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清都仙缘

作者:可与语 | 现代言情

收藏

  她是南瞻部洲大唐国集万千疼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却个病怏怏的小丫头,活都活不久啦!出乎意料的机缘,使她远离它红尘,成了他界修道路上的一员。师门迭变,荆途砥励,一步步,亦苦亦乐,去寻传说中的清都,她的仙缘。长安城,大明宫,正是夏日午后,太液池边的水阁里传出小宫女们琅琅读书之声。诗行里是满满的幸福美好,少女们的声音轻柔愉悦,沿路的往来宫人侍卫听得这诵诗声,脸上都忍不住露出淡淡笑意,冲淡了高树上知了聒噪带来的烦心。。

    幼蕖本我以为这些名门子弟皆要人侍候,见祁宁之这般不知情知趣,很是不满意地点了点头。后转身拉着明炎又往坡下跃去:“师兄们随便!我与六哥一直这样看一看!”凌洗砚无可奈何冲了两位师弟师妹的背影交代了一句:“那潮音竹近百年才发新枝,你们挖冬笋的时候悠着点!”他回过头看一看祁凌洗砚无奈地冲两位师弟师妹的背影交待了一句:。...

    幼蕖本以为这些名门子弟皆要人服侍,见祁宁之这般知情识趣,很是满意地点点头。转身拉着明炎又往坡下跃去:“师兄们随意!我与六哥下去看看!”

    凌洗砚无奈地冲两位师弟师妹的背影交待了一句:

    “那潮音竹百年才发新枝,你们挖冬笋的时候悠着点!”

    他回头看看祁宁之,又解释了一句:

    “想是见今日有客人来了,师妹他们想好生招待一下你。”

    祁宁之再度微笑颔首,只当这理由合理之极。

    洗砚引着祁宁之一边往他处走,一边又介绍道:

    “这观潮亭上不止看潮,雨天的时候,听雨亦是极佳。雨点敲击回涛谷中万竿潮音竹,别有一番意趣。尤其那历过雷劫之竹,其声若铿金鸣玉,小九他们常拉着我们几个哥哥玩什么辨声寻竹,比谁说的年份准,倒也意思!祁师弟你届时若有兴趣,不妨也来试试!”

    祁宁之对洗砚大师兄说的每句话都感到好奇。

    一般门派,为了给弟子提供安心修炼的环境及保证灵植药草的安然无恙,都会给护山大阵顺手再罩上一层天罗罩。天罗罩的作用便是避开外面的雨雪风霜,阵里四季如春、温凉宜人,有时为灵植生长之需,只不过用法术小范围施些云气凝雨即可。

    少清山的大阵除了护山防御和保证灵气,难道竟然未改天气物候?

    观潮也就罢了,听雨?自祁宁之到玄机门,就未见过山上有寒暑交替和雨雪风霜,也一直觉得这样是理所当然。

    这少清山上果然有意思啊有意思!

    像这般冬日,虽说修道之人不惧寒意,法衣也有抵御寒热之效,但这身轻薄道袍在少清山的寒风里飘摇,总觉得不合时宜。而且,露在外面的头面、手足,在这山头寒风里,还是觉得不太舒服啊……不见洗砚幼蕖他们几个,竟然穿着薄袄!

    祁宁之看看自家身上冬暖夏凉的法衣,顿感有些不合群。可又不觉得,不穿法衣,难道要像凡人一样换洗四时衣裳么?

    祁宁之跟在洗砚身后将少清山凝碧峰一带看了个大概。

    在高处远远看到有两处极大场地的,据洗砚所说,那两处场地,一为每日间弟子们练习法术的演武场,另一处是凌砄平日传授道法的双清楼。

    时值严冬,朔风冬阳,少清山上下却无萧瑟之感,山坡上仍有草木碧色未凋,又有灌木繁生,高树嘉秀。许多落叶树木已只剩光枝,却仍精神挺拔,不露颓败之意,显是平素维护得极好。

    散落在山林中的十几处房舍,或茅檐、或竹篱,或白墙青瓦、或朱栏玉砌,或野趣盎然、或玲珑精巧,质朴的未见粗糙,华美的不失清雅,风格各异,却又分别与周遭环境极为和谐。

    祁宁之出身世家大派,又是师从知非真人这样的名师,眼界既高,见识亦广,他半日看下来,亦在心里暗暗称道——难怪师父放心把他丢在少清山!

