪一次是对了路子,感觉到施法效果不对又不知如何修正。

    只有在与同门演练和师父检验时才略知练习效果。有些基础法术,是不是因为觉得可以过关而就这般混过去了?至少,这木刺之术,我并未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进益如此之快……

    想到这里,祁宁之有些气闷地用脚尖碾了碾地上的青石。

    可是,祁宁之的玄机门里,即便是师父偏疼,诸位师兄弟也颇友爱,谁能放心让别人的神识、灵力这么在不设防备的情况下探进自己的丹田与经脉?若自己这般提议,大家只会想:这人莫不是疯了!

    何况,谁知晓那些师兄弟是不是只是表面的友爱,万一,不是万一,是可以肯定,肯定都有些别样心思。

    同门相残倒不至于,名门正派这个底线还是有的,可是若有若无的羡慕、眼红、嫉妒……都会让你时不时地遭遇几个绊子啊!

    这里,怎么偏偏就没有那些!

    老八守玄是木火双灵根,也要习这木刺之术。

    先一步成功的幼蕖便握住守玄的手,照刚才云清指点她一般,为守玄引导了一遍灵力。

    云清在一旁边看着,点了点头,确认无误后便去与老七知素交流木系的生生不息诀如何借助风力张扬得更快。

    知素的灵根有些特殊,明面上看起来是金水两灵根,可是暗里还隐藏着一股风灵根。

    这曾让老八守玄大为不服,认为不是爹娘偏心便是老天没长眼,这老七的风灵根正是他怎么逃也逃不出老七魔爪的重要原因之一——老七动作太快了!让人怎么逃?怎么打?

    午后同习道典时,知素看到一句“天生五材,民并用之,废一不可”,联系师父时常说的“五行相生复相长”,提出木系法诀如何与水土风等灵力共用才能使力道更加圆融绵长。

    云清亦有此想,俩人当时便共同探讨了几句。方才知素已是自己试验了几回,很得了些感悟,这会等云清得了空,便来互相印证。

    这期间,守玄攻击石傀儡一举成功,“咻”的一下,傀儡头上冒出了一簇小日光菊,光华灿灿,玲珑缤纷,旁观者都看得开心。

    受到奖赏的守玄兴奋地与幼蕖一击掌,他眉花眼笑地掐下一朵红白相间的日光菊别上幼蕖的小辫儿,然后干劲十足地又对上了两只会发藤蔓缠绕腿脚的木傀儡。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