    这山上布置不仅透着匠心独具,还暗合天人合一之理,单看这山林亭台的浑然一体,竟隐隐流泻出一丝天然道韵。

    果然不是一般山野之地!

    恭维主人本是做客应有之义,而且这里真不用说违心之语,确实有诸多佳处值得夸赞。

    祁宁之跟在洗砚身后不住点头言妙,洗砚见他态度真诚,所夸之处也极在关窍上,显是真懂,不是假假客套。何况少清山人对自己的家本来就是极为自豪自信,只是平时少有别派弟子来逗留欣赏。

    这回听得祁宁之一番夸赞,洗砚深觉得他不愧为知非真人的高徒,很有眼光!很有眼光呐!

    俩人挑了处高而平的大山石立于其上俯瞰,洗砚指点着下方:

    “我们师徒来之前,山上原有一些荒废的房舍。但是现下使用的这几处,我们只打了个下手,大都是如松自己营建的,还有些长明灯、傀儡什么的小玩意儿,可省了大伙儿不少事儿。”

    洗砚说着说着就嘴角弯了起来,祁宁之完全能感觉到这少清山大师兄心底那份对自家师弟的自豪。

    “如松这小子吧,你处处就知道了,他性子虽然有些跳脱,鼓捣起炼器设阵这些物事来,偏就能定下来,棍子打了都不动!正经修炼倒不肯花这般功夫!虽不是修道正途,但师父也由着他,说土大师那些名家也是歪着歪着就成材了。这几年下来,这小子倒是果然弄出了些名堂!难得的是,修为也没丢!”

    在外人面前,洗砚其实原想谦虚一下的,但是少清山上实诚惯了,说着说着就忍不住为自家师弟“沾沾自喜”了,简直满脸上都写着“我家阿弟真天才”!

    祁宁之心里暗暗好笑,又抑制不住的羡慕——这样的师兄弟,他只在少清山上见到啊!

    “这便是老二自己炼制的传讯竹简,挺好使。远的还不行,但是在山内用没有问题。”

    接过洗砚顺手递过来的紫色传讯竹简,祁宁之谢了。传讯竹简比记载用的更细长一些,注入灵力,果然有回响。比自己以往用的传讯符、传讯玉简都不同,金丹以下还用不了剑书传讯,有这样的自制竹简,确实方便又实惠。

    洗砚接着带祁宁之往各处一观。

    祁宁之昨日和自家师父来时,已经去过凌砄的扶苏院,果然是浑朴天然,每样物事看起来不起眼,却都是姿态浑然天成,都在最合适的位置上。哪怕是院子周围随意散栽的几十棵扶胥树,屋内青石案上的一只梅瓶,怎么都觉得这种恰到好处的随意,真真是没第二个位置可挪。

    扶苏院附近便是小九幼蕖的菡萏小舍与双胞胎的抱朴院,二师兄如松的涧底居最偏,在一条郁郁葱葱的苍然谷里。

    洗砚笑言,如松原先的青松舍也与大家住得甚近,可是因为如松所好炼器制阵之学与众不同,时常弄出乒乓爆炸之声,还有一次烧了半片山林,为免惊扰大家修炼,他在烧毁几次原先的居所青松舍之后,索性另挑了这处僻静之所。

    涧底居近傍苍然涧,方便取水,谷里的天浔樟性阴去燥,不易着火,正适合老二诸般捣腾。

    只有老六明炎住的又生斋离老二略近,就在苍然谷的谷口,那是因为明炎甚盼着如松弄着火。

    明炎是单系火灵根,对火力尤其易于感知,他道是自己已熟悉自然之火,这灵气炸裂之火倒是少见,故指望他二师兄炸着的时候他好去观摩。

    还有这等事!

评论
评论内容: